未来智库 > 可穿戴论文 > 谷歌眼镜:从此电脑可穿戴

谷歌眼镜:从此电脑可穿戴

发布时间:2017-12-07 08:39:00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你如果戴上一副谷歌眼镜,那么别人所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模样:一条细窄的金属钛质头带架在你的前额上。它看起来像是一副未来世界的太阳镜,只是没有镜片。右侧有一个电脑,其金属框架配有一个透明塑料小方块,位于你的右眼上面一点。你把头向上抬一点,或用一根手指沿框边滑过时,这个小方块就会亮起来。这时你会看到,在你面前约15厘米的地方浮着一个略带粉红色、半透明的电脑屏幕。它可以让你使用几个简单的应用:进行谷歌搜索、发送短信、看和发推特(微博)、可执行任务清单、浮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每小时的新闻标题等等。屏幕旁边的镜架上内置一个小小的相机,随时可以记录你在看的东西。
    谷歌眼镜是谷歌公司对业界所称的“可穿戴电脑”进行的主流化尝试,也就是把电脑从桌面或你的口袋中转移到你的视野中。在一个整天盯着屏幕、不停收到各种提醒的世界,“眼球电脑”的概念仍可能让人惊异。一位谷歌眼镜的试用者、专栏作家这样写道:“在使用谷歌眼镜的几个星期里,我开始体验到这种新机器一些耐人寻味的、偶尔令人愉悦的方面。我开始习惯于抬眼以便开始发短信或电子邮件,利用其准确的语音到文本转换能力(我承认我有一次边骑自行车边给我妻子发短信)。我设置的日程提醒到时候会在我耳朵里叮当作响。在停车场,我曾依靠一个应用引导我找到自己的汽车。我对杂志文章的页面拍照后,将其发到某个网站以提醒自己读了什么。朋友微博的文章在我的眼前滚动显示……”
    试用者们常用谷歌眼镜上的相机。跟孩子们玩的时候不用腾手就可以拍照片,以及拍一些自己很可能不会费劲掏出手机去拍的街景,并随时通过视频流向朋友和家人转播自己所看到的画面。但很清楚的一点是,这相机也能成为一个社交炸弹。虽然如今相机在公共场所无处不在,但是固定在你脸上的相机仍发出一个更具威胁性的信号:它似乎在宣称“我有能力随时录下你的一举一动,也许我已经在这么做了”。这使许多人觉得不舒服,甚至强烈反对谷歌眼镜的这种功能。
    然而对谷歌公司来说,谷歌眼镜目前产生的社交尴尬、紧张或妄想症只是暂时的副作用,是一种新产品成为必要、被接受甚至被人爱不释手之前总会经历的过程。然而,在发明者所设计的工具用途与人们实际使用它的方式之间,总是存在着一道鸿沟。使用者与他们接触的人在体验上也会存在差别,因为在旁人看来,你戴着这副眼镜就相当于无时不刻都在窥探他人。
    可穿戴电脑的先驱者们
    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谷歌眼镜并不是新发明。几千年来,人类一直在利用技术来延伸自己的肢体,我们有盔甲,我们有回飞镖来延伸自己的“触角”,我们有弓与箭。18和19世纪的女子腰带上系着袋子,装她们的职业工具:护士们携带温度表和剪子,裁缝携带顶针和针。而且正如专家所指出的,人类的可穿戴技术从来不只是为了实用目的,它们也是一种装点,能表示身份、社会地位和权力。比如手表不只是一种显示时间的仪器,戴表有助于你被视为一个守时的人。
    数字电脑时代刚到来时,它的发明者们就梦想着能穿戴它们。1945年,美国发明家和科学事务官员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就想象着未来饥渴的信息寻求者将在头上戴一台“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相机,捕捉住文件,存放在他的“记忆索引”中。1960年代初,一位名叫爱德华·瑟普(Edward Thorp)的数学家与信息科学家克劳德·沙农(Claude Shannon)合作,造出了第一种可穿戴数字电脑。那是一个烟盒大小、很容易藏匿的装置,用来帮助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玩赌盘时胜算更大。
    从20世纪80和90年代起,电脑部件变得又小又轻,使穿戴成为可行。麻省理工学院的一组学生开始试验可穿戴电脑。一个名叫沙德·斯特尔纳(Thad Starner)的学生1993年设计出这样一个电脑来解决上课记笔记的问题。斯特尔纳注意到,他写下教授刚说的话时,就没法注意教授正在说的话,而他的笔记常常潦草得不知所云。于是他就把电脑部件放在一个背包里,将它们与一个LED显示器连接在一起,显示器系在他的头上,位于他的右眼前面一二英寸的地方。他用一种名叫Twiddler的单手键盘输入信息。他琢磨着,这样一来,上课的时候他就可以在记笔记的同时,抬头看着教授。在接下来的20年间,在乔治亚理工学院多年担任计算机学教授的斯特尔纳,几乎每天都头戴自己的电脑。他用这个装置捕获并即时检索知识。在谈话的停顿间隙,在车里,在讲课的时候,他会记录人们所说的最有意思的部分。对于什么时候、如何使用自己的可穿戴电脑,斯特尔纳逐渐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社交规矩,以避免忽视别人。比如说,他在跟人说话的时候从不检查电子邮件。
    当然,斯特尔纳的自制机器能做的很多事情,今天的手机也能做到。但是他说,不同之处在于他的可穿戴电脑要快得多。尽管我们爱开玩笑说,我们在手机上不停地利用谷歌搜索信息,但他提出,实际情况是人们为了搜索信息而掏出手机的频度并不高。相反,他几秒钟就能从自己存档的记录中找到东西,所以他总是在检索。斯特尔纳的自制电脑不带相机。他说,在手机拍照之前的年代,“人们对自己会被录像有过敏反应”。的确,正因为这个原因,可穿戴电脑的先驱们当中几乎没人常戴相机。
    斯蒂夫·曼恩(Steve Mann)是一个例外,他可能是第一个经常佩戴可穿戴电脑的用户。他的可穿戴电脑配有相机,这个相机最终具有每秒记录30多帧画面的能力。1990年代初他还是麻省理工学院学生的时候,有一个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试图阻止他,说:“我们肯定不能让你这么做。”人们告诉他,不能在图书馆使用,当警察和保安意识到自己正被照下来时,他们会让他关掉。然而他把拍照视为一种记笔记的方式,他说:“记忆就是记录,这就好像你自己的一个黑匣子。”它也可能十分实用,比如说,有一次他被一辆车撞到,他的相机拍下了那辆车的车牌号。曼恩说,社会最终将适应人人都在进行的无所不在的记录。
    谷歌如何开发可穿戴电脑
    1998年,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还是研究生的时候曾与上面提到的头戴电脑20年的斯特尔纳见面。谷歌的规划者们坚持说,可穿戴电脑将成为联网计算中的下一个大转变,会给公司带来巨大影响,就像手机改变了谷歌怎样以及在哪里提供广告服务(广告是谷歌的主要收入来源)。高管们希望知道谷歌如何与时俱进,但是,由于还没有企业面向大众市场制造可穿戴电脑,谷歌意识到它必须自行研发。史蒂夫·李(Steve Lee)是公司的一位资深雇员,曾经参与谷歌Latitude服务的开发,这项服务让用户向朋友广播自己的全球定位系统(GPS)位置。李参与了眼镜项目的初期开发,他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谷歌眼镜不能笨重;不能有缠绕的线缆,也不能有自制可穿戴电脑所用的那种单手键盘。
         谷歌眼镜最早的原型,是把运行谷歌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的手机的相关部件粘到一副护目镜上制成的,一只眼前面有个大尺寸液晶显示器。笨重是一道障碍:原型重达5.5盎司(约156克),用行业术语说,这样的“鼻撑重量”行不通。史蒂夫·李说:“如果它无法达到一个舒适与时尚的基本门槛,那它功能再多也是白搭,没人会整天戴着它。”
    设计团队最早的一个重大决定是把一边眼镜架变成一个触控板,这样用户在上面划过一根和两根手指即可翻看屏幕。为了让谷歌眼镜私密地播放声音,在镜脚内侧设置一个“骨传导传感器”,让声音紧贴着头颅播放,一般情况下只有使用者能够听到。因为没有键盘,谷歌眼镜主要由语音指令控制。
    设计团队还决定把屏幕抬高至略高于右眼的位置,这样用户就需要往上看才能看到。设计师们感到,这样不会影响社交互动。谷歌眼镜在使用时还会发出另一个信号:屏幕亮着的时候,周围的人会看到它的光亮。当然,他们还会看到使用者的眼睛向上扫视。
    每一个谷歌眼镜设计者都坚持说,这不是个让你盯着看的东西,不是让你忽略周围的人而聚精会神地看录像、玩游戏或阅读的东西。他们希望通过给人们提供一个能够很快查看电子邮件和发短信,在外活动时还能快速找到答案的方式,谷歌眼镜会鼓励他们花更少、而不是更多的时间盯着电脑屏幕。
    谷歌的一部分愿景在于把“谷歌现在(Google Now,与Gmail配合的虚拟助手)、谷歌日历(Google Calendar)以及目前位置整合起来,将信息与提醒推送给你,比如说,让你在某个午餐会议的一小时前知道,根据目前路况开车到餐厅需要多少时间。
    谷歌眼镜一直是带相机的;“一开始时的规格设计中就有,因为相机威力巨大。”李说。他和他的团队相信,想拍照就拍,而不必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使用者会喜欢这种方式。他们知道相机会引起隐私担忧,但是李辩称,设计元素将会阻止谷歌眼镜轻易被用来进行秘密录像。首先,屏幕在使用时会发光;其次,要使用相机,你必须大声说“好吧眼镜,照一张像”,或者抬起手来触摸一个按钮。这里有一个清楚的社交姿态,谷歌眼镜的“视角相机”很难悄悄使用,因为你需要直视对方才能录像。这从某种程度解决了人们关于谷歌眼镜拍照侵犯隐私的担忧。
    谷歌眼镜试用者体会
    谷歌从2013年春天开始出售眼镜。2000副被分发给软件开发者;8000副卖给那些向谷歌提交短文描述自己将如何使用眼镜的人。被选中的人要支付1500美元(约9000元人民币)。当用户们在几个月前开始戴着谷歌眼镜、盯着发亮的眼屏幕进入公共场所时,我们就有可能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怎样使用可穿戴电脑?
    据记者访问的20多位试用者说,相机是谷歌眼镜最明显的吸引力所在。它是谷歌眼镜最简单的操作,每个人都兴致勃勃地尝试了它带来的新的角度以及拍照时刻。视频通话——实时与他人分享你的视角——也十分受欢迎。在缅因州,外科医生拉菲尔·格罗斯曼(Rafael Grossmann)在手术时使用谷歌眼镜:在手术室,他戴着谷歌眼镜,通过视频流实时转播将一根喂食管插入病人体内的操作。他说,平时只有几个学生能够围在老师旁边,他们很难从外科医生的视角观摩手术操作,“让别人看到我注视的东西,在外科教学中,在医学教学中指导学生解决问题,真是太棒了!”后来,格罗斯曼改换安排,在一个小手术中,让一个重症监护室的护士戴上谷歌眼镜,而格罗斯曼和另一个外科大夫通过视频通话提供建议。
    加利福尼亚软件开发者塞西莉亚·阿巴(Cecilia Abadie)总想找到写任务清单的好办法,于是她创造了一个名叫“眼镜吉尼”的应用。她说:“我是个有职业的母亲,我的孩子们总是问我这样或那样的事。其他用户则找到了让眼镜展示纸条笔记的办法。在我上班前,我会把这些笔记电邮给我自己,然后将它们显示在屏幕上,当作虚拟纸条提示。”
    但许多用户发现,在眼镜上进行谷歌搜索不像之前期待的那样有用。它在理论上听起来很迷人:人类的全部知识都能即刻展现在你的眼球前!他们可以成功地进行一些简单的搜索,如查看天气或者找到某位作者下一本书的书名是什么。但是谷歌在令它的电脑“可扫视”和“不碍事”的同时,也加大了持久阅读的难度。看搜索结果时间一长,你的眼睛就会因为往上看而变得疲劳。
    最终而言,很难评估谷歌眼镜会如何改变我们的信息习惯以及日常行为,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现在眼镜可用的软件太少了。有的人试图用它来替代手机或笔记本电脑,但是头戴式电脑的用处很可能会非常不同。谷歌设计专家认为:“这不是在重塑手机,这是个全新的东西。我们仍将使用传统的电脑和手机搜索网络、写文件和读文件、收发电子邮件等。可穿戴电脑在更大程度上将是一种感知装置,注意你在做什么,在你需要的当口向你发出提醒,与你的其它装置配合。如在你靠近食品超市的时候,它会提醒你家里的蔬菜不多了,实际的购物清单会发到你的手机上,便于你阅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vipzj645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