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可穿戴论文 > 【可穿戴技术产业分析报告】

【可穿戴技术产业分析报告】

发布时间:2017-12-07 08:40:00 来源: 未来智库

    本篇将结合raconteur发布的可穿戴技术报告,从整体上细说可穿戴技术的行业脉动。
    一、可穿戴技术的发展脉络
    可穿戴技术可能是当今科技产业里最为多产的潮流,它改变着我们的工作环境,也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从运动追踪健身腕带,到谷歌眼镜,再到Oculus Rift,吸引许多业界知名品牌商纷纷加入到这个曾经非常小众的领域。那可穿戴技术是如何发展至今的呢?
    Paul Lamkin――“最早的可穿戴技术概念,可以追溯到19世纪。”
    不过这一技术的起始时间一般定在1975年,也就是Hamilton Watch推出琶莎计算器手表(Pulsar calculator watch)的那一年。那款产品一时间成为了男性时尚的代名词,甚至连时任美国总统的杰拉尔德・福特(Gerald Ford)也想要一块这样的手表。
    可穿戴技术的不断发展引来学术界和研究机构更多思考,学术界进步的思想家预测可穿戴设备将改变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然而大众传媒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对这些小玩意进行了挖掘。
    而无论是先知还是后觉,我们终归要回到一点,就是这些预言听起来很完美,但对于消费者来说并不实际。也直到Apple Watch的推出才真正的突破这个行业格局,毕竟从那时开始,全球至少数以亿计的消费者才开始了解智能可穿戴,而且这在可穿戴发展多年的道路上还从未掀起类似这样的爆炸革命。
    市场研究机构I DC预计,随着AppleWatch对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刺激,今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由去年的1960万部增长到4570万部。今年,手戴饰物出货量将达4070万部,大约占到可穿戴设备出货量的90%。模块化产品(通过夹子或皮带戴在身上的设备)出货量仅为260万部,占比不到6%。并预计到2019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达1.261亿部,手戴饰物市场份额依然高达80%,模块化产品和智能服装市场份额分别为5.3%和4.5%。
    虽然这些数字表明可穿戴技术产业即将发展到一触即发的临界点,但也直到谷歌和苹果在过去几年里意识到了可穿戴的潜在性,一种连接自我的真正的范式转变(paradigm shift)才开始涌现。
    1.无处不在的计算
    1 9 8 8年,施乐帕克研究中心(Xerox PARC)的首席科学家马克・维瑟(Mark Weiser)提出了普适计算(ubiquitous computing)的思想,并预测计算模式会发展为普适计算,并表示我们正在迈进第三波计算浪潮:计算机越变越小,无处不在,即“万物皆联网,无处不计算”。到处都在收集、处理数据,从而改变我们生活的环境。
    美国作家亚当・格林菲尔德(Adam Greenfield)2006年曾就Weiser的这种思想做过描述,认为技术可以扩展,无处不在的系统必须包含这一规定,所有者能即时和透明的使用,例如不需高技术含量传感、处理和联络信息的服装。美国认知科学著名学者唐纳・诺曼(Don Norman)在1999年也提出周遭环境将变得更加个人化和可穿戴化,新的设备将帮助我们无意识地使用嵌入式环境技术交流。
    而只有当连续好几天戴着Misfit Shine或者Fitbit Flex,虽然它记录了大量个人信息,但不曾注意到它的存在,这似乎才是真正的时代。
    总体上来说,这个时代的可穿戴技术愿景正被媒体广泛描绘,而令人惊讶的是正像一些媒体预测的那样如此准确。
    2.一瞥知未来
    看《霹雳游侠》(Knight Rider,1982年至1986年在NBC播出的热门科幻电视剧)时,你会看到主角Michael Knight与他的声控腕带相互对话,它与Sony SmartBand Talk E-ink通话手环有些类似。或者看看《回到未来2》(Back to The Future II,1989年),你会注意到Marty McFly戴着一款类似三星去年推向市场的虚拟现实设备Gear VR的日本胜利牌虚拟现实耳机。
    这完全有可能是可穿戴技术的写照。照此,公众对可穿戴的潜在需求是被八九十年代的媒体、电视和电影所刺激,从而塑造了现实世界里可穿戴设备的形象。毕竟,目前在硅谷R&D实验室的许多工程师都是受这些印象深深影响。
    其实可穿戴在现实和媒体中的出现要比80年代更远。1927年Plus Four Wristlet Route Indicator帮助你使用可移动的滚动地图墨盒导航;大概90年前,谷歌开始指导人们戴上安卓智能手表;1960年莫顿・海利希(Morton Heilig)发明了一部集合了视觉、声音、动作和气味的模拟器Telesphere Mask,试图把他虚拟现实耳机的想法传播给大众。
    在那时接打电话的智能手表的想法也已经过时了。影视作品《至尊神探》(Dick Tracy)中,也拥有对智能手表的大量描写,在1967年试播中的一集内容中,可以看到一款内置摄像头、拥有两个旋钮和一块屏幕的可通话手表,而它在1946年就有出现。美国电视剧《杰森一家》(The Jetsons)也早在1962年就在片中频频出现智能手表。
    3.恰好地点恰好时机
    可穿戴技术繁荣背后的驱动力,从可购性和实用性上来讲,理所当然地是硬件的进步。在2014年早些时候,安谋国际科技执行长Simon Segars告诉科技网站CNET,当下即使是小公司也可以创建他的产品,因为支撑低功率可穿戴设备所需的传感器和处理器非常容易获得。“这些为新公司打开了一扇门。”
         当前的可穿戴技术类型有――健身追踪器、智能带、智能手表、虚拟现实耳机和增强现实眼镜,它们都不是很新的想法,事实上许多的类型以及它们出货最多的产品都已经更新过很多代了。
    不过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在于大众市场的胃口,硬件正在让媒体和学术界预言一个更现实的命题。就像Weiser所说,无处不在的计算只有当设备足够动态化而融入我们的生活时,才会成功。
    4.与时俱进
    当然可穿戴技术的定义一直都在改变。这个词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演变着,就像一个看似永无止境的传送带。助听器自1898年以来就已遍布全球,随身听耳机在80年代就开始流行,那这两个活生生的成功的例子是可穿戴技术吗?
    答案是,他们当然是了。而且很高兴看到这些可穿戴技术的早期作品影响着新兴的连接设备。比如苹果库比蒂诺的邻居Soundhawk公布了一款智能助听器,帮助用户听到想听的声音,而不想听到的统统铲除。
    头戴式耳机Avegant Glyph,但它又不仅仅是一款耳机,同时还融入了非常奇幻的显示屏技术――“虚拟视网膜显示屏”。不过,此显示屏非彼显示屏。取而代之的是,它使用了200万个微镜粒(Micro-Mirrors)和自主开发的光学技术来直接将真实、逼真的画面投射到你的视网膜。
    从以上可知,可穿戴技术并不是一个很新的技术想法。但我们最终都要到达一点,那就是盈利,硬件要足够成熟并具有经济效益,从而进入大规模生产,激增主流消费意识。
    因此,当你听到许多关于可穿戴技术的消息时,关键要记住的一点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只不过是文化和社会转变的初次成果,而你认为的可穿戴只是一时的爱好。
    二、患者对医疗可穿戴的依从性如何提高?
    Leo King――“可穿戴技术,从智能手表、隐形眼镜到智能纺织品、可消化的微芯片药物,都可能改变医疗。”
    专家称,详细的疾病监测将使医生能够更成功地了解和治疗患者的疾病。在英国、西欧和美国的一些医院已经进入早期的试验阶段,而其他国家则比较落后,即将到来的智慧医疗时代不容忽视。
    IDC数据显示,2013年有超过六百万的医疗和健身在内的设备出售,到2018年这一数字将升到1亿。考虑到这属于早期阶段,预计它会继续飙升。
    德勤咨询公司研究主管Karen Taylor说,“越来越多地,患者甚至会问医生推荐可穿戴设备。”
    可穿戴正被用在不同的场景中帮助帕金森症、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和其他疾病患者管理疾病,以及帮助老人长寿,独居等。
    根据英国PA咨询集团的统计,这项技术降低了住院率和就诊率,每年为英国国民保健服务节省了65亿英镑的费用。于是英国在远程医疗保健的研究上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并被认为是最早应用的代表。
    1.技术转移
    智能手表引领着科技潮流,因为它们可追踪运动轨迹和计步等,被广泛应用在疾病管理中。比如,迈克尔・J・福克斯帕金森症研究基金会联手Intel,借助Pebble智能手表等这样的设备来帮助帕金森病患者战胜病魔。
    迈克尔・J・福克斯帕金森症研究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陶德・谢勒(Todd Sherer)博士将帕金森氏症描述为“24*7疾病”,他们添加了一个可穿戴系统,全天候地在后台通过传感器以及其他实时监测数据异常现象及变化,为研究人员提供一种客观监测疾病发展的方式,从而提高疾病治疗效果和研究。
    IDC Health Insights研究经理Silvia Piai指出,对于定制的智能手表和其他可穿戴来说还有一个巨大的潜力是,追踪心理活动和环境交互影响来改善心理健康。
    老年人也同样可以受益,尤其是可测量心率、温度、运动和其他生理特征的智能手表和智能服装。英国华威大学的一位研究员James Amor博士认为,活动监测可以让家属和护工了解老年人的健康和日常行为,并带给用户更大的信心,减少住院率。
    传统上的产品通常针对的是健身,比如Fitbit腕带、Polar和三星手表,而Apple Watch的出现,打破了传统格局,允许更多的医疗保健和疾病管理技术对接进来。
    接着是谷歌,2014年与瑞典药企诺华集团达成协议,联手研发智能隐形眼镜。该眼镜不仅能恢复眼睛聚焦功能,还可直接监测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使其免于抽血化验的痛苦,或将成为糖尿病患者的福音。诺华首席执行长乔?希门尼斯(Joe Jimenez)表示,可穿戴技术将越来越多地“管理人类疾病”。
    制药公司因为收益流的下滑,最是热衷于看到这种改变的。Piai解释称,“因为这些公司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缺乏有代表性的药品,而管理疾病的技术正在成为行业的一个焦点。”
    科技公司Proteus也推出了一种利用胃酸供电的智能药片。该药片内置微型无线信号发射器和传感器,在口服进入人体之后,能够追踪人体生理反应情况,并将数据传输到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表示药片能帮助医生“对病情发展作出正确判断。”其他的公司也在开发能监测生命体征甚至释放药物的智能皮肤贴片。
    所有这些技术的转移、进步,无疑是为了更好地保持健康。那如何更好地刺激患者使用呢?一定少不了的就是财政激励。
    2.财政激励措施
    一些医疗部门正在考虑提供一些奖励方式来督促患者使用设备,从而降低医疗成本又得到更好的治疗效果。IDC政府部门研发总监Massimiliano Claps认为:“长期的使用设备来管理疾病,可以减轻医疗支出的负担。”
    Taylor对此表示担忧:”对于患者来说,一个大的威胁是如果他们不使用设备来维持健康,尤其是没有国家扶持的医疗服务,而保险公司又拒绝提供福利的话,该怎么办。”
    所以,患者使用设备的依从性也要进一步关注。Claps称:“我们常常发现患者总是使用设备一两个月后,就丢一边了。”这种情况下,也需要沟通与激励。
         再一个,行业也必须努力克服技术问题,最严重的就是许多系统的所有权性质。Claps认为,一些健身设备制造商,比如Fitbit、三星、苹果看到了医疗市场的潜在性,可能会为特定目的让系统更加开放。
    技术转移的步伐正在加快前进,医院、诊所和医生需要和患者一起利用技术提供者的服务来管理疾病。虽然可穿戴不会替代医疗或临床护理,但是它们能够帮助照料者来真正的管理患者病情。
    三、可穿戴技术的商业化用途
    1.即将终结“卡片大战”的非接触式腕带
    Barclaycard――“一种新的非接触式支付腕带将让生活更轻松。”
    常常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大群人排着长队等候上公交或者消费刷单,不幸的是读卡器又不听使唤,于是只得退回一边,寻求其他解决办法。这样的情况即使拥有多张卡片,也是不能潇洒走四方地。
    这就是“卡片大战”。乘车上班族们每天都要从包里找到准确的卡片,然后贴近读卡器。
    而在伦敦,乘车上班族们早开始在地铁、有轨电车、火车和公共汽车站使用非接触式腕带支付交通费用,而且不久你还能看到它出现在伦敦更多繁忙的交通枢纽。
    它就是Barclaycard发明的bPayBand非接触式腕带,将永远的终结“卡片大战”。不用翻钱包,翻手袋,或者必须退回门边重新摸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能轻松支付。
    bPayBand推动了非接触支付的升级,用户可以把自己的信用卡或借记卡与支付腕带关联进行小额支付,全英预计共有30万个网点提供该项服务。
    而且对于bPayBand来说更加顺畅的旅行才刚刚开始,你可以用它来支付饮料、报纸、三明治。事实上,任何20英镑及以下价格的非接触式支付都可被接受,包括马莎百货、星巴克、百特文治、麦卡恩、吃的、穿的等。
    这将消除当你排队时鼓捣零钱或在荷包深处寻找支付卡的窘境,从而延缓交易。
    那到底还有多久才能看到bPayBand遍布英国各地呢?实际上,它已经在一些大型公众活动当中进行了测试,包括伦敦同性恋大会和巴克莱卡英国夏令时音乐节等等。结果?当然是成功了。以至于bpay现在已经展开了规模更大的测试,2015年bPayBand将开放给普通民众随意领取。
    创新将不会结束。在支付旅行和购物后,bPayBand将很快被用作其他应用的一个载体。比如,体育竞技场,从季票的购买、到比赛日的进场都将成为腕带的一部分。老担心丢失季票、打湿、忘记或被偷,这些通通都不必担心了,球迷将能够彻底地在非接触终端使用bPayBand来进行支付。
    还有一个场所是健身房,喜欢健身的人常常喜欢去当地健身房锻炼,但往往需要随身带一个钱包。而bPayBand和健身卡结合使用就不必那么麻烦了。还有什么呢?音乐节门票、咖啡馆凭证、孩子们的学校午餐排队、大学ID卡等等所有都能被整合到bPayBand上。如果用户同意,商人、品牌和机构能够看到技术将引领世界潮流。
    所以我们将要进入一个无卡式的社会了吗?巴克莱信用卡的电子支付部门主管Mike Saunders指出:“可穿戴支付设备现在越来越受欢迎,因为他们非常快捷、便利和安全。客户反映他们想要设备中集成包含支付在内更多的功能,可见该设备有很强的发展空间,其他应用方面也是潜力广阔,比如访问量、忠诚度、品牌化、周边产品以及认可度。”
    “通过提供一个整合的支付平台和票务解决方案,我们可以帮助体育俱乐部获得新数据源,进而获取对客户行为的深刻见解。这将有助于这些经营场所更加了解自己的客户群,提高忠诚度,并通过技术联合的方法实现效益最大化。”
    一个重要的因素,这可能有助于帮助bpay与对手竞争的就是时尚。许多设计师对于改造品牌创造高级定制的珠宝产生浓厚的兴趣。高阶品牌也热衷于给bpay换新装。终究,可穿戴支付设备作为一个普通手表一样将不会很久,所以它们应当像它们运行的那样精彩。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在今年春节前夕,也在部分区域开通了非接触式支付功能,由凤凰云科技发布的具备运动健康监测功能的可支付智能穿戴产品“刷刷手环”接入。“刷刷手环”内置了市政公交一卡通的RFID芯片,除了可以在公交、地铁、市郊铁路、公共自行车租赁服务上使用外,还能在部分超市、蛋糕房、福利彩票、自动售货机、饮料瓶回收机等处使用。
    目前刷刷手环的公交一卡通功能在北京及苏州已经开通,未来将覆盖到全国400多个城市。这种大面积覆盖的以健身追踪为前提的可穿戴是否有机会向移动支付领域拓展呢?凤凰云科技团队表示,单纯做移动支付或健身追踪或许很难让用户产生依赖型,但是将两者结合之后,用户在体验到巨大便利的同时,自然会成为忠实的粉丝。而且未来还会植入更多的传感器,比如紫外线、PM2.5指数、温度和心率等,让用户能够获得更多的环境和体征数据。
    就像Saunders所提出的那样,应用的潜力将十分广阔。
    2.测量每一个心跳,每一个冲刺,每一次踢球
    运动,从精英足球到跑步,正在被可穿戴技术改变,这里有一些最好的例子。
    当德国在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球场的第20届世界杯决赛的最后时刻,以1比0绝杀阿根廷,24年来首度夺冠时,这对于许多人来说都是“永不会被遗忘”的时刻。而对于教练来说,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阿迪达斯可穿戴设备的贡献。
    其实德国足球协会,EXOS公司,都在依靠阿迪达斯的跑步教练精英团队系统(ETS)监视球员的训练。
    不能说技术让德国队具有不平等的优势。毕竟,阿根廷队队员莱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也使用了相同的阿迪达斯技术。
    所以这是什么系统?它是如何被世界上两个最好的球队使用的?
    简而言之,阿迪达斯的miCoach ETS可实时测量运动员的生理特征,队员的监控设备可将生物信息传送到教练持有的平板电脑上。
         EXOS的Darcy Norman解释称:“我们追踪的关键指标之一就是力量――队员产生多大的力量涉及他们能量输出的生理反应。如果他们处于低功率下而又有一个大的代谢反应,我们就知道他们是疲惫不堪了,这时需要密切地关注他们。”
    3.Jawbone的人联网(Internet Of You)理念
    对于Jawbone来说物联网是不足够的,消费技术和可穿戴公司想要通过创建数据驱动的软硬件平台来创造“人联网”。
    Jawbone想要把物联网的概念紧密地与个人的行为联系在一起。
    特殊项目负责人Bandar Antabi认为,服务用户的这些“物”没有关联性,为了能让这些“物”真正的运用起来,它们需要真正的了解你。
    “就像智能温控器一样,它可以自动学习你在家里和离开家后家里所保持温度的习惯,然后在一段时间后自动地调节温度。”
    “但理想情况下你会想让你的温控器知道你到底是热还是冷。不仅如此,你还想知道如果你热,或者你刚刚跑步回来或者刚刚醒来,这些都会引发不同的反应。因此,你需要给它一段时间掌握你的温度喜好。”
    因此这些设备必须与你朝夕相伴,无需频繁充电、并能舒适自然地与你“融为一体”,即“全天候(24/7)可穿戴性”。Jawbone CEO侯赛因-拉赫曼(Hosain New Headshot)认为,可穿戴设备的每一个组成部分,都必须时时刻刻向用户看齐;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物联网的梦想将永远无法实现。
    在他看来,Jawbone的根本策略并不局限于单纯的“硬件”和“软件”思维,一体化系统才是真正的焦点。例如UP系列产品不仅仅只是一个手环,而是一个将追踪技术、算法、应用程序、数据科学以及API(应用程序界面)合作伙伴集于一身的一体化系统。
    Headshot认为,可穿戴设备将逐渐走向更精密、更先进的多传感器设备,并将会迎来与手机类似的转型历程。
    四、可穿戴技术的三大前景产业
    “从婴儿的睡眠监测到战场上战士的隐身斗篷,再到Charles OrtonJones,技术将会促进三大前景产业的形成。”
    儿童照管
    Swallows、Amazons、Cider和Rosie有着愉快的童年,8岁的那年,他们一连好几天走失在荒野中的事像是发生在另一个时代。如今我们生活在网络时代,即使小家伙睡了,父母也会知道他们的心率,甚至预估它们清醒的时间。
    Sproutling婴儿监控器被戴在宝宝的脚腕上,与可穿戴脚环相配的移动应用能够实时显示16个指标的监测数据,比如宝宝的睡眠、心率等信息,让父母可以更加全面地了解宝宝的活动状态。同时,应用界面上环形图会给出婴儿所在的年龄每天应该睡眠的时间以及其在当天已经完成的睡眠时间,从而帮助父母把握好自己的孩子是否能获得足够的睡眠。
    这个领域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比如还有Owlet智能袜(Smart Sock),该智能袜可以穿在婴儿的脚上,同时收集相关身体数据并传送到手机APP里。该设备可以检测婴儿的心率、吸氧量、睡眠类型、皮肤温度等。
    而对于大一些的孩子来说,可以通过技术改善他们的行为习惯。Fitbit创始人Paul Landau预测:“在照顾儿童方面,可穿戴技术可以通过游戏化让活动更有趣,从而儿童可以在游戏和挑战里得到一定量的锻炼。比如多年来,Fitbug运行的Fantasy Footfall联盟,通过团队竞争来完成从Land’s End(英国地名)到John O’Groats(英国地名)的虚拟步行挑战。”
    保险
    关于隐私的辩论是保险产业里保险公司之间的战争。他们想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他们的客户,而消费者更宁愿把自己远远地武装起来,于是保险公司就会抛出低价格的橄榄枝寻求人们的合作。
    汽车保险公司目前使用的是GPS追踪和远程信息处理。例如由英国保险公司AVIVA经营的一种依赖于智能手机用户下载的应用程序的方案。但可穿戴技术呢?虽然还没有大的合作,但这个行业正在审核它的的潜力。
    全球知名咨询机构凯捷管理顾问公司(Capgemini)保险主管Nigel Walsh认为,“这是一个最令人兴奋的机会,实时的数据监测将让我们改变传统的‘行为发生在事件之后’的看法。”就像汽车远程信息处理系统鼓励司机慢下来,防止碰撞。而胆固醇和心率监视器就是鼓励用户保持健康生活,降低保险费用。
    数字人类学家Nik Pollinger对此表示了怀疑。他认为,“在保险行业对可穿戴的潜力和物联网感兴趣之前,有三个问题需要考虑。首先,从审美或实际的观点上来讲,可穿戴和它的追踪功能是否能满足需要;其次,这个行业需要找到方式来访问有效的传感器数据;第三,如果能,过多的暴露个人数据可能越无用。”其中最后一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医疗上的见解就像牛油一样对你来说到底是好是坏,或者适度的酒精是降低还是延长你的生命,保险行业不能将这些指标关联到保险费。这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保险公司才能接受可穿戴技术。
    军事防御
    2015年美国的军事预算是7560亿美元,英国是460亿英镑(约698亿美元)。为什么军方在可穿戴技术上的使用却是迄今为止领先于其他领域的第三方,下一步又是什么?
    英国公司Plextek在一家政府军事研究机构防御科学技术实验室(Defen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Laboratory,DSTL)的资助下,建立了一个帮助英国军队医疗兵应对战场上各种情况的模拟环境。系统包括让受训人员戴上设备沉浸在模拟环境里,还包括让教练员设置以及监测模拟环境的部分。Plextek的目标是改进战地医疗方法的训练方式,同时为整个行业提供高级医疗训练方案的各种机会。这种虚拟现实技术可以让训练的教育和反应体验大幅提高,所有的心理副作用都可以给改进,只要后续的设备效果得到了提升。
    还有一个关键点是,士兵们不能实时充电,一个解决方案是创建充电装备。比如英国一家军用设备公司Intelligent Textiles最近推出的一款织物键盘以及一款织物充电装备,让士兵走出装甲车后还可以继续为身上的装备充电。它们目前还在研发一个“真正的可穿戴装备”Spirit,这个装备将应用于美国陆军和海军,采用模块式、可伸缩、可感应和可暗藏的设计。
    还有一个就是想像哈利・波特一样穿上隐形斗篷,这样在战场上就方便多了。目前德克萨斯大学的Andrea Alu教授就设计了一个超薄的电子系统的宽频“斗篷”,Alu教授说:“当一个物体在光谱的一个点上可能不被我们看到,它实际上在另一点上亮如灯塔,所以它不可能完全看不到。”因此要么研发出一种在多种光线环境下隐藏物体的设备,要么还是好好锻炼身体用武力拯救自己。
    当然,可穿戴技术对军事上的帮助远过于此,比如,降低军事费用、增强军事能力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vipzj640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