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3D打印论文 > 3D打印:将敦煌莫高窟带回家
    这种技术的优点在于它不需要一家工厂来运作,小件物品可以直接由小型3D打印机打印制作;而稍大的物品,比如自行车车架、汽车板、飞机零件、建筑零件等,则需要更大的3D打印机和更大的空间。
    杭州铭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第一家3D打印服务公司。4月初,在地处杭州的铭展网络公司办公室,记者看到,那里摆放着两台3D打印机以及一台专门用于烘干的设备。从外观上看,这两台机器和普通的复印机并无大的不同,惟一的不同是它们打印时不用纸而是粉末。机器的上半部分是个半透明的罩子,有一排控制按钮。掀起罩子,左边立着四盒不同颜色的墨水,右边的工作区摆放着平平整整一叠“白纸”。然而,轻轻用手一碰,那叠“纸”上却轻易地留下了凹痕――原来那并不是纸,却是粉末。公司的技术总监金涛说,那是研磨得很细的石膏粉末。工作时,这些粉末会一层层地被液态连接体也就是特殊的胶水粘合,按照不同的横截面图案固化,一层层叠加,像做蛋糕那样创建三维实体,一个完整的物品就会在粉末槽里成型。打印完成后,工作人员要处理掉物品周围沾满的粉末,再涂上增强硬度的胶水。金涛开玩笑说,“就像考古一样。”2010年春天,无尽藏非物质文化与艺术遗产研究所发起了《法相庄严――天龙山造像数字复原研究》,希望利用数字技术,实现残损造像的虚拟复原和网络展示,再现其本来面目。该所所长李庆华在项目进行过程中认识了金涛,于是打算输出他们的研究成果。
    他们选择了天龙山石窟第18窟作为他们的第一次尝试。为了获得完整的3D数据,李庆华带着一个团队拿着一台3D扫描设备在洞里呆了整整10天。洞窟扫描完成后的数据处理也是大工程,甚至一个佛像进了电脑都会生成几百万个面,李庆华的电脑常常因为存储了太多的3D数据而死机。回来后李庆华在工作室里埋头苦干了十天,终于把数据拿到了金涛的办公室。“我清楚地记得,那时候快过年了,办公室只有我们两人在处理佛像。”金涛说。七八个小时后,他们掀开打印机的盖子,看到了成品。李庆华小心翼翼地拿毛笔刷去佛像周围的粉末,这项工作需要极致小心和耐心;干这件事时,他不禁会想到“在沙漠里考古的情形”。为了数据处理的方便,他们设定的打印厚度只有1.5毫米,第一次的打印成果就因为用力过猛作废了。“捧着这块三维佛像,就像捧着一块极薄易碎的面具。”金涛说。最终,刷上增强硬度的胶水后,这件“考古作品”正式完成。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vipzj16577/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