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可穿戴论文 > 深圳“可穿戴”:仿制者的狂欢

深圳“可穿戴”:仿制者的狂欢

发布时间:2017-12-08 10:57:00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仍在涌入的创业者
       2014年,Funcode创始人李凌霄把10个传感器、一块5*5cm的主板缝进内裤,并配备一个“大哥大”外形的控制器。购买者可以使用这套成本30-40元的可穿戴设备自慰。
       李欲以此融资。他拒绝了一位想出200万元占50%股份的投资人。当他把主板缩小至3*5cm时,迎来了愿出几百万元占10%股份的投资者。
       “在深圳,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很多。”1989年出生的重庆人李凌霄对《创业家》说。他加入的“智能硬件联盟”,已有400-500人,大多是可穿戴设备创业者。
       这位在不到两年内频繁转换阵地的创业者说,在深圳,可穿戴这个圈子很热闹,大部分是想赚点儿钱的创业者。“我做情趣用品的初衷也是赚钱,它简单,且有刚需。”这个圈子钱也很热,深圳一家本地投资机构已经给张投了500万元。
       2013年是深圳可穿戴设备最热的时候,友宏科技总经理颜宏武对此记忆犹新。
       深圳松岗长约6公里的广田路旁,全是各式各样的电子加工厂。一路东行至路尾处,有座普通的三层楼小院,院里堆放着杂乱的包装纸盒,厂房面积5000平米左右。
       这是规模据说可列深圳前三的可穿戴ODM工厂――友宏科技。负责接待的彭经理介绍,这里有6条生产线,员工300人,一年营收超过1亿元。
       在一个面积约20平米的会议室,记者见到了颜宏武。颜是做计步器起家的。2006年,日本计步器开始风靡,这是智能手环的前身。 “时逢日本一个类似卫生部的机构,提出‘日行万步’对身体有好处。单靠日本的订单,就把工厂养得肥肥的。”颜宏武回忆。计步器的主要部件是运动传感器,核心是算法。颜从日本引进技术,算法由西铁城提供。“上世纪70年代,西铁城就发明了机械式计步器,把它戴在身上,走一步响一声。后来,日本把它改造成电子感应式,走路时不发出声响,但必须别在腰间,垂直状态时就会计步。”颜说,当时主流计步器有几大品牌:西铁城、雅马哈,还有一些来自日本军工。那时尚无“可穿戴”一说,叫万步计或步数计。
       之后,颜开始生产3D计步器,能别在身体任何一个位置,且精准度更高。
       2009年是一个转折点,颜不再跟随日本,而是单独成立了一个团队专门研究算法,推出了USB计步器。“这是我们做智能的开始,第一个客户是雅马哈,一次性下了10万部的订单。”颜说,USB计步器的商业寿命大约维持了1年半。
       对于深圳可穿戴市场究竟是被谷歌眼镜还是被欧美手环点燃的存在不同意见。深圳矽递科技(Seed Studio)创始人潘昊认为,“当时这些深圳的创业者,他看东西很少有举一反三的,一般是看这个东西好,然后做一个一样的。所以他如果是看谷歌眼镜的话,大概会做谷歌眼镜。做手环的远比做智能眼镜的多,所以我觉得点火的是手环。”
       无论如何,深圳可穿戴设备市场爆发了。
       “那时候,我刚好碰上日本经济全面下滑,对工厂冲击巨大,若再这样下去,生活都维持不下去了。”颜说。颜很少提前做市场分析,习惯坐等客户找上门来。“根据他们找我们的迫切程度,就知道这个行业火不火。”
       2012年某天,颜宏武正在办公室侧倚着沙发休息,麦开创始人李晓亮一行人突然带着图纸闯进来。颜打开图纸,两眼随之放光,当即决定免费给这个“迫切”的闯入者研发,快速切入可穿戴设备。
       那也正是李晓亮最窘迫的时刻。“我正在开发一款运动追踪器,很缺钱,总公司投资50万元,研发了半年花掉40多万,账上只有7万元。由于订单小,我们先后找了30多家工厂。”李对《创业家》说。 李给同处困境的颜带来了方向。 “我没想过这东西能赚钱,”颜说,“只是觉得有意思,要跟着行业一起走。”
       同时段国内有两大追踪器品牌:一个是咕咚,另一个就是麦开。李晓亮说“根据得到的数据,我们的销量是前者的5-6倍。”咕咚追踪器早在2011年便已上市,但销量平平,到第二年已基本无人问津。
       某种程度上,麦开是第一个让颜宏武尝到甜头的国内客户,给他很大启发:他专门成立了一个团队,服务创意型客户。经过反复思考,他还为工厂提了个新口号――专注于智能硬件。
       2012年9月,趁着运动追踪器热卖,李晓亮再次找到友宏,想做一个智能手环。他买来Jawbone UP、Fuelband等各种手环,研究其材料、电池、屏幕、工艺等。
       但到2013年4月,李晓亮把手环方案停掉了。“我感觉苗头不对,做的人实在太多。”他决定不再往里面钻,转而开发lemon智能体重计、Cuptime智能水杯。
       他的感觉是对的。2013年,可穿戴设备已经遍地都是:6月,盛大果壳电子GEAK Watch发布;8月,深圳本土厂商映趣in watch面世;10月,耐克推出手环Nike+ FuelBand SE,安全卫士360上市了儿童手环。
       可穿戴设备的形态早已不局限于追踪器、手环、手表,扩展到了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多为国外产品,如iHealth 智能血压护腕、Reebok Checklight智能帽子、Sensoria 智能袜子... ...
       各式各样的创业者仍在争先恐后进入,这与众筹(如点名时间)的推动不无关系。“2013年是最火的一年,”Galaring创始人张冲对《创业家》说,“似乎谁都能做,资本热、团队多。”
       友宏的订单越来越多。2013年,一大批蓝牙追踪器厂商找到它,其中新锐品牌ibody首个订单下了10000台。
       ibody的订单让颜信心倍增。2014年4月,他参加了香港电子展,与三星、LG等世界一流品牌商站在一起。这时,颜才感到泡沫真的来了。在现场,他看到各式各样的手环,毫无科技新鲜感:只是外观漂亮,功能无非监测心率、血氧等,这些在ibody上已部分实现。“行业已经爆发,做手环的人一下太多了,更多是在吸引眼球。”
       展会结束后,5-8月,颜的订单进入高峰期。“每天有7-8拨客户,多的10几拨,3个会议室早晚忙不过来。”颜说,此前月产40000台是极限,6月份后,各类计步器(不论传统、USB,还是蓝牙)月产10万多台,最高月份达到17万台。 “大家都疯了,都要下订单,都要定制。我们开发能力跟不上,只能筛选一部分。”颜回忆,极端的情况,有几个老外客户,装着几万美元现金,直接丢到柜台上,吓到了几位外贸小姐。
       通过筛选的客户,颜会按照惯例用编号标记,从AD01往后排,现已排到AD196。“目前,至少有150个客户还在做。”在友宏的车间里,几乎保留着每一个客户的样品,它们被精致的小塑料袋装好,钉在墙壁上。
       现实是,可穿戴设备越来越卖不动。而据政府部门统计,深圳涉及可穿戴设备的企业已超过1000家。
       深圳可穿戴设备能在得到市场信号后迅速爆发,源于其完备的产业链――在这方面,可穿戴所需与山寨手机、平板电脑并无不同。”整个供应商已经很成熟,大多是做山寨机的,山寨机有多成熟,他们就有多成熟,可穿戴只是外形变一下、主板变一下,说实话还不如手机复杂。”张冲说。
       张的看法可以代表诸多业内受访者,包括大联大商贸(深圳)应用技术部经理冀雯雯。大联大商贸的母公司是亚洲最大的电子元件分销商。冀在此工作了10年,是资深技术专家,深圳的每一波电子浪潮,她都亲历过。“先是一拨人做MP3,之后分成两拨,一拨人转做MP4、数码相框,另一拨人进入手机行业直到现在。做MP4、数码相框的那批人继续分流,一部分去做手持导航,另一部分人生产上网本。之后这些都没了,全部涌进了平板行业。手机还在慢慢增长,而平板电脑已经平了,甚至有些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绝大部分智能手机、平板厂商都进入了可穿戴领域,如智能手表。他们已经摸爬滚打10几年,拥有成熟的产业链资源,整合能力强。
       在冀雯雯看来,可穿戴产业链分为五个环节:芯片厂商――芯片分销商――方案设计公司――工厂――可穿戴厂商。一个正确的流程应该是这样:你是一个创业者,先拿图纸找到ODM/OEM工厂,如友宏。工厂简单设计后,再找到专业的设计公司,如大联大,它们提供技术支持、方案设计等,向原厂采购芯片。冀雯雯认为,与山寨机时代相比,可穿戴行业只是多了几个新的参与者:工业设计、众筹、云。 在深圳,只要你想做智能硬件,任何环节都会有人帮你搞定。
       分销渠道相比基本没有变化,只是多了科通芯城、云汉芯城等线上渠道。至于设计方案,“之前也有,更重要的是把已有的东西整合,搭配出来一个新的产品、生意模式。”冀雯雯介绍,大联大做出方案后,ODM通常拿回去改改,不会重新开发。
       另外,由于可穿戴设备的设计要求较高,一些工业设计公司也参与进来,比如洛可可。生产环节“有一些新的原材料供应商进来,如注塑。”工厂都是当年生产蓝牙音响、山寨手机转过来的。
       冀雯雯所在的应用技术处,团队有80人,为客户提供技术支持、方案设计,目前研发的方案已覆盖26个行业,如平板、可穿戴、手机、车载应用等。大联大有充足的可穿戴芯片。在深圳,可穿戴设备每天有200-300条产品线销售,单智能手表就有5-6个品牌。尽管如此,大联大还是没吃到可穿戴这块“肉”。“出货量几乎没有,或者说开始有一点点。”冀雯雯说。“我们有70-80个可穿戴客户,大部分是ODM工厂。”
       缺乏创新、同质化严重是可穿戴设备市场接受度低的重要原因。张冲认为,真正的创新是“芯片级”的,但是显然,与过往的手机、平板电脑一样,本土创业者远不具备这种能力。于是,“你只能做一些应用来创新,做成情趣用品也好,做成玩具也好,只能做应用层的。这些你要说有多大创新,我个人感觉不那么算。”
       销售量不大又导致“云计算”所需的海量数据无从取得,从而使这个听起来美妙的前景变得云苫雾罩。
       在方广资本CEO洪天峰看来,可穿戴设备根本是“反人性的”,因为“人性本不喜欢戴东西”。更重要的,可穿戴是一个“很窄的领域”,不值得大家“那么关注”。“硬件智能化的范围很广,这就是万物互联,不要只围着人来做文章。人身上没有什么文章,人本身就是高度智能的。我就是高血压患者,都已经20多年,哪天血压高哪天血压低我根本不用量都知道。真正的机会不在这儿,不在于量个血压,测个心跳,搞个睡眠。可穿戴设备只是万物互联里面的九牛一毛,物比人多得多。所以创业要脱离人,要变成人以外的东西。搞智能家居我觉得没有问题,但是其实有更广的东西。之前都是人和人对话,以后是人和物、物和物;关键还不只是一个对话的问题,它是智慧,来自于连接、感知和大数据、云计算。”
       可穿戴市场中抱持“挣快钱“想法的创业者不在少数,对于他们,洪的理论显然过于宏大了。同样看好物联网的科通芯城董事长康敬伟认为,只要苹果Apple Watch没上市,中国就不会有可穿戴这一波。
       现在,Apple Watch真的来了,人们对可穿戴的热情会被再次点燃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vipzj14238/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