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可穿戴论文 > 可穿戴设备入侵办公室

可穿戴设备入侵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4-26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可穿戴设备入侵办公室?作者: 本刊编辑部   国外媒体前未几还在猜测,老板真的会起初为员工配发昂贵的Apple Watch吗?国内某互联网公司在这个端午节就给出了答案:送员工人手一个Apple Watch。
  这个消息在微信伙伴圈疯转,羡慕者有之,冷静思索者亦有之。业内人士称,这预示可穿戴设备将成为办公室的下个风潮。 办公室的变革
  科技市场研讨公司Tractica近期发布的一份汇报中预计,可穿戴设备将大规模出如今办公室和工场中。智能手表将是事务场所中数量最多的可穿戴设备,其次是健身追踪器和智能眼镜。智能服装即将上市销售。
  真相上,三星也做出过类似预测,认为办公室里的领导们下一波着装浪潮将应用到可穿戴科技,2015可穿戴设备将会成为公司领导显现能力与专业度着装的重要组成局部。
  Tractica称,企业健身打算将是可穿戴设备在事务场所普及的主要动力,到2020年逾7500万可穿戴设备将被应用在事务场所,重要的可穿戴设备厂商包括苹果、google和Salesforce.com等。
  Tractica研讨主管阿迪蒂亚・考尔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预期的可穿戴设备销量包括“作为‘自带设备’潮流打算一局部的设备,以及企业根据健康打算配发的健身追踪器”。可穿戴设备还将被应用在仓库、制造车间和野外维护场地,涉及包括石油和天然气、采矿、航空航天、工程服务、运输/物流等各行各业。
  对雇主来说,使用可穿戴设备最简便的方法是,把它们发给员工,设法让他们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例如,英国石油公司向北美员工发放Fitbit可穿戴设备,如果他们完成了活动指标,还会给予他们奖励。实际上,按照Fitbit的IPO招股说明书所示,该公司的5个战略指标之一是“进一步渗透企业福利市场”。
  但更大的作用是利用此类设备获得的数据来让事务场所变得更平安或者提高生产效率。英国零售商Tesco在很多仓库管理人员身上都使用了可穿戴技能,以追踪产品订单及协助提高效率。日今日立集团开发了一种可穿戴徽章,能即时追踪某公司员工的所在地、他们和什么人进行互动和他们的行为,从而计算出人与团队互动的模式。Kronos是一家“事务场所管理”公司,其英国业务主管布伦达・莫里斯表示,该公司看到在蓝领和白领职员身上应用可穿戴设备很有效。 办公室监控器?
  从跟踪送货司机的GPS定位仪到追踪办公室员工浏览网站习惯的软件,技能让雇主可以比以往更严密地监控员工。数据科学咨询公司Profusion认为,可穿戴设备可能为办公场所分析开辟了新的前沿阵地,但是它将会进一步模糊事务和私人生活之间的界限,这带来了很多令人担忧的问题。
  最初,似乎还没有人研讨出,如何对可穿戴设备产生的数据进行分析,或者如何从中得出有用的结论。Profusion打算在较大型公司开展试验,将个人目标和总体事务场所业绩表现数据叠加起来。但到目前为止,常常会看到的情况是伦敦初创公司The Outside View的结合创始人罗布・赛姆斯的履历。去年他利用可穿戴设备追踪了所有员工,最终意识到:“好吧,我掌握了所有数据,但这些数据到底意味着什么?”
  另一方面,每天穿越企业“数据边界”的可穿戴设备明显会成为黑客的指标,在英国政府通讯总部和军情五处事务13年后投入网络平安公司Darktrace担任技能主管的戴夫・帕尔马表示:“你可能会认为这有点危言耸听,我的手表或者心率监测器被黑客入侵的几率能有多大呢?但‘物联网’这个观念在功能性方面已经走在了平安性的前面。”
  平安专家们称,很多可穿戴设备与用户的手机相连,而那些手机上常常保存着用户的事务邮件或其他敏感信息,如果可穿戴设备被黑客入侵,抨击者就有可能获得那些敏感信息。趋势科技的首席技能官莱蒙德吉尼斯发出警告说,设备厂商没有在他们的可穿戴设备中提供足够多的平安保护。
  此外,这些小玩意也很容易糊弄。对于亚当・米勒来说,如果Fitbit显示他一天走到了一定的步数,他的雇主就会给予他现金奖励。但Fitbit是在摇晃的情况下记录“步数”的。因此如果米勒没有完成每日的指标,“我可能一边看电视一边挥舞我的手臂……或者我的孩子们会抓着它摇晃,看上面的数字会到几多。”
  更重要的是,可穿戴设备是否侵犯了员工的隐私权?普华永道近来的一项调查发现,82%的参与者普遍表示了对可穿戴设备的担忧。随着挖掘、分析以及应用生理数据需求的增加,员工可能在心理上受到影响。最轻的情况是,可穿戴设备可能导致员工压力加大,比如这些设备会不时生成干扰员工事务流程的信息。它也许会让员工士气锐减,或者事与愿违地导致生产力降低。
  只是,对可穿戴设备最大的忧虑是:不时生成的私人数据流会让我们为之前从没想过的问题感到愧疚、焦虑。例如,对睡眠模式的关注可能会使某位员工因担心雇主得知自己深夜醒来而感到恐慌。员工也可能在吃糖分高的甜品或者没走完规定步数的时候感到焦虑。这让已经有了潜在理健康问题的人更为伤神。一项有关幸福追踪设备的研讨发现,患有苦闷症的人往往在使用一天之内若干次问询他们有多幸福的设备之后,心情变得更糟。
  法律的界线尚未确定。律师们表示,企业通过可穿戴设备收集个人数据前,应该在员工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员工的明确赞成――在将这些数据与事务表现目标等其他数据进行关联前,还要进一步取得员工的赞成。科文顿・柏灵律师工作所数据隐私小组主管丹尼尔・库珀表示,即使如此,还存在员工因感到隐性压力而委屈赞成的可能性。
  金金根据《金融时报》、赛迪网、《哈佛商业批评》等综合编辑。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426/7838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