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美国空军无人机将何去何从

美国空军无人机将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19-01-13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美国空军无人机将何去何从作者: 阿兰姆·波士顿   为应对阿富汗战争,美国空军装备了大量无人机。随着战争的结束,美军起初撤离阿富汗,而这些无人机又将何去何从呢?是存放到国内基地还是部署到太平洋司令部辖区、北方司令部辖区、非洲司令部辖区?或者干脆送到“飞机墓地”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在2013年第4期《C4ISR杂志》的一篇题为《Whither the hunter-killers?》的文章中作者一一进行了分析。文章编译如下:
  几架MQ-1“捕食者”无人机从位于尼日尔首都尼亚美(Niamey)的新基地起飞执行任务,这是美国为帮助法国平息马里内战所做出的局部努力。只是,这次部署也向人们透露出了许多有关美国空军中型无人机前途命运的信息。空军已经装备了数量庞大的中型无人机,而且数量还在不时增加中。
  一方面,无人机在马里执行任务说明了这种用在阿富汗战争中的标志性武器经受住了那场战争的考验。另一方面,此次部署的无人机只占美国空军全部无人机的一小局部,那么其余的无人机又将去往何方呢?五角大楼和空军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
  下一次部署到哪里?
  大约16个月前,美国正在阿富汗全力增兵,空军奉命组建60个无人机空中战斗巡逻队(CAP)。每个空中战斗巡逻队由4架无人机组成,以保证随时都有一架无人机在空中待命。目前,空军用来组建空中战斗巡逻队的“捕食者”和“死神”无人机共有258架。另外,空军还订购了 300架“死神”无人机,其中大局部是用来替换“捕食者”无人机的。
  目前,美国正在从阿富汗撤军。对于很多常规部队而言,战争结束就意味着要回国了。F-16战斗机部队将返回位于阿维亚诺(Aviano)、埃格林(Eglin)或爱德华兹(Edwards)的基地。步兵部队将返回位于德拉姆堡(Fort Drum)、坎贝尔堡(Fort Campbell)或布拉格堡(Fort Bragg)的基地。可是,空军大局部中型无人机却没有自己的基地,它们一直处于部署状态。
  这些无人机是不是能够停放在克里奇(Creech)基地、卡农(Cannon)基地或霍洛曼(Holloman)基地这些国内空军基地呢?无人机的操作人员就驻扎在这些基地里面。专家说,这一方案很难实现。
  美国大局部空域对飞行高度不足60000英尺(约18288米)的无人机都是关闭的,“捕食者”和“死神”无人机的飞行高度没有那么高。
  “死神”无人机是否很快会到哥伦比亚的丛林上空或者洪都拉斯的毒品走私通道上空巡视呢?或者会不会部署到太平洋司令部(Pacific Command)辖区以支持“以太平洋为重心的战略”呢?会部署到北方司令部(Northern Command)辖区支持墨西哥的行动吗?还是会部署到非洲司令部(Africa Command)辖区?有些人说,这些无人机飞行速度慢且容易被敌人侦测到,因此在阿富汗战争之后的任务中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还有人说,能够把很多无人机送到戴维斯-蒙森(Davis-Monthan)空军基地封存。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被称为“飞机墓地”,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地区,专门用来存放废弃飞机。
  资金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些空中战斗巡逻队几近全部用在了海外应急行动上,用于这些行动的资金从前被称为应急补充资金。这项开支正在大幅缩水:2011年为1590亿美元,2002年为1150亿美元,2013年打算为880亿美元。
  而且,“死神”无人机的飞行成本也不低。根据众议院常设情报特别委员会(House Permanent Select Committee)2012年的审计结果,“死神”无人机每小时的飞行成本大约是8000美元。相比之下,MC-12“空中国王”(King Air)飞机每小时的飞行成本才6000美元,这种飞机是一种双发飞机,机上有一名驾驶员、一名副驾驶,还有一名技师兼分析师。
  据空军遥控飞机能力处(Remotely Piloted Aircraft Capabilities Division)负责人比尔・塔特(Bill Tart)上校说,空军的无人机可以获得资金和基地。“即使这些无人机是中央司令部(CENTCOM)使用过的,”塔特说,“也已经有6个以上的作战指挥官想拥有它们了。”
  无人机差不多是唯一一种由中央司令部垄断并用在阿富汗战争中的ISR装备。其他的作战司令部的指挥官相当渴望获得由撤军产生的“ISR红利”――有机会使用美国的多种间谍飞机:MC-12、RC-12、“不死鹰”(Constant Hawks),甚至P-3的各种变种。然而,无人机是一个特例。获得无人机的每一步都是机遇与挑战(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和技能上的)并存的。
  在美国拥有制空权的阿富汗战场,“捕食者”无人机和“死神”无人机表现出色。空军的MQ-1“捕食者”无人机和MQ-9“死神”无人机从位于坎大哈(Kandahar)和巴格拉姆(Bagram)等地的那些紧张而拥挤的机场起飞,每一架无人机都有两组抑制人员。第一组人员坐在机场附近的拖车上,通过视距天线使无人机升空。无人机一旦进入飞行状态,美国国内内华达州克里奇基地或其他基地内的军官就会在抑制室内通过卫星链路接管无人机的任务。其中一名军官负责抑制无人机的飞行,另一名军官负责球形抑制器的操作――操作传感器并使激光指示器对准指标。
  奥巴马政府在2011年提出了以太平洋为重心的战略,在此战略下,美国的ISR专家就要设法解决在那些美国没有取得制空权的地区实施监视的问题。人们如今经常闲谈论反介入/区域拒止(A2/ AD)问题――利用先进武器阻止美国飞机和军舰靠近。以朝鲜为例,“如果我们的‘捕食者’无人机在他们的领土上空飞行,他们就会将其视为战争行动,并会把我们的无人机打下来,”乔・狄长礼(Joe Detrani)说道。狄长礼曾担任美国与平壤闲谈的特使,在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任职时主管搜集朝鲜情报的事务。   美国的指挥官们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去年,空军空中作战司令部(Air Combat Command)司令迈克・侯斯塔奇(Mike Hostage)上将曾对某个智库说:“目前,我们正在转入一个对手对我们全时监视战场说不的战区,我能够相当确信地说,他们不会允许我们这样做。”侯斯塔奇在讲话中还说,空军的无人机数量超出了他的需要。
  “我建立的无人机机群与新战区的情况不相适应。”他说。
  侯斯塔奇本来便是飞行员出生,他向与会人士讲述了一个在MC-12飞机上追踪某个通缉犯的事例。“我们在那个村子上空盘旋飞行了大约2小时,等待这个人渣现身。后来我们看到一个美国车队在一架直升机保护下从下方通过。这架直升机发现了这个人的越野车,并筹备进行抨击。于是我们与直升机机组人员取得了联系,告诉他们取消抨击。”
  他说,这阻止了一个重大问题的发生,而无人机做不到这一点。“捕食者”无人机和“死神”无人机是由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General Atomics)开发制造的,该公司的官员表示,他们要确保这些无人机可以在新战区发挥作用。
  “我们对确保MQ-9无人机与战略环境尤其是与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环境相适应相当有兴趣,”该公司的战略发展负责人克里斯・彼得森(Chris Peterson)说,“其中一个方面是提高无人机的生存能力,确保能够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使用。”
  交给南方司令部?
  南方司令部相当渴望获得更多的ISR装备,该司令部希望能有更多的装备用于监视毒品交易、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叛军以及委内瑞拉和古巴等国。
  前南方司令部司令、退役上将道格拉斯・M・弗雷泽(Douglas M. Fraser)说,“捕食者”无人机和“死神”无人机能够用在一些地区,但在其他一些地区使用起来很困难。“拉丁美洲国家的主权问题是一个相当大的问题,”他说,“我认为还是有可能解决这一问题的。我们必须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并考虑到各个国家的国情差异。”
  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驻校学者约翰娜・门德尔松・福尔曼(Johanna Mendelsohn Forman)说,拉丁美洲国家对无人机技能非常感兴趣。她指出,在南美国家联盟(Union of South American Nations)近期的一次论坛上,这些国家的国防部长们决心要在国内生产无人机。
  只是,有些专家却认为,无人机在政治上声名狼藉,美国不太可能轻易说服拉丁美洲国家允许那些从阿富汗战场返回的无人机飞越其领空。华盛顿拉美办公室(Washington Office on Latin America)的亚当・艾萨克森(Adam Isacson)说:“很难想象美国的无人机能在很多拉美国家的领空飞行。无人机把光学镜头对准民众肯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每个左翼政治家都会在演讲中对此加以评论。”
  美国已经在哥伦比亚部署过小型的“扫描鹰”(ScanEagle)无人机了。只是,在2009年,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游击队员曾洋洋得意地宣布他们击落了一架“扫描鹰”无人机,这真是一件让人有点难堪的事情。
  “死神”无人机和“捕食者”无人机与“扫描鹰”无人机的类型完全不同,因为如今在人们心中它们是定点清除打算的核心。“人们想到无人机时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无人机抨击的画面,”艾萨克森说道。
  比尔・艾伯克(Bill Ipock)上尉是一名海军军官,在南方司令部反毒打算部门任职。他说:“灰色的大型无人机出如今其他国家会带来政治问题,这一点必须要加以考虑。”
  部署到非洲?
  无人机离开中央司令部的最大受益者可能是非洲司令部(AFRICOM)。毕竟多年来非洲司令部一直在以吉布提(Djibouti)为基地把无人机派往其他地区,而且还动用无人机在索马里倡议过抨击。美军还从塞舌尔和埃塞俄比亚发射过无人机。在2013年的《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中,国会核准了5000万美元资金用于“敏锐罗盘行动”(Operation Observant Compass)中的秘密ISR活动。“敏锐罗盘行动”的目的是猎杀乌干达圣主抵制军(Lord’s Resistance Army)的首领约瑟夫・科尼(Joseph Kony),圣主抵制军是一个类似于邪教的抵制组织。
  只是,非洲是一个广袤的大陆。吉布提的莱蒙尼尔(Lemonnier)军营距离在马里的行动地点达3300英里(约5310千米),也便是说这个军营的用处不比远在意大利的基地大几多。由于非洲大陆幅员广阔,所以需要有构成网络的飞机着陆带和星罗密布的基地。跨萨赫勒公路(Trans-Sahel Highway)被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尼日尔、乍得、毛里塔尼亚和马里围绕,这些国家一直在进行无休无止的竞争。
  但是,非洲司令部已经对获得更多的ISR装备盼望已久了。
  非洲司令部新任司令官大卫・罗德里格斯(David Rodriguez)在2月份写给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的书面证词中说,“非洲司令部在情报、监视和侦察方面的需求仅有 7%得到了满足。”
  塔特说:“非洲司令部的ISR需求还远未得到满足。”只是,他还说,建立基地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我们对建立基地的讨论还不够,”他说,“到目前为止,我的办公室或其他很多区域空军办公室还没有人熟悉这一块儿。所以,我们问非洲司令部他们需要什么,有什么要求。我们还问非洲司令部和特种作战司令部,‘你们认为非洲司令部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它会集中建在一处或两处大的设施里吗?或者,会因为行动地点太遥远而分散建在若干较小的设施里吗?’”
  目前,从尼亚美小型空军基地起飞的“捕食者”无人机要为相当辽阔的区域提供服务。而建立用来容纳数百架“死神”无人机的基地仍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
  迄今为止,还没一架“捕食者”无人机或“死神”无人机被送往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的第309航空维修与改造大队(309th Aerospace Maintenance and Regeneration Group,309 AMARG)做报废处理。
  塔特说:“我认为把无人机送往‘飞机墓地’的想法是完全不切合实际的,因为我们还需要那些无人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13/7889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