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3D打印论文 > 3D打印台湾制造业的明日之星

3D打印台湾制造业的明日之星

发布时间:2019-01-12 01:06:03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3D打印:台湾制造业的明日之星作者: 赵庚新 张敏 吴国雄   台湾慢了半拍   真相上,3D打印技能已起初受到台湾社会一些有识之士的关注和重视。但总的来说,跟进步法还是慢了半拍,除了工研院南分院整合产学研人才,在南台湾筹设“激光光谷”团队,筹备研制开发相关的零组件以外,在3D打印的加入几近是一片空白。
  走进坐落于在台南乌山头水库附近的工研院六甲院区积层制造与激光应用中心的实验室,最初映入眼帘的是3台造型各异的打印机,只见工程师在电脑上打开小狗图档,启动一台和意式咖啡机差不多大小的机器,15分钟后,一只长、高3厘米,宽1.5厘米的橘色小狗就拿在手上把玩了,和图档一模一样。
  桌子上还摆着白色小椅子,黄色造型的卡通角色皮卡丘等。这台神奇的机器,能够复制出任何东西,不过材料从过去的纸张形成塑胶,从平面形成立体,在此之前,你能够用3D软件自行设计,或是把实物放进数字扫描机扫描,10分钟到40分钟内,就能够得到一模一样的东西,
  实验室的另一端,是一台约两台冰箱大小、能打印金属材料的高端打印机,前年才购入的由德国EOS公司生产的3D打印机,利用激光烧结金属粉末的方式,正在打印一盘牙齿。隔着透明玻璃,看到机器在长宽各25厘米、高32厘米的空间里,不时反复铺钛合金粉末、激光光束烧结出每一颗牙齿的轮廓两个动作,10个小时后,这些牙齿就会进行人工精雕,之后送到牙医那里为顾客安装。
  这便是订制化量产的最佳示范。传统牙科技师每次只可加工一颗假牙,时间约3小时,3D打印机虽耗时10小时,但最多可同时制作200颗牙齿,这便是竞争力所在。
  工研院南分院积层制造与激光应用中心是台湾迄今唯一一个金属3D打印实验室,包括。早在2005年南分院成立,该中心便一直研讨3D打印技能,目前有23名研讨人员,去年协助台湾某模具厂尝试金属堆叠生产,在加工过程中,即使是特殊的内部结构,都能够通过3D打印技能一体成型。该厂在导入金属堆叠制造后,让模具生产速度从原本的30秒大幅缩短为15秒;还促成台湾神基公司与日本松浦公司联盟,正在准备建设台湾积层制造公司(TAMC),筹备抢攻3D打印的高端模具商机。
  工研院积层制造与激光应用中心总监曾文鹏开门见山地直指:“3D打印目前正在急速发展,是台湾必须紧急卡位的关键时刻!”
  由于台湾在3D打印的发展脚步已足足晚了欧美30年,因此3D打印制程基础专利全握在别人手中。所幸,在各类专利保护期陆续于2012年到期之后,曾文鹏大胆预言:未来3到5年将是下一个3D打印的新纪元。这一次,台湾不会、也不该再缺席!
  曾文鹏急切地指出:只管台湾来不及抢下3D打印基础专利发言权,但台湾挟着既有的资通信专业技能,有机会成为让3D打印走向大众消费市场的关键推手。然而要进入大量生产3D打印设备的阶段,台湾还需要几年的时间;如今应该先去把各行各业的3D打印应用找出来!
  把应用面找出来后,就需要有一个平台集结起来。“我一直很想成立一个像Shapeways的平台,集结各地有特色的3D设计产品,由工研院统一负责后段的代工制造。”曾文鹏表示:任何人有好玩的创意,工研院都能够把想象化为实际,让台湾率先找到3D打印的创新商业服务模式。
  台湾最大的代工制造企业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在去年看到相关报导后,便命令各事业部主管深入研讨3D打印技能,先后派出5批人马,每次约有4到5位主管加工程师,风尘仆仆地前往工研院台南分院及海外3D打印相关厂商明白具体情况,详细问询操作人员各顷细节,深入研讨3D打印技能与流程。业内研判,鸿海可能计划自行开发3D打印设备,以降低成本与缩短生产时间。
  根据台湾工研院的调查结果,虽然已有岛内企业使用较廉价的3D打印机,但却惟有极少数厂商加入3D打印相关设备的开发。到目前为止,在市面上也没有看到有台湾自制的3D打印机。直到今年4月底,由岛内一些厂商结合组成的台湾积层制造公司才筹备成立,加入资金约4000万元,打算引进日本厂商的3D打印联合传统切削加工的技能,开展代工服务。
  另外在台北,远流出版社董事长王荣文筹备率领一个团队,将日本东京的FabCafe咖啡馆模式(即客人前来喝咖啡时,能够当场得到一块拥有自己脸部表情的人像巧克力或满身模样的人像软糖)复制到华山文化创意园区。
  台湾上市柜企业中,东台精机和东捷科技公司是激光光谷家当联谊会成员,目前对这个新兴家当都还在评估中,扬明光电公司起初试生产2000美元以下的消费型3D打印机;此外,最受股市追捧的“3D打印观念股”就数实威国际和大冢这两家上柜公司。
  这两家公司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的股本都不算大(实威国际资本额2.56亿元,大冢则是1.71亿元),公司人数都约在百人规模,他们也都是3D软件代办商,公司有50%至60%营收来自软件销售,20%到30%为软件服务。
  这两家公司的主力业务都是代办销售3D商用软件,互相也是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此外,实威国际和大冢3年来业绩几近年年攀升,两家公司今年营收都可望增长两位数以上,在不少公司欲振乏力的今天,他们的表现颇值得注目。
  实威国际主打3D打印
  宏达电、广达、明基都是大客户
  实威国际创办人、现任总经理许泰源,早年在大众电脑便是担任3D软件的业务,在3D家当打滚超过20年。由于长期加入3D绘图领域,该公司10年前便是3D打印机厂商ZCorps的代办商,因为有此渊源,两年前ZCorps被美国3D Systems公司收购后,又顺理成章取得3D Systems打印设备的代办权,2012年3D打印机和耗材占营收比重约8%。
  除了销售设备外,随着3D打印市场快速增长,必然将带动3D绘图软件的需求。因为要能将3D打印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必须选取昂贵的3D绘图软件,对实威另一项软件销售业务,也将大大加分。
  实际上,实威国际还是岛内唯一代办销售法国达梭(Dassault)公司1995年推出的Solidworks 3D绘图软件的代办商。这款软件在全球3D商用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一,在台湾市场占有率约40%,主要用作机械制造开模前的模具设计、测试等前端作业。   许泰源认为:3D软件最大的好处便是从设计、分析到行销,只要一套3D图档就能够搞定,比起2D软件,至少节省20%的时间。台湾最大的制造企业鸿海集团之所以能把模具测试降至两次以下(一般模具测试为3到5次),大幅降低开模成本的原因,便是他们早已培养出一批软件高手,把这些3D商用软件发挥到极致。3D软件的威力可见一斑。
  只是,3D商用软件在各家当应用早已不是新鲜事,现在台湾至少90%以上的制造业都已经导入局部3D商用软体,其市场10多年来早已逐步饱和。常常3D软件设计完成后,厂商会先依照设计图打样,形成实际成品,但以往打样是用人工切削,而选取3D打印机不耗费人力,且速度更快。
  许泰源指出:台湾3D打印市场需求一直都有,但从前技能不成熟,故障率也高,直到近来一两年,3D Systems的打印设备才达到实用的程度。以往一台3D打印机要价动辄新台币数万万元,惟有军工企业、工研院以及大型公司才有能力购买,一般中小企业根本用不起。所幸近几年,3D打印机大幅降价,价格不到原价的十分之一,5万到10万元新台币就能买到,成品也算堪用,所以连中小企业都能购买使用。
  目前实威代办的ZCorps公司生产的3D打印机,因为精度不同,每台最贵要价万万元新台币,最便宜不到10万元,已打入宏达电、广达、明基等各大客户,目前客户已达5000家。现在台湾大企业都已经有了3D打印机,但大都是四、五年前的产品。许泰源说:他们正在和厂商洽谈旧机换新机,让厂商提高效率。
  “假如制造业有100套3D软件,其中有40%的厂商需要用到3D打印机;但如今这40%公司里,却惟有不到10%有买3D打印机。”许泰源估计:因为3D家当的硬件渗透率仍然偏低,他认为今年是台湾3D打印机的市场,还有20%的增长空间。
  他表示:今年将是实威的3D打印元年,保守估计营收增长将达到20%。但据明白,内部十分看好3D打印的潜力,以增长一倍为指标。
  提到3D应用人才,许泰源说:虽然3D打印很热门,但3D CAD绘图的人才并不好找。他认为:机械系的学生最符合从事3D相关行业。虽然岛内设有机械系的高校不少,但真正故意加入3D领域的学生人数不多,台当局应正视这个问题,职训局可和业界合作开课,由企业提供3D设备供学员练习操作,储备相关人才,才不会错过下一波增长高峰。
  大冢精耕工业设计
  打入汽车领域 抢赚中国大陆财
  由日本投资、对外低调的大冢,现在成立也满18年,都算得上老资历的小企业。与实威国际不同的是,大冢代办美国Autodesk公司的3D CAD和参数技能(PTC)公司的CREO3D绘图软件。由于缺少3D打印机代办销售业务,工程师背景出生的总经理张宇彰更强调自行开发软件。目前公司135位员工中,有60多位是软件工程师,惟有20位是软件销售人员。
  张宇彰指出:大冢承袭日资企业文化,软件开发能力是其另一项优势,尤其是在资料管理软件(IDM)方面。10年前,Autodesk等大型3D软件公司还末特别重视资料管理时,大冢因在第一线接触客户,所以早就起初耕耘资料管理系统;但这几年内,资料庞大,资料管理起初成为软件行业的热点,大冢这项技能就成为尖端武器。
  “由于是自行开发,大冢的IDM系统标榜相容性高。不论是AutoCAD还是CREO,连如今用Solidworks的厂商都会用我们的软件呢,”张宇彰说。
  除了精耕3D软件外,大冢还向最源头的工业设计领域延伸,在2009年成立美学设计中心,专攻制造业领域CAD软件。“因为说到机器构造,一般做设计的公司,没有我们从事3D软件十几年的人懂得多。”张宇彰表示,目前美学设计中心已有10位设计师,2012年营收破1000万元,等于已是颇具规模的设计公司。
  同时具有美学和软件的设计能力,大冢进攻汽车与机床等领域,除了与台湾裕隆集团华创合作,设计裕隆自有品牌车款“纳智捷”外,还打入中国大陆本地车厂,成为极少数参与汽车设计专案,却非专业设计背景的台湾企业。
  中国大陆也是3D软件亟待开发的一块处女地。张宇彰:由于当地大多数制造企业都还没有选取3D系统,他们的策略便是先指引大陆制造业使用第一套3D软件,并把其他IDM、3D打印机等其他产品导入;而大冢在中国也在逐渐拓点(目前有深圳、上海等4处),派驻约40名人力,争取台商及其他大陆厂商客户。
  德芮达科技
  发展华人圈的3D打印专业代工服务
  德芮达科技也是以代办3D打印机台起家,成立于2003年,由几位在学术机构研讨快速成型的学者合伙成立,因此理论基础非常扎实,目前主要业务为3D打印机代办和量身订做的医疗器材,而公司未来打算仿效美国Shapeways,发展华人圈的3D打印专业代工服务。
  德芮达代办的3D打印设备从每台4500万元新台币的德国EOS顶级机种,到7.5万元的低端Fabbster桌上型3D打印机都有。德芮达3D部门总监曾国恩笑说:“我们都拣别人不想卖的机台来代办,不是最贵,便是最便宜。”
  因为代办有“3D打印劳斯莱斯”之称的EOS设备台,能打印出极精细且应用材料多元的产品,德芮达又向应用端延伸,发展高附加价值的医疗器材事业。该公司位于新竹北部生技园区、适合GMP标准的医疗器材厂即将于今年4月完工量产。
  曾国恩自信满满地说:“用传统CNC(电脑数值抑制)机床制作的方式,绝对无法与我们用3D打印机、可量身订做的植牙导板竞争。”他说的植牙导板,恰是最新技能――微创3D植牙的关键器材。他拿起一旁的齿模和植牙导板解释:“我们会先用断层扫描,描绘患者的牙齿架构,以3D打印机印出齿模后,再制作出完全密合的植牙导板,牙医师钉上牙钉时,绝对不会歪掉,用完即丢,保证是独一无二的订制品。”
  如果用数控机床来制作这类量身订做的医用材料,一定得用上万万元的五轴加工机,不仅很难打磨成不准则的表面,而且每次只可制作一个,成本奇高无比。但用3D打印机,一次能够制作30个,30分钟便可印好一批。一套植牙导板,材料成本惟有几百元,却能够卖到2万元,毛利率高达90%以上。高级3D打印机折旧设备成本高,毛利高的医用材料相当符合这样小量多样的生产模式。   在代办业务与开发医用材料能创造稳定现金流后,德芮达的下一步是建立网上平台,发展3D打印专业代工服务。曾国恩说,此平台最主要的事务,便是在云端上把不同专长的人凑起来,在网上平台上贩售品味独特的商品,例如特殊造型的水果盘或灯饰等。
  曾国恩认为:如今大局部设计师或艺术家都不懂3D绘图,而3D绘图工程师却未必有艺术天分,平台能够将这些人联合,互补不足,创造更具新意的商品。他笑说:“等到有人在平台下订单后,我们再把它打印出来,完全不会有库存的问题!”
  但他也指出,如今台湾发展3D打印代工平台最大的问题是商品种类太少,毕竟明白3D打印的人不多。因此德芮达采取像传教士般在全台各地办研究会的方式,以扩大用户规模。曾国恩说:外国人很喜欢中国艺术,德芮达计划做华人圈的3D打印专业代工平台,创造文创商品,绝对有增长潜力。
  马路科技
  从代办设备软件到下一步发展平台
  走进位于新北市三重镇的马路科技公司,一进大厅,旁边就有一台消费性3D打印机正在运转,蓝色的塑料自喷嘴射出,一注又一注、一层接一层地堆积着,最后打印出一个造型奇特的杯子,让人们亲身体验3D打印的快速制造优势。
  接着再到会议室,迎面看到两具高90厘米、宽约50厘米的佛像,材质是宝丽龙(即由聚苯乙烯加发泡剂后高温膨胀变成的一种材料,常常叫泡沫塑料)。马路科技总经理张昭明解释道:台湾佛光山佛陀纪念馆内有一座50厘米的铜佛,首先也是选取到3D打印技能。那时雕刻师傅用手工刻了一座约90厘米高的佛像,由该公司选取3D扫描、成型的技能完成原型,再交给佛光山进行确认,而会议室内的宝丽龙佛像便是仿照当初那个原型所制,以留作纪念。
  马路科技公司的长项在于逆向工程,大略地说,便是针对一个现有的样品或模型,利用3D数字化测量仪器进行测量,将档案传输至CAD绘图系统,变成3D数字文件,最终送到快速成型机,将样品模型制作出来。
  此外,该公司还代办全球最大的3D快速原型设备商3D Systems公司的打印设备。有了硬件,配合自行开发的软件,马路科技公司自诩为完整解决方案提供者。
  张昭明在3D领域已经十多年。在十五、六年前,3D Systems总经理查尔斯(Charles W.Hull)来台湾,那时互联网正红。查尔斯告诉各位:以后儿童子只要从网上下载玩具模型图案,通过3D打印机,就能够生成玩具出来,不必再去玩具店花钱。这个情形,5年内应该可见。
  虽然5年后的今天,他的预言并没有完全应验,但张昭明认为:依照目前3D打印市场逐步变成来看,查尔斯的话迟早应会实现。
  过去3D打印非常昂贵,但近来几年价格已经对照亲民。张昭明表示:近年来3D打印话题十分热门,3D打印机价格也逐渐下滑。未来打印机的价格应会比如今的2D打印机便宜。虽然不可能人手一台,但至少一个家庭拥有一台机器,应该能够期待。
  分析台湾的3D打印家当,张昭明说:企业运用此类技能,多半是为了后续开模方便。以手机为例,过去客户开出新机型,代工场拿到客户的设计图后,开模进行打件,但模具厂很容易就能够看出这次的新机如何设计,客户必须冒着商业机密外泄的风险。再者,代工场在客户如意前可能得开好几回模具,一个钢板模具得花费数百万元新台币,客户批改次数越多,开模次数也高;每重新开一次模,就多一笔成本浪费。现在运用3D打印技能,代工场能够在自家厂内批改多次,直到客户如意,再送去模具厂开模生产,而不必每修一次就要开一次模具,达到减低成本、节省时间的目的。
  除了企业在新商品开发阶段,运用3D打印能够带来上述好处外,3D打印技能也有助于个人事务室的兴起。张昭明认为:这项技能可以生产出更多个性化和独特性的个人电子产品,变革我们的生产方式,并且削减不必要的废弃物。
  霹雳国际
  快速翻制素还真偶人
  听到电视里传来“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熟悉布袋戏的伙伴一定知道,这时素还真(台湾《霹雳布袋戏》中化身最多的首席男主角)就要出场了。这位头顶莲花,身背宝剑,一身白衣飘逸的素还真,他的12英寸偶人可是运用先进的3D打印技能制成的呢!
  台湾霹雳国际多媒体公司行销副总经理许煌铭说:这两年来,布袋戏偶人在岛内十分热销,只要一上架就被粉丝秒杀!玩偶市场需求供不应求,如何缩短生产时间、加快商品上市,确实曾令该公司困扰。
  好在3D打印解决了这个问题。许煌铭表示:中华名偶集团执行长林清和是带领霹雳国际公司进入3D打印领域的关键人物。林清和与许煌铭为熟识挚友,霹雳会使用3D打印,便是许煌铭将林清和引荐给负责制作布袋戏偶人的团队认识。林清和对动漫非常有兴趣,长年待在大陆,在当地动漫界另创出一片天地。
  2012年,林清和无意间向许煌铭提及,能够尝试由3D打印让霹雳布袋戏的玩偶加快生产和推出上市,这个提议确实让许煌铭与霹雳行销团队十分动心。
  于是,双方便在下半年正式起初业务合作。很快地,12英寸素还真布袋戏偶人成为第一批运用3D打印技能制成的商品。由于惟有偶人头部需要选取3D打印,花费约6小时就可完成原型制作,公司快速送到模具厂开模,就能够批量生产。而同样尺寸的布袋戏偶人若用手工雕刻,至少需花上半天的时间;若要大量雕刻,速度仍不及开模生产快。
  以往布袋戏偶人头部选取木头雕刻,纯手工制造,无法大量生产,虽然也曾推出偶人商品,但因产能有限,量产的困难度也高。此外,过去因选取手工雕刻,即使师傅按照标准作业程序制造,但布偶的神态仍有差别,这可是会被重度粉丝一眼就能看出来。
  为了坚持商品相同品质,并且加快生产流程。霹雳公司现在改采3D打印,借重马路科技公司的3D打印技能,使得玩偶商品得以持续热销。
  在选取3D打印经验良好下,现在霹雳公司起初挑战难度更高的任务,这次计划将3D打印应用在70厘米高的BJD。   什么是BJD?它真正的名称是“球体关节偶人”(Ball-jointed Doll),泛指各种拥有球形关节的可动人形玩偶。这种人形娃娃体型细节精致,关节的部位装有球形机关,能使偶人尽可能做出许多接近于真人的姿势与动作,类似美国的芭比娃娃。
  今年初,林清和主动向霹雳表达希望将业务合作范围从玩偶扩大到BJD。霹雳则提供了两尊布制偶人给林清和,其一是各位耳熟能详的索还真,另一尊就是性感魅力女战将华颜无道(《霹雳布袋戏》魔界四天王中的女杀将),目前已完成了华颜无道的原型。
  2月底,林清和带来一组团队,花了一整天拍摄华颜无道的照片。华颜无道被台湾粉丝喻为史上第一位在屏幕前穿丝袜、马靴的布袋戏角色,服饰繁杂,配件极多,拍摄事务相对耗时。为了坚持原型与本尊布制偶人的相似度,照片经过筛选、删减后,需要用到的照片还有200余张之多。拍摄完毕后,便扫描入电脑制成3D图档。
  参与华颜无道3D打印作业的马路科技事务人员表示,在图档绘制完成后,输入打印机由喷嘴射出成形,再将各零件如铠甲、高跟鞋、耳环等一一切割和拼接,共计耗费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华颜无道的原型。
  虽然目前华颜无道的BJD仍处于开发阶段,但霹雳国际算得上是全球第一家选取3D打印生产BJD的公司。选取3D打印的优点在于可以快速商品化,加上塑料成本低于木工,也可以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高雄贵金属
  金饰设计不再局限模具 神像金身完美无瑕
  位于新北市淡海地区某座住宅大厦里的高雄贵金属公司设计部,住家式的格局让这个机构宛如是一家个人事务室。这里是公司的设计团队所在地,共有5人。高雄贵金属业务副总经理Doris King表示:该公司产品的设计创意都来自这里。
  高雄贵金属是一家在台湾各银楼间颇负盛名的黄金业者,首先是以回收废金起家。4年前,Doris King因缘际会认识了3D打印服务厂商马路科技公司总经理张昭明,从此投入3D打印的行列。Doris King表示:高雄贵金属早在4年前就向马路科技购入一台雕蜡用的3D打印机,是台湾第一家引进这种3D打印机台的企业。
  有了3D打印机,高雄贵金属起初玩起了各种黄金饰品的创意。Doris King说:传统金饰受限于开模工艺,因此成品老是密实的,呈现片状或块状,然而3D打列技能不受形状限制,不论是想要某处镂空,抑或计划呈现弯曲线条,都能够使命必达,而传统开模与铸造过程则无法这么随兴地让你玩。
  高雄贵金属在黄金饰品玩出心得来后,起初走向自创品牌之路。在金饰局部,该公司去年推出第一组结婚套件,包括项链、耳环、手环与戒指。这组主题为蝴蝶的金饰套组,因为蝴蝶音近幸福的“福”,全部套件都是由3D打印技能制造出来,镂空的设计替金饰增添不少时尚感。
  稍后,Doris King又拿出另一尊灶王爷金像,这也是运用3D打印技能做出来的。她说:目前在台湾,3D打印的应用以建立模型再开模量产居多,很少出现直接做出成品的情况,这尊灶王爷金像算是罕见。
  灶王爷金像是岛内一位客户下单订制的,原本想交由珠宝界较为成熟的香港师傅制作。但香港却没人肯做,于是转为委托高雄贵金属公司制作。该公司的设计师先去庙里找了一尊实体灶王爷像,拍了照,再将之一一输入电脑,用3D CAD绘图软件变成3D数字图档并加以修整,然后把档案传给客户进行确认。双方在制图、校图、修图等方面多次沟通,这样来回共计花费一个月时间。待客户如意后,便进入3D打印流程。由于神像身长约28厘米,因此3D打印花费了较长时间,待最终完成时,加上配方、雕蜡、电铸等过程,又经过20天,总计这尊灶王爷金像共花费50天时间制成。
  Doris King说:若依照传统制作方法,由于复杂度高,没有师傅愿意接单;即使有师傅愿意打造,恐怕到成品出来要花费一年时间,甚至于连模具都开不出来,遑论产出成品。
  她表示:传统手工黄金雕塑方法有它的限制性,比如镂空的局部就不可能用传统方法做出来,如此一来,很多设计的创意就没办法呈如今金饰成品上。3D打印则突破了这个瓶颈,让金饰走出与以往不同的道路。
  贝特设计
  不时垫高门槛,让同业难以企及
  一年前,郑启承还是台湾大学生化研讨所的助教,每月领3.5万元新台币的固定薪水,平静地过着上下班的生活;5年后,郑启承却拥有了自己的公司,担任总经理,年收入突破百万元。
  郑启承从来没想过,短短5年内,他的人生起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一切都不在他打算之中,而且他更没想到,竟然还站在全世界正风起云涌的3D家当的浪头上。
  如今,郑启承所成立的贝特设计公司,是一家为岛内个人及中小企业承做3D设计和打样的公司,除石膏粉末及塑胶式3D打印机外,郑启承近来又砸下350万元,买进树脂式3D打印机,便是看好这块蓬勃发展的市场。
  但在5年前,郑启承根本没有任何3D家当的经验,完全便是一位门外汉。他坦承,自己从高中起对动植物就很有兴趣,大学考入台大植物系(后来转入动物系),研讨生念的是台大农业化学所营养科学专业(现为微生物与生化学研讨所)。他念书时,根本不知道3D绘图和3D打印机是什么玩意儿。
  毕业后,郑启承成为台大生化所的助教,他的妻子也在学校担任助教。他平时的事务便是剪辑教学影片,一做便是5年。当时已经30岁的他,每个月领的薪水约3.5万元新台币,他本来以从人生将无风无波地这样度过。
  郑启承平凡喜欢打太极拳,这项缓慢的运动,却给他的前途带来最大的推动。因为打太极拳,他认识了一位印刷店老板,也是带领他走进3D家当、乃至创业这条路的贵人。
  “你为什么不去学3D绘图承接项目呢?”郑启承听从这位老板的建议,边当助教,边自修3D绘图软件课程。花了约半年的时间学习,他起初承接一些小型绘图项目,这位老板还加入100万元新台币,让他以技能入股,开发3D制作业务。
  2007年,郑启承决定辞去助教的职务,全力经营3D事业,但一起初就出师不利。他和印刷店老板想以3D纸雕切入殡葬纸扎买卖,甚至还花了40万元新台币买了一台激光切割机,但没想到殡葬行业内情复杂,最后决定退出,激光切割机等于白买。
  就在殡葬纸扎业务宣告失败时,郑启承却意外在海外网站上找到3D打印这片新蓝海。“我第一次看到这种机器时,竟然能够用3D画的图案。在几个小时内,印成一个方体的东西放在手上,太神奇了!”
  几经考虑,2008年,郑启承决定通过岛内代办商,买进一台价值200万元新台币的石膏粉末式3D打印机,率先把高级3D打印机应用在普通个人或中小企业的3D打样制作上。
  郑启承说:那时3D打印机的价格非常于一辆名车,但后续耗材和维修的花费更可观,每年支出起码7、8万元新台币。由于创业资金不多,有一次机台主机板损坏,原厂维修高达7万元。他付不起,只好花3000元,拿主机板给普通电脑工程师焊修。
  只是,后来表明这项投资对了,当初200万元的投资,花了两年时间就已经赚回。这5年多来,郑企承已经利用3D打印机做出2000多件模型。如今他更大胆,除了买进一台9.9万元新台币的塑胶式3D打印机,又买进350万元的树脂式3D打印机。
  树脂耗材虽比石膏粉末贵上一倍,但成品细腻,远超过粉末式。郑启承指出:他们买进树脂式打印机后,就接到中标美国奇幻电影《魔戒》人物模型版权的台湾阿司马玩具公司的订单。
  与贝特设计合作的阿司马玩具公司负责人钟星文指出:“郑启承同时具有图样设计和模型打样的能力,图样给他,他不不过把模型打样出来而已,还能够建议我们该怎么设计!”
  3D市场这两年在海外炒得如火如荼,如今台湾的追兵也一个一个都冒出来了!郑启承为架起竞争门槛,提升自己的优势,不只从事3D图样设计和打印打样,还兼卖起3D软件、打印机,摇身形成代办商,并且和岛内研发团队合作,自行生产3D扫描机,把触角伸得更广。
  不可讳言,虽然目前3D家当在台湾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在价格不时降落与技能逐步精进下,的确给台湾制造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绝对是各位必须正视的一大亮点!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12/7882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