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可穿戴论文 > 可穿戴,还是可笑

可穿戴,还是可笑

发布时间:2019-01-10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可穿戴,还是可笑?作者: 潘雨希 马宁忆   听说可穿戴设备正在进入时尚领域,那个可笑的Google眼镜难道要引领潮流了吗?眼镜妹的春天就要来了吗?   Mat Honan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我戴上google眼镜之后的一年》。这位《连线》杂志的资深主笔这一年可没少干荒唐事,比如说他想戴上google眼镜看太太生孩子―理所应当的,他被拒绝了。太太的说法是这会让她在生产的时候分心。但我很狐疑的是,他是要录制分娩的全过程还是要调用大数据帮老婆分娩?另外,他有好多女人生孩子的数据吗?
  那篇文章里的其他经验也没好到哪里去:“我不能戴着它出去吃饭,因为这就像边玩手机边吃饭一样不礼貌,也不能戴着它去酒吧、去看电影,更不能去游乐场和孩子学校,因为它偶尔会吓着儿童子。”《华尔街日报》登过的一幅维多利亚时期风格的四格漫画:总有些场景不符合google眼镜。其中一幅里一位贵族青年说:“好了,眼镜,拍摄第一次拥抱。”……但愿他没吓到女青年。
  以这个眼镜为代表的潮流正滚滚袭来。如今到那个著名的众筹网站上,你会看到可穿戴产品项目呈汹涌之势,每个人都雄心勃勃,相信自己要改变世界。Pebble智能手表一共吸引了将近6.9万人投钱,筹款总数近1027万美元,一个叫The Dash的无线智能耳机也能够拿到314万美元。
  这是一个未来世界,各位兴致勃勃把钱投给一个带语音手势抑制的智能手表(Kreyos),或者一个增强现实眼镜(CastAR),这些产品的筹款任务完成度都在263%至10266%不等―可见创始人自己也没想到能拿这么多钱。
  Luxottica的CEO Andrea Guerra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的邮件采访时说:“我们相信未来我们会把技能穿在身上,而不是携带着那些技能产品。只靠技能的时代过去了,眼镜公司与技能公司的合作是历史的必然。前卫设计与高科技的合作必然会诞生具有最佳风格、品质和本能的产品。”
  google的一则帖子写道:“也许明天你还不能在你最喜欢的雷朋和欧克利上看到google眼镜,但今天google与Luxottica的合作将开启眼镜设计的新篇章。”
  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前提是你没看到它们的产品。当然,看到产品也没有什么,你能够把它们当成是技能宅男们的自娱自乐。但自从他们取了“可穿戴”这样的名字之后,极客们再也不愿意偏安硅谷了,他们计划进入到“可穿戴”的那个堡垒里去―时尚!
  Fashion这个世界反正已经很久没有人改变了。所以你会看到时尚界积极的反应:谁心里没有一个“你是要做一辈子裁缝呢,还是要改变世界”这种句式的梦啊?2013年9月,《天桥风云》评委、Marie Claire的创意总监Nina Garcia出席纽约时装周的时候就戴上了google眼镜,随后,google眼镜登上了Vogue的封面。就在3月末,google正式宣布与Luxottica集团合作―希望在镜架设计和生产方面得到Luxottica的协助。这可是拥有Ray-Ban和Oakley的公司!
  几个宣布合作的奢侈品公司都有一种被时代选中的自豪感。早在年初的CES上,Barneys纽约精品店就宣布与英特尔合作了,Barneys首席运营官Daniella Vitale说,“可穿戴技能作为一种观念的成功是很容易的,这便是众多机会中的一个。我们的顾客希望拥有一个设计更完美的配件。”Tory Burch也主动出击,要求给智能追踪器Fitbit设计配件系列。
  几天之前,google拿出一套叫做Andriod Wear的可穿戴设备安卓系统,LG、摩托罗拉这样的公司随后跟上,负责硬件设计和制造―它们貌似谦逊了一点,剩下的就交给了时尚界。Fossil果断出击,很快就自豪地宣布已经成为Google的合作者。
  然而,慢着,这些设备究竟是干什么的?
  1. 大数据。“可穿戴产品实际上等同于该产品产生的数据。例如,耐克卖你一双鞋,它们在鞋上装了一个Nike+传感器,接着数据就会源源不时地流到网站上。这样耐克就知道你穿这双鞋的频率是几多,你穿几双不同的这样的鞋子,你是否喜爱这个品牌等。”这句话是云计算中心Rackspace首席技能官约翰・安格斯说的,他说大数据主要用来分析消费者。“我们视之为消费者技能,如果你可以创造出一种有用的体验并传达给企业,那么企业就会利用它,因为这对它们很有帮助。”
  2. 运动。单纯记录运动数据的Fitbit和Jawbone已经Out了,最新的Moov声称能够捕捉手臂和脚步的各种运动,与理想的运动模型(也便是从专业运动员身上收集回来的运动数据)进行对比,教导你怎么运动。可是,在知乎上搜“Nike+Fuelband和Fitbit真的能激励不爱运动的人运动吗”,你就会发现下面的跟帖是一串“不能”、“不能”、“不能”了,真的有人会因为被运动员虐到无形而爱上运动吗?
  3. 嗯?有3吗?
  宣传功能属性其实已经是上一波的营销策略了,今年MWC的最佳移动设备奖得主三星的Gear Fit智能手环由一块曲面屏和可更换的时尚表带构成,只能以用来做健康监测,却强调了其绚丽的外观(它们终于说到时尚感觉了。)
  鉴于大多数公司推出的产品都大同小异:你知道的,手表啦眼镜啦手环啦……各位都希望强调自己的产品魅力。它们对照喜欢用形容词:酷、设计感、极简主义、时尚、潮流……尤其是在和一个真正的时尚公司站在一同的时候,一切看起来就更可信了。
  这个时候必须得祭出时尚界的杀手锏。在听到这些美丽的词汇的时候,一定要像每个势利的时尚从业者一样,紧跟着来上那么一句:谁说的?
  如果恰好这个鼓吹者站在你对面,那就冷冷打量一下对方(的衣着)。
  在年初的CES上,智能手表Pebble Steel的设计师Steve Johns说:“更多的可穿戴厂商会考虑设计。”这话听起来似曾相识啊,每次宅男极客捣鼓出什么玩意,然后想推向市场的时候,他们都闲谈“设计”。   Pebble从去年到如今一共出售了40万台,人们说第一代的廉价形象终于被Steve Johns设计的第二代改善了一点,它如今有经典表盘设计、全钢外壳和可选择的不锈钢、真皮两款表带―它终于已经进化到更像一个手表了!(说好的改变世界呢?)
  索尼新近推出的可穿戴产品―智能手环的Core能够被拆卸下来,并安装在其他的佩饰,比如项链和戒指上。索尼大中华区首席技能官刘川里把这个设备比做一个百搭配饰,“对时尚女性来说,穿一件颜色对照特别的晚礼服去Party,戴手环颜色可能不搭,只是能够把索尼智能手环的内核取出来,嵌在项链里,这样就搭了。”刘川里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此举是为了“抓住主流市场”。
  你们是在说时尚吗?当真?
  Andrea Guerra在解释时尚业的兴奋时提到了“行业界限越来越模糊”以及“破坏性的创新”,Luxottica10个月前起初与google谈合作的事情。
  实际上,在2013年10月,Oakley就已经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滑雪眼镜Airwave,它看起来就没有google眼镜那么“极客”,主要是让运动员在滑雪的时候知道自己和别人的运动数据,还能够知道来电信息和短信。然而“可穿戴”这词如此凶猛,Andrea Guerra宁可再展望一遍合作的美好前景。
  更何况还有苹果,它们老是一个潮流制造者,这一两年也请了一些时尚界人士―比如Burberry集团前CEO Angela Ahrendts以及YSL前集团CEO Paul Deneve,但要特别注意的是,你要记得如今决策者是那个喜欢打坐的老宅男蒂姆・库克,不是视频里的乔布斯,那你就要重新评估一下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当然,在这个急冲冲地要改变世界的潮流当中,还是有些冷静者的。Fitbit的产品营销经理Melanie Chase在邮件里是这么回复《第一财经周刊》的,“Fitbit现阶段与Tory Burch的合作是象征性的。当我们设计Fitbit Flex的时候,我们就希望找到合作方来设计配饰。Tory Burch主动找到我们,提出了合作的观念,我们很自然地就接受了。”
  有个叫Misfit Shine的产品看起来要更低调一些。Shine没有显示屏,而是在产品的外圈激光蚀刻了许多小孔,以此形成12个小灯,并根据用户完成任务的程度确定亮起的灯数。如果全部完成,则全部亮起;如果完成一半,则惟有半圈闪亮,敦促用户继续运动。同时,用户能够根据小灯亮起的先后和位置来识读时间。这与时尚无关,这个金属小圆饼看起来对各种搭配都不会有什么侵犯性。
  它的设计公司、Pearl Studios的CEO Mladen Barbaric说,“我们想要设计的产品是那种即使人们什么也不做,也愿意佩戴的东西。”在Pearl Studios的26人团队中,惟有1人是女性,这使他们往往需要咨询自己的另一半来确定产品能否被女性消费者所接受。偶尔,当他们的妻子或女伙伴对产品反映平淡,他们甚至需要将产品观念完全推倒重塑,这浪费了不少时间。
  “我希望这个行业里有更多的女性,但真相是,在我上研讨生的时候,班上就女性寥寥。”Mladen说。他觉得至今没有一款真正大众接受的可穿戴产品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你需要把学过的所有产品设计知识都抛掉,重新起初,而这需要时间。”
  我们可不会说有什么逆袭这种话,我们也不会说时尚界才是掌握潮流和时尚界游戏准则的人,但我们能够考虑下用户―你知道把一个牛津布包卖出上万块钱表明时尚界对用户的把控可不是一般水平。也许那些冷冷的势利的时尚界人士会问一些很有见地的问题:
  1. 你知道女人在想什么吗?一个时尚的女人,她或者她们都在想什么?仿佛都没有人在琢磨这个事。男人们,或者是说大男孩们在想着他们的玩具。如今要把这玩具塞给我们。
  2. 你到底要卖什么?要女人展现干练、极客、满脑子大数据和云,你在想什么?这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背后写着“女汉子”三个大字吗?
  3. 还有那些不靠谱的智能,比如一眼看透三围的,能够通过你的心跳显示一些暧昧内容的,这是男人们的YY升级版吧?我能够保证我们不想知道男人的尺寸,我们能够让你们感知我们的心跳,但拜托不要用仪器,并且你们不时迭代的Beta版真的能分别出我们到底为了什么心跳加速吗?
  4. 男人向女人输出价值观和审美。从男人到女人。这个有先例吗?除了裤子,或者说牛仔裤。是得承认男人确实有很强的话语权,顶尖的设计师有好多都是男人(你能够不这么认为),他们比女人更明白女人。
  好吧,你们要闯进来时尚了。我们只想说,时尚有什么是不可穿戴的吗?
  说回那个眼镜,可笑死了,钱钟书在《围城》里引过一句西方谚语,男人不会跟一个戴眼镜的女人调情……更不要说google眼镜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10/78646/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