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机监管待健全

无人机监管待健全

发布时间:2019-01-09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无人机监管待健全作者: 杨文明   近两年来,我国无人机呈爆发式增长――从旅游景区、影视基地到重大新闻现场,频频可见无人机“忙碌的身影”。但是,从无人机行业管理到使用者的飞行资质、行为规则等,仍存在监管漏洞;频频出现的“黑飞”“闯入禁飞区域”等现象,更为无人机的发展蒙上阴影。无人机的管理漏洞主要在哪些方面?如何才能更为有效地进行规范与管理?
  飞行大多未申报
  采购使用随意,频繁闯入禁飞区域,鲜有被追责
  “不让飞的地方不拍便是了。一般知道是禁区肯定不会去,也不会去用作非法用途。”作为媒体从业人员,家住昆明的李兴(化名)使用无人机时一直当心翼翼。但严格意义上说,由于从未申报飞行打算,李�d的所有飞行仍然属于“黑飞”。
  李兴告诉记者,两年前,无人机起初成为不少媒体的标配,他在国内某电商网站上选购时,“便是谈谈价格,卖方没有问干嘛用,也没说过哪些地方不能飞。”
  在记者调查的十几位微型无人机使用者中,从未有任何一位申报过飞行打算,“黑飞”正是目前微型无人机的使用常态。同时,李兴考虑到自己事务的特点,还有别的担忧:“如果报了很难批下来,或审批时间过长,还不如直接飞,反正到如今也没听说谁因为飞无人机被追究过责任。”
  另一方面,今年2月份以来,仅无人机闯入昆明机场净空保护区的事件就有5起。据媒体报道,杭州、汕头等多地机场同样出现过无人机闯入机场净空区的情况。
  昆明长水机场相关负责同志介绍说:“昆明机场航班起降密度大,一旦遇到无人机,飞机基本没有避让空间;另外航空器以高速进近下降,此时飞行高度较低,如果发生无人机危险靠近航班飞机,或者发生无人机与飞机碰撞,后果不堪设想。”
  实际上,除了机场净空区,局部政府机关、军事重地、边境地区等区域同样限制无人机使用。有受访者告诉记者,近年来不乏因为无人机在“敏感区域”进行航拍而被投诉、甚至被调查的案例。同时,在人口密集区,无人机飞行中撞到建筑物或者伤到行人的风险也不容忽视。
  但对无人机销售者来说,管理规定似乎并不是他们特别关心的问题。记者咨询一位某品牌无人机的销售人员时,得到的信息主要是产品的本能和价格。是否有“禁飞区”?该销售人员表示:“你别在监狱和机场飞就行。”是否需要实名制购买?销售人员干脆做起了促销:“据说之后就要实行实名制了,要买还是早点出手……”
  规范管理漏洞多
  追查取证困难,具体罚则缺失,法规宣传力度不够
  真相上,与消费级无人机“黑飞”频发相比,工业级无人机的使用要规范得多。云南省基础测绘技能中心主任柯樽杰告诉记者,“操作员飞行员证、无人机适航性都没问题,每次飞行都会提前向空军管理部门申报飞行打算。”只是,由于如今消费级无人机“黑飞”现象普遍,柯樽杰担心长此以往,将影响合法无人机飞行打算的审批。
  关于对无人机的管理规定,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表示:“人员要有航空器驾驶执照;航空器要有适航证书,但国家尚无专门法律规定无人机适航,因此这一条临时能够豁免。”但根据《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等规定,只管“室内运行的无人机、视距内飞行的微型以下的无人机以及人烟稀少、空旷的非人口稠密区进行试验的无人机”不需要执照飞行,但所有飞行都需要向飞行管制部门申报打算。
  同时,根据规定,从事通用航空飞行活动的单位、个人,但凡未经核准擅自飞行、未按核准的飞行打算飞行、不准时汇报或者漏报飞行动态、未经核准飞入空中限制区域和空中危险区域的,由有关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责令改正,给予警告;造成重大事故或者严重后果的,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昆明长水机场相关负责同志也坦言,“无人机活动隐蔽性大、进退快速、追查取证困难”。云南飞虎驼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朱俊坤提到,具体罚则的缺失也增加了无人机管理的难度。“比如在某个禁飞区飞无人机,执法人员能够劝阻,有的执法部门还会没收无人机,但真要细究起来,‘没收’行为并没有法律依据。”
  “对无人机的管理确实存在一定漏洞,但更重要的是宣传力度不够。”据柯玉宝介绍,目前对大众最常见的消费级无人机的管理主要是管人、管机、管飞行准则,根据相关规定,不同机型都有严格细致的规定,但飞手对这些规定的知晓度并不高。
  “家当发展太快,管理还没有跟上。”柯玉宝认为,目前的乱象,与近两年无人机的爆发式增长不无关系。“各位刚起初接触汽车时,不遵守交通准则的也不少,可如今遵守交规已经成为共识。”
  航空文化需普及
  降低守法成本,向大众普及航空文化,促进健康有序发展
  据明白,昆明机场接连发生无人机威胁民航客机平安事件之后,当地已出台新规,加强净空保护。目前,已有生产商根据昆明机场的净空保护要求,发布了最新升级的多边形禁飞区、限飞区策略。经过协调,昆明市政府也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净空保护的布告》,明确指出,未经民用航空管理机构核准,禁止擅自进行无人机、航空模型等飞行活动。另外,机场也与当地政府及辖区派出所组成结合巡查组,开展了重点区域结合巡查事务。
  根据公安部今年1月新发布的《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未来对违反国家规定在低空飞行无人机、动力伞、三角翼等通用航空器、航空运动器材,或者升放无人驾驶自由气球、系留气球等升空物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朱俊坤认为,应降低使用无人机的守法成本,“既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技能手段,也要优化、简化审批流程。”
  柯玉宝介绍说,目前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无人机管理办公室已经推出U-Cloud(优云)系统,无人机使用者能够在该网络平台免费查询哪些地区是禁区或限制区,在局部地区还能够通过优云免费申报飞行打算,“只是目前只接受运营人的申报,监管部门还没有足够人力审批个人申报。”
  与此同时,目前国家已经在研讨出台无人机识别码和“电子围栏”的国家标准,未来有望出台统一的电子围栏国家标准,各个无人机厂商需要按照国家发布的标准设置。“无人机在出厂的时候就应该把机场的数据录入,从而保证,但凡飞行禁区无人机是进不去的。”柯玉宝说,“目前的电子围栏多为无人机生产商自己设置的,然而其全面性、权威性不够。”
  相关专家同时强调,无人机“黑飞”事件之所以屡禁不止,“深层原因是国内的航空文化没有普及。其实,只要如实申报打算基本上都能航飞,不能的情况也会加以说明。如果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甚至是大众都知道怎么样操作无人机才是合理、合法的,那么民用无人机家当将可以更加健康、有序发展。”
  记者手记
  让飞手“方便地被管理”
  两三年前,无人机还是一个特别“高大上”的小众工具;现在,无人机家当,特别是消费级的微型无人机,其发展之快、用途之广、未来之潜力,已超乎想象。但不得不承认,飞速发展的无人机,由于多次“闯祸”,管理亟须加强亦已成共识。
  如何管理?关键还是做好平安和效率的平衡术。一方面,对于机场、监狱等敏感地区和人口密集区,平安应该是最优先的考量,违法成本该提高就要提高,从而倒逼飞手自律;另一方面,对于普通区域,则应该更多考虑效率,合理管制。
  实际上,也惟有让飞手可以方便地“实现被管理”,才能让无人机管理成为常态。比如,通过技能参数的设定划定自主飞行的空域、在线申报飞行打算等措施,既便利了空管部门审批,也削减了飞手“跑断腿”的难题……完善无人机管理,不妨从这些领域破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9/7855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