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中国无人机发展之路

中国无人机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19-01-09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中国无人机发展之路作者:未知   在世界上,无人机的发展已有近百年历史,只是早期的无人机不过一种尝试,如同火花一样一闪即逝。真正成为军事装备的主要是靶机(Drone)、无人侦察机(RPV或UAV)等。从作战无人机来看,近年来才起初出现可用于对地抨击的试验机型(UCAV),而真正的无人战斗机(UFV)仍处于观念研讨阶段,实验验证机甚至还未出现。因此,如今世界上的军用无人机,大多数还是用于训练和执行侦察任务的靶机和无人侦察机。进入21世纪后,陆续出现了一些抨击雷达的反辐射无人机和对地抨击型无人机等。
  中国的无人机发展起步较晚,直到20世纪50年代后期才起初尝试。那时,新中国的航空工业刚刚建立,大多数航空研讨机构和企业的精力均集中在有人机方面,而无人机的早期研讨事务主要集中在几所航空院校,即北航(原北京航空学院,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航(原南京航空学院,现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西工大(即西北工业大学)。这些高校都有自己的无人机研讨机构,机构名称从研讨室到研讨所,有的还成立了公司,研制的型号或产品也多为无人侦察机或靶机等。中间由于各种原因,曾履历过起起落落。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的无人机才起初有了更快的发展,除了三所高校仍为我国无人机事业的主力之外,很多航空、航天和电子工业的厂所,其他高校,甚至是民营企业,也都起初参与无人机的研制事务。从此,中国无人机研讨队伍进一步扩大,涉及的领域更宽,出现的型号和方案也更多(如“暗剑”便是其中之一),起初出现多元化的发展场合。
  下面的文字是笔者对中国无人机发展过程的回顾,仅为一家之言,希望以此抛砖引玉,使其更加完善。
  
  新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的诞生
  
  追根溯源,要说新中国无人机的起步与发展,必须先从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说起。1958年,在北航的校园内,有一群平均年龄惟有26岁的年轻人,包括教师和学生。他们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没有任何先例的条件下,搞出了一套无人驾驶抑制系统,并将其装在一架安-2飞机上。1959年2月,这架没有人驾驶的飞机试飞成功,实现了从起飞到着陆全过程的自动驾驶飞行。这架飞机便是“北京五号”,为我国无人驾驶飞机的发展开创了先河。
  提起“北京5号”无人驾驶飞机的设想,可追溯到1956年。那时全国正在着手制定12年科学发展规划,在讨论规划的过程中,北航的老师提出了研制无人驾驶飞机的想法。1957年下半年,在酝酿无人驾驶飞机研制方案时,最初遇到的问题便是无人机的飞行平台是自行设计,还是利用现成的飞机改装?按那时的条件和能力,要设计制造一架全新飞机,从技能到经费都是困难的。1958年3月,经论证后认为:在安-2的基础长进行改装较为稳妥和可行,因为安-2是一种低速飞机(飞行速度为257千米/小时),稳定性好,起降方便,而且可乘坐6人,便于在试验过程中进行观察和测试。
  
  1958年6月29日,北航成立了无人驾驶飞机研讨机构,参与人员进一步扩大,不光是北航的师生,还有民航局、飞行员和无线电技能人员参加。随后起初进行整体和分系统设计,逐渐完善了“北京5号”的起飞、着陆和全盘自动抑制方案。自动起飞抑制、远距离遥控、下滑状态抑制、着陆状态抑制、着陆后的滑跑方向抑制等一系列问题。都经过了仔细分析和设计,并利用那时所能得到的技能和设备来实现。这么复杂的工程,在那时的技能条件下,其难度是可想而知的。然而,在那个年代,人们的热情和精神力量相当高涨,什么累和难全都抛在了脑后。经过各位的努力,到7月底所有设计事务全部完成,并先后完成了设备带飞试验、遥控着陆飞行和有人监控情况下的自动飞行试验。
  到此,应该说是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可就在这时,“北京5号”是否需要进行“单飞”试验,成了那时争辨的题目。一种意见是,如果放“单飞”(即机上没有飞行员监控)时出了故障,将造成飞机和价值几百万元的设备损坏,尤其是在首都机场上空进行这样的试验,更需要慎重对待;另一种意见是,如果不放“单飞”,则证明“北京5号”的研制任务没有完成或完成不彻底。研讨人员虽然对“北京5号”的技能状态是清楚的,但放“单飞”毕竟是头一次,谁都没有十足把握。
  1959年1月,上司主管部门核准了“北京5号”的试飞方案,而且就在北京上空飞。那时的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还鼓舞说:“不要怕,如摔了飞机,再调一架飞机来”。领导的信任和支持,使北航的师生倍受鼓励,决心一定要完成好这次具有重要意义的试飞任务。
  1月31日,恰是50年代最终一年元月的最终一天,虽然已是数九寒冬,但寒风吹不去人们心中的热情,飞雪扑不灭人们心中的希望。上午9时许,“北京5号”第一次单飞如期在首都机场进行。试飞是在机上无人的情况下进行的,主要内容包括自动起飞、遥控飞行演出、自动对准跑道下滑飞行、进入跑道后自动着陆、在机场跑道上抑制滑跑方向及制动等。试飞当天,机场还派出了一架Aero-45轻型飞机跟踪观察。
  随着放飞的信号弹划破长空,发动机的轰鸣声震荡着每一个人的心。“北京5号”在完全自动抑制的情况下腾空而起,飞向了祖国的蓝天。进入航线后,“飞行员”坐在地面的模拟操纵台上(操纵杆、仪表与飞机上的一样),远程遥控飞机完成了几个漂亮的“8字形”飞行后,飞机自动进入着陆航线。在着陆阶段,为了表明飞机完全能够在无人干预的情况下自动完成,当飞机着陆时,操纵员松开手、离开座位,飞机在仪表着陆系统的指引下自动平稳地下降在首都机场的跑道上。
  成功了!新中国第一架无人驾驶飞机诞生了。
  据参加“北京5号”研制的专家回忆:那时搞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了加速我国航空工业建设和追赶世界先进科学水平,科研、教学、生产劳动相联合,教师和学生均可参加实际锻炼,提高教学质量,保证培养理论联系实际的技能干部。
  如今看来,那确是一次对科研人员很好的练兵。许多参加过“北京5号”研制的人员,如文传源、林士谔、丁子明等,大多数成了后来教学、科研和型号研制方面的带头人。这些人,有的已经故去,健在的已是耄耋之年,可他们培养的学生,多数已成为我国航空事业的中坚和骨干(如赵煦将军,主持研制了我国第一代靶机,已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也有的转行到了其他单位,但不管他们以后干什么,在中国无人机发展的道路上留下了他们不可磨灭的足迹。
  
  三所高校的无人机研讨与主要成果
  
  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起初,在国家的支持下,北航、南航、西工大三所航空院校相继进入我国无人机的型号研制领域,成为了我国无人机研制队伍的主力军。各校都成立了自己的无人机研讨机构,那时多数称研讨室,后来发展为研讨所,有的还成立了集团公司。 研制的型号或产品也多为无人侦察机、靶机或多用途无人机,如南航的“长空1号”无人靶机、北航的“长虹1号”高空照相侦察机和西工大的ASN-206小型无人机系列等。这些型号不但是这几所高校的重要成果,同时也是我国无人机的代表机型,为我国的国防事业和无人机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靶机是供防空导弹、航空机炮、高射炮试验和打靶用的无人驾驶飞机。20世纪50年代,用于我国部队装备训练的靶机,主要是苏联制造的拉-17。到了60年代,由于苏联援助的取消、专家的撤离,人民空军试验用的拉-17无人靶机严重缺失,国家下决心搞自己的无人靶机,从而催生了“长空1号”。
  “长空1号”(CK-1)高速无人机的早期型由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二站仿制,主要负责人是赵煦将军。从起初仿制到整体设计成功用了3个月,1966年12月6目,“长空1号”首飞成功,1967年定型。
  1968年,国家正式下达任务,要求南航在“长空1号”的基础上研制中高空靶机。1976年和1977年,该校相继研制成功“长空1号”中高空靶机和1015B型雷达伞靶。1977年南航成立无人机研讨室,1979年又扩充成为无人机研讨所。
  1977年3月,国家又下达了将“长空1号”靶机改装为核试验取样机(CK-1A)的任务。核试验穿云取样,是核武器研制事务的一个重要环节。过去用有人机取样,不但可能对飞行员身体健康造成伤害,而且由于穿云时间安排较晚,取得的样品不够“新鲜”,会影响对试验取样的鉴定和分析。
  南航科研人员怀着为国防建设服务、对飞行员身体健康高度负责的精神,开展了研制事务。他们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就研制出3架取样机,并进行了多次试验。在正式试用前又作了有歼6飞机跟踪的模拟试飞。试验与试飞证明,取样机的研制是成功的。1977年9月,一架“长空1号”取样机参加了我国一次核试验的穿云取样飞行。爆炸时,取样机距爆炸中心150千米,无人机按照预定的航线飞行,打开取样器后两次穿过核试验的烟云,十几分钟后在预定地点着陆。首次执行取样任务便获得了成功,飞机基本完整,取样器无损伤,取到了“新鲜”样品。
  为了加强国防力量,对一批高本能导弹进行鉴定试验,急需一种可在中低空做高速水平急转弯飞行的大机动靶机。这种靶机在中国尚属空白,世界上也惟有少数几个国家可以生产。
  任务下达后,军方提出的具体技能要求是,在做高速水平大机动时坡度要达到70-77度;在时间上,要求南航从1983年初起初,在一年半内研制出高本能的大机动靶机(CK-IC),然后制造一批飞机出来,提供导弹打靶使用。时间紧,要求高,技能复杂,任务非常艰巨。这就要求在整体方案上不能有失误,在试制生产上不能有返工,每项事务都必须有条不紊,既快又好。接受任务后,南航上下急国家之所急,学校作出了全力以赴完成任务的决定,成立了以院长为首的研制领导小组,建立了总设计师系统和行政指挥系统,制定了应用系统工程的管理办法,试行承包责任制,使研制事务很快全面铺开。
  总设计师吕庆风主持确定了以“长空1号”低空靶机(CK-1B)为原准机的设计方案。解决了推力、结构、飞行抑制、供油、电磁兼容、电网络和飞行轨迹方面的大量设计技能关键。其中难度最大的首推飞行抑制系统和供油系统。他们采取利用发动机压缩空气增压供油的方案,设计出独特的供油系统,突破了无人机研制中的又一技能关键。
  1984年7月,两架试飞样机制造完成,9月在试验基地试飞,一举成功。水平转弯的机动过载达到4g。到1984年底,南航又试制出8架大机动靶机。在1985年2月至3月进行的高本能导弹鉴定试验中,用4架靶机就完成5次导弹有效发射的供靶任务。
  15年的时间,南航研制的“长空”靶机系列,基本满足了国产多种防空导弹的打靶需要,成功地完成了核试验穿云取样任务,在我国空空武器等试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总的来说,“长空1号”是一种大型喷气式无线电遥控+程序抑制的高亚声速飞机,主要用于导弹打靶或防空部队训练,经改装后也可执行大气污染监控、地形与矿区勘测等任务。该机选取典型高亚声速布局,机身细长流线,机翼平直,展弦比大。水平尾翼呈矩形,安装在垂直尾翼中部。机身前、后段为铝合金半硬壳式结构。发动机及其进气道装在机身下部的吊舱内。“长空1号”的起飞相当有特色,选取一辆可回收的发射车进行助推起飞,起飞时飞机发动机启动,带动发射车起初滑跑,当滑跑速度达到275千米/时,飞机已经得到足够的升力时升空。飞机脱离发射车后起初爬高,发射车因无动力而放慢,随后地面人员发出无线电指令,抛出制动伞,并抑制刹车使发射车停住。“长空1号”的下降,相对而言略显笨拙,实际上是一种硬着陆。当其在无线电指令引导下,进入预定着陆场地时,在500米高度自动拉-起,然后进入无动力下滑。接地时,保持较大迎角,尾部最初着地,靠发动机吊舱和尾喷口吸收局部撞击能量,实现主体局部回收。机体经修复后可再次使用。
  “长虹1号”是由北航研制的高空多用途无人驾驶飞机,又称“无侦5”,代号DR-5。主要用于军事侦察、高空摄影、靶机或地质勘察、大气采样等科学研讨。1969年起初研制,1972年11月首飞,1980年定型并正式装备部队。在中华世纪坛的青铜甬道上,记载着它的诞生,以“高空多用途无人驾驶飞机”的称号而载入中华民族的历史史册。
  “长虹1号”是北航在参照被击落的BQM-147H高空侦察机的基础上,经过修整、改装、试制完成的。作为飞机平台“长31-1号”的设计是有样机参照的,但无人机是一个大的系统,其地面遥控遥测系统是没有任何参照物的,完全是北航人自行研制完成的。
  自1964年8月起,美国起初对我国进行高空照相侦察,所用的装备便是由美国瑞安公司研制的BQM-147H高空无人驾驶照相侦察机。它由一架DC-130运输机挂载,从日本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起飞,飞到我国南海上空投放。投放后从我国海南岛海口入境,经南宁、兴宁、漳州、厦门出境,至台湾湖口伞降回收。到1969年12月,美国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共入侵中国领空97架次,平均每年侣架次,共被我击落20架。
  据介绍,美国在越南战争期间,用无人驾驶照相侦察机所拍摄的照片占全部航空照片的80%,尤其是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对照,无人机造价低,体积小,电磁反射回波弱,雷达不易发现,生存力强,不仅抨击困难,即使被击落成本也低。随着科学技能的发展,在一种无人机的平台上不但能够进行航空侦察,更换不同的任务设备,还能够进行电子干扰,抨击地面指标,监视与预警,中继通信,原子与生物取样,资源勘探等多种任务。为此,1969年9月,原国防科委根据中央军委 指示决定研制自己的高空无人驾驶照相侦察机,向北航下达了恢复147H无人机的任务。说来故意思的是,一般被击落的飞机残骸,肯定是支离破碎的,但147H无人机是选取伞降回收的,碰巧有两架被击落时,将其回收伞打开了,落地时基本完好,从而成为了我们研制的样机。只是,其地面抑制站、作战指挥车等设备都必须由我们自己从零起初研制。
  恢复147H任务下达后,北航上下都相当重视,有很多人参加了这一事务,最多时达2000余人。经过10个月的努力,两架147H无人机修复完成,发动机运行正常。在860炮描雷达改装基础上研制的地面无线电抑制站也获得了成功。
  1970年9月,进行了首次投放试飞,经过33分钟的飞行。高度达13000米,航程达306千米,速度达700千米/小时,无人机及地面抑制站事务一切正常,在陆地伞降回收成功。
  这次无人机的投放试验,使我国无人机研制迈上一个大台阶,不但吃透了那时世界上最先进无人机技能,还自己研制出与之相匹配的地面抑制站,为下一步无人机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此后,北航起初了国产无人机的试制,代号为“长虹”。参与研制的师生很多,主要技能负责人有杨为民、陈大光和李春锦等。经过了无数的成功与失败,甚至付出了年轻生命的代价,1972年10月完成了国产第一架无人机的总装。同年11月,又成功地完成了国产无人机的首次试飞。
  这次试飞成功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证明我国已有了生产那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无人机(即美国主战机型)的能力。
  “长虹1号”无人机由大型飞机(母机)带飞到4000-5000米的高度投放。母机起初试用过苏联的图-4轰炸机,后来选取国产运-8E飞机。“长虹1号”在空中投放后,可自动爬升到事务高度,随后按预编程序抑制高度、航速、飞行时间和航程。完成任务后“长虹1号”自动返航,飞到回收区上空,飞机可在程控或遥控状态下进行伞降回收。在自动导航系统的抑制下,“长虹1号”可在直飞1000千米时,保证飞行横向偏差不超过2.5%。全程可通过配套的地面无线电抑制站与机上测控标雷达组成的遥测、遥控、信标三合一的无线电抑制系统进行抑制。该机选取下降伞回收,回收后经过一定维护,可反复使用多次。
  “长虹1号”也是我国唯一参加过实战的无人机。在1986年对外作战中,“长虹1号”出境侦察10分钟,发现对方指挥所等200多个军事指标,为此次作战胜利发挥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在中国无人机的发展道路上,机型最多、生产批量最大的是小型无人机。小型无人机研制生产的“领头羊”当属西安爱生技能集团公司,它是西工大集科、工、贸一体的现代化高科技企业,主要研制和生产系列小型无人机系统,被国务院发展研讨中心确认并入选“中华之最”(1949年至1995年),是我国最大的无人机研制生产基地。
  西工大的无人机事业从艰苦创业到走向辉煌履历了50年风雨历程。年逾古稀的陶考德教授是无人机研制的老前辈,1955年他曾试飞成功我国第一架无线电摇控航模。1957年,原华东航空学院和西北工学院合并成立西北工业大学。并校伊始,学校就成立了由学校直接领导的专业航模研讨室,后来在此基础上起初了我国最早的小型无人机研制。
  1984年,国务院、中央军委下发文件,制订我国发展小型无人机的十年规划,并指定西工大为总设计师单位,航空工业部核准成立了西工大小型无人机研讨所。从此,西工大无人机研制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1987年,国家决定由西工大无人机所自行研制更先进的无人机系统,也便是如今的ASN-206无人机系统。总设计师张玉琢和他的同事们凭着一股子知难而上的拼命劲头,披星戴月,昼夜事务。历时7年,ASN-206于1994年底完成设计定型。该机利用固体火箭助推发射起飞,伞降回收,可多次使用,不需要专用起降跑道。
  ASN-206型无人机的诞生,实现了从空中对地面指标进行实时监视、搜索、识别、航摄等多种功能,技能先进,本能可靠,主要目标达到同时期国际先进水平,缩短了我国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推动了我国小型无人机事业的全面发展,也有专家称:这是我国无人机事业发展的里程碑。ASN-206型无人机的定型为我军提供了一种新型信息化作战装备。
  此前,西大也研制了一些侦察、打靶等多用途的小型无人机,如ASN-104(D-4的发展型)是一种小型低空低速无人驾驶侦察机,主要用于军事侦察和民用航空测量。1980年3月起初研制,1982年10月首次试飞,1985年加入小批量生产。
  ASN-12(B-2的发展型,也称B-2K)是一种无人靶机,以拖靶飞行,是高炮射击训练和实弹打靶的靶标,也能够作为导弹靶标,还能够换装航空照相设备作为无人侦察机使用。
  ASN-9无人机装有2具3叶拖靶,作为舰炮实弹打靶的靶标,也能够装电光弹作为导弹实弹打靶的靶标,该机由舰上火箭发射,伞降海上回收。
  ASN-7是小型快速空中靶机,用于进行地空合练和实弹打靶训练,能够拖靶飞行,也能够供导弹打靶,还能够作为空中平台进行航空侦察和遥测。该机选取火箭助推、发射架或拖车上零长发射。
  总之,西安爱生公司研制的小型无人机型号相当多,如B-1、B-2、D-4、ASN-104、ASN-105、ASN-206、ASN-7、ASN-9、ASN-12、ASN-15、鸭式飞机等。累计生产数千架。其中,ASN-206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ASN-105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D-4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为我国的无人机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进入20世纪90年代,我国无人机的发展趋势进一步加快,作为我国无人机主力军的三所高校,又分辨研制了不同型号的无人机。
  北航研制的“海鸥”共轴式无人驾驶直升机,于1995年首飞成功。是那时我国大学首次出现的无人驾驶直升机,填补了我国直升机领域的又一项空白。该机总重300千克,发动机功率80马力。它气动外形独特,结构大略,用途相当广泛。
  南航又研制了“高原型”无人机和“翔鸟”无人机。其中“翔鸟”是一种无人直升机,有多项技能为国内首创。该机完全遥控飞行,时速可达150-180千米/小时,续航时间可达4小时。
  西工大则在ASN-206的基础上,先后完成十多个型号的研制并加入使用。又研制成功国家重点研制项目“新一代通用无人机系统”。该系统实现了无人机空中中继数据传输技能、全天时现代昼夜侦察技能、高精度指标跟踪定位技能、双机抑制与导航技能,是小型无人机中功能全、用途广的一种机型。
  这些新机型的诞生,使我国无人机事业的发展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新时期中国无人机发展的新场合
  
  近年来,随着无人机的蓬勃发展,国内无人机的研制单位更加广泛,犹如雨后春笋。除了三所航空高校仍扮演着我国无人机研制主要角色以外,无人机的研讨单位已发展到几十家之多。很多航空研讨机构、企业,其他高校,甚至民营企业也投入到无人机的研制队伍。
  据不完全统计,在新时期,全国有数十家单位或企业在研讨和试制各种无人驾驶飞行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如下这些单位和他们的型号。
  作为专业的军事训练器材研讨制造中心――总参谋部第60研讨所在多用途无人机(包括无人旋翼机、靶机)领域,都有不少优秀的研讨成果,研制出七八种无人机,例如:
  W-50型无人机续航时间较长、载重较大、价格相对低廉、使用操作方便、本能平安可靠。可配备彩色摄像机、红外热像仪、数码相机等设备,广泛应用于森林防火监察、牧场渔场巡视、城市规划航测、国界边境巡逻、打击走私监控等任务。加装特殊设备后,还可完成无线通讯中继、电子对抗模拟、地球物理实验、气象要素取样及科学探险考察等任务。
  Z-3型无人直升机飞行安稳、操作简便、平安可靠,可在地面和舰艇上垂直起降,特别符合于起降空间狭小、任务环境复杂的局面。配装的设备和用途基本与W-50无人机相同,但更加机动灵活。
  S-100L型通用靶机具有GPS导航、预设航线程控飞行、超低空飞行等功能,能满足中低空防空武器系统的打靶、雷达光电设备跟踪捕捉指标等训练。选取V形尾翼,机头经过整流设计,大大提高了速度目标,选取新型气囊减震方式回收,是一种用途广泛的通用型遥控靶机。
  S-200W型靶机是以涡轮喷气式发动机为动力的高速靶机,可逼真模拟各型巡航导弹的飞行速度、高度、姿态以及雷达散射特征、红外特征,为各种雷达和光电跟踪系统提供空中指标。选取数字式测控技能及GPS自主导航方式,能超低空飞行及地图匹配程控飞行。
  此外,国防科技大学研制的“蜂王”无人机也有多种型号,可满足不同需求,其中“蜂王-100”无人机,具有长航时、自主导航能力,装备有GPS组合导航系统、CCD电视摄像机,图像可实时传输到地面。飞行半径100千米,飞行升限5000米,飞行速度90-150千米/小时,飞行时间大于4.5小时,可携带5-8千克有效载荷。
  宁波BEST航空技能有限公司的“神鹰1号”和“神鹰2号”民用无人机,可用于海岸巡逻,森林防火,空中摄影,地形勘察等任务。
  “重庆造”无人直升机的生产基地位于南岸长江工业园,目前已开发出7架无人直升机样机,预计今年12月就可确定型号。
  在无人机快速发展的今天,越来越受到各方面的瞩目。原来研制生产有人机的几大主机厂所,也纷纷起初涉足无人机领域,而且瞄准大型无人侦察机和无人作战飞机等高端机型,成为中国无人机发展道路上的一支生力军。
  2000年的珠海航展上,中国贵州航空工业集团首次展示了其远程多功能隐身无人侦察机无侦-9(也称作WZ-9或WZ-2000)模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时,就有媒体批评该机重视隐身能力,并有潜力改装为无人作战飞机。而在2006年10月举行的珠海航展上,又有更多的无人机产品和模型参加展出,成为那届航展的一个亮点。其中包括沈阳飞机公司的“暗剑”无人作战飞机的观念模型、成都航空研讨所的“翔龙”和成都飞机公司的“天翅-3”等高空高速无人侦察机模型。这些无人机都是针对未来信息化作战环境、适应网络中心战要求的新一代无人机。这些展品仅仅是一些模型,离成为具有实用能力的无人机还有很长的距离,但它们标志着无人机技能发展趋势,说明中国的无人机发展之路越走越宽广,也预示着中国在未来的无人机领域将更加多姿多彩。
  以上介绍充分说明,中国无人机发展从以三所高校为主,起初出现多元化的场合。如能加强协调和规划,将各种实力凝聚起来,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国无人机的发展之路,将前景辽阔!
  
  责任编辑 思 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9/7855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