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俄军无人机部队东山再起

俄军无人机部队东山再起

发布时间:2019-01-08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俄军无人机部队东山再起作者:未知 80年代无人机参战      1976年1月,苏联国防部决定在空军   组建了2个图-143“航班” 侦察无人机连,成为其无人机部队的开端,并在未几后加入实战。1982年6月6日,第五次中东战争,苏联空军首次将图-143“航班”侦察无人机加入黎巴嫩与以色列作战的中东战场。由于具有飞行速度快和隐身本能强等优势,图-143“航班”较好的规避了以色列军队地面防空火力系统的拦截,准时获取有关敌战场指标情报,得到了黎巴嫩军方的高度评价。随后,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向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和叙利亚等国出口数十架“航班”侦察无人机。今天,捷克和斯洛伐克两个国家空军仍然各装备有1个“航班”侦察无人机大队。
  鉴于无人机在第五次中东战争中的成功使用,苏联随后始实施大规模组建无人机部队的规划。同时,苏联军工企业加大研发和生产无人机的力度。整个80年代,图波列夫设计局生产的图-143“航班”侦察无人机数量达到了950架。截止1988年,苏联空军无人机独立大队数量达到了25个之多,每个大队均装备有24架侦察无人机,总额超过600架,其数量远远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军用无人机超级大国。
  按照作战指挥关系,苏联空军无人机独立大队平时归属空军指挥,而战时与陆军航空兵一同归属合成集团军或步兵军指挥。为了加强军用无人机的研发,苏联国防部在空军组建了第13无人机作战使用研讨中心。后来,该中心易名为苏联空军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与此同时,苏联空军在阿赫图宾卡、萨雷沙甘、马雷、克里米亚半岛和奥普科等地组建了无人机靶场。1988年,根据苏联国防部长的下令,空军将无人机部队和陆军航空兵的指挥权转交给了陆军。苏联解体后,俄国防部在陆军组建了8个无人机独立大队。只是在2003年,重新将此8个无人机独立大队转隶空军指挥。
  第一次车臣战争,“队列-P”侦察无人机系统发挥出色。1999~2000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中,“队列-P”侦察无人机系统共计出动25架次,飞行40多个小时,嵌入敌战术纵深55千米,发现和识别敌几十个移动指标和100多个假装严密的指标。 重装备轻平台的后果
  
  2005年,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复苏和军费拨款的增加,俄军起初恢复无人机部队发展与建设。根据《2007~2015年俄国家武器装备规划》,俄国防部和俄能源工业部决定组建以俄“织女星”无线电制造公司为首的军用无人机制造集团,其成员由“库仑”、“黄玉”和“光线”等子公司组成,其主要任务是负责俄军队等强力部门的军用无人机的研发和生产。并授予俄“织女星”无线电制造集团独立研发和生产军用无人机的资格,意味着俄其它军工企业损失了研发和生产军用无人机的权利。
  实践表明,这个决定是错误的。众所周知,“织女星”无线电制造集团专门从事于空中预警机机载设备的研发和生产,而在研发和生产军用无人机平台方面没有任何经验。当“织女星”仍然把主要精力用于对军用无人机机载设备研发,而放弃无人机平台研发的时候,俄军用无人机的总体发展就注定要被拖后。
  3年,“织女星”在研发和生产军用无人机方面没有取得明显的进展。2008年4月,俄国防部负责武器装备的第一副部长弗拉基米尔・波波夫金大将尖锐指出:“‘织女星’无线电制造集团从军方拿走了100多亿卢布用于军用无人机的研发费用,却连一架像样的战术或战役侦察无人机都生产不出来。俄无人机的战术技能本能,至少要落后于美国和以色列10年。”
  2008年8月8日至13日,在俄格军事冲突过程中,俄空降兵军再次出动无人机,缺没有再现往日的辉煌。俄空降兵侦察主任瓦列里・亚赫诺维茨上校回忆说:“那时,由于俄空军现役的无人机装备老化严重,无法派上用场。俄军前线指挥部下令空降兵派出‘队列-P’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前往遂行空中侦察和监视任务。整个“队列-P”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由6辆军用汽车组成。我们花费了3个多小时才为发射“蜜蜂”战术侦察无人机做好筹备。可发射的第一架“蜜蜂”未几就坠地夭折。第二架“蜜蜂”升空后,筹备遂行监视俄军地面10辆装甲运输车任务。可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发现指标,也因为传输给指挥部的图像十分模糊,只能辨认出其中5辆装甲输送车。此时,在俄军装甲运输车队上方,出现了格军装备的以色列“苍鹭”战术侦察无人机。我们曾试图用高射炮,但鞭长莫及,无法将飞行在防空杀伤区之外的格军无人机击落。反观我们的“蜜蜂”飞行高度极低,夸张点说用儿童子玩的弹弓就能够够得到。而且噪声大,如同坦克的发动机,想不被发现都难。”
  与此同时,俄最新研制的“远东洋茅”战术侦察无人机也加入到俄格军事冲突战场长进行试验练兵。但该型机发动机噪声与“蜜蜂”相差无几,让现场的俄国防部领导人大失所望。俄格军事冲突结束后,俄军无人机部队在俄格军事冲突中的表现,遭到了俄媒体和军事专家的严厉评论。 把脉不要钱,要经验
  
  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末,苏联无论在军用无人机的研制工艺方面,还是在军用无人机的装备方面都曾辉煌一时,应当说对美国和以色列等国构成了竞争优势。然而,20世纪90年代初,随着苏联的解体和经济的严重衰退,俄军用无人机的发展起初呈严重下滑的趋势。俄军用无人机部队为何衰落到如此地步,我们来找找原因。
  经费不足应当是直接原因。20世纪90年代初至新千年初,在军费严重匮乏的条件下,俄国防部基本上中断了对军用无人机研发经费的拨款,研发和生产新型军用无人机的进程也随即中断。但对面,美国和以色列无人机的研发事务却在如火如荼进行,并起初批量生产和装备无人机部队。正如俄结合飞机制造公司总经理波戈相所说:“俄与美国和以色列之间在军用无人机研制工艺方面的差距,便是在这10多年的期间拉开的。”   概念滞后是重要的原因。基于卫国战争大规模地面坦克集群作战模式的成功,以及对于无人机在现代战争中的作用和地位缺乏足够的认识,无论是俄国防部领导人,还是俄空军和陆军的领导人,始终以固步自封的立场看待国外无人机部队的迅猛发展。他们不愿意接受国外无人机部队在现代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现实,将俄无人机部队视为累赘和小字辈。在他们眼中,没有无人机部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保持一支强大的有人驾驶航空兵部队。
  工艺落后是关键的原因。解体后,为摆脱国内经济萧条和国防订货锐减等困境,俄政府先后推出了军工企业私有化和军转民的体制改革策略,以拯救摇摇欲坠的庞大军工结合体。然而,体制改革策略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三分之二的无人机科研和生产机构歇业或解散,大批的科研精英转行或流失。
  俄军事专家和无人机设计师认为当前俄军用无人机与美国和以色列的差距明显,主要在于设计理念和工艺落后,许多工艺仍然沿袭苏联时期制造军用无人机设计思绪。无线电电子工艺滞后,电子元件体积过大且灵敏度极差。机身复合材料未达标,碳纤维复合材料的重量、刚度、疲劳特性和隐身本能,均逊色于美国和以色列等国。还有一重要原因是动力装置本能差,发动机体积过大、推重比小、噪声大、耗油量大和使用寿命短。俄无人机设计师指出,目前,俄在研发军用无人机方面要突破最关键的工艺,应该是机身碳纤维复合材料未达标问题。如果该工艺得到解决,其它工艺问题均能够解决。 打破垄断,扶植民间力量 
  
  俄领袖普京对以往10多年俄军用无人机发展的惨痛教训,深有感触:“俄军用无人机落后于世界先进国家已是不争的真相。俄要缩小与其差距的关键,必须拟定俄军用无人机长远发展规划,并将其付诸实施。”对此,在认真归纳和反思发展军用无人机的经验和教训基础上,俄先后制定和出台了《2011~2020年前俄国家武器规划》和《2025年前俄军用无人机系统发展规划》将投资3 000多亿卢布用于研发和生产军用无人机系统。
  “织女星”无线电制造集团独立研制军用无人机的垄断地位被打破。新成立的俄军用无人机研发跨部门委员会地位凸显,由俄军事工业委员会直接领导。同时,俄军事工业委员会重视扶持和发展国家和私营军用无人机科研和生产企业。截止2014年12月,俄从事军用无人机科研和生产的国家和私营企业已经由60家增加到260多家。
  采购权限上也有了突破。按照以往传统的惯例,俄军用无人机的采办权由俄空军总司令部统一管辖。基于军费紧张,俄空军长期以来基本按照“作战飞机-直升机-无人机”的军费分配原则进行航空武器装备的采购。2009年12月,俄国防部决定对军用无人机的采办机制实施重大调整,俄空军仅保留采购战略无人机的权限,俄海军、俄陆军和俄空降兵享有采购战役、战术侦察无人机即相应察打一体机的权限。这一重大调整的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俄今后非常长的时期面临的主要威胁是军事冲突和部分战争,战役和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将大有用武之地。二是战役和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将为发展战略侦察无人机系统奠定基础。无论在技能工艺的研发方面,还是在技能研发周期方面,战役和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的难度,要小于战略侦察无人机系统。 先引进,后研发
  
  根据《2011~2020年前俄国家武器规划》,俄实施“先易后难”的军用无人机系统发展策略。便是在积极引进以色列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的前提下,优先研发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然后再研发战术察打一体无人机系统。2009年,从以色列采购了15架“鸟眼400”、“观察者MK150”和“探索者MKⅡ”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对其技能工艺进行分析和研讨,以寻找差距和积累研发经验。在借鉴的基础上,加快了独立研制的步伐。
  俄空降兵装备了在以色列“搜寻者”无人机基础上研制的“T-4”国产便携式微型战术侦察无人机,重量为1.3千克,能够实施手上皮筋弹射发射,续航时间为40分钟,飞行高度为200至4 000米范围,相当适宜山区战术侦察。该型微型战术侦察无人机动力装置为1台电动机,以蓄电池为能源,不但降低了无人机的噪声和重量,而且提高了作战效率。
  截止2014年11月,俄国防部在西部、南部、中部和东部四大军区,以及海军和空降兵组建了无人机连或无人机分队,主要装备“海雕”、“石榴”、“前哨”和“索具”等型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2012年2月,俄空军总司令泽林大将曾称:“俄空军未来至少需要600架各类军用无人机。”
  2014年7月,俄国际技能公司所属结合仪器制造股份公司,在俄叶卡捷琳堡国际创新工业博览会上,首次展出了“野鸭”战术察打一体无人机系统。“野鸭”最大特点是选取了气垫起落架,翼展10米,飞行高度6 000米,航程2 500千米。2014年10月,图波列夫设计局宣布,将以图-300“鸢”侦察无人机为基础研制新型战役察打一体无人机。此外,结合飞机制造公司总经理波戈相向媒体透露:苏霍伊设计局将在2018年前研制出“猎人”战略察打一体无人机。图波列夫设计局和苏霍伊设计局推出的这两款无人机,将是俄空军首选的战略或战级无人机系统。
  能模仿的除了装备,还有战术。在研讨美国无人机部队实战经验基础上,俄军按照“网络中心战”和“察打一体”的作战原则和作战样式,利用演习演练机会锤炼和提高无人机部队的实战能力。自2009年以来,俄陆军和俄空降兵无人机部队参加了俄总参谋部每年组织的例行性大规模战略演习。演习过程中,“副翼”等新型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准时将发现战场敌火力点指标传递给俄军地面炮兵部队,与俄陆军和俄空降兵“星座”型战役战术自动化指挥系统、“仙女(星)座”和“飞行-K”战术自动化指挥系统,以及“渡槽”型单兵便携式信息终端组网,向其实时传递战场态势情报,从而缩短决策和行动时间,提高了指挥和作战效率,将信息优势转化为作战优势。
  在积极研制和订购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的同时,俄军工企业加紧新型材料的研发。据俄“无线电技能-化学复合材料”股份公司总经理谢尔盖・索科尔透露:“将于两年内年推出新型碳纤维复合材料,无论在重量和刚度方面,还是在疲劳特性和隐身本能方面,要优于美国和以色列。”同时,该碳纤维复合材料,具有吸湿性小特点,既能够防止低温条件下产生结冰,又能够防止高温条件下出现裂缝。如果将该型碳纤维复合材料用于军用无人机机身和机翼,至少能够将军用无人机重量削减1倍或1.5倍。
  责任编辑:武瑾媛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8/7844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