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智能家居论文 > 不做“智能家居”的智能家居公司

不做“智能家居”的智能家居公司

发布时间:2019-01-07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不做“智能家居”的智能家居公司作者: 高笑楠   幻腾智能最后希望“贩卖”的,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们不是做智能家居的。”如果你和2013年新诞生的这批智能家居创业者们接触的足够多,你会听出这句话的潜台词其实是:“你才是做智能家居的!你们全家都是!”
  早先接触幻腾智能时,他们也有这样的“愤怒”。
  “去年推出智能灯泡后,被人说是做灯的,很不爽。”幻腾结合创始人兼CEO王昊对《时间线》说:“我们永远做只是飞利浦。而且,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确实也没必要做过飞利浦。”
  这几多反应出当下投身智能家居领域的创业者们所面临的一系列尴尬:要与传统家居划清界限,还要与传统智能家居撇清关系。可截至目前,我们还是不得不对他们以“智能家居”相称。
  不做“智能家居”的智能家居公司,到底做什么呢?
  此智能非彼智能
  传统智能家居,常常指你在电影中艳羡过的那些场景:按一个按钮,能抑制成堆的灯泡、窗帘和摄像头;抓起电话拨一串数字,车库门就开了……
  这些场景看起来十分炫酷,但诞生过程十分原始:要有专门的设计师来帮你设计哪个开关抑制哪几盏灯,再请来工程师开墙凿孔的把各种线埋进墙里。如果有一天,你想换几盏灯来抑制,或者哪里出了故障要维修,那意味着你得把墙砸了重新来过。
  即就是率先给用户提供平板式抑制方式的美国Control4智能家居公司,也依然需要提前预置,且200平米的房子装修耗资在10万以上。
  已在近两年接受了各式智能硬件洗礼的人们,怎会容忍这样的“智能”?
  “我们想得很清楚的是,和传统智能家居,无论在消费者认知上还是产品定义上,都要划清界限。”王昊说。
  归纳来看,传统智能家居“重型化”、“非个性化”这些弊端,恰是幻腾这些新型智能家居创业公司所极力消灭的。王昊希望幻腾的产品能做到的是“零设置、易上手、易安装,灵活,敬重用户的主观选择。”
  他们选择从灯做起。这样一个每人每天都会使用的小家电,隐藏了许多交互潜力。团队相信,如果自己对“更便捷的操控灯”有需求的话,这个市场是存在的。
  这家初创公司出品的智能灯泡,不用砸墙、埋线、找专家顾问,像安装普通灯泡那样就能完成安装。用户下载幻腾智能的APP,便将智能手机形成了电灯遥控器。在其上,你能够抑制电灯的开关、明暗和色温,也能根据自己的喜好,设置灯光场景和灯光闹钟。
  另一个智能产品是环境抑制器,能够自动监测室内湿度、温度、空气质量,在自动匹配家中空调型号之后,用户就能通过手机实现远程抑制。
  能够看出,幻腾致力改良的是用户与家居设备的交互和操控方式,使后者更个性化、更“懂你”,而非去改良传统家电本身的本能。
  去年7月,为了让公众尽早认清他们要做的不是“百年老字号照明企业”,尽量感知成体系的智能操控方式,王昊甚至不允许用户单独购买幻腾智能灯泡,而必须购买整个智能套装:两个智能灯泡,一个环境抑制器,一个网关,和一个“随心开关”。
  “随心开关”是相当能说明这家公司志向的一个智能产品―笔者甚至揣测,这个与普通开关外型无异的小部件,是助这家创业公司荣登美国商业杂志Fast Company“2014中国十大最具创新力公司”榜单的关键之作。
  “随心开关”的功能在于:用户能够把它贴在任何方便的地方,像使用传统开关那样,抑制智能灯泡。
  是的,听到这,你迷惑了吗?―“那还费心买智能灯泡做什么啊?!”
  特殊的智能家居
  真相上,王昊已经对上述迷惑习以为常。在每一次与普通用户面对面沟通时,在他说出“这个灯泡能够用手机抑制”后,人群就会爆发出惊叹;如果他还不依不挠的接着说“还有一个能让你不用手机也能抑制灯泡的随心开关”,大多数人就会起初表示不解。
  “但随心开关才是我想进一步推介的产品啊!”幻腾团队认为,强迫用户用手机去操控大局部新兴的智能家居产品,是一个反人性的设计―你很难想象在自己困得要死时,狠狠拍上开关、倒头就睡的那种畅快,被摸出手机-对着亮晃晃的屏幕一层一层戳下去而取代时,是怎么样一种不爽。
  这就是为何,他们在智能灯泡之后又配上一个随心开关,贴在哪、能抑制哪几盏灯,完全交给用户选择。“我们希望给用户提供这种选择,而非强迫。”
  但真相却是,普通用户要在真正使用手机抑制智能灯泡一段时间之后,才会体会随心开关的良苦用心。
  幻腾的遭遇,几多能代表一些智能家居创业公司所共同面临的尴尬:这还是一个太新的市场,在实现日后“物物互联”的智能家居体系之前,用户眼下面对的只可是以单品形式、逐个出现的智能产品,它们或许有些目前看来意义不大的边缘功能。而未来真正的智能,甚至还不该让用户在当下领悟太多,以免让他们感觉这些东西“太极客”、“太遥远”。
  这似乎是一个智能家居独有的困难。虽然可穿戴设备、智能电视、智能路由甚至智能汽车,和智能家居一样都遵循“硬件+软件(APP)+云端服务”的基本路数,但它们却都有各自相对简洁易懂的主打功能,而非像智能家居这样,惟有在成体系的被使用时,才更能突显其价值。
  不成熟的市场和特有的行业特性,让幻腾在决定开拓一个新产品线时,必须对指标用户、市场营销和行内态势,做慎之又慎的综合把握。
  目前,幻腾的应对之举是:想在用户之前,为他们的二次需求做好筹备。在单品层面,要具备亮点功能,让用户能先用起来;同时,还要具备日后与其他智能产品联动的延展性―只只是,这一点,未必需要用户如今就知晓。
  “做硬件基本上很难试错,因为成本高、周期长。”王昊调侃:“就得看‘拍脑袋’拍得好不好。”
  智能家居界的苹果?
  尚未筹备好的用户市场,以及正大批加入圈内争斗的同行业者,还让幻腾做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选择:维持使用自己研发的私有通讯协议。
  大多数同行业者青睐的往往是Wi-Fi、蓝牙或Zigbee这些通讯协议,好处在于,它们普及度高,是绝大多数智能设备的标配。
  而幻腾的独家私有通讯协议,据悉,比上述几种更稳定、简明,为智能家居这个领域量身打造,但代价则是,没有内嵌其模块的产品,无法被纳入该操控体系。
  这种“封闭式打法”的鼻祖,是大名鼎鼎的苹果。但对创业公司而言,此举有一定风险。
  BroadLink创始人刘宗孺就认为:技能标准的竞争,拼的是生态系统,而非技能本身。Wi-Fi联盟在技能生态上有巨大优势,会战胜蓝牙和Zigbee成为近距离无线连接的主导。
  幻腾的独家协议要实现与其他设备的互联,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尽快建立自己的生态,这或许不是太难的技能问题,但在商业合作上会有一定门槛。
  但考虑到目前的市场成熟度和行业态势,王昊并不愿意为了扩大与其他设备的合作,而牺牲私有协议的优势、折损自家产品的用户体验:“总市场还不大,即使你打通了,增加的也不过个边缘,而非更多市场认可,为了打通而牺牲体验,没有必要。”
  能够说,在新一代智能家居崛起的早期时代,已拿到经纬中国150万美元Pre-A轮融资的幻腾智能,在产品、技能和市场上的选择,是一系列独特的探索。
  智能家居创业公司一方面要克服着硬件制造上供应链管理的难题,另一方面,还会在不远的未来,面对与BAT、小米等大公司的遭遇战。单品体验和智能家居生态之间如何平衡,会是一个贯穿上述过程的长久博弈。
  “慢一点没关系。被质疑是好事,更说明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王昊说道。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7/78326/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