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3D打印论文 > 3D打印不光能够打出肝脏

3D打印不光能够打出肝脏

发布时间:2019-01-05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3D 打印不光能够打出肝脏作者: 本刊编辑部   今天早上看新闻,圣地亚哥生物打印公司 Organovo成功打印出功能健全的人类肝脏,只只是尺寸还对照小。Organovo 负责人表示他们正在努力研制与人类肝脏同等大小的 3D 打印肝脏。
  只管上周还在课堂上预言3D 打印下一步是打印心肝,但我第一反应还是看了看日历,是不是愚人节。只是转念又想,这件事虽然来得比我预想的快一点,但它是早晚的事。我们如今处在一个科幻的时代,发生什么都没什么好惊奇的。
  我第一次知道生物打印,是从清华一位教授那里。我问到打印材料时,他告诉我,如今中国用塑料材料打印较多,但美国已经能够打印金属材料。只是他告诉我,中国正在绕过金属打印,直接研讨生物打印。将来能够打印心和肝,用于器官更换。
  每次我在课堂上讲起,就说:将来你们心肝坏了,把它们掏出来扔了,打印个好的换上去。各位都哄堂大笑。
  3D打印,当然不是什么都行。段永朝有一次就跟我讲,3D打印有一样不行,比如烧制宝剑。好的剑,关键不在外形,也不在硬度,而在淬火的工夫。淬火便是剑快烧制好时,放到水中由烧到冷过那一下,它决定这把剑的柔韧性。3D打印能够打印出一把硬梆梆的剑,但难以调整材料内部的细微变化。
  当然,我还发现一样。打印馒头是不能够的。打印出的塑料馒头,无论多么象,都是不能够吃的。差不多所有食物都是如此。如果非要送进嘴的东西,除非用食料当打印耗材,打印过程不过改变一下构成而已。如果想将面粉倒入打印机,打印出个生日蛋糕来,这个打印机恐怕得造得象烘焙机似的。再有一样,大厨师炒菜能不能通过3D打印复制?恐怕也难。因为厨师的功夫全在手腕间,而不在菜谱中;何况还得根据材料、心情等情境随机应变。据说居里夫人炒不好菜,便是因为过于相信菜谱。她每次炒菜都象进行化学实验,一丝不苟地拿天秤论克配制,非常于把自己当成了3D打印机,结果老是差点味道,象科学而不象艺术。
  说完了3D打印不能做什么,再来看它到底给我们带来什么实质变化。
  实质变化是指生产方式上的,而不是指技能意义上的,例如NASA在测试能否让火星宇航员在飞行中打印出所需物品,这就不过技能意义上的。
  3D打印带来生产方式的改变,当然,个性化是肯定的。有了3D打印,打印同样的东西与打印不同的东西成本是一样的,人们没有必要再出于成本的考虑制作一模一样的东西。相应的改变包括,人们不必去工场制造了,能够在家办公。电子商务配送也能够省点事,不用运送东西,到时一按打印键,就非常于配送了。
  就3D打印本身的技能特点来说,它是通过逐层添加材料打印出东西,因此又称为增量制造。我在北京电视台做3D打印的节目时,留了个心眼,把当场打印的绿色小花瓶留做纪念了。我观察整个打印过程,先是将三维模型的代码象一般计算机那样输入打印机后,打印机象蚕宝宝吐丝那样,在板上画来画去,先画出线条,一条条的逐步铺成一个平面,然后再叠加在上一层上打印下一层。据说每层的厚度在0.1―0.4毫米之间。
  这种技能特点带来的生产方式改变,被称为加法生产。便是只添加需要的,不制造多余的,因此不产生浪费。
  从加减法的角度看生产方式,蓦然发现,农业生产是加法生产,工业生产是减法生产,信息生产是更高级的加法生产。在农业生产中,奶牛产奶,是在做加法;植物生长,也是在做加法。但工业生产正相反,把树锯了,加工成桌子,相对木料来说是在做减法,经常造成浪费。到了信息生产中,3D打印在更高阶段上恢复了加法生产。
  3D打印的出现,让人们重新认识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区别。从前传统人士经常说,虚拟经济造不出实物,造实物还是得靠实体经济。引伸到政策上,认为搞虚拟经济便是务虚,搞实体经济便是务实。如今3D打印出来,虚拟经济也形成实体经济了。仅仅用造不造得出实物,已不足以区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
  那么什么才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的真正区分呢?也许“虚拟”这个词误导了人们。股市是虚拟经济,但从互联网角度看,股市经济的规律更加接近实体经济,而不是互联网经济。相反,将来互联网渗透进各行各业,很难说互联网是一种虚拟经济,互联网也越来越务到实务上了。
  我倒认为,能够用一个新的价值标准来理解这样的问题。分辨勤奋能、价值和意义,来区分农业经济、工业经济和信息经济。农业经济重在功能,也便是使用价值。使用价值比实体更正确反映自然经济的特征。使用价值并不是物本身,不是实体本身;而拥有实体形态,也不是自然经济独有的,货币经济和信息经济都能够拥有实体状态。反过来,用虚拟这个说法也不能正确说明信息经济的性质。工业经济重在价值,也便是交换价值。工业化发展了强大的制造业,但也很难说它是实体经济,因为制造业的真正价值不在实体上,而在实体所寄托的交换价值上,它的特殊性在社会化大生产,而不在于象农业社会那样也能够造出一堆东西。信息经济重在意义,与交换价值不同,是决定交换价值的体验价值(例如,决定钱的欢快,决定GDP的幸福)。意义从形式看,是虚拟的,因为它最符合以信息、数据、符号的方式独立呈现。从这个角度,把以意义的供给与需求作为中心的信息经济称为虚拟经济,也无不可。然而,用虚拟经济并不能正确概述信息经济的独有特征。第一,价值和意义都能够虚拟地存在(在这里,虚拟是指符号),价值能够通过货币这种一般等价符号呈现,而意义更多通过语言(包括音频、视频等非结构化数据)这种异质信息符号呈现。第二,意义也能够不以虚拟的形式存在,例如,川菜是实物,但它的意义在于由麻辣引起的欢快体验。人们从川菜中获得的体验,就不是以符号方式存在,而是在功能中实现的。看来,虚拟不虚拟,只涉及形式,意义才涉及实质。
  回到3D打印上来,用意义就很容易解释了。3D打印好比川菜,是在实体功能中,体现意义。意义在3D打印中,最初存在于三维模型的代码中,这些代码是通过设计而产生,而设计性子上便是意义的生产。3D打印出来的东西,如果用于交换,它就具有交换价值,也便是具有工业化的特征;如果不用于交换,它可能惟有实体功能和意义。在功能和意义之间,显然是意义决定功能,而不是相反。在这点上不同于自然变成的奇石。一块奇石可能因为纹路看上去象一匹马,先有了功能特征,卖石头的人给它起个名字,赋予它意义上的特征。
  3D打印的加法生产为什么不会造成浪费也容易解释了。因为意义便是做事的目的,价值是实现目的的手段。3D打印的过程,目的在虚拟阶段(代码设计阶段)与实体阶段(打印成形阶段)是统一的。而浪费的性子,是手段与目的的错位和偏离。3D打印第一次提供了让意义独立于功能、价值存在的条件,因此利于直接与生产的目的一对一精准匹配。
  实体经济在这方面就弱了。实体经济只管有传统人士说的种种不可替代的好处,但它的根本缺陷在于,功能和价值在还没有与意义相吻合时,就过早定形了,没法改变了。因此一旦供给过求,就会造成大量浪费,这种浪费的实质是生产的目的与手段脱节。
  能够理解,那些传统人士过度崇拜实体经济,其中许多是因为有大饥荒的心理阴影,潜意识里的心理模式是:宁可粮食多多的,也不要到缺粮时活活被饿死。这应该说有一定道理。但经济发展规律还有另一面,不能因为吃过基础不稳的亏,而走另一个极端,让生产脱离需求,手段脱离目的片面发展。当前,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恰好在这个方面,在于我们创造了过多缺乏意义的价值――例如没有需求的供给,污染、浪费等不带来的幸福的GDP。3D打印只只是是信息经济中的一桩小事,不时冒出同方向的这类小事,便是人类生态在提醒我们:物极必反,强调功能、价值过头了,就一定要出现强调意义的事情来弥补。当减法生产不时造出无意义的价值时,要需要通过加法生产更多地创造故意义的价值。没意义便是缺心眼。
  3D打印不光能够打出心肝,更重要的是能够让我们不要缺心眼。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5/7685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