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机对地武器的变革

无人机对地武器的变革

发布时间:2019-01-04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无人机对地武器的变革作者: 蓝白   无人机的武器运用与武直不同   对武装直升机而言,无论是第一代的AH-1、米-24,还是第二代的AH-64、卡-50和米-28,其主要任务都是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只管固定翼飞机也能够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但武装直升机留空时间长,能为地面部队提供持续火力支援。直升机反应灵活,不受地形限制。其飞行高度低、速度慢反而是优点,能够对地面指标在视距内进行跟踪、识别,同时与地面部队联系方便,不易造成误伤。另外由于直升机属于陆军,地面部队需要火力支援时只需对直升机下达抨击下令即可,而如果让固定翼抨击机支援,必须先“申请”,由结合部队司令部协调空军,再指挥指引抨击机实施火力支援。
  由于武装直升机指标大、速度慢、高度低,相对固定翼抨击机防护能力差一些,一般以十几米低空进入战场以躲避地面威胁,因此直升机的武器主要是导弹、火箭弹和航炮等发射类武器,而不携带炸弹。其导弹主要用于反坦克和车辆,其航炮和火箭弹用于压制软指标。
  由于是低空进入战场,直升机挂载的导弹发射高度都较低,射程不大。如“陶”式BGN-71反坦克导弹射程4千米,“海尔法”AGM-114射程为8千米。
  相比武装直升机,无人机从一起初便是侦察平台,携带可见光及红外观瞄装置、合成孔径雷达、激光测距仪等,比直升机更符合发现地面车辆和人员。美空军在“收割者”无人机上装备的监视吊舱可获得每秒2帧的高分别率图像,能对广域内的车辆和人员进行持久跟踪。由于对武器重量、射程等需求接近,人们很容易想到将武装直升机上的武器移植到无人机上。但无人机对武器的运用和直升机有区别,最突出的是发射导弹的高度不一样。直升机发射时的相对高度惟有几十米甚至十几米,而无人机巡逻飞行高度要高得多。如“捕食者”上挂的AGM-114“海尔法”要求发射高度不能太高,致使“捕食者”只可低空抨击,受地面威胁程度大大增加。为此美国在AGM-114K基础上发展了无人机用的AGM-114P型空地导弹,P代表“捕食者”。旧型号“海尔法”激光寻的器的视野仅为±8°左右,而新“海尔法”增加到±90°,未来可能扩充至140°。这意味着“捕食者”将不必再瞄准指标,只要“海尔法”的寻的器发现了指标上的激光反射就可发射导弹。过去,“捕食者”在发射导弹前要降至3000米高度,易遭防空导弹抨击。改进了陀螺仪和软件后的“海尔法”,能在6000~7500米的正常巡航高度发射。由于节省了降落和对准指标所需时间,“捕食者”能在30秒内完成对指标的导弹抨击。美国陆军和空军为驻伊拉克和阿宫汗的“捕食者”加装了这种新型“海尔法”。
  无人机武器战斗部的类型也与直升机不同。直升机的导弹主要抨击坦克车辆,用的是聚能破甲战斗部。无人机如需要抨击较大的指标可选择各类炸弹,如MQ-9“收割者”挂的227千克GBU-12“宝石路Ⅱ”激光制导炸弹、GBU-38“结合直接抨击弹药”和GBU-49激光/卫星复合制导炸弹等。无人机执行最多的任务是搜索、跟踪和打击地面或民用车辆上的人员,其导弹战斗部多为破片杀伤型,如MQ-9“收割者”所挂AGM-114P+“海尔法”导弹,“收割者”最多可挂4枚。
  AGM-114P+“海尔法”(前页左图)是在AGM-114K、AGM-114K2(选取成型装药战斗部)及AGM-114N(选取破片式战斗部)基础上改进的,在成型装药的外面增加了一个其上有刻线的金属筒,战斗部一方面可用破甲射流抨击坚固指标,一方面可将此金属筒爆破成大量不同尺寸的菱形碎片,向360°的指标进行抨击,并通过抑制弹道提高毁伤能力。
  JAGM将成无人机武器的主力
  美国新的“结合空地导弹”将取代美军现有的几种空对地导弹:“小牛”、“海尔法”、“海尔法”Ⅱ、“陶”式。这种导弹过去有多个名字:“通用标准件导弹”:“通用导弹”;“结合通用导弹”,最终统一为“结合空地导弹”(JAGM)。JAGM选取三模制导,聚集了来自“海尔法”导弹的激光半主动制导技能、来自“长弓”导弹的主动毫米波雷达技能、来自“标枪”和JASSM的红外成像技能。它可抨击高速地面指标,用于战斗机、直升机和无人机上。
  JAGM选取多模制导能够提高指标识别和锁定的能力,抗干扰能力更强,更能适应恶劣的战场环境。其射程达16千米,是“海尔法”的两倍。同时这种导弹后期维护成本低,可靠性高。
  在作战过程中,无人机上的激光指示器照射一个指标,JAGM上的三个传感器会同时收集指标数据。弹上的制导系统会将三个传感器的数据进行融合,并制定复合的跟踪方案,提高了指标识别、跟踪和锁定的可靠性。
  JAGM的生产商认为:JAGM上的和其它导弹用的非冷却寻的器在本能上绝对没有可比性。冷却红外图像的优势是能从非威胁地区分别出指标与敌人。此外,在许多战场环境中,冷却红外寻的器比非冷却寻的器能在较远距离外锁定指标,即允许载机在更平安的距离外,减小了暴露给防空火力的可能性。武装直升机与无人机的作战实践
  用武装直升机抨击坦克的战术思维源于冷战时期,模拟显示武装直升机与坦克的战损比达1:10。海湾战争中,“阿帕奇”在平坦的沙漠里击毁大量伊军坦克车辆,将其长处发挥到了极致。但海湾战争以后,“阿帕奇”就一直闲置,索马里、海地、波斯尼亚等军事行动中都没有出现。科索沃战争中,北约从德国抽调了24架“阿帕奇”组成“老鹰特遣队”,但最后没出场,因为不符合山区作战。在阿尔巴尼亚演习时一架“阿帕奇”坠毁,两名飞行员死亡。此后直到阿富汗战争,“阿帕奇”才再次登场。虽然这批飞行员参加过多次战争,许多人飞行时数超过3000小时,但都没有驾驶“阿帕奇”参加实战的经验。美军的指标已不是战场上的重装部队,而是躲在山区和民居的基地人员。武装直升机的角色转为为地面搜索特战分队提供伴随支援。
  在2002年3月美军对沙希果德山谷的“基地”组织的围剿中,出动了6架“阿帕奇”。面对隐藏在山地裂缝里的武装人员,“阿帕奇”飞行员发现指标相当困难,降低高度时所有的直升机都遭到抨击受损。其中一位飞行员发现了地堡内2名敌人,遂发射20发炮弹将其中一人击毙,另一名利用地堡掩护逃出。由于炮弹用完,飞行员只可用火箭弹或“海尔法”。但由于火箭弹不像机炮那样可随头盔瞄准具伺服运动,飞行员必须调整直升机对准指标。“海尔法”发射最小距离大于500米,小于这个距离则无法构成火控条件,导弹发射不出去。飞行员回拉操纵杆使“阿帕奇”后退,当距离达到520米时,机载激光测距仪终于锁定指标,飞行员发射导弹,在敌人进入另一个地堡前将其消灭。这也是当天6架“阿帕奇”发射的唯一一枚“海尔法”。
  由于“阿帕奇”设计理念是打坦克,进入高度低,携带的“海尔法”弹道低平,符合抨击车辆类立体指标,抨击地面人员等平面软指标误差较大。“阿帕奇”的观瞄装置主要用于搜索、识别和瞄准坦克车辆,搜索人员等指标的能力不强。同时“阿帕奇”防护力弱,声音巨大,速度慢高度低,易遭单兵防空武器抨击,这是其作为近距支援飞机的不足之处。
  对无人机来讲,发射导弹的高度较高,而“海尔法”等导弹基本是沿直线向指标俯冲,因此导弹发射高度高,着地角也高,甚至达到75°,介于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之间。以前页上图可看出,由于弹片基本上是垂直于弹体向两侧爆炸,因此着地角越高,弹片的摧毁范围越转为水平,对人员的摧毁力越强,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抑制附带损伤的难度也加大了。
  美国在阿富汗的“捕食者”无人机隶属两个单位。空军的“捕食者”代号是“派克曼”,只可执行空中侦察与预警任务。中情局的“捕食者”代号为“野火”,机上装有2枚“海尔法”。中情局的无人机运用更灵活,其选取垂直指挥体系,对地打击时没有美国空军那套繁琐的申请审批程序。美军对沙希果德山谷“基地”的围剿中,特种部队发现一栋建筑内有可疑分子活动,通过信号侦听确认为敌指挥机构。由于特种部队距指标太近,他们拒绝了固定翼飞机使用JDAM抨击的提案,而用航炮抨击效果也不佳,最终由中情局的“捕食者”用一枚“海尔法”将其摧毁。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4/7585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