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3D打印论文 > 清华兄弟“画饼”,3D打印下凡

清华兄弟“画饼”,3D打印下凡

发布时间:2019-01-02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清华兄弟“画饼”,3D打印下凡作者: 张盖伦   把3D打印拉下神坛,是清华大学软件学院毕业生施侃乐创业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3D打印并不是一个多么新鲜的词。   近年来,它可谓大展身手,能打印骨骼,能打印关节,能打印花坛,还能打印楼房……简直无所不能,秒杀平面打印机。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3D打印被一些科技自媒体列入“天使投资人打死也不投的创业黑名单”。
  原因很大略:貌美如花,但不能赢利养家;3D打印技能虽日趋成熟,但商业化应用前景还是一片迷茫。
  近来,施侃乐和同班同学――放弃百万年薪卖煎饼创业的吴一黎来了场跨界合作――他们共同鼓捣出了台智能煎饼打印机,在各大媒体都露了把脸之后,登上了京东众筹。这或许能给3D打印的商业化应用一条出路。
  “要做影响一亿人的煎饼品牌”
  见到店老板吴一黎的那天,是个周末。他穿着大略的T恤和短裤,踩着双人字拖,站在小店里,向客人介绍食材:新鲜土鸡蛋,老干妈的辣酱,涪陵的榨菜,四粒红的花生,无矾无铝的健康油条……煎饼打包好了,他还会在旁叮嘱一句:请您趁热吃,捂久了就不脆了。
  从学校毕业多年,吴一黎身上仍有沉静的书卷气。他曾在IBM做到中国区电子商务负责人,年薪百万;但他选择离职创业,专心做起了摊煎饼这种小档口买卖。
  “要做影响一亿人的煎饼品牌。”在一档创业类节目中,吴一黎穿着围裙登台,谈起他的创业梦想。和施侃乐一样,吴一黎是清华大学2003级软件学院的学生,身上有特殊的历史烙印――那年,是中国计算机软件专业第一次面向高考学生进行统招。毕业后没故意外地,吴一黎去了全球大型数据库软件公司甲骨文,做起了销售。几年后他辞了职,创业做了一个问答网站和一个团购网站。他的团购网站是中国最早的30个团购网站之一,吴一黎占得先机,却因打不起后来的那场团购网站间的烧钱战,退出战局,宣告创业失败。
  “接着找份事务,接着干吧。”这次,吴一黎去了大公司IBM,一路做到高职位,拿上了高薪水。“不到30岁,世界500强,年薪百万,很不错啊。你这,浪费啊。”在那档节目现场,评委嘉宾叹道。那天坐在记者面前,他身体微微后仰,问:“做一个成熟商业体系里的一颗螺丝钉就高大上了吗?比如,你知道IBM的CEO是谁吗?”看到记者摇头,他接着说:“但如果你能改变世界,那你就不一样。”
  创业节目中,主持人评价吴一黎,说他是典型的优质型创业人才――名校背景,口齿清晰,仪表堂堂,还有大企业事务经验加持。
  吴一黎改变世界的切入口,很小,便是先改变小档口买卖散乱无序的现状,做出一个煎饼界的主导品牌。别误会,不是做各种花式煎饼,而是就做那种老百姓饿了的时候,可以垫巴一口的煎饼。“小事做到极致,做出情怀,做出立场。联合我们在500强事务的经验,联合互联网,把跨界的东西做到煎饼里面来,那煎饼可就不简大略单是一个煎饼。”节目中,吴一黎用这番话,试图打消现场投资者对他创业项目的疑虑。
  这段话,不是用来卖情怀的漂亮话。现在,躺在收银台旁的煎饼3D打印机样机,便是联合互联网跨界的创新实践。
  科技与美食相撞
  “打个小黄人吧。”吴一黎让打印机秀了一把。
  员工们往料筒里挤入黄油、鸡蛋和牛奶制成的面浆,为它装上特别处理过的打印头,把料筒架上打印机,再在和打印机连接的平板电脑里选定图案,这就完成了煎饼打印的前期筹备事务。接下来,按下启动键,静静看它演出。
  打印头起初移动,料筒里的面浆流出;最先呈如今烤盘上的,是小黄人的轮廓;停顿数秒,等轮廓颜色稍深了些,打印机再一层层往轮廓里“填色”;等到面饼颜色由浅黄形成金黄,拿小铲子一挑,出锅,开吃。
  “哟,它还能做不同图案。”对店内购买煎饼的食客来说,这台机器不过挺好玩。他们并不知道,在其中发挥核心作用的,恰是3D打印技能。
  提供技能和设备的,便是施侃乐。
  吴一黎曾开玩笑说,到了清华,他觉得自己是学渣。而当年住在隔壁宿舍的施侃乐,则是24K纯金的学霸。他拿过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对他的那篇专访稿至今还挂在清华大学的官网上。施侃乐曾回到母校川师附中讲座,师弟师妹们在贴吧上表达崇拜:“真心强悍”“拥有那么多成就根本看不出他脸上有几多骄傲自得”……
  本科毕业后,施侃乐师从国内三维设计第一人孙家广院士,跟着他做具有国内自主知识产权的3D造型系统设计。“这一块相当难做,它甚至被称作工业设计领域的核武器。”在清华大学读完硕士和博士后,施侃乐前往法国求学,接触到了当时在国内还并不为人所熟知的3D打印机。
  “里头最核心的,便是我们在研讨的东西。那时我就想,我们掌握的几何造型技能也并不比别人差。在这方面积累的经验,能不能助推国家3D打印技能的发展?”至今仍有科研人身份的施侃乐,谈起3D打印,一下子将其提到“国家高度”。他带着实验室团队搞起了科学创业,想做高端品牌3D打印设备,发挥自家优势,把软件做到全世界最牛。施侃乐成立的公司叫清软海芯,带着浓厚的清华色彩。他们希望,3D打印不但仅是个听起来炫酷的名词,还是能够真正进入普通人生活的玩具。
  一个,一直想着要在小档口买卖上有所创新;另一个,一直琢磨着怎么让3D打印更接地气。于是,因为一次同学聚首,一句关于合作的提议,两人想着:为什么不试试呢。
  美食和科技牵起了线。“食好运”和“清软海芯”2015年合资成立了小飞侠科技有限公司,他们的智能煎饼打印机,就叫“三弟画饼”。在公司中,施侃乐是董事长,吴一黎是CEO。施侃乐挑技能大梁,吴一黎负责商务运作。“我们俩特别互补。”施侃乐一直专注技能,求精、求稳,讲究拿数据说话,不做到完美不愿对外声张,宁可自己先慢慢打磨;吴一黎不一样,他有股子激情,特别有决断力,瞄准、看好了,就果断出手。两人从合作到如今,就没吵过架。“商务上我完全听他的;技能上要求稳稳当当研讨得很透,那就听我的。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绝妙的组合。”施侃乐说。   已迭代四次
  施侃乐和吴一黎想把吃煎饼这件事变得更有趣。
  试着想一想,忙碌的事务日清晨,可用打印机打出一份心情煎饼,给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让早餐也变得有情调;心情低落的阴天傍晚,打印出一份烦恼清单,然后一口一口吃掉忧愁,啃煎饼也能变得有“仪式感”……而且,3D打印机与网络的联合,甚至能让煎饼形成一种媒介。按照施侃乐和吴一黎的设想,2015年年底之前,“三弟画饼”煎饼打印机将实现量产。
  到时,吃货们扫一扫他们的微信公众号,就能够自由上传各种图案下单自己的创意煎饼;系统会将订单分发到离顾客所在地近来的一台煎饼打印机;打印好,顾客能够自取,也可选择送餐员配送。即使两人分隔两地,也能够用这样的方式通过煎饼“传话”。再开个脑洞想象,异地恋情侣还能把各自的美照或情话印在煎饼上送给对方,这画面简直太美。
  只是,实现这一商业模式的前提,是生产出可以满足商用目的、本能可靠、运行稳定的煎饼3D打印机。其实,早在两年之前,国外已有团队做出了煎饼打印机的原型机。然而,众筹结束后,该团队至今还无法确定何时能真正量产发货。
  “我们严重低估了制作煎饼打印机的难度。”施侃乐的公司,走的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路线――拥有来自中法两国的工业设计界大牛,光清华毕业的学生就有13名。总之,人家专业着呢。煎饼打印机,听起来虽low,但团队发现,如果要做出一台外观时尚、运行流畅且易用性强的机器,绝非易事。
  他们最先遇到的问题,便是胶质液体的粘滞造成的打印效果失真。
  面浆的喷嘴,离烤盘太近,时间稍长,就容易糊;离烤盘远了,打出来的形状就难以抑制――本来想让它走直线,可是流体下落时会打转,打印出的轨迹和打印头(也便是料筒的喷嘴)行走的轨迹无法完全吻合。此时,就要动用到流体力学,研讨面浆下落成形的规律,然后用计算机进行反算,再重复调整,才能达到图案成形的最佳效果。
  图案能打好了,但机器响动太大,也影响用户体验。打印头要背着装有近一斤面浆的料筒行走,重量大惯性也大。最起初,一旦事务,整台机器到处都响。团队就一点点检测机器的共振点在哪儿,调整打印头的移动速度和转弯角,让煎饼打印机安静下来。
  这些,还都在施侃乐团队做3D打印机的经验范围之内。只是,他们这次要打印的是食物,就连烤盘的传热方式都得考虑。“第一次打出来的煎饼,花纹挺好;把煎饼翻过来一看,有些地方糊了,有些地方还没熟。”于是他们批改了烤盘的底部结构,把加热方式由热传导改成热辐射,实现均匀加热。“总之,各种需要批改的、之前没想到的细节问题太多了。”施侃乐回忆说,他们进行了大大小小一二百处改动,累计加入了超过一万个小时研发,现在真正登上京东众筹的,已经是迭代多次之后的产物。
  10月8日上午,第四代三弟画饼起初众筹。短短12分钟,50万元的预设众筹指标就已达到。三弟画饼一下子成了爆款。
  但团队并没能高兴多久。因为伴随而来的,便是质疑。有自媒体毫不客气地奚落他们:国外已有团队推出过煎饼打印机原型机,所以是抄袭!煎饼明明是平面的却说这是3D打印,所以是忽悠!帖子的阅读量不小,一时间风言风语也不少;而且还真的对三弟画饼的众筹势头变成了短暂地遏制――众筹数额的增长放缓了。
  “看到这些黑我们的帖子,我们真是哭笑不得。”只是,打印煎饼这事被媒体曝光后,他们一下子接到了好几千个小商户打来的电话――迫切想要这台机器,他们从三弟画饼里看到了商机。
  作为清华的学霸,他们当然也会坐下来计算投资回报率,计算能卖出几多台机器才能盈亏平衡,卖出几多台才能实现盈利。但真正驱动他们下决心去做的,其实和数据无关,便是那些电话,以及电话那头活生生的人和他们热腾腾的期待。
  3D打印下凡,需杀手级应用
  其实,自从产品被媒体关注,质疑声就没有停过――
  计算机软件专业的清华毕业生去摊煎饼?浪费!
  用高大上的3D打印机去打印煎饼?浪费!
  ……
  什么才是正道呢?“我也想不通,做一款产品,让各位都能赚到钱,这不该是一名清华毕业生追求的价值吗?”施侃乐声音里带着笑意。他不在乎质疑,他本没计划走高冷路线。打印煎饼也好,打印钥匙扣小玩具也罢,对他来说,都在践行自己创业的初心――让3D打印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当年在学校念书时,老师就谆谆教诲,做软件不能自嗨,软件服务的对象应该是千家万户;如今的施侃乐,更坚信好的技能应该要飞入寻常百姓家。而煎饼打印机,或许便是3D打印商业化、接地气应用的范例之一。
  3D打印机老是居庙堂之高,端着架子,为什么普及不开?“个人电脑怎么普及起来的?一是硬件成本的降低,二是图形化操作系统的诞生。所以,我们也是在做这么一套图形化软件,让一个四岁的孩子在屏幕上画两笔,就能看到它的三维图像;按个按钮,就能打印。 ”施侃乐说,在3D打印的商业化应用上,或许便是还缺这么一个3D打印界的“windows” 。而他,试着在做3D打印界的微软。
  除了煎饼打印机,“清软海芯”更主要提供教育用和企业用3D打印机。“我们的口号是,让大城市50%的儿童子会玩3D打印,让大城市20%的居民拥有3D打印的玩物。”
  施侃乐回忆说,他们曾教一群初中生用3D打印制作小花盆,每个学生发挥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最终做出的几十个3D打印的花盆造型还都不一样;更神奇的是,这些孩子放学后就在校门口摆了个摊,借着3D打印的噱头,把花盆全卖了出去;拿着赚来的一千来块钱,他们找到学校附近的一位孤寡老人,全捐了。
  所以,3D打印不但仅是打印出一个什么东西,它开放了很多可能。 比如说,私人定制这事不再是高端人士的专利。定制的东西,不同于工业流水线上冷冰冰的产物,它的每一个弧度每一处棱角都带着温情,也许会是最佳礼品。他们还想着,能不能和影楼合作,把二维的平面相片形成3D的立体塑像,这也是最立体的对记忆的定格――到时候摆在家里桌台上的,不是相框而是塑像,也是有点拉风。
  这会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渐渐地,人们或许会在自己身边发现越来越多3D打印的产物,它并不会太高端:也许是一个钥匙扣,也许是一个纪念品,或者是3D打印的糕点和巧克力……然后慢慢的慢慢的,千树万树梨花开。施侃乐很笃定这一点,3D打印终究会下到凡间,并融入普通人的生活。
  它需要一些杀手级的应用,也许煎饼打印能算一个呢?11月初,项目上线近一个月,三弟画饼的众筹金额已超过200万元,有近7000名支持者付出真金白银,表达他们的看好。施侃乐和吴一黎也当起了空中飞人,到全国各地布局他们的线下代办。
  责任编辑:尹颖尧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2/7372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