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3D打印论文 > 3D打印的应用迷局
    3D打印的应用迷局作者: 王辉辉 3D 打印技能的发明者Charles Hull
  中国3D打印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与欧美等先进国家相比,其家当应用上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时拉大
  3D打印技能究竟可以做什么?它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这几近是每一个3D打印从业者和研讨者都会被问到,也时常在思索的问题。但是,答案老是模糊而迷茫的。这也是世界3D打印技能产生30年来,在家当应用上的常态。
  “无论是国外还是国内,对于3D打印的家当应用都还在探索,都不是特别清晰。”世界3D打印技能家当联盟首席执行官罗军在接受《�t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表示。
  他告诉本刊记者,2014年全球3D打印市场规模为60亿美元,是2013年的1.5倍,但仍然不如一家大型企业的年产值。
  真相上,3D打印技能产生30年来,其家当应用始终推进缓慢。尤其是在中国,3D打印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与国外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时拉大。
  越来越大的差距
  1986年,3D 打印技能的发明者Charles Hull开发了第一台商业3D 打印机,开启了全球的3D 打印时代,当时还没有3D 打印的称谓,还叫快速成型。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清华大学教授颜永年等赴美访问期间,参观了美国的3D 打印科研机构。那是中国专家第一次接触3D 打印技能,颜永年也因此被业界誉为“中国3D 打印第一人”。
  细究起来,中美两国进入该领域的时间仅相隔五六年。因此有研讨者认为,中国与世界3D 打印行业一样,都处于家当化的起步阶段,面临同样的困难,存在同样的问题,差别不大。甚至有批评认为,与发达国家相比,3D 打印是中国唯一可以与世界先进技能保持同步的领域。
  但是,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的3D打印市场规模为3亿美元,而美国则为15亿美元。
  在罗军看来,双方的差距十分明显。更重要的是,近几年这种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时拉大。
  “比如,目前关于3D 打印的重要原创技能,没有一项是在中国人手里的。”罗军说,近年来,中国在3D 打印技能上几近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突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此深有同感。他告诉《�t望东方周刊》,“目前,金属3D打印的设备和材料几近全部抑制在国外制造商手中,这也是一些复杂的3D打印产品价格昂贵的主要原因。”
  世界3D打印技能家当联盟的数据显示,目前新投入3D打印领域的企业中,80%以上都是从事最基础的桌面机生产。
  而造成差距扩大的原因主要还是人才和资金加入的缺乏。
  与国外相比,中国少有专业的3D打印团队和人才进行长期研讨,而企业也鲜少在科研长进行持续、有打算的加入。
  “2014年以2亿元人民币的年销量成为当年销售额最大的某3D打印企业,竟未在产品研发长进行任何加入。”罗军说。
  而在美国、德国等3D打印技能发达的国家,不但有专业的研讨机构和人员进行长期专业的研讨,一些大企业每年都要加入上亿美元进行产品和技能的研发。
  实际上,目前中国90%以上的3D打印企业都是在售卖机器设备,而这其中又以技能含量不高的桌面机为主。
  “目前中国3D打印行业所处的时代,同当年的电脑组装时代一样,用的都是国外过了30年专利保护期的淘汰产品。”罗军说。
  “进口3D打印机的精度和稳定性确实要比国产的好得多。”颜永年告诉《�t望东方周刊》,以稳定性而言,一般进口3D打印机连续事务的时间能达到400小时,而国产的一半都做不到。因此,中国做3D打印加工和服务的投资商们也更愿意购买国外设备。这就使得目前中国市场90%以上的3D打印设备销售商在卖中高端的进口设备。
  在3D 打印技能的商业应用中,材料问题也越来越突出。以工业打印为例,其需要专门的金属粉末材料才能打印出各种金属零件,而目前中国的金属粉末材料大都依靠进口。
  然而,颜永年认为,中国的3D打印技能之所以不及欧美国家,更多的是因为整个技能不系统,所有的突破都是一个一个的点,没有连成线、变成面。
  先机已失
  科研和技能上的差距,必然会制约3D打印在商业应用上的发展。
  由于应用面少,应用渠道没有打开,3D 打印在其技能产生后的20多年时间里,一直作为一种高端而神秘的存在,默默发展,尤其是在工业和大众消费的应用领域。
  直到2012年,美国奥巴马政府将3D 打印技能作为美国未来15个制造业创新中心的首个项目推出;而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则认为,3D 打印技能将成为推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力量。
  政府的推动和媒体的关注,使得3D 打印迅速火爆,成为全球热点。
  在中国,2015年2月,工信部等三部委结合发布《国家增材制造家当发展推进打算(2015~2016年)》,提出了3D 打印行业的推进意见;5月发布的“中国制造2015战略”,再次肯定了3D 打印在智能制造中的重要作用。
  政策层面的重大利好刺激,和对行业未来发展的信心,使各路资本纷纷进入,从而带动家当应用迅速发展。
  世界3D打印技能家当联盟提供给《�t望东方周刊》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3D打印行业的产值是60亿美元,比2013年增长了50%;其中2014年时,中国3D打印的家当规模已经可以占世界规模的10%,同样比2013年增长了50%左右。
  从数字上来看,中国3D打印家当正在与世界同步快速增长。   但是,真相上,受困于核心技能的缺乏和材料问题的障碍,中国已经失去了家当应用发展的先机。如2014年中国3D打印行业40亿元的产值,国内3D打印企业仅占不到15亿元的份额。
  罗军介绍说,美国、德国等3D打印技能发达国家的企业规模一般较大,年销售收入在10亿元左右。其中有十多家大企业已经完成了在中国主要城市的战略布局,“目前,欧洲的几家大型3D打印企业在中国的各主要城市都有自己的代办商。”罗军说。
  未来一旦中国3D打印应用市场发展起来,这些企业依靠其品牌影响力和已经搭建好的销售渠道及网络,就能够迅速实现对中国市场的占领,届时中国企业再想发展就是难上加难。
  反观中国,大局部3D 打印企业的销售规模都保持在2000万~3000万元的水平,而且没有一家企业完成全国市场的战略布局,更遑论走出国门了。
  商业模式单一
  与传统工业不同,个性化才是3D打印技能的精髓。其本身就不是替代性很强的技能,要解决的也不是替代传统制造业,实现批量生产的问题,而是要解决复杂的高难度制造难题。
  这就决定了3D打印不可能成为一个大众市场,其商业应用面也十分有限,目前已经明确的应用领域有大众消费领域、工业领域和生物工程领域。
  即就是在这些业已明确的应用领域,目前仍然缺乏成熟的商业模式。
  “在商业模式上,中国3D打印行业的发展还是沿袭的传统工业的老路。”罗军说,只管国外也大多是同样的模式,但他们掌握有核心技能。
  所谓传统工业的老路便是生产设备、卖设备。上游的设备生产者不管用户市场是否打开了,更多地是想把自己的设备生产出来,卖出去。
  据罗军介绍,目前中国100多家3D打印相关的企业中,95%以上的是在售卖设备,惟有不到5%的企业在做加工和服务。而销售的3D打印设备又以进口机为主。
  公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1年,全球累计销售的工业3D打印机有4.9万台,其中近75%是由美国制造,中国生产的仅占3.6%。
  与传统工业不同的是,3D打印技能虽然已经产生了30年,然而真相上很多下游的设备买家只知道3D打印的观念,而并不明白3D打印技能,也不懂如何更好地使用这些设备。
  “一台工业打印机动辄数百万元,甚至上万万元,谁也不会在不明白如何使用的情况去购买。这也是我们的用户市场打不开的原因。”罗军说。
  单一的商业模式下,上游把风险传导给下游,而下游的设备使用者同样不愿承担这种风险,最后影响的是整个行业的发展。
  这使得目前3D打印从业者既对行业前景充满信心,又看不到眼前的市场在哪里。
  因此,在罗军看来,行业发展还有许多基础性的事务需要完成。在欧美国家,一般是通过建立3D打印技能服务中心,通过提供3D打印的加工服务来扩大科普力度,启动市场需求,探索更多的3D打印应用领域。
  “惟有市场需求起来了,行业才能发展。”罗军说。
  目前,世界3D打印技能家当联盟已经在探索更丰富的3D打印生态圈,希望通过推动建立3D打印技能推广平台,将服务前置,通过技能分享,让下游的市场用户更多地明白3D打印技能,变成推动行业发展的需求力量,打破目前3D打印行业“看得见远景,摸不着市场”的迷局。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2/7372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