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波斯湾地区的无人机斗法

波斯湾地区的无人机斗法

发布时间:2019-01-01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波斯湾地区的无人机斗法作者: 傅前哨   2011年12月4日,伊朗政府的一名高官向媒体记者宣布:伊朗军队在该国东部地区的卡什马尔镇上空监测到了一架越过伊朗与阿富汗边境,进入伊朗领空的RQ-170“哨兵”无人驾驶侦察机,并成功地在距离两国交界处约225千米的地方将其击落。这一惊人的消息立即传遍了全球。
  据伊朗军方的有关人士透露,该机的受伤程度轻微,基本保持完好,已被伊朗军队缴获。这一结果可不是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希望看到的,他们宁可让“哨兵”粉身碎骨,也不愿其“全尸”落在伊朗手里。
  《华尔街日报》援引一位美国官员的话说,这架无人机刚一与地面抑制站失去联系,中央情报局就感到大事不妙,他们立即和五角大楼的官员进行了紧急磋商。那时曾考虑过采取数个夺回该机的残骸或者将其摧毁的方案,以防止敏感军事技能外泄。美国高层筹备了几套作战打算包括:调遣驻阿富汗的美军特种部队或早已暗藏在伊朗境内的盟国特工人员,前往失事地点,抢回这架RQ-170无人机;派遣一个特别行动小组秘密深入伊朗东部地区,找到残骸并将其炸掉;出动战斗机对该区域实施空袭,摧毁这架无人机。
  前两个作战打算太过冒险,第三种做法倒是可行,因为美国人早在越战期间就曾施行过。当年,数架美军最新式的F-111变后掠翼战斗机刚刚加入战场就被越南的防空部队击落,为了不让苏联人获得最新的变后掠翼技能,他们派出大量的战斗机、轰炸机和抨击机对F-111的坠落地点进行了狂轰滥炸。
  但是,此次要在伊朗采取的行动与越战时期有所不同,那时双方正处于战争状态,炸自己的飞机残骸属于正常的行为。若抢劫或炸毁出事的RQ-170无人机的相关秘密行动一旦败露,情况可就没有那么大略了。白宫担心这会被伊朗指责为“战争行为”,从而引发大规模的军事冲突。经过紧张的讨论,美方最后放弃了以上方案。
  只是,某些美国官员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寄望于这架落在偏僻地带的飞行器不会被德黑兰的军事人员发现,或者该机已严重损坏,即使伊朗方面缴获了它,也难以窥探到美军的先进武器技能。但是这些希望很快落空――伊朗人不仅找到了出事的间谍飞机,而且几近是完整的。
  RQ-170落在伊朗军方手里,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洛马公司潜心多年开发的新技能和相关机密势必会外泄。那么,RQ-170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无人机?它是如何被打下来的?其技能本能怎么样?美国人为何如此关注该机的生死存亡?新闻界对此充满了好奇。
  “哨兵”揭密
  与美国人大肆宣传的“捕食者”、“收割者”和“全球鹰”不同,RQ-170“哨兵”的名字以往极少出现,其身形也没有几多人见过。2007年,有好事者在阿富汗坎大哈机场的外围,首次偷拍到了它在跑道上滑行的图像,并将模糊不清的照片传到了网络上。人们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种专门执行特工任务的高级飞行器。
  大小与轻型战斗机接近的此款喷气式无人机一曝光,立马引起了各国网友们的热议。由于其外观对照怪异:既没有机身、也没有尾翼,而在左右机翼的根部上方却凸起了两个三角形的大鼓包。人们虽然临时还不知道该机的正式名称是什么,但根据它奇特的“长像”,给这个家伙起了一个响亮的外号――“坎大哈野兽”。
  但是,中央情报局和五角大楼对此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直到2009年12月,美国空军才正式向新闻媒体的记者证实了它的存在,但仍未公布其主要用途以及相关的技能本能、尺寸规格等数据。
  按照伊朗电视台的说法,美军和中央情报局经常利用RQ-170无人机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西北部部落地区发动导弹袭击。弦外之音,这种飞行器是一款具备空对地打击能力的喷气式作战无人机。若果真如此,美军的航空装备就将率先跃上一个新台阶了。
  那么,真实的情况又如何呢?从RQ-170编号上还是能够看出一些端倪的。RQ的前缀说明它不过一款非武装无人侦察机,目前为止该机还没有配备导弹和精确制导炸弹。
  据悉,RQ-170无人机属于美国洛马公司“臭鼬工场”的秘密产品,于20世纪末起初设计,本世纪初基本成形。历史上,“臭鼬工场”就以开发拥有“特异功能”的专用飞行器见长,若RQ-170真的出自“臭鼬”之手,那么此款无人机在技能、本能等方面,就肯定有其可圈可点之处。
  美国媒体透露:“哨兵”无人机的主要设计指标是“可以轻易穿越敌方的防空体系”,其基本功能是“为前线战斗部队提供侦察及监视支援”。这种高空无人驾驶侦察机选取无尾飞翼式气动布局,机体结构由复合材料制造,其外表涂敷着新一代的吸波涂料。为了提高升限和留空时间,它的翼展设计得很大,将近27米,机长大约为4.5米,机高仅1.48米。该机的动力装置选择一台最大推力达27千牛的涡扇发动机,起飞重量4086千克,任务载荷1000磅(454千克),平飞速度800~970千米/小时,实用升限在20000米左右。“哨兵”无人机的活动高度主要位于平流层,一般的小型防空导弹是够不着它的。
  RQ-170无人侦察机的进气口交代在翼身融合体的背部,此种设计方案,在X-36、X-45、X-47等技能验证机身上都能看到,这几近已成为美国先进的喷气式隐身无人机的经典布局之一。该机安装雷达、光学、红外等探测装置的舱室位于机体的下部,并呈V字形截面。其整流罩的前后位置、外形,差不多与处于机体上部的进气口、发动机舱等构成对称的关系。
  “哨兵”无人机外观上的与众不同之处是:在起落架舱的上方有一对像驼峰一样的突起。它不应该是用于容纳起落架和机轮的,其内有可能装载着通讯系统、数传电台等电子设备和各类天线。
  该机配备有高分别率的光电侦察系统、精密的无线电数据搜集设备、先进的电子窃听传感器等新型的间谍器材,可以对某些特定的指标进行长时间的重复观察、监测,并通过数据链路把打探到的各类声、光、电情报信息(如敌方的雷达与通讯系统的参数、视频图像、红外照片、手机通话内容等),实时地传送给战区指挥官和中央情报局的高层。
  作为美国武器库中最先进的型号之一,“哨兵”的身手的确高超。这名空中间谍不仅可以悄悄潜入敌阵“偷看”、“窃听”,还可以“嗅闻”空气。利用机上携带的专业取样设备,它可嗅出来自地下核试验室的化学品气味。
  多数情况下,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间谍飞行器由世界上最大的特务组织――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掌管,它承担的也主要是特工任务。由于问世的时间不长,RQ-170可能仍处于先期试用、战场检测、改进改型阶段,总的生产数量不多。
  这些披着隐身外衣的空中密探以坎大哈机场为基地,频频对阿富汗塔利班 武装的活动情况进行监视。其实,阿富汗地区根本就没有像样的防空武器系统,用RQ-170无人机对付塔利班完全是大材小用,浪费资源。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国中央情报局将“哨兵”部署在坎大哈的目的,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种渗透战略。利用其低可探测性好的优势,伺机越过巴阿和伊阿边界,偷偷潜入巴基斯坦、伊朗等周边国家的境内,对美国人“感兴趣”的指标进行窥探、窃听。据称,RQ-170在美军“海豹”突击队围剿基地组织头目的行动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2011年5月之前,该型机曾多次秘密执行过监视本・拉登住所的任务,将大量连续的视频图像传送给后方,而巴基斯坦军队的雷达系统对此毫无觉察。
  能够说,RQ-170“哨兵”无人侦察机代表了当今美国隐身飞行器和精密机载设备的最高水准。得到这样一个完整的平台,将具有极高的研讨价值。
  真假“李逵”
  伊朗声称击落的无人机,真的是美国最新锐的RQ-170“哨兵”吗?它会不会是对照容易被雷达系统探测和跟踪,也对照好打的RQ-1、RQ-2、RQ-5、RQ-7、RQ-11等型别的低速无人机呢?
  为了给新闻界的人士和各国观众答疑解惑,也有可能是为了炫耀战绩,并让不可一世的美国人难堪,德黑兰特地导演了一把“俘虏展示”秀。12月8日,伊朗革命卫队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缴获的RQ-170的图像,并通过其国内的数家电视台转播了相关的画面。
  只管伊朗人做得很彻底,公开了落入其手的RQ-170的影像资料,并由两名军官对其进行现场讲解和介绍,但某些西方专家仍对这架无人机的真实性提出了质疑。他们指出:“哨兵”无人机的机翼外翼段应该是“上翘”的,而该机的主翼几近平直,甚至略有“下垂”;其二,从过去的照片看,这种隐身无人机的外表喷涂的是不显眼的浅灰假装色,而该机却身披耀眼的米黄色,看起来就像是游行彩车一样。这不适合光学隐身的要求。
  美国情报机构的一些官员赞同上述主见,他们认为,伊朗播出的飞机画面与美国失踪的无人机的气动外形和颜色都不一致。其弦外之音,该机有可能是假冒的,用以混淆视听。
  从德黑兰各电视台转播的录像镜头看,这架“哨兵”军用无人机较之航空爱好者过去拍摄到的“坎大哈野兽”,在外观上的确存在着许多差异。只是,该机最主要的“基因”特征没有变――位于发动机舱两侧的一对“驼峰”依然高高地耸立着。
  从技能和测仿的进度上讲,伊朗军方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克隆出一个高端飞行器的外形。因此,他们向电视观众展示的无人机,确实是如假包换的RQ-170,只只是此“哨兵”非彼“哨兵”。波斯人运气不错,猎获到了一只刚刚出身的“坎大哈野兽”。
  与2007款的RQ-170相比,最新式的“哨兵”无人机在技能方面有了不少改动(如主翼的外翼段由上反形成了略带下反角)。新“哨兵”与老“哨兵”最大的不同点是:前者在机背进气口处增设了与F-117A“夜鹰”隐身抨击机类似的进气格栅。这种可屏蔽雷达波的装置对进一步降低全机的雷达反射截面积相当有好处,不过对进气效率和发动机的推力会有些影响。据此推测,洛马公司可能为其更换了发动机。如果原先的“哨兵”型无人侦察机的编号为RQ-170A的话,电视观众如今从屏幕上瞧到的“物件”,或许会被编为RQ-170B。
  既然是一名刚入伍的新“哨兵”,那么它身穿原装的“黄色外衣”,而未披上制式的“灰色迷彩服”,也就好解释了:该机仍处于试飞和测试阶段,还是只不成熟的“菜鸟”。把这样的一个“生手”派上战场,发生机械故障或受到电磁干扰而出事的概率自然会高一些,在执行任务期间出现意外,一点都不奇怪。
  就整体的“遁形”技能水平而言,RQ-170“哨兵”的低可探测性目标肯定要优于第一代的隐身飞机。1981年6月首飞成功的F-117A,属于典型的“80后”,而RQ-170则为名副其实的“00后”。连“夜鹰”这样老牌的隐身抨击机都能做到纵横江湖多年,极少失手(仅败过一阵)。那么,比“夜鹰”晚出身20余年的“哨兵”在隐身技能方面应该更加精进,其匿踪能力肯定又上了几层楼。但它为何刚一露头就让伊朗的防空系统发现,并被捅了下来?这确实令人不可思议。
  事实辨析
  这架吸引世人目光的隐身无人侦察机是如何丧命的,目前各方说法不一。美伊之间唇枪舌剑争辨不休,真相事实如何?一时还难以完全搞清楚,只可根据相关情况作些分析和推理。
  1 击落说
  德黑兰政府在12月4日首次发布消息时,言之凿凿:美国的RQ-170“是被我们的防空部队和电子战部队成功识别并击落的”。五角大楼立即全盘否定了这一说法,其发言人约翰柯比称,没有迹像证明RQ-170是由防空武器打下来的。他指出,这架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使用的飞行器是因为出现机械故障而坠落的。“击落”、“坠落”虽仅一字之差,但它们的定义完全不同。
  美国军方在发表的简短声明中称:“伊朗所说的可能是一架上周晚些时候在阿富汗西部执行任务的非武装侦察机。操作者失去了对飞机的抑制,目前正在确定其状况。”这个声明隐含着两层意思:最初该机并非一架无人驾驶的抨击机,而是“和平”的、没带武器的飞行器;其次,它并非故意进犯伊朗领空,而是失踪后,在没有人操控的情况下,从阿富汗误入伊朗的。
  另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这架无人机95%是发生了故障。过去,操作者也曾停止过与无人机的卫星联系,致使它们偏离航线,燃油耗尽而坠落。”
  美国军事专家洛伦・汤普森认为:“这架在高空飞行的无人机肯定发生了严重故障,然后坠毁,它很可能摔成了几百块。”
  “哨兵”无人机并非被防空武器击落的论点,无疑是准确的。倘若它遭到了地对空导弹或高射炮火的抨击,并被正确命中,那就不可能如此完整地保存下来,且满身上下没有一个弹洞。伊朗防空部队打下了RQ-170说法,缺乏过硬的证据。
  只是,洛伦・汤普森的预测也是错误的,该机显然没有受“机械故障”等原因的影响而一头扎向地面,形成了数百块残片。
  2 勘持说
  后来,德黑兰的国家电视台又提出了另一种更明确的说法,德黑兰政权的军队“迫使”从阿富汗西部进入该国领空的RQ-170下降。
  为了平息争辨,12月8日,该电视台播出了一段视频:伊斯兰革命卫队航空兵的总指挥官哈吉扎德准将与另一名军官检查、研讨了这架黄色的飞行器。其间,哈吉扎德在电视镜头前透露了一个惊人内幕:该机是通过网络袭击夺取的。
  遐想到日前外刊和网站曾经报道过的一条消息,美军局部“捕食者”无人机的计算机系统遭到黑客入侵,中了计算机病毒,并被植入了“键盘记录木马”程序。它们接收到的每条指令、每个信息都可能被外人窃取。根据哈吉扎德准将的言 论,人们推测:这架R0-170型无人机是否也“中毒”了?结果,由伊朗防务部门的技能专家通过网络和通讯系统对其中途接手,并操纵它下降到某一平坦地域呢?
  12月16日,《德黑兰时报》报道说,伊朗已经掌握了4架以色列的无人机和美国的3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刚刚截获的RQ-170。同日,德黑兰的军方战略研讨中心主任阿里沙姆哈尼将军向记者指出:截获“哨兵”隐身无人机,证明了伊朗专家的能力。请注意,在RQ-170坠机事件中,伊朗方面逐步将“击落”一词,改为“掌握”、“截获”、“俘获”等用语,并特别强调了技能专家的作用。
  以色列、俄罗斯的电视台和德布卡军事情报网也认为,德黑兰军方很可能侵入了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的无人机指挥中心的计算机系统,使之无法发现这架无人机已被引入敌方基地。
  对此,美国全球平安研讨所的军事专家约翰派克反驳说,伊朗人不大可能拥有夺取无人机的导航权并使它几近完好无损地平衡下降的技能。
  一位五角大楼的官员与约翰-派克持相同的主见,他明确指出,有关网络袭击打下飞机的说法是荒谬的。这类袭击实施起来相当困难,尤其是对使用加密卫星通讯技能的最新一代飞机而言,因为地面系统很难截获并批改这样的技能。即便敌人真的攻破了卫星通讯系统,也鲜有高手能破译保护抑制代码的密码。
  将一架敌方的近程无人机遥控至地面下降也许还对照容易做到(前提是知道了对手的通讯频率和传输密码),而要想强行切入并操纵一架经由通讯卫星抑制的大型无人机就很困难了。因为这类无人机的通讯天线始终是对着天上的某一点的,且传送的波束对照窄。干扰它还有可能,要想欺骗它就没那么大略了。
  的确,如果伊朗军方真的具备如此高超的本领,为何不试着通过地面无线电遥控装置操纵这架无人机飞到本国的机场着陆?让其在荒郊野外迫降,机体老是要受损的,这不适合一般的常识。因此,RQ-170在空中遭到“绑架”,然后操纵它下降的可能性要打个问号。
  3 故障说
  美国人认为,该机95%是发生了故障,才被伊朗人捡了便宜。这要看出现了什么故障,怎么样发生的故障。航空模型和小型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出故障是常有的事,其故障大致可分为机械故障、飞行抑制系统故障、通讯系统故障、导航定位系统故障、任务设备故障等。
  如果发生机械故障,特别是操纵系统的机械装置存在着严重问题(如舵机卡在某一位置或升降舵拉杆脱落),那么飞机将无法抑制,坠毁的几率对照高。从该机的完整程度看,不大可能是这种情况。
  若是导航定位系统发生了故障,无人机将偏离原定的航线,但只要通讯系统是良好的,在地面操作人员的抑制下,该机应能正常返回。
  假设仅仅发生了卫星通讯系统故障,与基地联系不上,中大型的无人机一般会启动返航程序,依靠机载设备进行自动驾驶,并指引无人机飞回起降场。万一回不来,到了最终关头,携带着大量机密的无人机还有可能启动自我毁灭装置。这种情况在此次坠机事件中出现了一半:空地失联,但飞机既没有返航,也没有自杀。
  受到电磁干扰也会引发设备故障和抑制问题,这种情况主要有两类:一是内部干扰,二是外部干扰。外部干扰又分为故意干扰和无意干扰。
  如果在无人机的设计和测试阶段,各机载电子装置之间的电磁兼容性没有处理好,那么某些电子系统在开机时,就有可能干扰其它设备的事务,导致故障问题的发生。
  倘若受到来自外部的干扰,也会影响机载电子系统的正常运转。在进行航模竞赛和进行航模练习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许多航模飞行器受到同频率遥控器的干扰,往往莫名其妙地就摔掉了。
  这架RQ-170隐身无人机也许真的受到了电子干扰并引发了故障,但它出事后为何还能保持如此完整的身形呢?一些专家分析说,在落地前,该机应该是能够依靠机载自动驾驶仪和飞控系统实施自主操纵,以准确的姿态、速度滑降的。因此,其受损情况并不严重。还有人认为,这架“哨兵”很可能由于飞控系统软件失效或操纵机构的缺陷,而进入了平螺旋状态,最后以较低的速度平拍在松软的土地上。
  4 干扰说
  那么,这架RQ-170型无人驾驶侦察机的坠落,是因为内部的干扰,还是由于外部的原因呢?从上面的分析中不难看出,这架RQ-170型无人机的通讯系统、导航定位系统以及飞行抑制系统都存在一定的问题,至于是受到了干扰还是发生了故障,前者的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因为各系统同时出故障的情况并不多见。
  哈吉扎德准将曾在电视上介绍了干掉“哨兵”无人机的大致过程,他指出:“我们通过获得的情报和精确的电子监视,在这架美国无人侦察机进入伊朗之前就获知该机将飞到我国领空从事间谍活动。它进入伊朗东部后落入了我们武装部队的陷阱,几近没有损伤地被击落。”
  综合各方面的报道,一些专家做出了如下假如:伊朗的黑客通过网络窃取到了RQ-170无人机的行动打算,或通过谍报人员掌握了它的活动规律。其防空部队的探测系统根据事先知晓的方位对着这架隐身飞行器可能出没的空域进行搜索,结果发现了它的蛛丝马迹(只管看不真切)。随即,电子战部队对空发射电磁波实施干扰,从而切断了该机与地面抑制站的通讯联系,破坏了其导航定位系统的精度,导致飞机失去遥控操作能力,并最后依靠机载飞行抑制系统平稳地滑降至地面,被当地人拾获。
  这架无人机是被电子手段搞下来的?伊朗的电子战部队具备这样的能力吗?应该说:他们有这样的装备和能力。
  前一阵子,该国从俄罗斯引进了一套对照先进的“汽车场”型地面电子对抗系统。这种机动式陆基电子对抗系统配备了多种专业车辆,具有较强的电子侦测、定位和干扰功能。它主要用于与空中入侵的敌机展开区域对抗。其发射功率大、软杀伤能力强,一旦开机可影响方圆近百千米的范围,使敌方军用飞行器的雷达看不清指标,机载通讯系统、数据链系统受到压制性干扰。经过训练,这套系统目前已可加入实战。2011年9月初,伊朗空军在西北部地区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在军演的第二阶段,其航空兵进行了模拟电子对抗训练。
  用电子战的手段打无人机似乎很神奇,其实是完全可能的。要是碰到故意识的强电磁干扰,除非屏蔽事务做得好,否则无人机就可能难逃一劫。当然,电磁干扰也不是对什么机载设备都管用,这架RQ-170的通讯,导航定位系统也许会受到影响,但自动驾驶仪及其飞控软件的事务还是正常的,因此可以平稳地滑降至地面。
  目前的无人驾驶侦察机的智能化水平仍然对照低,需要与外界(地面站的抑制人员)进行不间断的联系,发送实时情报,接受飞行和任务指令。其上行与下行的通讯接口多,这是与有人驾驶的隐身飞机不同之处。遭到强电磁波照射时,功率较大的无线电波往往会乘虚而入,影响机载设 备的正常事务。
  当然,无论是通过硬杀伤手段直接抨击无人机,还是利用强电磁波干扰无人机,都需要有一个必备的前提条件,那便是可以发现它和锁定它。隐身无人机很难连续掌握其行踪,地对空导弹武器系统的雷达如果不能稳定地捕获和跟踪指标,就无法导引地对空导弹实施精确抨击。而在这方面,功率强大的电磁波发射台则有其独特的优势。此种装置在闪击指标时,并不需要如此理想的条件,只要大致知道空中的飞行器在哪个方位,向这一概略的区域发射堵塞式干扰或特定频段的干扰,便有可能把无人机蒙下来。
  一般来说,先进的无人机发生非致命性故障、受到干扰或与地面站的联系停止后,应该具备自动返航的能力,依靠机载程序抑制系统飞回起降场。但这架RQ-170却没有,乖乖地落入伊朗军队的囊中。这说明,该机除了远程通讯系统受到干扰外,其机载设备的软件可能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失去了自主判断的能力,不辨东西南北,只好在天上乱飞,最后油料耗尽,自动滑行降落,成了伊朗人的俘虏。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该机本身发生了故障而导致一去不复返呢?如果德黑兰方面没有察觉,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存在,也就无法测知其下降地点。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想很快就发现这架坠落在野地里的隐身无人机,是相当困难的,需要碰运气。12月4日当天,从中央情报局判定RQ-170失踪,与五角大楼商量对策,到伊朗政府对外宣布击落了一架美国无人机,其间相隔的时间很短,以致美军根本来不及采取行动。这说明,伊朗人对事态的发展,自始至终都是掌握的。
  5 诱骗说
  有媒体指出,RQ-170“哨兵”隐身无人机到伊朗上空执行任务是第一次。既然是首次,那么就应该可以达成行动的忽然性,在对手丝毫没有感觉的情况下潜入、潜出。这架高度机密的飞行器怎么可能一入境,立马就被对手发现?它到底是怎么样“几近完好无损地”落入伊朗人的掌控中的?这里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疑点。
  面对猜测,伊斯兰革命卫队副司令侯赛因・萨拉米自豪地说:“从技能上来讲,伊朗与美国、以色列和其它发达国家的差距,并没有大到令截获无人机对我们来说像做梦一样……这对其它国家而言可能是难以想像的。”伊朗议会国家平安与对外关系委员会副主席侯赛因・易卜拉希米甚至放言:“我们掌握着敌人并不知情的特殊潜力和宝贵技能。”
  伊朗人实际上握有什么底牌,外界并不很清楚。其高层说的也都很笼统,很含糊,给人的感觉是云山雾罩、虚虚实实。但该国的一些参与破解RQ-170无人机技能秘密的工程师谈的就对照专业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伊朗技能人员就表示,他们利用了无人机的一个众所周知的最薄弱的节点,施计诱使这架飞机下降到了伊朗境内。
  这个最关键的弱点便是GPS。
  美制无人驾驶飞行器不管是小型、中型、大型的,还是近程、中程、远程的,一般都配备有单独的GPS或组合式的INS/GPS系统,用于飞行时的导航定位和相关参数的测算(如地速等)。在巡航和机动的过程中,无人机需要不间断地从GPS卫星那里接收无线电信号,以获知自己的坐标位置和大致的高度,并以此为基础得出航路、航向等信息。在组合式的INS/GPS系统中,惯导(INS)装置的定位精度要低于GPS,飞行距离越远,累积误差越大。当惯导确定的经纬度参数与GPS给出的坐标值不一致时,惯导要向GPS靠拢(即在INS/GPS组合式系统中,后者的权重一般要大于前者,双方在导航定位方面出现差异时,主要听GPS的)。
  但是,GPS系统本身也有缺点,那便是导航卫星远在20000千米以外的天上,且发射功率不大,传输信号很弱,极易受到屏蔽和干扰,这个问题是众所周知的。另外,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经常遇到暂时改变任务的情况。地面抑制人员会根据需要向其发出无线电遥控指令,操纵它实施机动,飞向感兴趣的地点上空;或者上传几个新的GPS坐标点,批改航向、高度、速度等参数,让其沿着新设定的航线巡弋。相应的,无人机也会将自己所在的位置、航向、速度、高度、姿态等数据传给地面站,供操作人员监视与调控。上行、下行的无线数据链路都有可能受到强电磁干扰,这个问题也是众所周知的。
  人们不知道的是,伊朗专家是通过何种途径切入机载通讯系统和无线数据链路,从而中途劫持了这架无人机的。不愿透露姓名的这位技能人员给出了一个答案:利用先前被击落的美制无人机上收集到的信息,以及逆向设计工程,伊朗专家掌握了一项将GPS信号注入敌方无人机导航定位系统的技术。他们重构了这架“哨兵”无人机的GPS坐标,使该机落在了它误认为是阿富汗基地的地方。
  对这次成功的“电子伏击”,他也进行了对照详尽的描述:德黑兰方面的电子战专家先对RQ-170的通讯系统进行干扰,切断其通讯线路,从而中止了该机与地面抑制站的联系,迫使它转入自动驾驶状态。于是,这架无人机就形成了“无头苍蝇”。
  下一步,便是要哄骗或抑制“哨兵”无人侦察机自动着陆在伊朗希望它下降的地点。通过无线电测控系统操纵敌方的无人机或向它的飞行程序输入新的GPS坐标点,让该机按照自己的意图和批改后的航线飞行。这样做,从理论上虽然是可行的,但技能难度极大,因为必须充分掌握对手的通讯密码。否则,发送给RQ-170“哨兵”的无线电遥控信息,会被拒之门外。其实,事情远没有想象得那样复杂,伊朗人根本不需要破译来自美国指挥中心的遥控信号和通讯密码,他们采取的也许是更为简易的对策:
  最初,想办法替换其原始起飞位置的参数。阿富汗坎大哈机场的经纬度坐标是已知的,但要将这个记录在机载导航定位系统上的原点变更为新的数值,没有特殊的手段可做不到,若能偷梁换柱地完成这项修订,那么此架RQ-170将会把该点当作坎大哈机场而自主“返回”。
  如果无法改动存贮在“哨兵”无人机计算机里的起飞区域的坐标值,还可选择另外的一招:按照机载GPS系统的使用规律,向其连续地发射假的卫星导航定位信号(GPS系统的事务频率是已知的,且信号强度很弱,极易被覆盖),无人机便有可能根据这一连串强行注入的经纬度坐标,构建出一条飞向“初始升空地点”的航线,在假GPS信号的指引下,“哨兵”无人机逐步逼近“原点”,直至正常下降在所谓的“机场跑道”上。
  这说起来有点绕,其实大略地概括一下就不难明了:第一种手法,无人机获得的GPS导航定位信号是真的,而“起飞原点”的经纬度坐标是假的(已被批改);第二种手法,GPS导航定位信号是假的(被强行注入),而“起飞原点”的经纬度坐标是真的。这两类技能措施都有可能达到诱拐无人机的目的。
  先进的无人驾驶侦察机虽说是高科技产品,但目前的智能化水平仍相当低,一旦断绝其与地面抑制人员的联系,它们就会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只知道沿着来路回家。此时,只要使些手段,就有可能引诱其向着它自以为是“家”的地点“走”去。
  当然,要想完整地俘获一架RQ-170,也不那么容易,方方面面的情况都需考虑到。除了对其GPS导航定位系统接收到的信号进行切换,或对其原始坐标参数实施调包外,还要解决一个关键性的问题,那便是:该机在阿富汗使用的军事基地的绝对高度是确定的,着陆时,它会根据自己的真实高度、起降场的海拔和机载精密测高仪获得的参数,自动调整飞机的下滑线、接地姿态和速度,使之平稳落地。着陆点的海拔高度若发生变化,又没人告知无人机,那么在自动下降时便有可能失事。为解决这一难题,必须选择一个相应数据与坎大哈机场大致一样的地域,作为此架受到诱导的RQ-170的实际着陆点。伊朗人恰是这样干的!
  那名伊朗工程师在解释为何要用蒙布将国家电视台展示的“哨兵”无人机的起落架和机翼下表面遮住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把我们使其着陆的地点和该机原基地的位置进行对比,能够发现,它们几近处于相同的海拔高度,但由于与正确的高度存在着几米的误差,这架无人机的腹部在下降时受到损伤。所以,在播出的电视画面上,那一块被遮盖了。”
  尾声
  真实情况到底是怎么样的,有个从侧面分析、印证的机会。伊朗当局声称很快将向外界展示他们截获到的7架无人驾驶侦察机,假设除了已成为“明星”的RQ-170外,德黑兰政府陈列出来的仅仅是几堆无人机残骸,它们被劫持、诱拐的说法便要存疑。倘若7位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空中机器人齐刷刷地满身亮相,或者有一局部是较为完整的,那么,全球航空界和新闻媒体就有得聊了。各国军界和航空界人士对伊朗的技能能力,也要重新认识,甚至刮目相看。
  不管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但有一点是能够肯定的:RQ-170坠机事件将留给人们许多重要的启示、值得反思的经验教训和需要认真研讨的课题。该事件也许会成为一个分水岭,对未来无人机的发展、无人机的使用和无人机的对抗,产生深远的影响。
  责任编辑:王鑫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9/0101/7273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