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机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无人机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发布时间:2018-12-31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无人机时代真的到来了吗?作者:未知   从MQ-1C“空中勇士”说起      在台湾的采购清单中,除了“黑鹰”直升机、“爱国者”3型导弹等装备外,还有一项便是美国最先进的MQ-IC“空中勇士”无人侦察机,并正在就采购事项同美国空军进行接触。
  “空中勇士”是美国通用原子公司在MQ-1“捕食者”无人机基础上研制的中高空、中长航时无人机,能够视为美军目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上加入使用的MQ-1“捕食者”无人机的升级型号。这种无人机装备有先进的多频谱侦察系统。可以对指标进行精确定位,能够向地面实时传送指标区域高分别率的视频信号。此外它还能够根据任务需要,装备合成孔径雷达吊舱,进一步提高复杂环境的侦察能力。它还配备了改进型发动机,确保“空中勇士”在高空连续巡航36个小时。
  与台湾空军现役的RF-5“虎”式侦察机相比,“空中勇士”更能胜任台湾海峡的监控任务。而此前台湾研制的“天隼”和“中翔”等型号无人机,活动半径小、航程近、续航时间短,机载设备落后,到目前为止与台军大航程、长航时、多功能的无人机标准还有不小差距,“空中勇士”的加盟可以有效补救这一不足。
  “空中勇士”的改装潜力也很大。经过大略改装后,侦察型的“空中勇士”就能够成为抨击型的“捕食者”,不但能携带多枚AGM-114“海尔法”空地导弹。还能挂载GBU-39/B和GBU-44/B小直径制导炸弹。据测算,其对地抨击能力与美、台军现役的OH-58“基奥瓦战士”侦察,抨击直升机非常。
  这款新闻中的武器一旦装备台军,无疑会大幅度提高侦察监视能力和火力打击的忽然性。台湾岛内的挟洋自重会再度泛滥。两岸在蒋时代结束后,会首次因为一种无人机而使台湾地区局势再次发生变化,就像当年击落美国的“火蜂”和台军的RB-57D一样。有人说,两岸在未来的空中对抗中,将进入新一轮无人机对抗时代。
  
  什么是无人机时代
  
  台湾钟情于无人机,是因为有人认为无人机的时代已经到来。从越南战争中的“火蜂”,贝卡谷地的“猛犬”,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的“捕食者”、“收割者”和若隐若现的“坎大哈怪兽”,无人机正在逐步摆脱靶机、“替死鬼”和侦察兵的角色,从配角位置游离开来。于是有人预测,2020年,在美国的空中进攻战役中,将有1/3是无人机参战,而F-35有可能成为美国的最终一款有人驾驶作战飞机,无人机将成为未来航空武器装备的骨干而颠覆空战武器的现有格局,真正迎来无人机时代。
  那么什么是无人机时代?无人机时代是一个标准非常宽泛的观念。就像从前衡量战斗机的“喷气时代”一样,是以能否成为某一个时代的主要装备作为基本标准,只管这个时期仍然存在不宜选取或者不能选取这种动力技能的航空装备。因此米格-15和F-86只可称为这个时代的开端,还无法统治这个时代。但也有人更加激进,喜欢用一个时代出现的新型装备或者技能来命名这个时代,理由是这种装备早晚会统治这个时代。
  从对无人机时代的叫法来看,后一种占有非常的比重。这种焦急的心情容易理解,但过于草率,带有浓厚的以偏盖全痕迹,一旦被复制。就会出现装备发展史上的很多悖论。“阿波罗”11号刚刚着陆月球,美国人就说“我们生活在月球漫步的时代”。但对月球而言,人类精英的月球漫步与人类全体的观望相比,前者根本不值一提,因为人类的绝大多数是在“看”而不是“漫”。
  从无人机的发展看,1917年英国人就研制出了世界上第一架无人机,但在战争中的应用却相对缓慢。从军事用途上分析,无人机先后履历了无人靶机、预编程序抑制无人侦察机、指令抑制无人侦察机和复合抑制的多用途无人侦察机的发展过程,在越南战争、中东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和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得到不同程度的应用。如海湾战争中,现代意义上的无人机惟有“先锋”一种;阿富汗战争中使用了“全球鹰”、“指针”和“捕食者”、“收割者”四种;伊拉克战争中,美、英两国使用了十多种无人机,从大型的高空远程“全球鹰”,到中高空远程的“捕食者”,再到各种短航程小型无人机,执行任务的范围也从单纯的空中侦察,扩展到了指标监视、导弹抨击、电子侦察、干扰迷惑和作战效果评估。只管如此,无人机的数量与规模与有人作战飞机相对照,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在2004年就有人做出预测:到2010年世界无人机数量将增加到12万架,美国用于纵深抨击的飞机将有1/3是无人机,无人战斗机将占据美国喷气战斗机的90%。今年恰是这个预测的时间底限,美国传统的战斗机还没有一架是无人的,F-35虽然被冠以“最终一款有人驾驶战斗机”的名号,但从美、俄刚刚出台的下一代轰炸机观念看,仍然是有人作战飞机,这说明,最快十年后服役的新型轰炸机,加上轰炸机三十年的服役期限,按最大略的算法,至少四十年内主战飞机的主人仍然是人。就像玛雅人的2012一样,这个预测显然是失败的。
  
  无人机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无人机时代的到来与设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观念。21世纪初,人们的想法已经进入了无人机时代,但这只可称为想法或者思想进入了无人机时代,这其中包含了人们急于与当今时代决裂的激情与豪迈。但设想与技能装备的推广及普及在时间上交错的跨度往往很大。就像技能的出现不意味着技能的成熟一样。FCS是美国陆军来来战斗系统的简称,相对于“古老”的陆军,这套系统的理念无疑是革命性的。但所需要的数十项核心技能的实用化,仍是摆在FCS面前的巨大障碍,而技能障碍的攻克除了需要金钱和时间。更需要实战的检验。FCS最后在2009年被美国国防部终止,因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与人的思想和行动的对抗中,机器仍显得十分笨拙,只管如今的机器人能够不知疲倦地做家务,但可以在战场上抢得上风的智能水平仍显笨拙。因此,过于激进的无人化作战,是对人类历经万年进化才达到的智能水平的一种讽刺,真正的无人时代只可在构想中存在。
  一是自主抑制技能还相对低级。无人机要想真正成为空中战士,能完成自动起飞、飞行和下降还远远不够,这些不过自动抑制技能的结果,幕后起到作用的仍然是操作员,美国的RQ-7“影子”200侦察无人机的运作过程。需要32个人全程维护。为了提高操作水平,2010年1月29日,美国已经决定,为无人机操作人员这些被称“不会飞行的飞行员”加薪,而不是把美元用于对现有无人机智能水平的改进上。在人与机的权衡中,美国选择了人,因为在无人机的抑制中,自动抑制仍然无法升级为自主抑制。即便如此,美国人的无人机的坠毁几率仍是有人驾驶飞机的4倍。
  二是自主作战尚无先例。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虽然无人机操作员被认为引领了战争革命。但在洲际绝杀的后 面,扣动扳机的角色是人,无人机只非常于炸弹或者导弹卡车。以色列2月21日亮相的、与波音737翼展非常的“埃坦”(也称“苍鹭”)巨型无人机,不过增大了卡车的载重量和行驶时间。严格地讲,目前无人机的活动空间基本上是无威胁空间,或者已方已经取得制空权的空间,与战斗机对照,受敌方战斗机威胁这一最大的担心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如果把这些无人机置身于对方的战斗机面前,在瞬息万变的空战中,操作员恐怕远不及飞行员精通空战战术,依靠操作员作战的无人机只可独自承受慢半拍的巨大风险,自主作战所需要的指标识别、敌我识别、武器选择等等一系列需要在秒间完成的动作。不是无法飞行的飞行员可以体会的。另外,在空战中还会有丰富的战术运用,真假并存的多种情况将成为常态。从这个意义上看,目前无人机的作战使用,绝不是真实的作战状态,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反美武装和塔利班战士根本不具备空中作战和防空能力,是非对抗状态成就了无人机眼下的荣耀。
  三是使用范围仅限于保障性军事行动。在无人机大行其道的两个战场上。虽然有侦察型、武装型等多种无人机加入作战行动,但不过承担了作战保障功能,如反游击作战中的大范围、长时间的指标监视和辅助性对地火力打击。据统计。在目前的阿富汗战场上,美军每天使用20架次“捕食者”机用于情报侦察,达到2001年阿富汗战争期间的2倍。2009年以来,美军的“收割者”无人机已经向指标发射184枚导弹,抛掷了66枚制导炸弹。只管如此。总额惟有250枚的机载弹药使用量,在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内。每天的投射量不到1枚。与消灭游击性质的武器装备力量所需要的弹药量相比,差距实在太大。这也从一个侧面再度说明。就无人机的空中待战样式而言,威慑作用远大于实战作用。从“捕食者”击毙阿提夫、马哈苏德等个别人物中。还不能得出无人机已经成为空中火力打击的主要装备的结论。在与此相关的所有表述中,媒体用的“追杀”最为贴切。因为它表现了真实的一对一比试,但同时也说明规模不大。
  无论MQ-1C来不来台湾,也不管以色列再装备几个“埃坦”中队,都不过对现有空中武器装备体系的补充与完善,属于锦上添花,根本起不到操纵历史和改变时代的作用。今天,无人机主宰的时代还远没有到来,但无人机辅助作战的时代到了。
  真正的无人机时代,应当在2050年开启。
  
  编辑 严晓峰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31/7170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