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云计算论文 > 云计算泡沫

云计算泡沫

发布时间:2018-12-31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云计算泡沫作者: 雍忠玮 徐英   “如今云计算的钱最好赚。”4月18日下午,万寿路附近的一家茶馆里,王远(化名)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王远对外的业务身份,是某部委下属的家当推广中心副秘书长,该推广中心的主要诉求,便是帮助企业向各地政府灌输云计算和物联网概念,进而推动各地政府设立云计算中心。
  “能够做的事情很多,厂商能拿到各地政府资金帮助、办公地帮助,这不过一个方面,另外还能帮助厂商完成销售,所以厂商很需要我们。”王远说。
  据王远称,该家当中心的实体,其实是几个自然人合伙投资的一家商业公司,“用部委的牌子,更便于我们跟各地政府合作,而且,也便于我们从地方政府那儿拿到专项资金。”
  他所说的专项资金,包括了地方政府的调研支持费用,地方政府的服务费用,甚至于地方政府“云计算落实举措和先进经验的公关和宣传费用”,“我们正在操作的项目包括,山东某个地级市、北京某个区,另外我们还正在和天津某个局在洽谈,整体上买卖不太难做。”王远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借助云计算观念圈钱圈地,已经成为大公司、小公司近两年来的共同首选。
  “各取所需。”姚戴龙对记者说。作为一名创业者,2011年,姚通过在北京注册的一家壳公司,在无锡成立了这家北京公司的子公司。只管其北京公司连地址都是虚构的,但无锡物联网基地还是给了他超过300平米的办公场所,“基本上算是免费的,而且享受税收减免政策。”姚对此颇为得意。
  有了正式的公司之后,姚起初四处寻找投资人,筹备做基于Android的平板电脑业务。在他看来,当地政府既不关心云计算、物联网是什么,也从未想要去关心,“他们要的是政绩,引入了几多家公司最重要,至于这些公司的实力,或许没有几多人在意。”
  
  偏离的推动力
  “当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中国云计算业务缺乏需求和推动力,而是需求很旺盛。整体上地方政府推动云计算的初衷是良好的,但在实际的运作过程中,或多或少因为其他一些因素,导致云计算的推动力指向有所偏离。”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化推进司司长徐愈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专访,含蓄地表达了对一些地方政府推动云计算方式方法的评论。
  市场调研机构赛迪顾问,更是在一份针对云计算的汇报中称,中国云计算应用“缺少统筹规划、对应用领域研讨梳理不够、示范项目仓促上马、投资风险增大”。
  “发改委以中央津贴经费的方式,为云计算应用发放津贴金,本身就带了一个不好的头。”工信部电信研讨院某高级研讨员对记者说。
  2011年10月,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等三部委拨款15亿元,成立国家战略新兴家当云计算示范工程专项资金,并迅速对12个企业项目进行了首批8亿元资金的发放。据明白,国家战略新兴家当云计算示范工程专项资金,主要面向指标是已经公布的试点五城市范围内企业,因此获得基金支持的公司范围相对较小,而单个企业由此获益良多。
  与此类似,科技部结合财政部,也有类似资金用于推进“云计算”的发展,该类资金分散于国家863打算和火炬打算之中。
  但是,在该研讨员看来,恰是这样的标志性和象征意义的补贴,使得“地方政府大搞对云计算的支持,从给钱给地,最终发展到圈钱圈地,既然云计算对于企业自身,或者对于地方家当生态链,可以构成节约成本、效率增加,又何必进行大规模的资金或土地补贴?”该研讨员称,当前最为复杂的,不是如何推动云计算的观念被认同,也不是对云计算业务类型缺少的担忧,而是地方政府和局部企业利用云计算的噱头,做和云计算不相关的利益攫取和再分配问题。
  “以阿里巴巴为例,这个公司旗下的阿里云,单独从国家层面获得的项目津贴金大概有1.5亿元,一个商业公司在做一项从长期看对自身而言是有益的事情,使用的却是国家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津贴金,这无论是从名义上还是商业准则上,都不适合逻辑。”他说。
  该高级研讨员表示,由工信部主导推动云计算,是必要之举,与之对应,发改委和财政部进行支持,也是必要之举。“然而否直接以津贴的方式发放给企业,我个人觉得值得商榷。” 他认为,阿里云作为一家商业性公司,当政府有政策能够拿到钱,它就会积极争取,从商业公司的角度而言,是完全正当的,“但三部委在支持方式上,是否当前的方式便是最佳的,或许还应该更为慎重一些。”
  “说到底,云计算应该是企业的事情,来自政府支持有必要,但不应该是如今这样的支持方式。”上述研讨员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蘑菇云”
  随着一些地方政府认为,借助“云计算”三个字,既能获得推动地方科技家当发展的口碑,又能获得征地圈地的实际,还能在此基础之上,完成招商引资的政绩,一举多得,云基地建设的热潮立即席卷中国。
  而在此之中,地方政府与企业在云计算的发展过程中,正扮演着相互借力的角色。
  以杭州为例,该城市可以入选发改委和工信部首批五个试点城市名单,主要恰是得益于阿里巴巴。同样,阿里巴巴也从杭州市地方政府的云计算家当发展规划中,获益良多。
  只管如此,杭州发展云计算的事务,在整个中国的云计算大版图中,仍然属于较为扎实的类型。直到2011年10月,杭州云计算家当园才正式落户于塘科技经济园区。同时,虽然制订了总规模30万平米、200家云计算企业的指标,杭州云基地的首期面积仅为2万平米――整个规划发展并无大踏步的跃进。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另外一些地方政府和机构,将政绩指标盲目押宝云计算的扩张和诉求,而这一诉求导致的现实结果,让人瞠目结舌。
  “各地云基地建立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有些地方不是考虑应用和业务,而是在占地面积、招商引资上盲目攀比,如果比较一个地图的话,你会发现中国几近所有的地区都在升腾‘云’,越是后来的云越大,如今简直是满眼都是‘蘑菇云’。”北京云基地某负责人说。
  “主角似乎都转变了,一些地方似乎根本不在乎什么是云计算,而只在乎云基地有多大。”身为云计算家当兴起和发展的亲身履历者,这位人士却表示无法理解各地方政府,对云计算如此多方向、多层次的利用程度,是出于何种思想和理由。
  各地纷纷成立云计算家当联盟,并以此为理由大肆建设云计算家当园的情况,在2011年几近达到失控状态。出手云基地的地方政府,甚至从省级、地市级,扩展到一些县级政府。
  “甚至一些极内地的县级政府,动辄号称数千亿推动云计算、云基地的做法,简直是可笑之极。”电信专家付亮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此前,内蒙多伦县宣布将建设总投资额高达近2000亿元、总量超过500万台服务器的云计算数据中心,该县政府表示该项目为多伦县和北京合作项目,基地建成后将变成888亿元产值、65亿元税收的规模。更有甚者,多伦县县长霍锦炳表示,该云家当基地可以带动新增就业2.5万人,而整个多伦县人口仅有10.5万人。
  同样铺张的还有江苏宿迁。作为1996年由县级升格为地市的宿迁,该市经济开发区面积就高达105平方公里(相对比,北京市经济技能开发区整体规划面积只是46.8平方公里)。2011年第四季度,宿迁市政府起初力推“全国云计算研发、应用及展示的综合性示范基地”建设。《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致电宿迁经济开发区事务人员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对建立云计算基地一事,不太明白,并表示“这个事情是市里领导才能说的,我们不能接受采访”。
  对此,原信息家当部部长吴基传一针见血地表示,“如今不少地方连云计算的观念、作用都没搞清楚,就急促圈云基地,搞大规模的服务器托管,那不叫云,那叫浪费,那叫烧钱。”
  上述研讨员则认为,出现地方政府一窝蜂上马云基地的主要原因,还是两个方面:第一是围绕云基地云计算的招商引资噱头,成为政绩体现的重要途径;第二便是地方政府在利用云基地观念进行圈地,进行地产商业活动,在近来两年成为对照便利的通道。
  
  冲动的惩罚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悉,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正在考虑是否对其投资的一家中国基金公司提起诉讼。该基金主要运作方向为“云计算”和“云基地”,而索罗斯向该基金投资3亿美元时长达6年之后,该基金旗下企业并没有实现任何一家公司上市或成长为大中型企业。
  “中国企业的‘云计算’泡沫正在快速走向破灭。”第五媒体研讨中心副秘书长赵毅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各地纷纷出台的三年打算、五年打算,更多是在笼统的层面进行描述,却无一探讨过‘云计算’应具备的商业模式类型、本地云计算企业的层次区分等问题。”
  而在云计算泡沫之上,圈钱圈地,成为企业结合地方政府进行商业投机的主要手段。“云计算、‘雾’联网,成为两大忽悠经费、土地(的)工具。” 创新工厂董事长兼CEO李开复说。
  只管各位都在讲云计算,但真正研讨产品以及落地的却很少,能够说是‘雷声大,雨点小’。”针对当前国内云计算家当现状,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表示,很多地方花费巨资建数据中心,却没有任何具体应用,多个地方政府投巨资圈地买服务器建数据中心,是新版本的房地产商业。”
  即就是在新型经济发展最为发达的北京和上海两地,云计算发展仍然形式大于内容。根据上海市政府发布的“云海打算”(即《上海推进云计算家当发展行动方案(2010-2012年)》三年行动方案),以及北京市政府发布的“祥云打算”(即《北京“祥云工程”行动打算(2010-2014)》),对于培育的企业实力、家当规模和家当链规模,虽然给出了具体的金额指标,但具体如何界定、如何评估,到目前甚至没有一套完整的可衡量标准。
  “在设计阶段轮胎定位就不准的汽车,行进过程中不但没故意识去纠正方向,甚至再度有意跑偏,这样的汽车怎么可能开到预定的地点?”第一云网CEO王继磊对《财经国家周刊》表示。
  《财经国家周刊》从相关部委获悉,政府已经在内部讨论云计算泡沫给ICT家当带来的风险,并正在加紧研讨如何从政策层面加以抑制。“但更重要的问题是,在现有的云计算泡沫之上,地方政府仍然在大力推升泡沫程度,这使得来自主管部委的垂直教导,显得力不从心。”该部委相关领导对记者表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31/71616/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