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云计算论文 > 云计算大跃进

云计算大跃进

发布时间:2018-12-31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云计算大跃进?作者: 樊融杰   2015年,似乎成为了云计算家当的集中爆发年。国内一些大中城市不约而同地把实现云计算家当规划的指标定在了这年。  被科技部称之为IT家当第四次革命的云计算,就像旋风一样在中国数个主要城市扫过。北京定下了500亿元的规模指标,广州则以150亿为方向,深圳的打算是要培育十家年收入超亿、超十亿的云计算企业……
  据赛迪顾问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云计算家当链规模可达7500亿—1万亿元。只管许多人至今也无法弄了解到底什么是云计算,但这并不阻碍投资者对于这一领域的热情。短短的两三年之内,家当资本、民间资本,纷纷在政府政策的护驾下,一头扎进了这个云遮雾绕的“谜团”中。
  云计算会像人们预期中的那样,成为未来革命性的技能变革吗?前有新能源投资的混乱与盲目,云计算投资会重蹈覆辙吗?对这股云计算投资热潮,到底是政府意志,还是家当趋势所致,抑或资本的魔手在驱动这个领域“大跃进”?
  多方会战云计算
  云计算的规模投资,已经拉开帷幕。
  根据IDC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云服务市场规模约280亿美元,预计2015年能达到730亿美元,年均增长27%,是传统IT的5倍左右。
  中投顾问IT行业研讨员王宁远对《英才》记者表示,民间资本对于云计算领域的投资主要是受近年来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刺激。
  在去年底,中关村发展集团结合深创投等7家社会投资机构组成的“资本群”,对北京云计算家当链关键环节的14家企业进行投资,总数达2.03亿人民币。根据投中集团的一份研报,去年初仅世纪互联、盘石、思源信息等三家与云计算相关的企业就获得了来自多家机构共计6000万美元融资。
  但是民间投资仅是云计算投资的冰山一角。有调查显示,与国外靠企业巨头推动云计算不同,国内云计算的主要推手是各地方政府。
  中国云基地的发展早已是风起云涌,除了“北上广”提出打造“世界级”云计算家当基地外,全国二三线城市的“造云”项目,也纷纷批量上马。由地方政府主导建设的云计算家当基地,数量目前已接近20个。
  2011年10月,发改委针对五个试点城市: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无锡云计算应用示范工程的首批资金支持批复,扶持资金规模达到15亿元,包括阿里巴巴、baidu、腾讯、金蝶软件在内的十多家企业,均获得万万元乃至上亿元的扶持资金。
  王宁远认为,云计算其高效、大规模、虚拟化、按需分配等特点,在电信、教育、医疗、石油化工等领域都有相当大的使用价值,因此政府的巨大加入,也就不难理解;但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英才》记者,实际上企业加入了更多的钱,与政府投资比约为4:1。
  除了地方政府的极力推动外,IT家当巨头们也是云计算领域投资的另一大户。
  浙江高工家当研讨院院长张小飞表示,国内云计算项目80%以上又被IBM、惠普等巨头包揽。保腾创投的投资经理李波告诉《英才》记者:“像IBM这样的大型IT企业为了配合其总体的战略也会将资金加入到云计算领域中来”。
  相关资料显示,遐想集团企业级产品制订了三步走战略,在其第三步中便是2014—2015年,遐想将提供云计算数据中心总体解决方案。为了应对云计算未来发展主要趋势,华为也推出了华为CloudFabric解决方案。IBM同样也通过“蓝云”来聚焦云解决方案。各大IT巨头均将自己未来的关注点放在了云计算领域。
  不成熟的生态链
  如火如荼的投资热情,是否会得到预期中的回报,恐怕就如同云计算的观念一样,难以有统一的说法。
  真相上,在2006年产生“云计算”观念后,业界对其定义不下10种,各个IT企业根据自己方式的去定义云计算。
  微软将云计算定义为“云+端”和“软件+服务”,而亚马逊则将云计算限制于通过网络访问的存储、计算机处理、信息排队和数据库管理系统接入式服务。除此之外google、雅虎、阿里巴巴、网易、360等都推出了自己的云计算服务。
  “云计算是被重新包装过的观念。它其实是一种能力的提供,具体在上面跑什么业务,在不同的行业,企业表现形式会相当不同。”九合创投创始合伙人王啸认为。
  国都证券分析师张咏梅亦向《英才》记者表示,“云计算是一种方法和工具,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它被应用到不同的行业之中,产生不同的效果,产品和盈利模式也不同”。
  正由于被应用的极为广泛,云计算的盈利模式也是众说风云。
  “亚马逊、微软云的网页门户上,有明确的定价,既然连计费模式都出来了,云计算的盈利模式已经非常成熟了。”世纪互联技能战略与政府工作部首席专家李志宵说,但银河证券高级投资顾问周存宇和李波则认为,如今国内云计算领域的盈利模式完全不成熟。
  网宿科技(300017.SZ)的一位内部人士就告诉《英才》记者:“我们一直在做云计算的产品,然而由于技能不成熟,还没有推出面向客户的产品”。
  不但如此,业内人士告诉《英才》记者,云计算的发展一直受到来自平安、标准以及技能等问题的制约。
  只是,无论盈利模式是否明确,另一些利益问题则可能更加明确。
  有调查曾指如今云计算家当的快速发展,受益于政府为云计算项目所提供的优惠条件,如:廉价的土地,水电、税收的减免等。
  利用云计算的名义进行圈地,也早成了业内公开的秘密。多位被采访者向《英才》记者表示,这种现象并不在少数。李志宵也认为,“如今国内云计算的生态链并不像PC,互联网那样成熟。”
  这似乎与光伏、LED等家当投资的曾经履历颇为相像。当年光伏发展得到了大量资金的加入,但由于缺乏需求预计,造成明显的产能过剩,许多光伏企业因此折戟沉沙。
  只是,处在光伏家当链上设备制造商依然赚足了丰厚的利润。云计算是否会重演这一幕呢?
  王啸则对《英才》记者表示:“如今政府主导所谓的云计算基地是要建基础设施。云计算基础设施不过铺路,路上跑什么车,这需要一段时间,而且需要商业化运作才能把它做好,才能找到真正的用户需求”。
  路上能不能有车跑还不一定,然而修路的人一定是赢利的。“国内的建设一直都是重硬轻软,如今许多云基地的建设都是在盖机房、部服务器。”李志宵表示。
  “如今看做基础硬件是赢利的。不管后面怎样,系统肯定是在前面搭建,做硬件能够最先把钱赚了。”李波表示。投中集团在其研报中指出,短期内云计算基础设备层面存在一定的周期性投资机会。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31/7161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