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物联网论文 > 破译物联网万亿“藏宝图”

破译物联网万亿“藏宝图”

发布时间:2018-12-26 01:06:07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破译物联网万亿“藏宝图”作者: 姜奇平   文/姜奇平,《商界批评》特约研讨员,@HOME实验室主任      近来热起来的“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是指的是将各种信息传感设备与互联网相联,整合信息流、物流和人际关系流,便于识别和管理的“物理――社会”网络。
  
  作为财富洗牌的一次机会,物联网的兴起,会给哪些人带来财富,使哪些人失去财富呢?我们能够从私人产品和公共产品两个角度来观察。
  
  商业机会:
  
  三大富矿蕴藏数万亿元机会
  
  对于私人物品生产和分配来说,物联网呈现出如下微观的机会(即几万亿量级的小机会)。
  
  一是标准层面的竞争机会。
  
  历史上每次新的基础设施变革,都会产生世界首富或国家首富一级的商业机会。信息技能革命带来的这种商业机会,与复古的铁公鸡具有不同特点,呈现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技能,三流企业做产品的规律。
  
  民营企业的经典做法,是避开法定标准,建立真相标准。例如微软当年不是通过公共部门,建立操作系统这种基础设施的法定标准。而是趁各国和标准组织根本没注意操作系统会演形成基础设施,先推出产品,垄断市场后,使之成为真相标准。微软至今也不推动操作系统的法定标准化,便是要以民营企业身份,垄断所抑制的基础设施的制高点。微软这样做的所得,据美国人研讨,最高潮时达到世界后44个国家的GDP总值。
  
  如今与微软同样的机会又出现了。仅以铁公鸡范围内与铁公鸡做法相反的机会中,举一个小例子。东软如今正在开发一种自动驾车技能,象以往游戏中那样,让汽车自动在路上跑。理论上说将来人们能够上车睡觉,设好终点后,让汽车自动运行。物联网解决这个问题的思绪,是在公路上设传感器,利用汽车与公路的交互传感,校正方向、速度和距离等,达到自动行驶的结果。在这里,标准是什么,在哪里?换算成盖茨几十年前的眼光,应把汽车理解为应用级产品,把公路理解为操作系统。对公路争夺的要点,不在沥青这种“铁公鸡”层面,而在信号标准。
  
  如果信号标准选取了东软“不宣而战”在产品中默认的标准,将来惟有适合东软标准的汽车,才能被公路上的传感器识别。而别的标准的汽车,公路对它没反应,仍不过普通公路。同样的铁公鸡,财富模式是完全不同的。不依赖公路“操作系统”(暂且这么称之)的铁公鸡,只可采取“拦路抢夺”商业模式,按吴思先生计算的公路收费者与土匪之间的利益换算关系,计算价格收费;而物联网的商业模式不是这样,能够根据传感器中关于驾驶者的个性化信息,来暂时设计。
  
  二是技能层面的商业机会。
  
  目前各位看到的,是射频识别(RFID)装置、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这些装置上的核心技能,在标准排队不站错队的前提下,有大放光芒的机会。
  
  只是,我想单独强调的,是另一支的技能。人们如今光注意到物与物互联的技能了。(在物联网之前,人们光强调人与人互联的技能)。在我个人看来,物与人之间互联的技能不可忽视,包括从物到人(T2P)和从人到物(P2T)的技能。这种技能还没有成形(对商人来说,成形了再投资,早晚了),也无以名之,临时称为T2P和P2T。
  
  在商业刊物讨论技能也许太抽象。让我举例说明。以往有一种理论,认为从POS机上取顾客数据,比直接问顾客更正确。因为顾客在掏钱时,难以骗调查公司。推广的结论是,行为调查比问人有效。物联网一旦实现,物与物互联的市场倒在其次,人的行为调查会有大的突破。试想,如果能把每位顾客与购买偏好相关的行为,通过连续读取行为路径上的传感器,再用数据挖掘和更高的人工智能手段进行分析,就离破解这位顾客的斯芬克斯之谜不远了。这便是我说的T2P和P2T。它比目前的搜索引擎技能更有前途。
  
  三是产品层面的商业机会。
  
  按说谈到产品,已等而下之了,不值得具体来谈。其实只要让人们知道一点就能够了。光是为一个人服务的互联网,已造就了中国四十多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而每个人身边总要联系着几十个常接触的物件。如果把产品和业务扩展到一个人的几十个物件上,买卖将呈几十倍的扩大。这个机会,将最初属于如今初中生这一代人。
  
  公共机会:
  
  嵌入“铁公鸡”,舞动“二人转”
  
  面对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加入4万亿刺激经济。4万亿的非常大局部,是加入传统的基础设施,如铁路、公路、机场(简称“铁公机”或“铁公鸡”)。
  
  一些人据此提出“铁公鸡战略”。希望把政府应急措施,上升为全局战略,并固化为一种利益格局。他们在所谓“内参”中,露骨地提出:“配合‘铁公鸡’,实现政治经济双丰收。”
  
  同是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将“铁公鸡战略”放在历史大背景下看,是一种典型的“向后看”战略。与詹天佑时代的方案比,除了飞机是新东西,别的都是清朝已有的。在其方案中,人类社会50多年的电脑、网络的痕迹变得一丝一毫也看不见了,连类似字眼也没有。好像一夜之间,社会又回到了传统工业化时代。尤其是与美国面向“智慧地球”和互联网宽带的“向前看”取向对比来看,“铁公鸡战略”是当代地球史上罕见的复古方案。
  
  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物联网,对公共产品战略和利益格局,却产生着与铁公鸡相反的影响。
  
  正如8月9日温家宝总理对于“物联网”应用提出的那样:“每一次大的危机,无论是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它都会催生一些新的技能,而新的技能的诞生也是使经济、特别是工业走出危机的一个巨大的推动力。”
  
  物联网作为一种先进生产力,会以同危机前不同的增长方式和发展方式,实现同样的功能,但成本比铁公鸡大大节约。物联网的特点是以信息作为基础设施的发展方向,而不是以物质(铁公鸡)作为基础设施的发展方向。物联网的生产力特征传导到生产方式上,决定了实现同样社会化功能的交易费用结构将有显著不同。物联网一旦在战略上实现,将变成一种“发展―公平”两不误的利益格局。
  
  据诺斯统计,交易费用占美国这样的国家GDP的45%至50%。这样大规模的交易费用,在传统工业化的官本位社会中,很多都是以灰色的方式实现的。物联网将在实现同等社会化功能的条件下,极大地节省这笔交易费用。但在中国国情条件,物联网不一定斗得过铁公鸡。妥协的结果,很可能是在铁公鸡中掺入信息化成分,变成铁路信息化、公路信息化、机场信息化等融合方案。中国社会的基础设施和利益格局,将在工业化与信息化的摩擦与融合中,在国有与民营、传统与现代的“二人转”中,渐进演进。
  
  [编辑 陈建光]
  
  E-mail:chinacbr@vip.省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26/66366/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