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滥杀无辜

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滥杀无辜

发布时间:2018-12-24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滥杀无辜作者: 蒋生元   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调查新闻局”认为,美军在阿富汗打响反恐战争以来,无人机成了阿富汗人眼中司空见惯的“夺命神器”,尤其是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地区。
  自2001年在阿富汗发动反恐战争以来,美军频繁出动无人飞机,对“基地”组织和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指标发动空袭行动。但是,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近日披露,美军无人机在执行任务中经常滥杀无辜,导致许多无辜阿富汗平民死亡。未几前,一些阿富汗受害者家属接受了记者采访,披露了他们的亲人遭袭身亡的内幕。
  食品店主在无人机空袭中丧生
  阿富汗青年萨迪克・拉希姆在他位于东部省份帕克蒂亚的老家开了一家食品店。由于商品价格公道和质量不错等原因,加上萨迪克服务立场和蔼,商店买卖十分红火,成了全家所有人,父母和四个兄弟姐妹的主要收入来源。他的弟弟伊斯拉姆说,2012年7月,美军无人机对萨迪克的食品店发动了空袭,发射的导弹彻底摧毁了整个食品店,拉希姆当场被炸得粉碎,导致他的家里陷入了伤心、绝望和贫穷之中。更出乎他家人意料的是,没有人,无论是驻阿富汗的美军,还是阿富汗政府军和警方都没有出面解释为何要袭击食品店,更没人给予补偿或赔偿。因此,谁也不知道美军无人机为什么会袭击阿富汗平民的食品店。
  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调查新闻局”认为,美军在阿富汗打响反恐战争以来,无人机成了阿富汗人眼中司空见惯的“夺命神器”,尤其是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地区。该机构的统计显示,阿富汗是世界上遭受无人机袭击最为频繁的国家。在2001年至2013年间,至少有1670架无人机在阿富汗发动了空袭。换句话说,平均每三天就至少有一架无人机发动了空袭。
  由于军事行动的保密性,美国军方,无论是驻扎在阿富汗的美军,还是美国本土的国防部,都不公布这方面的材料。同时,媒体对无人机发动的袭击及其造成的人员伤亡情况重视不够,报道很少,这些无人机打击的指标是哪些,造成了几多人员伤亡,目前都无法统计。结合国2013年发布的一份汇报也说,由于军事上的原因,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发动的袭击导致几多平民死亡,实在无法统计。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相是,不少阿富汗平民在美军无人机袭击中遭殃,损失了宝贵的生命。除了死亡者的家属外,外人不得而知。
  “调查新闻局”里研讨无人机袭击多年的杰克・塞勒说,“要判断有人向美军提供了错误的情报、导致无人机误炸平民,还是美军无人机有意袭击平民,或者纯粹是个失误,目前很难判断。从我的经验来看,阿富汗警方、军方、省政府官员是记者采访无人机空袭事件的主要消息来源,也有记者告诉我消息是由阿富汗情报局提供的,而后者是从美国方面获得的信息,正确与否,那就难说了。”
  萨迪克的家人说,在萨迪克遭袭身亡的几天和几周时间里,没有任何记者来到他们的村庄,对熟悉他的人进行采访。但是,阿富汗一些媒体和美国对外广播阿富汗分台“阿扎迪”报道说,“一个塔利班指挥官在无人机袭击中丧生”,把他和恐怖组织联系在一同,感到十分愤怒。他们说,萨迪克是个平民,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武装组织,更与恐怖组织没有任何联系。于是,他们向当地警方和军方求助,希望澄清真相,明白他遭袭的原因。
  只是,无论是军方还是警方,除了对萨迪克之死表示遗憾外,还要求他们不要采取任何行动,渲染此事。时至本日,萨迪克家人尚未接到来自任何方面的有关他为何遭到袭击的解释,也不清楚为何把他说成塔利班成员。
  住在德国的萨迪克亲戚法尔哈德・可汗说,“我上次去阿富汗时,萨迪克像亲兄弟那样欢迎我,他所在的整个村庄的男女老少都认识他、喜欢他、敬重他,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相信和平、爱心和自由,怎么可能是恐怖分子呢?正因如此,许多人都认为,把他认定为恐怖分子是完全错误的。阿富汗官方要求我们保持沉默,因为与恐怖组织有联系是战争犯罪,如是误击,都会出阿富汗和美国政府的丑。”由于萨迪克家在他去世后失去了经济来源,法尔哈德・可汗如今正在设法给萨迪克家提供经济援助。
  四岁儿童也成了“恐怖分子”?
  其实,像萨迪克这样没怀孕份的平民百姓,死于美军无人机空袭,又被涂上塔利班色彩,而且没有具体证据的例子,在阿富汗还有很多。这使来自阿富汗北瓦济里斯坦省的调查性记者努尔・贝哈姆产生了一个想法:到无人机袭击现场去看看,探究事实。他说,“我是从2007年起初我的现场调查的。那时,有新闻报道说,美军无人机空袭打死了一个与‘基地’组织有关系的武装分子。但是,我在袭击现场发现了一些当地妇女常穿的衣服。显然,在袭击中丧生的是几个平民,而不是武装分子。”
  从当时起,努尔只要获得美军无人机袭击的消息,就立即驾驶摩托车,火速前往现场查看,拍下受害者的照片,向目击者明白情况。他注意到,在巴基斯坦等外国媒体的报道中,无人机袭击中总有一个塔利班男性武装分子被打死,他留着长头发,蓄有胡子,长着一张普通普什图人的脸。
  努尔说,“在与一些记者和编辑聊天后,我明白到,如果美军无人机打死了一个无辜的男性平民,如水果摊贩或食品店主,只要他留着长发和胡子,那就能够认定他为武装分子。”不幸的是,萨迪克便是留有长发和胡子,因此就背上了“恐怖分子”的名字。
  即便如此,还有更为滑稽的事情。2013年4月,阿富汗农民纳吉布拉前往东部库纳尔省城市阿萨达巴德去看病,顺便带上了他四岁的儿子。由于要住院治疗,他便让25岁的弟弟瓦希德把他的儿子捎回村里。次日,纳吉布拉给家里打电话,问他的儿子到家没有。他的家人说没有。“当地人告诉我,我的弟弟和我的儿子在回家路上被美军无人机打死了。我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晕了过去。醒了以后,我的眼泪哗哗地往外流,感觉我害死了他们。我后来联系当地政府,一个官员声称我弟弟和我儿子都是塔利班武装分子。其实,他们是普通老百姓和儿童,美军咋会袭击他们呢?”
  目前,纳吉布拉收养着他弟弟的几个孩子,一直不敢告诉孩子们其父亲的去向,而其中一个孩子希拉尔总是问,‘我爸爸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看我?’我听着心都碎了,不敢把事实告诉他们。”
  平民屡成牺牲品
  结合国方面的统计显示,仅在2015年,至少有11000个阿富汗平民在各种袭击事件中丧生或受伤。一般来说,其中98%的平民伤亡是由阿富汗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组织的冲突造成的,其他2%的平民伤亡则由美军等驻阿国际部队造成的,其中主要方式是空袭。如此算来,美军的空袭,不管是轰炸机还是无人机,造成200多个阿富汗平民伤亡。
  另外一份汇报指出,2015年,驻阿国际部队和阿富汗军方的军事行动共造成149个阿富汗平民死亡和147个平民受伤,比前一年增加了83%。其中,57%的伤亡是由驻阿国际平安部队发动袭击造成的,而伤亡最大的一同袭击发生在10月3日,美军飞机袭击了昆都士市内一家由“无国界医生”开办的医院,造成至少22个医护人员和平民丧生,其中一些患者被活活烧死床上,另有30多人受伤。此事震惊了全世界,引发国际社会和舆论的强烈谴责。
  “无国界医生”组织发表声明,谴责美军的空袭行动“惨无人道”,犯下了“战争罪行”。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美国领袖奥巴马4天后承认美军误炸了医院,并对死伤者表示道歉。
  喀布尔政治分析人士瓦希德・莫斯达说,“阿富汗的许多战乱地区,尤其是遭到无人机袭击的地方,都是十分危险的地方,被记者和人权活动家称为‘死亡地区’,因此他们不会去,那里的死亡情况就不清楚。”这就导致许多阿富汗平民伤亡事件并没有出如今结合国的汇报里,有关统计就并不正确。
  另外,阿富汗平民的伤亡情况是从2009年起初统计的,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反恐战争早在2001年就打响了,那8年期间造成的阿富汗平民伤亡情况,无人统计,也无法统计。目前,阿富汗国内的反恐战争还在进行之中,而只要战争一天不结束,那平民就难免会成为牺牲品。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24/6412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