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物联网论文 > 物联网家当春天的守望者

物联网家当春天的守望者

发布时间:2018-12-23 01:06:07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物联网家当春天的守望者作者: 侯丽萍   目前,物联网的观念很火,各种企业的产品和服务都努力想往这个观念上靠拢。那么到底什么是物联网?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称得上是物联网企业?物联网方案提供商是否具有行业门槛?带着这些疑问,《消费电子》杂志社的记者对紫旭科技的投资人田在军和创业者袁晖进行了独家专访。
  创业孤独期遇到外行投资人
  五年前,当田在军专注于计算机周边硬件制造业时,袁晖正沉浸于互联网软件的开发和应用;田在制造业做得风生水起时,袁则在互联网寒冬中苦苦支撑;田在辉煌时看到未来制造业的衰退,袁则在行业的惨淡中苦苦守望着春天。两个生命轨迹如此不同的人,在伙伴的介绍下,彼此有了交集。开始的君子之交,为他们今后的紧密合作埋下了伏笔。
  创业和投资是一对矛盾体。创业者最渴望投资人的时候, 常常是他们最困难、 最孤独的时候。袁晖也履历了他创业的孤独期。
  袁是中国第一代程序员,第一代网络工程师,履历了第一次信息革命和第二次信息革命的洗礼,是中国IT发展的见证者。这位互联网老兵在谈及当初创业的艰辛时仍有诸多感慨,“我89年起初接触互联网行业,90年出来自己单干。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最早接的活是一家香港的美容公司,因香港的设计费很贵,于是他们就找到我,这也是我来深圳很大的动力之一。”袁晖能够称得上是一位天生为技能而生的人,在谈到互联网技能的话题时老是滔滔不绝、旁征博引。“97年随着互联网在国内的兴起,我起初涉足网站,并随着网站访问量的变大,进而做终端产品,开始以软件类居多,后来也做硬件。回想起当时候做的产品和如今的苹果差不多,网上做很多资源,有音乐,视频,也有群,能够在线交流,在线播放和下载音乐。”互联网履历了几年的高速发展,迎来了它的泡沫期。“2000年以后,互联网被打压得很惨烈,整个行业一片萧瑟,不少的互联网公司被淘汰出局”,这时袁晖自己创立的公司也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那时已经快熬不住了,所有的投资什么都捞不回来。”袁晖认为前景一片黯淡的互联网行业,在田在军看来却是一个新的机会。
  田在军,东北人,个性爽朗随和,他是紫旭科技的天使投资人,在谈及该身份时,田很实在地告诉记者,“挂天使投资人,名字不太合适,有点尴尬,我没有那么善良,天使投资是支持别人创业的,投资的方向可能是撒网式,但我的投资指标明确,有主力方向,我认为紫旭科技研发的方向和前景都相当好,且个人和袁总关系紧密,所以我从前投资的项目也在慢慢回收,如今思维和财力都集中在紫旭科技的项目上。”田从前投资过医药、制造业、房地产等传统行业。
  当年田从事的传统计算机周边制造是一个来钱很快的行业,没有什么技能门槛,再者当年国内对计算机周边产品的需求很旺盛。就在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进入制造业时,田在军已经起初思考下一步的方向,他告诉记者:“当年经济很热,做实业赢利太容易,当时正值广东省大力提倡经济转型,我自己也在不时思考制造业的出路。而那个时候,美国、日本等国家已经起初从制造业向金融和服务类转型,我们下一步的生产制造,是否能满足无限的需求?”于是田起初关注互联网行业。
  2007年,在伙伴的介绍下,田在军认识了袁晖。开始的接触,田很难理解一帮年轻人为何会没日没夜地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搞软件,而软件又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这对于一向从真相业的田在军来说实在是很“虚”。于是,袁晖通常和田讲起马化腾的创业史,就这样一位专做实业的投资人起初对互联网有了关注。可能,命运早已冥冥中将他们捆绑在一同。一个从真相业,做传统计算机周边产品的制造,而另一个专注互联网,从事虚拟存储的开发,两者的合作可谓取长补短。谈到联手合作,田在军说是被袁晖的“洗脑”所打动,“信息化来临谁也抵挡不了,虽然我不懂高科技,但我知道一点,信息社会下谁掌握信息更多更快,谁就掌握决胜制高点。”
  物联网企业必须有完整的“O2O”思维
  2008年,袁晖与田在军一同创办了紫旭科技,大举进入物联网行业。在谈到物联网的观念时,田在军说:“一起初我们并不叫物联网这个名称。直到2010年下半年末国家首次提出物联网的观念时,我们才发现我们所做的项目与国家大政策接轨,于是我们也将自己的名称与国家的统一同来。于是有人就质疑我,说‘国家搞什么,你就搞什么,很不实在’,但真相上是国家没做前,我们已经在做了”。在田在军的介绍下,记者明白到紫旭科技软件和技能开发在深圳,惠州紫旭做硬件为主,并以此带动服务。田说:“成功不容易,虽然我们目前还未成功,但我们离天亮的时间已经很近了。通过N多次失败,我们也在不时地归纳,期间有运气的原因,但也有经验不足的问题,规避不成熟的想法后,我们如今总算是运气了一把。回过头来想想,不管做什么项目都一定要和国家的政策联合起来。”
  虽然如今很多公司都自称为物联网公司,那么到底什么才是物联网,物联网公司需具备哪些条件?对于该问题,记者从baidu百科中明白到如下信息。物联网的英文名称是“The Internet of things”,大略地说便是“物物相连的互联网”,它是通过射频识别(RFID)、红外感应器、全球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等信息传感设备,按约定的协议,把任何物品与互联网相连接,进行信息交换和通讯,以实现对物品的智能化识别、定位、跟踪、监控和管理的一种网络。
  袁晖进一步告诉记者,IBM于2008年提出“智慧地球”观念后,物联网越来越被人们所熟知。我国也将物联网的发展引入了“十二五”规划中,温总理曾明确指出“要着力突破传感网、物联网关键技能,及早部署后IP时代相关技能研发,使信息网络家当成为推动家当升级、迈向信息社会的‘发动机’。”无锡作为国内首批研讨和发展物联网技能的城市之一得到社会各界的普遍支持,由此看出我国对物联网发展的重视程度。目前,国内的物联网发展已经不时渗透到了金融、工业、农业和公共服务等各行各业中。所以物联网也被各位称为是继计算机、互联网后,世界信息家当的第三次浪潮。据估算,物联网的加入是互联网的10倍,而产值可能比互联网大30倍,将会成为下一个万亿元级的市场。   既然产值如此庞大,而国家又将发展物联网提升到战略高度,自然会让不少的企业削尖脑袋往物联网观念上靠拢。对于哪些才称得上是真正的物联网公司,袁晖认为必须具备两个条件。最初企业必须对整个物联网的体系有深刻明白,然后再去做自己的某个分支,这样才能做好。“打个比方,智能手机行业中,为何诺基亚难受,而三星能做起来?实际上三星在演绎乔布斯模式,如果三星不用安卓系统,背后没有google强大的支持,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三星虽然做硬件,做终端产品,但他们很了解整个体系如何去做。同样的道理,要在物联网行业做出成绩,需对整个体系有深刻认识。”其次,袁晖认为物联网从业企业必须有完整的O2O思维,所谓“O2O”指的是Online(线上)和Offline(线下)两个层面的意思。我国将物联网划分为四层结构,从第一层到第四层分辨是:感知层、传输层、处理层和应用层。其中感知层、传输层和处理层属于Offline局部,应用层属于Online局部。“在物联网的整个体系里,软硬件设计都发生了变革,颠覆了从前的IT技能。很明显的特点从前是人围着电脑转,物联网时代将是软件和系统围着人转,另外对于我们平凡很多熟视无睹的事情,在物联网时代会有了更多的感知”,袁晖说。
  紫旭科技作为以制造为基础的产品及服务提供商,目前侧重做物联网的传输和处理两个层面。在沟通中,记者明白到,紫旭科技的技能优势体如今核心技能与制造基础上,其中包含无线传感网络技能、智慧视觉技能、云计算技能和基于制造的一站式服务。
  无线传感网络技能系物联网传输层的关键技能,该技能源于国外并经过多年的改进和研发,目前已经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在国内有成熟的应用并实现本地化。同时,紫旭科技的智慧视觉技能拥有Smart DVS等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并广泛应用在数字视频及图像的内容识别、加密解密、图像检索及压缩存储等领域。而在云计算的应用领域,紫旭科技拥有与云计算终端无缝连接的中间件系统和APPs应用开发平台,该智慧云技能已经应用在金融领域、制造过程信息化领域及教育领域。
  技能上的优势,为紫旭科技带来了客户。袁晖说:“公司自主研发的无线传感技能‘Z-WAP’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一致好评。产品和服务也从工业物联网起初逐步发展到金融,公共服务,城市建设等各个行业”。
  战略方案:“高举低打”——技能高、成本低
  对于这样一套物联网设备,是否需要很高的成本,效果如何?对于记者的疑问,田在军解释说:“2年多前,低功耗,低能量,低成本,高效率的设备也有,但成本很高。如超大资源类国企,加入几万万要解决信息化的平台。相反,我们的设备和服务只需花很少的钱,几万,十几万就能解决从前付出高昂代价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如今我们紫旭科技的集团化管理因为上了物联网设备后,变得大略而有效率,同时还节约了很多资源和设备。现在我们给中小企业,物业小区做物联网方案,将来也可能给大型企业提供方案,为什么我有信心?因为这能够帮助他们以很低的成本解决很多问题。我们是物联网最贴切的企业,我们不需要打一个观念把自己套在物联网行业中,我们的优势既能自己出产品,也能给物联网云计算企业提供解决方案。”袁晖对此也作了补充,他说:“物联网设备的加入成本是否高,这得从两个层面来看。一个层面是从社会效应看,假设有个机构在广东省设有2千个门店,每个门店需要平安巡检,按照传统的方式,这就需要招聘保安每天把守。如果该门店24小时运作,保安人员就需要三班倒,这样的机构一天就需要3*2千个保安人员,这样的配置除了人员的报酬福利外,还需要配硬件设备,并且需要另外雇佣人员来对他们进行管理。而如果这个机构使用了物联网设备后,只需在巡场的区域设上感知点和小型终端架,雇佣几个人在总部监控,而且还能够在云平台上设置警戒线,一旦有问题,就立马报警,领导能马上处理。这样的物联网设备的完成层度和深度要比保安的效果更好,而且从长久来说,成本也相当低。但如果这样的机构仅有一个门店,仅上一套设备,的确显得成本很高。另一个层面从微观角度看,当所有技能人员和研发人员,技能越先进,越能生存下来,真正的物联网企业就能实现绝对值上把成本降低。总的来说,物联网最关键的价值是用高科技的手段,低成本的运作,让管理者降低人员使用,提高效率,提高监管透明度,价值就体如今这里面。”
  “真正的物联网公司,不是给客户惹麻烦的”
  对于田在军和袁晖描述的高科技物联网技能,让记者考虑到一个问题,便是这样的设备和技能操作起来是否简便和人性化。袁晖解释说:“这又回到之前讨论过的话题,便是物联网的从业者必须要做完整性的解决方案,如果不明白整个物联网体系,就会给客户带来灾难。物联网需要给客户一个完整的平台,什么时候用,用到什么水平,包括终端,采集,管理机制的变化,整个系统是紧密配套的。我们如今很多企业用的ERP、OA、CRM、财务系统都得按照开发者的要求来做,需要学习后才能使用,而在物联网平台上,客户能够按照自己的需求来自定义并大略操作。真正的物联网公司,不是给客户惹麻烦的,而是围着客户需求转。”
  紫旭科技目前的基础做得很扎实,产品和服务也起初在一些领域和企业上运用了。对于投资人田在军和创业者袁晖来说,五年的维持,五年的守望,终于等来物联网家当的春天。“如果能在行业中与别人拉开距离,我们希望能在一定程度上获得国家政策的支持。我们是国家物联网战略的小蚂蚁,惟有需要很多蚂蚁才能发挥更大的能量。我们目前虽然没有充裕的资金,但有先进的技能理念,和真实的客户体验”,田在军如是说。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23/6312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