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重整旗鼓的俄无人机部队

重整旗鼓的俄无人机部队

发布时间:2018-12-22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重整旗鼓的俄无人机部队作者:未知   基于美军无人机部队在近几场高技能部分战争中的成功运用和俄格军事冲突的沉痛教训,俄军积极借鉴美军无人机部队的发展经验,认真谋划无人机部队发展长远规划,全面提升无人机部队作战能力,以满足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的需求。
  
  历史沿革
  
  1976年,苏联在空军组建两个图-143“航程”无人机连,苏联第一支无人机部队宣告诞生。随后,苏军将两个无人机连扩编为独立无人机大队。1982年,中东战争爆发,苏军首次将图-143“航程”无人机加入战争使用。图-143无人机以飞行速度较快和隐身本能较强的优势,成功规避了以色列军队地面防空火力系统的拦截,准时获取了有关敌地面重要指标情报,为作战胜利奠定了基础。
  中东战争结束后,苏军加快了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截至1988年,苏联在空军共计组建了25个独立无人机大队,其无人机部队数量超过了美国空军,堪称世界之最。每个独立无人机大队装备了24架无人机,总额达到了600架。在组建独立无人机大队的过程中,从航空兵部队抽调了大批飞行指挥军官,以加强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平时,独立无人机大队归属空军指挥。战时,独立无人机大队将与陆军航空兵一同编入合成集团军和步兵军,共同遂行战场侦察任务。
  在组建无人机部队的同时,苏军还在空军作战部组建无人机部队指挥机构,以加强对无人机部队的作战训练。此外,苏军先后在阿赫图宾卡、萨雷沙甘、马雷、克里米亚半岛乔达和奥普科等地建立了无人机靶场。1988年,根据苏联国防部下令,苏军将无人机部队和陆军航空兵一同交付陆军指挥。1988年-1989年,在向陆军移交无人机部队过程中,苏军解散了17个独立无人机大队。
  苏联解体后,俄军重新在陆军恢复组建8个独立无人机大队。1997年,鉴于“队列-P”无人机系统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成功使用,俄军在空降兵正式成立无人机分队。2003年,俄军将原属陆军的8个独立无人机大队与陆军航空兵一同重新交付空军指挥。同时,俄军在空军独立无人机大队基础上,起初组建新的无人机部队。
  2004年,在原8个独立无人机大队的基础上,俄军在空军完成了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目前,俄军在空军现编有两个无人机团,1个无人机试飞大队和1个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在空降兵编有无人机分队;在莫斯科附近的耶戈里耶夫斯科城编有1个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在阿舒鲁克编有1个无人机靶场。俄空军两个无人机团主要装备了图-143“航程”无人机、图-243“航程-D”无人机和“队列-P”无人机系统。俄空降兵无人机分队主要装备“队列-P”无人机系统。每个无人机团均编有3个无人机大队,每个无人机大队均装备8台用于发射图-143“航程”或图-243“航程-D”无人机的发射装置和24架图-143“航程”或图-243“航程-D”无人机,以及1套“队列-P”无人机系统(10架“蜜蜂-1T”无人机)。空降兵的无人机分队,装备了数套“队列-P”无人机系统。2008年11月,随着俄军新一轮军事改革的展开,俄军打算为陆军每个旅装备16架近程战术无人机。
  链接:目前主要装备情况
  图-143“航程”无人机:为战术无人侦察机,由苏联图波列夫设计局研制而成,于1976年起初装备苏联空军无人机部队。机身长8.06米,起飞重量1230千克,最低实用升限100米,飞行速度925千米/小时,航程180千米。使用安装在BAS-135专用汽车底盘上的SPU-143发射装置发射,可反复使用5次。图-143可正确进入敌防空火力杀伤区实施空中侦察,并对空中侦察的结果进行辨别和归纳。该无人机机载航空照相机可从高度500米以上,以1 000千米/小时的飞行速度,对纵深100千米的尺寸20厘米的地面指标实施侦察和识别,可在海拔2 000米的山区完成起降。
  图-243无人机:是在图-143“航程”无人机基础上改进而成的,于1987年装备苏联空军无人机部队。只管沿袭了图-143的气动布局和动力装置,然而,其作战效率较原来提高了1.5倍,可反复使用10次。可在距前沿阵地150~200千米处高空对地面指标实施侦察。
  “队列-P”无人机系统:为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由俄“库仑”科研所和雅科夫列夫设计局结合研制而成,曾参加1994年-1996年第一次车臣战争,于1997年12月正式装备俄军空降兵部队。“队列-P”无人机系统由1部地面遥控指挥站和发射装置,10架“蜜蜂-1T”无人机,1台GAZ-66运输车和1台URAL-4320技能维护保障车组成。
  
  在战争中的应用
  
  战场侦察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图-143 “航程”和图-243“航程-D”无人机以及“队列-P”无人机系统主要担负对车臣恐怖分子作战指挥部等军事指标以及大规模作战行动企图实施战役战术侦察的任务。
  图-243“航程-D”无人机具有较强的机动本能,可对位于战役纵深200千米范围内的车臣恐怖分子7个军事指标实施不间断侦察,可根据地形不同随时变换15个高度。
  “队列-P”无人机系统可按“打算出动”或“听呼唤出动”,根据预先拟定的航线,对位于战术纵深55千米范围内的车臣恐怖分子9种军事指标实施不间断侦察,并将这些信息实时传递给地面遥控指挥站。地面遥控指挥站在对信息进行处理后,准时向合成集团军所属作战分队指挥员汇报。根据“蜜蜂-1T”无人机提供的战术情报,合成集团军指挥员视情况派出武装直升机或下令炮兵对敌军事指标实施火力打击。在两次车臣战争中,“队列-P”无人机系统共计出动25架次和飞行47小时,潜入敌战术纵深55千米,发现和识别100多个敌移动指标和100多个敌假装严密的指标。
  电子干扰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为了规避俄军无线电电子干扰,车臣恐怖分子装备了先进的跳频电台。这种跳频电台的跳频速度达到每秒几万跳,发射机和接收机可以保持良好的同步,从而使该电台事务极其隐蔽,抗干扰能力极强。车臣恐怖分子在战场上的通讯距离常常在1 000米~2 000米范围内,而俄军电子对抗设备距敌6 000~8 000米,俄军电子对抗设备要截获敌通讯信号至少要20微秒,即便俄军能够霎时侦获此频率,并把干扰信号传输到敌接收机也还需要20微秒,这样从截获敌信号到对敌信号实施干扰共计需要40微秒,而这时敌跳频电台的事务频率早已改变。因此,俄军电子对抗设备所选取的传统瞄准式干扰完全失去作用。为此,俄军将“蚊子”无人机加入使用。该机安装了“阿米巴”或“吸血虫”噪音干扰器,借助安装在GAZ军用运输汽车底盘上的发射装置进行发射,在空中利用机载计算机抑制飞行,根据预编程序进入指定作战空域,并使用“阿米巴”或“吸血虫”噪音干扰器在敌抑制地区上空对敌跳频电台实施密集的低功率阻塞式干扰。
  空中预警 鉴于无人机价格低廉和便于补充,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军曾将无人机和有人战斗机构成一个高效的结合作战系统进行试验,以期提高有人战斗机的作战效能和突防能力,最大限度削减作战丧失。
  由“队列-P”无人机系统与雅克-130教练战斗机组成的空中结合作战系统,主要担负对车臣恐怖组织防空火力阵地实施侦察和实施空中打击的任务。在空中结合作战系统中,俄军“队列-P”无人机系统“蜜蜂-1T”无人机主要扮演空中预警指挥机的角色。由于安装了侦察、指挥和信息传输系统数据链,“蜜蜂-1T”无人机能够准时向雅克-130通报敌防空火力阵地情况,以帮助雅克-130对敌防空火力阵地实施精确打击做好筹备。实施打击后,“蜜蜂-1T”再次进入敌防空火力阵地上空,以便对雅克-130精确打击指标的结果实施空中照相侦察,并将其传递给地面抑制站做出评估。
  
  苏解体后不被重视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鉴于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崩溃和军费严重短缺,俄军在对无人机部队发展的认识上一度出现了偏差,认为无人机不再是一种具有前瞻性的空中侦察系统,而将其看作是一种尚不如有人驾驶侦察航空器的空中侦察设备。
  在这种思维的教导下,俄军只注重发展有人驾驶侦察航空兵,而放弃发展无人驾驶航空兵。在航空兵地位和作用方面,无人机部队尚不如陆军航空兵,被称为无人问津的“小字辈”。在作战使用方面,俄军以“陆军合成集团军指挥员对无人机不感兴趣”为托辞,放弃了无人驾驶航空兵作战使用条例的研讨和拟定。在装备研制方面,基本上按照“先是作战飞机,再是军用直升机,最终才是无人机”的排序分配研发经费。由于研发经费短缺,俄军现役图-143“航程”和图-243“航程-D”无人机,要比美军现役无人机落后1~2代。在飞行训练方面,如果说俄军有人驾驶航空兵年均飞行时间为几十个小时的话,而无人驾驶航空兵年均飞行时间仅为几个小时。由于备受冷遇和前途渺茫,大多数官兵均不安心本职事务,想方设法离开无人机部队,到其他航空兵部队寻找发展机遇。
  上述问题的存在,最后导致俄军无人机部队在俄格军事冲突中漏洞百出,完全损失了战斗力。战争中,图-243“航程-D”无人机在返回地面45分钟后,才将冲洗的侦察照片汇报指挥所,无法满足战时实时传输情报的需求。二是,“队列-P”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蜜蜂-1T”无人机实用升限仅为2 400米,实施传输的图像分别率极低,发动机噪声大和飞行稳定性差,不能满足现代作战的要求。此外,俄军还将最新研制的“远东羊茅”战术无人机,用于炮火观测校射的试验。实战表明,该型战术无人机不但作战半径小,而且实时图像传输效果差。
  
  新举措挽救没落的无人机部队
  
  改革现行采办机制 如果说两次车臣战争中,俄军无人机部队还算委屈能够应对恐怖分子游击作战的话,那么,俄格军事冲突中的俄无人机部队却根本无法胜任其担负的作战任务,完全损失了战斗力。俄格军事冲突后,俄军认真反思无人机部队失败的原因,探寻其落后的根结,以挽救趋于崩溃的无人机部队。对此,俄军从改革无人机采办机制入手,拟定无人机部队建设的长远规划,以期大力发展无人机部队。
  按照传统的惯例,俄军无人机的采办权由俄空军掌管。由于军费开支紧张,俄空军基本上按照“航空兵-陆军航空兵-无人机航空兵”的排序原则进行航空装备的采办。此外,由于概念的落后和利益的驱动,俄空军仅拿出小量军费发展与其任务相关的远程战略战役无人机,而忽略发展与俄陆军和空降兵任务相关的近程战术无人机。对此,俄军于2009年对现有的采办机制进行了改革:俄空军不再享有军队无人机的采办权,而仅享有对远程战略无人机的采办权,同时,把对中、近程战役战术无人机的采办权交给俄陆军和空降兵。俄军做出此决定,一方面借鉴了美军研发和装备无人机的做法,另一方面体现了“优先发展近程战术无人机部队”的策略。
  此外,在对无人机采办机制实施改革的同时,俄军出台了《2012-2020年俄国家武器装备发展规划》,以确保俄军无人机部队长期和健康的发展。
  引进国外先进技能 根据《2012-2020年俄国家武器装备发展规划》,俄军将实施引进和发展并行的发展策略,以全面提升新型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战术技能本能。
  最初,从以色列采购15架“鸟眼400”、“I-观察者 MK150”和“探索者Mk II”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上述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最大特点是飞行速度较快、实用升限较高、作战半径较大、自主飞行能力强和机载侦察设备分别率较高等。俄军对其技能工艺进行分析和研讨,以寻找差距和积累研发经验。
  其次,在借鉴以色列战术无人机先进技能工艺基础上,俄军加快研制和装备国产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步伐。2010年12月,俄陆军通过公开投标的形式,从竞标的22个产品中选定了“海雕-10”、“副翼-10”、“燕子”和“瞄准手-2”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这4种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最大特点是价格低廉和作战效率较高。俄陆军打算于2011年装备70多套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并对其进行试验和改进。此外,俄空降兵已经决定采购和装备“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
  最终,鉴于俄空军现役远程战略无人机作战本能落后,俄空军已经委托米高扬设计局牵头负责新型远程战略无人机的研制和开发。除米高扬设计局外,俄空军还吸收了苏霍伊设计局、图波列夫设计局和雅科夫列夫设计局等科研单位共同研制和开发新型远程战略无人机。
  积极探索和论证 鉴于新型近程战术无人机即将列装,俄军将通过强化演习演练,积极探索和论证近程战术无人机的作战使用,以不时提高无人机部队在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中的实战能力。
  最初,探索和论证由近程战术无人机参与的“侦打一体”新的作战模式。“侦打一体”是美军在近几场高技能部分战争中创建的最新作战样式。该作战样式不但大大提高了战场的作战效率,也实现了“非接触作战”和“零伤亡”新的作战理念。此外,在俄格军事冲突中,格鲁吉亚军队无人机部队也初步实现了这种作战理念。
  2010年2月,俄空降兵第98空降师使用“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在演习中首次演练了“侦打一体”的科目。“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升空后未几便发现了敌战场隐蔽火力点,并将其坐标传送给地面导弹炮兵部队指挥所。随后,俄空降兵地面炮兵部队准时摧毁了敌火力点。同年3月25日,俄空降兵第76空降师在演习中也首次试验了“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对距离10千米内的敌地面火力指标实施空中侦察,并将获取的情报实时传递给己方地面导弹炮兵部队,以便对敌指标实施精确打击。
  另外,还积极探索和论证由近程战术无人机参与的“网络中心战”新的作战模式。“网络中心战”观念是由美海军于20世纪90年代末提出来的,它将由传感器网格、信息网格和交战网格三大局部组成。上述三种网格通过数据链连接实施总体网络作战,共同感知战场态势、缩短决策时间、提高指挥效率、将信息优势转化为作战优势,以发挥最大效能的作战样式。美军已经将“网络中心战”观念付诸于无人机部队的作战实践,并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取得了显著成果。对此,俄军提出了按照“网络中心战的原则”发展无人机部队的构想。在“西方-2009”和“东方-2010”战略战役演习中,俄陆军无人机试验分队装备的“副翼-10”和俄空降兵无人机分队装备的“副翼-3”,参加了与陆军旅和空降师(旅)装备的“星座”战役战术自动指挥系统联网,以及与陆军士兵和伞兵装备的“渡槽”单兵便携式信息终端联网的实战演练。
  同时,积极探索和论证由有人战斗机与无人侦察战斗机系统组成的空中协同作战平台。俄空军将该作战平台称为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由1架有人驾驶飞机和1~3架无人侦察战斗机组成。与美国空军有人战斗机与无人侦察战斗机系统协同作战平台不同的是,俄空军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有人驾驶飞机只担负将无人侦察战斗机送入预定作战空域的任务,并不担负指挥无人侦察战斗机对地面指标实施侦察和抨击的任务。无人侦察战斗机将在地面遥控指挥站的抑制下完成下列作战任务:搜索和发现地面指标;确定地面指标;选择机载打击武器;对机载武器实施指引;消灭地面指标;对空中打击结果进行评估。
  总之,随着无人机部队长远发展战略的实施,俄军无人机部队将以全新的姿态和崭新的面貌,应对军事冲突和部分战争的挑战,以赢得战争的最终胜利。
  责任编辑:阚南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22/6200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