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物联网论文 > 社会协同创新与物联网家当发展

社会协同创新与物联网家当发展

发布时间:2018-12-18 01:06:08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社会协同创新与物联网家当发展作者: 纪阳   中图分类号:TN929.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6868 (2012) 03-0039-03  摘要: 文章认为物联网产品创新机遇除了网方面的突破,还有物方面的创新,这需要工业设计、行业知识与信息技能等多个学科的协同创新。在物联网市场方面,需要考虑移动泛在业务环境(MUSE)、WoT等一些将物联网与移动通讯和互联网相联合的模式。这些技能能带来规模化市场和更加开放的商业模式,降低整个家当推进的成本,对物联网家当健康发展至关重要。
  关键词:协同创新;泛在网;物联网家当;产品设计;行业应用;用户参与;WoT;MUSE
  Abstract: In Internet of Things (IoT), opportunities to innovate are present at the level of network and “things.” Innovation in the latter requires multidicsiplinary cooperation in industrial design, knowledge-sharing, and technology-sharing. Mobile ubiquitous service environment (MUSE) and web of things (WoT) can bring IoT and mobile communications together. These technologies be used to create scalable markets, and open business models. They also reduce the cost of promotion within the industry.
  Key words: cooperative innovation; ubiquitous network; IoT industry; product design; industry application; user involvement; WoT; MUSE
  1 物联网家当实践与社会
  协同创新
  物联网从2009年起初被社会强烈关注,它在履历了2010年的发展高潮以及2011年低谷中的“务实推进”后,其后续发展已引起业界人士的担忧和困惑。
  在2010年,很多运营商和大企业都认为物联网的家当链偏长,市场碎片化对照严重,且标准化问题较为突出,难以变成规模化市场。2011年物联网的发展陷入低谷之中,政府推出很多务实推进措施保证了其正常发展。有局部专家认为当前的物联网市场,很多还是依赖于政府的扶持项目,如果没有扶持,该家当马上就会处于相当危险的境地。实际上,这种担心是由于很多人没有看到规模化市场的存在。
  另外从技能角度看,很多人认为物联网并没有注入太多新的东西。按照这样的说法,技能与产品如果是现成并成熟的,且需求也存在,但物联网的家当推进却并没有在短时间内获得突破性的进展。另外很多专家也会认为当前的物联网工程很多都是低水平且反复的。对于这个问题,有一类解释被各位所认同,即物联网这一家当目前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超大规模的整合,其家当依托的更多是工程,而非一个个独立的产品。这就导致一个问题:工程类型的东西很多是定制化的,并且难以通过产品复制而获得市场的规模效应。
  从性子上看,当前物联网面向的主要是行业应用或政府应用,定制化是不可避免的。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获得利润的途径便是模块化和标准化,并且在更多的地区或行业复制自己的解决方案,让更多的上游供货商可以输入更低成本的产品。然而,物联网这几年的标准化进展并不令人乐观。究其原因,是由于虽然目前物联网本身的家当市场规模并不被行业看好,然而作为战略制高点的地位却被很多利益相关者所重视。物联网的部署不但意味着事务流程的改革,也意味着权属边界的划分,这会引发很多敏感问题的出现。于是关于物联网的各种会议起初增多,各种试点工程也起初进行。但在很多情况下,人们其实并不知道这样一种探索历程还需要历时多久。
  在物联网市场化需要履历行业信息化之路时,物联网产品本身被行业的接受就需要一个过程。用户接受一个物联网产品过程的长短取决于产品的用户体验和产品本身的价值。一般说来,如果一个产品涉及到的利益相关者越多,用户整体的如意度就越不容易提升。但物联网类型的产品常常是跨越多个利益相关者。例如,一个智慧医疗的服务可能涉及到医院、医生、看护者、病人、病人家属、支付者、第三方服务提供商等多种角色,还包含了许多种新型的设备。这些事物单独看时也许都是成熟而大略的,一旦组合起来,变成了一个新的系统,就衍生出许多复杂的逻辑关系。用户体验的复杂性也随之产生,利益相关者的一些不愿为人所知的隐形需求往往会使得一个看上去行得通的操作逻辑变得行不通。而对于医生和信息化提供商很容易理解的用户界面则可能不易被病人家属理解而导致误操作。这些都是在物联网的项目实施中遇到的问题。
  现在,产品设计已经演变为一门专门的学科。但由于绝大多数信息化产品公司只熟悉软硬件设备,而并没有深厚的人机交互产品设计功底,所以他们很难把握这样复杂的整合。用户侧也是如此,一般来讲,很多政府部门和行业都更加习惯于交钥匙工程,而用户侧参与创新的过程往往需要的是包容性的讨论氛围。如何营造这样包容性讨论氛围,让合理的过程突显出来,是这类型产品设计过程中的关键技能。但遗憾的是,产品设计人才相当缺乏,可以组织参与式设计、构建包容性讨论氛围的产品设计公司少之又少。
  在一些企业或一些行业主管部门中,由于主管部门精通本部门业务,而不熟悉其他业务部门的任务,这使得跨部门的合作变得相当困难。而物联网这类型战略新兴家当往往是需要多个部门协同的,因此这已经成为物联网创新的妨碍。国家之所以将物联网定位成战略新兴家当,其中更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物联网本身是国家信息化的战略资产。   当前,物联网家当处于一种“技能推动未来可能”的模式来协同各种相关行业,而并非国家层面变成某种城市功能升级或家当升级的整体性的共同愿景。真相上,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依靠物联网家当的力量推动协同,成效较为缓慢。
  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社会协同创新体系的发展,是物联网家当发展的一个前提,至少是与社会发展紧密相关的特定类型的物联网家当得以发展的一种必要条件。物联网家当的发展应当是一个结果,是行业升级所必须履历的复杂过程的一个结果,也是社会自发完善的一个结果。
  2 物联网的规模化路径
  物联网的主要目的被认为是承载家当升级,所以依托行业和政府的定制化应用来发展物联网家当,是当前主要的家当发展途径。然而文章认为,作为一种补充和延展,物联网发展还应当考虑其他的市场途径,可以解决家当发展过程中的不少问题。
  从信息家当短暂但丰富的近20年巨变来看,该行业产生巨大进步的动力往往来自于一些规模化的颠覆性创新。物联网作为一种家当链的延伸和拓展,也需要考虑如何借助于行业总体的模式来推进和发展。回顾20世纪,最为重要的创新当属互联网和移动通讯,这是市场自发驱动的结果。互联网带动了全世界的知识贡献热潮,而移动通讯使得每个人都拥有了信息终端。在2003年前后,业界曾提出移动泛在业务环境(MUSE)的观念[1]。那时整个家当还是过于低估了移动终端在物联网或泛在网发展过程中的作用。真相上,当前的很多智能手机已经成为了一个移动泛在业务环境。手机除了成为个人身份的象征之外,还可以感受到光影、声音乃至人的各种商业活动、生活活动等。手机已经是一个相当物联网的终端,并且变成了一个具有非常规模的、标准化程度很高的市场。这是一个个人化、公众化相当突出的市场,竞争也相当激烈。这种高度的市场竞争会使得市场上可以很快出现灵敏度高、可靠性强、价格低廉、耗电量低的传感器终端。而得益于开放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第三方开发者则很容易在上面进行各种创意性质的创作,苹果App Store上的各种创意应用也将更加目不暇接。
  相反,在定制化的行业应用中,传感器的种类和数量往往差强人意,价格更是千差万别。应用的创新仅仅局限在少数的、受各种保密约定限制的工程师的脑海之中。
  可以预计的是,一旦移动泛在的应用从手机终端延伸到车载和家居中,则各种规模化的应用还将进一步降低环境传感器的价格,并且带来更多更为丰富的应用创意,这些都是智慧化行业应用与智慧化个人应用之间可能存在的交集,但这一过程最好是借助市场的力量自但是然的出现。
  另外,互联网模式也值得进一步思索和研讨。物联网界一直都认为物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然而目前这样的延伸还仅仅是连接层面的延伸,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方面延伸的例子则相当少。目前物联网的发展遵循的是信息化的商业模式,并没有和电子商务分成、社交网络、游戏与形象、后向广告付费这样的互联网商业模式联合在一同,并借助商业模式的力量完成推广,这是当前物联网发展的一个遗憾。物联网也没有可以向互联网Web 2.0所做到的那样调动大众的激情来参与对物联网内容乃至设备的贡献,但其实这也是一个能够努力的方向。
  未来泛在网或物联网的发展,在行业信息化的市场之外,也可能会有MUSE或WoT这样的技能支路。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模式会帮助物联网领域逾越几个相当重要的障碍,即用户对于泛在物联应用的熟悉和用户行为的养成、传感器产品的规模化与成熟化、大量高质量传感器的创意应用。在技能发展过程中,行业信息化市场也会帮助家当链在信息产品整合、涉及物联网的平安解决方案等方面探索出一些重要的模式和技能。这个过程会交替进行一段时间,家当才会渐趋成熟。
  3 物联网的创新机遇
  回看过去2~3年的中国物联网探索,会发现各位热衷于探讨“网”,却很少有人问津“物”。谈论物联网的人很多,多数都来自信息领域,后来慢慢也有行业的专家投入,然而他们却很少将物联网研讨和工业设计联合。工业设计这个学科,是研讨造物的,除了研讨物的造型以外,更主要的还需要研讨物的功能。工业设计发展到如今,相当强调“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强调研讨人的需求,研讨人为什么需要某类型的物品,在什么场景下需要,人与物之间的交互过程怎么样更合理,物与环境的搭配怎么样更为合理等。
  物联网的研讨如果不关注物,不去关心最后用户的需求,则必然不可能带来好用的产品,也就无法被市场所接受。而工业设计的对象现今也不再大略,它对应了许多的利益相关者、一系列的服务流程和各种复杂多样的智能设备。所以,这种物联网有关的设计,我们称之为“智慧设计”,这意味着一种交叉学科的出现。“智慧设计”要求工业设计师可以兼具产品设计和服务设计的能力,而信息架构师掌握更多工业设计的模式和技巧。同时,“智慧设计”也需要信息架构师和工业设计师可以组织价值链体系中的各种利益相关者,让他们参与到设计过程之中,将各位的智慧融入到产品体系之中。
  为了探究工业设计师作为“造物者”究竟可以对物联网这样一个复杂系统带来何种创新,北京邮电大学在2011年特意进行了一次“创造力”实验。在这个实验中,组织者随机抉择了北京邮电大学工业设计系大四的40名同学,进行了一系列“以人为中心”设计方法的培训,并大略介绍了物联网的一些基本理念。然后请这些同学围绕老年人的需求进行了一系列的产品设计。由于市场上老年相关的物联网产品极其稀少,同学们没有什么能够直接大略进行复制的样本。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的创新资源只能能来自最后用户,来自于对现有物品的分析,这使得他们产生了很多新颖的遐想和创意。组织者还邀请信息领域的专家来评估这些创意,专家们认为这些创意是相当新颖的。学生们在创意前均提到了信息家当现状,即在终端和应用方面多数还是以低水平反复的状况为主。因此将物联网技能植入在普通人生活之中的创意空间还是相当大。
  泛在计算的提出者,施乐的首席科学家Mark Weiser是一名高超的产品设计师,在其《21世纪的计算》一文中[2],他提出了一个设计命题,即相对于传统信息技能载体,基于硅的信息技能载体究竟能走多远?他的论文中所给出的泛在计算观念是对这一问题的解答。泛在计算实质是一种产品形态框架,它的最后愿景是将计算遍布于周边,主动为人服务,人们却似乎感受不到技能的存在。Mark Weiser认为人们的心理因素决定了泛在计算的普及,因为人会不时追求更加方便自然的交互。在他的文章中还预言了几个泛在计算的关键产品,如pad、射频识别(RFID)等。   现在,跨专业、跨学科的整合已经成为一种必要的创新模式。这就需要更加具有洞察力的产品设计,更加具有参与性的体验过程和创新过程来吸纳各方面的创新。人们也需要比以往更加关注应用场景,关注真实用户的需求和反应。
  4 社会协同创新的驱动方式
  创新过程会牵涉到许多的利益群体,这包含产、学、研、用、资等。协同创新是指这些利益主体加入各自的优势资源和能力,共同进行技能开发的创新活动。协同创新的特征表现最初为知识的分享,参与者拥有共同的指标,并具备内在的动力来完成任务,具有自发性;其次为参与者沟通直接有效,他们可以进行多样化的交流与协作,可以自发变成有序的合作。由于创新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出现利益方面的争辨,因此协同创新的难点在于利益协调。在协同创新过程中,顶层的服务设计和产品设计框架是各方需要遵循的标准和纽带。但一旦产生利益纷争,多元合作的模式很容易陷入僵局。
  LivingLab类型的创新模式为这样的问题提供了一些应对策略。一般来讲,用户参与式的开放创新系统可以在遇到此类僵局时显得更加灵活。原因在于在开放模式下,各个利益链主体之间表现为竞争与合作,合作模式的创新方式也相对多样化。另外,由于有最后用户的参与,使得最后用户的需求和整个创新的价值很容易被各个参与方所识别,而使协调变得更容易。在创新过程中,利益分配和风险分担的模式和机制常常是不清晰的,这需要创新参与者具备智慧,能包容与给予,懂得成就对方表明自己,并适应性地做出调整。
  一旦多元多样的利益主体之间起初对话,这种对话的主体就起初发散化和复杂化,使得对话的效率和效果都很难得到保证。这就需要强有力的家当协作平台的出现,人们需要对创新过程的各个支路有效管理。
  信息系统自身也在履历多个信息资源体之间的协作。从近几年的技能趋势来看,互联网系统都在履历所谓Web 3.0化的过程,各个互联网公司普遍认为,各个信息系统的单元体将自己的能力和信息以开放API的模式开放出来,是促进合作方之间变成再次协同,并联合为一个全新总体的必要步骤。由于已经有一些公开的、甚至是免费的资源开放,就很容易使得整个事务不至于受到决策速度的影响而往前推进。而往往一个行进中的变革,很容易让复杂的协同过程感受到驱动力。互联网的思绪也影响了物联网的技能发展。
  总的来说,不论是物联网还是泛在网,或者是下一代网,产品创新的复杂度在提升,社会的信息化进程也在加速。信息系统的创新需要整个社会的协同创新,信息系统本身也是加速社会协同创新体系变成的一种有效的支撑。但在协同创新问题上,有些技能门类需要加强关注。另外,协同创新问题绝非大略的技能驱动,它需要更多联合社会的变革需求来进行,而这种变革需求,除了利益的协调变化之外,也需要充分考虑人们行为方式的变化与指引。整个信息家当其实还是处于一个飞速发展的时间段,泛在网作为一种包容性强的体系,需要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泛在网需要充分发挥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物联网、信息化系统等各自的优势,并联合中国自身发展的需求,让市民和用户参与到创新过程之中,将未来的生活设计作为一个努力的指标与方向,为意义更为重大的社会协同创新创造支撑性的条件。
  5 参考文献
  [1] JI Y, ZHANG P, HU Z, et al. Towards Mobile Ubiquitous Service Environment [J]. Wireless Personal Communications, 2006,38(1):67-78(12).
  [2] WEISER M. The Computer for the 21st Century[J]. Scientific American, 1991, 265(30):94-104.
  收稿日期:2012-03-05
  作者简介
  纪阳,北京邮电大学电信工程学院工学博士毕业;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目前兼任中国泛在网技能与家当发展论坛副秘书长,兼任北京邮电大学教育技能研讨所副所长,担任国家新媒体家当基地北京新媒体结合实验室专家;目前主要从事移动互联网、泛在网与物联网、移动通讯网络技能、移动智能终端技能和业务平台技能领域的研讨,主持及参与多项国家国际合作重大项目、“863”打算、自然科学基金、欧盟第六框架项目以及与全球运营商和制造商之间的横向科研项目;目前研讨方向为移动互联网业务与应用、泛在网技能以及基于Livinglab的协同创新模式。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18/5773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