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俄罗斯无人机部队发展趋势分析
    俄罗斯无人机部队发展趋势分析作者:未知   基于在近几场高技能部分战争中美军无人机部队的成功经验以及俄格军事冲突的沉痛教训,俄军充分利用新一轮军事改革的大好时机,积极谋划无人机部队发展长远规划,全面提升无人机部队作战能力,以满足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的需求。
  俄军无人机部队的发展回顾
  1976年,原苏军在空军组建两个“图一143”“航班”无人机连,从而宣告苏军第一支无人机部队的诞生。随后,原苏军将2个无人机连扩编为独立无人机大队。1982年。中东战争爆发,苏军首次将“图-143”无人机加入战争使用。该机以飞行速度较快和隐身本能较强的优势。成功规避了以色列军队地面防空火力系统的拦截,准时获取了有关敌地面重要指标情报,为作战胜利奠定了基础。
  中东战争结束后,原苏军加快了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截止1988年,原苏军在空军共计组建了25个独立无人机大队,每个大队装备24架无人机,总额达到600架,数量超过了美国空军,堪称世界之最。在组建独立无人机大队的过程中。原苏军从航空兵部队抽调了大批飞行指挥军官,以加强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平时,独立无人机大队归属空军指挥。战时,该大队与陆军航空兵一同编入合成集团军和步兵军,共同遂行战场侦察任务。
  在组建无人机部队的同时,原苏军在空军作战部组建无人机部队指挥机构,以加强对无人机部队作战训练。其主要职责是:拟定和组织无人机部队的作战打算和日常训练事务。在空军第13科研所成立了无人机作战使用研讨室,随后,该研讨室易名为原苏联空军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此外,原苏军先后在阿赫图宾卡、萨雷沙甘、马雷、克里米亚半岛乔达和奥普科等地建立了无人机靶场。1988年,根据原苏联国防部下令,原苏军将无人机部队和陆军航空兵一同交付陆军指挥。1988~1989年,在向陆军移交无人机部队过程中,原苏军解散了17个独立无人机大队。
  前苏联解体后,俄军重新在陆军恢复组建8个独立无人机大队。1997年,鉴于“队列-P”无人机系统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的成功使用,俄军在空降兵正式成立无人机分队。2003年,俄军将原属陆军的8个独立无人机大队与陆军航空兵一同重新交付空军指挥。同时,俄军在此基础上,起初组建新的无人机部队。
  2004年,俄军在空军完成了无人机部队的组建事务。目前,在空军编有2个无人机团,1个无人机试飞大队和1个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在空降兵编有无人机分队;在莫斯科附近的耶戈里耶夫斯科城编有1个无人机作战使用中心;在阿舒鲁克编有1个无人机靶场。
  俄空军2个无人机团主要装备了“图-143”、“图-243”(“航班-D”)无人机和“队列-P”无人机系统。每个无人机团均编有3个无人机大队,每个无人机大队均装备8台“图-143/243)发射装置和24架无人机,以及1套“队列-P”无人机系统(包括10架“蜜蜂-1T”无人机)。俄军空降兵无人机分队,装备了数套“队列-P”无人机系统。2008年11月,随着俄军新一轮军事改革的展开,俄军起初在陆军组建无人机试验分队,以便为建立无人机部队奠定基础。
  俄军无人机部队发展存在的问题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鉴于前苏联解体后的经济崩溃和军费严重短缺,俄军在对无人机部队发展的认识上一度出现了偏差,错误地认为无人机不再是一种具有前瞻性的空中侦察系统,而是将其看作是一种不如有人驾驶侦察航空兵的空中侦察设备。
  在这种错误思维的教导下,俄军只注重发展有人驾驶侦察航空兵,而放弃发展无人驾驶航空兵。在航空兵地位和作用方面,无人机部队尚不如陆军航空兵,是无人问津的“小字辈”。在作战使用方面,俄军以“陆军合成集团军指挥员对无人机不感兴趣”为托辞,放弃了无人驾驶航空兵作战使用条例的研讨和拟定。在装备研制方面,俄军基本上按照“优先作战飞机,其次军用直升机,最终才是无人机”的排序分配研发经费。由于研发经费短缺,俄军现役无人机,要比美军现役无人机落后了1~2代。在飞行训练方面,如果说俄军有人驾驶航空兵年均飞行时间为几十个小时的话,而无人驾驶航空兵年均飞行时间仅为几个小时。由于倍受冷遇和前途渺茫,俄军无人机部队许多官兵不安心本职事务,想方设法转到其它航空兵部队寻找发展机遇。
  上述问题的存在,最后导致俄军无人机部队在俄格军事冲突中漏洞百出,完全损失了战斗力。一是信息处理周期长。“图-243”“航班-D”无人机要在返回地面45分钟后,才能将冲洗的照相图片汇报指挥所,无法满足战时实时传输情报的需求。二是图像分别率差。“队列-P”战术侦察无人机系统“蜜蜂-1T”无人机实用升限仅为2400米,传输的图像质量极差,根本派不上用场。三是飞行本能存在许多缺陷。其中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发动机噪声大和飞行稳定性差。此外,俄军还将最新研制的“远东羊茅”战术无人机,用于炮火观测校射的试验。实战表明,该型战术无人机不但作战半径小,而且实时图像传输效果也较差。
  俄军无人机部队发展趋势
  改革现行采办机制,拟定无人机部队建设长远规划
  如果说俄军无人机部队在两次车臣战争能够委屈应对恐怖分子游击作战的话,那么,在具有信息战特征的俄格军事冲突中,俄军无人机部队的表现则说明其根本无法完成所担负的作战任务。在之后进行的新一轮军事改革中,俄军对无人机部队失败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地反思,以挽救趋于崩溃的无人机部队。对此,俄军从改革无人机采办机制人手,拟定无人机部队建设的长远规划,以期大力发展无人机部队。
  按照传统的惯例,俄军无人机的采办权由俄空军掌管。由于军费开支紧张,俄空军基本上按照“航空兵-陆军航空兵-无人机部队”的排序原则进行航空装备的采办。此外,由于概念的落后和利益的驱动,俄空军仅拿出小量军费发展与其任务相关的远程战略战役无人机,而忽略发展与俄陆军和空降兵任务相关的近程战术无人机。对此,俄军于2009年对现有的采办机制进行了改革:俄空军不蒋享有军队无人机的采办权,而仅享有对远程战略无人机的采办权,同时,把对中、近程战役战术无人机的采办权交给俄陆军和空降兵。
  俄军做出此决定,一方面借鉴了美军研发和装备无人机的做法,另一方面体现了“优先发展近程战术无人机部队”的策略。俄军之所以采取“优先发展近程战术无人机部队”的策略,主要基干下列背景:其一,从对未来威胁判断分析看出,俄未来面临的主要威胁是因领土纠纷引发的军事冲突或高技能部分战争,而面临大规模的地区战争尤其是核战争的可能性较小。在未来军事冲突或高技能部分战争中,俄军近程战术无人机部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其二,随着无人机飞速发展和作战使用的日益成熟,近程战术无人机已经成为战场信息战不可或缺的武器装备,这既是未来军事冲突或高技能部分战争的必然发展趋势,也是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一种新的作战样式。格鲁吉亚军队无 人机部队在俄格军事冲突中的成功运用已经充分表明了这一点。因此,俄军必须优先发展俄陆军和空降兵近程战术无人机部队,以便在未来军事冲突或高技能战争中占据主动。
  此外,在对无人机采办机制实施改革的同时,俄军出台了《2011~2020年俄国家武器装备发展纲要》,以确保俄军无人机部队长期和健康的发展。
  引进与研发齐头并进,全面提升新型无人机战术本能
  根据《2011~2020年俄国家武器装备发展纲要》,俄军将实施引进和发展并行的发展策略,以全面提升新型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战术技能本能。
  最初,俄军已从以色列采购15架“鸟眼400”、“I-观察者MK150”和“探索者Mk II”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对其技能工艺进行分析和研讨,以寻找差距和积累研发经验。“鸟眼400”轻型便携式近程战术无人机主要用于空中监视、空中侦察和空中指标搜索,机长0.8米,翼展2.2米,作战半径15千米,实用升限3400米,续航时间1.2个小时,最大起飞重量5.6千克,有效载荷1.2千克,使用橡皮筋弹射起飞,使用阻力伞下降。“I-观察者MK150”近程战术无人机主要用于空中监视、空中侦察、空中指标搜索及炮火校正,作战半径100千米,翼展5.7米、机长3.1米、最大有效载荷20千克、最大起飞重量160千克,最大载油量101.7千克,实用升限5200米,巡航速度196千米/小时,续航时间7个小时。“探索者Mk II”近程战术无人机主要用于战场监视和指标指示,翼展8.55米,机长5.85米,机高1.16米、有效载荷100千克,最大飞行速度200千米/小时,巡航速度196千米/小时,作战距离250千米,续航时间15~18个小时,实用升限6100米。上述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最大特点是飞行速度较快、实用升限较高、作战半径较大、自主飞行能力强和机载侦察设备分别率较高等。
  其次,在借鉴以色列战术无人机先进技能工艺基础上,俄军加快研制和装备国产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步伐。2010年12月,俄陆军通过公开投标的形式,从竞标的22项产品中选定了“海雕-10”、“副翼-10”、“燕子”和“瞄准手”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海雕-10”近程战术无人机重量14千克,航程100千米,实用升限5000米,最大续航时间大约12个小时。“副翼-10”近程战术无人机重量为12千克、航程50千米、实用升限5000米、最大续航时间大约3个小时。“燕子”近程战术无人机重量为4.5千克、航程25千米、实用升限3600米、最大续航时间大约2个小时。“瞄准手”近程战术无人机重量为7千克、航程25千米、实用升限5000米、最大续航时间大约3个小时。上述四种近程战术无人机的最大特点是价格低廉和作战效率较高。俄陆军打算于2011年装备70多套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并对其进行试验和改进。随后,俄陆军将陆续装备这些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此外,俄空降兵已经决定采购和装备“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系统。
  最终,鉴于俄空军现役远程战略无人机作战本能落后,俄空军已经委托米高扬设计局牵头负责新型远程战略无人机的研制和开发。除米高扬设计局外,俄空军还吸收了苏霍伊设计局、图波列夫设计局和雅科夫列夫设计局等科研单位共同研制和开发新型远程战略无人机。
  强化实战演习演练,不时提高无人机部队实战能力
  鉴于新型近程战术无人机即将列装,俄军将通过强化演习演练,积极探索和论证近程战术无人机的作战使用,以不时提高无人机部队在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中的实战能力。
  第一,积极探索和论证由近程战术无人机参与的“侦打一体”新的作战模式。“侦打一体”是美军在近几场高技能部分战争中创建的最新作战样式。该作战样式不但大大提高了战场的作战效率,也实现了“非接触作战”和“零伤亡”新的作战理念。此外,在俄格军事冲突中,格鲁吉亚军队无人机部队也初步实现了这种作战理念。对此,俄军加强了对这种新的作战样式研讨。
  2010年2月,俄空降兵第98空降师使用“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在演习中首次演练了“侦打一体”的科目。“副翼-3”近程战术无人机升空后未几便发现了敌战场隐蔽火力点,并将其坐标传送给地面导弹炮兵部队指挥所。随后,俄空降兵地面炮兵部队准时摧毁了敌火力点。同年3月25日,俄空降兵第76空降师在演习中也首次试验了“副翼-3”无人机,对距离10千米内的敌地面火力指标实施空中侦察,并将获取的情报实时传递给己方地面导弹炮兵部队,以便对敌指标实施精确打击。
  第二、积极探索和论证由近程战术无人机参与的“网络中心战”新的作战模式。“网络中心战”观念是由美海军于20世纪90年代末提出来的,它将由传感器网格、信息网格和交战网格三大局部组成。上述三种网格通过数据链连接实施总体网络作战,共同感知战场态势、缩短决策时间、提高指挥效率、将信息优势转化为作战优势,以发挥最大效能的作战样式。美军已经将“网络中心战”观念付诸于无人机部队的作战实践,并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取得了显著成果。对此,俄军提出了按照“网络中心战的原则”发展无人机部队的构想。在“西方-2009”、“东方-2010”以及“中部-2011”战略战役演习中,俄陆军无人机试验分队装备的“副翼-10”和俄空降兵无人机分队装备的“副翼-3”,参加了与陆军旅和空降师(旅)装备的“星座”战役战术自动指挥系统联网,以及与陆军士兵和伞兵装备的“渡槽”单兵便携式信息终端联网的实战演练。
  第三、积极探索和论证由有人战斗机与无人侦察战斗机系统组成的空中协同作战平台。俄军将该作战平台称为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由1架有人驾驶飞机和1~3架无人侦察战斗机组成。与美军有人战斗机与无人侦察战斗机系统协同作战平台不同的是,俄军新型航空侦察打击系统有人驾驶飞机只担负将无人侦察战斗机送入预定作战空域的任务,并不担负指挥无人侦察战斗机对地面指标实施侦察和抨击的任务。无人侦察战斗机将在地面遥控指挥站的抑制下完成下列作战任务:搜索和发现地面指标;确定地面指标;选择机载打击武器;对机载武器实施指引;消灭地面指标;对空中打击结果进行评估。
  总之,随着无人机部队长远发展战略的实施,俄军无人机部队将以全新的姿态和崭新的面貌,应对未来高技能部分战争的挑战。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18/5771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