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奥巴马为什么需要杀人无人机

奥巴马为什么需要杀人无人机

发布时间:2018-12-16 01:06:05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奥巴马为什么需要杀人无人机?作者: 大卫·布鲁克斯   领导者需要为他所服务的城市提供文明的秩序,   但这些维护秩序的手段需要审查与监督。   今年我曾在耶鲁大学参加过一个名为《大战略》的课程。课程所涉及的阅读内容从孙子、丘吉尔跨越到美国外交家乔治·凯南。其中有一周读的是意大利的政治哲学家马基雅维利。
  马基雅维利的思维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与我们这个时代的情绪正好相反。电视里,新闻节目用人文精神对我们进行洗脑,但马基雅维利对人类的价值却评价不高。他在《君主论》里写道:“也许能够这样说,人,从总体上讲,老是忘恩负义,口若悬河,伪装善良,倾向于规避危险而却不会避开贪婪的勾引。”
  他在《论李维》中还写道:“我们必须要意识到,所有的人都是缺少德行的,如果有机会,他们就会把意识中邪恶的那一面释放出来。”
  传统的观点认为,马基雅维利觉得既然人性险恶,人能够做任何事情,那么领导者应该无所不用其极地驾驭住权力。结果好坏的意义大于你对方法的选择。
  真相上,马基雅维利是个充满道德感的思维家。他曾写下对他所在的城市—佛罗伦萨—真挚的热爱。在他眼中,伟大而统一的意大利应该充满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他著作的每一页几近都会提及荣誉和美德。
  他不过在“什么是政治美德”这个观念上有着不同的想法。他写道:如果一个政治领导者能够践行基督教中慈爱、怜悯、和善的美德,同时又能服务于人民,那是再好只是的了。但在现实世界中,这一切常常是不可能的。在现实世界中,一个伟大的领导者需要为他所服务的城市提供文明的秩序。为了创造这种秩序,为了阻止独裁和暴政,善良的领导者被迫去做那些艰难的事情,然后去承担这些事情所带来的罪责。
  做好事的领导人,他自己并不一定是个善人。偶尔坏的行为也能导致好的结果,偶尔一个领导人需要爱他的国家大于爱他自己。
  马基雅维利认为,既然领导人被环境所迫,做了道德上存在疑问的事情,那么就应该至少把这些事情做得高效。在这方面,马基雅维利给出了很多建议。如果你将要做一件残忍的事情,那就做得利落些;如果你要做一件慷慨的事情,那就做得缓慢些。如果你领导一个国家,相比于人民大众,你更害怕那些阴险狡诈的精英贵族,那么你就应该结合那些抗议精英贵族的人们。
  当你阅读马基雅维利,你会意识到美国是如何的幸运。不同于16世纪的佛罗伦萨,美国有一部化解纷争的伟大宪法。对于法律和软化行为的社会互信,美国至少还尚存一点点信任。即使在国际工作领域,美国也继承了限制纷争的国际关系准则。美国人的祖先已经野蛮地建立起了这个世界,这让现代美国人不需要再那样的野蛮。
  但即使这样,想在坚持统治的同时保持两手干净是不可能的。恐怖分子就藏在外面的某处,谋划破坏。所以时至本日,领导者仍要面临着马基雅维利的选择:为了保护我所服务的人民,我是否需要变得残忍?为了阻止暴行发生在人民头上,我是否需要无人机,即使偶尔它会误杀小孩?
  当奥巴马还在参议院的时候,他无需面对这样残酷的领导逻辑。但如今他离开了椭圆形办公室,被扔进了马基雅维利主义的世界了。他做出准确的挑选,和基地组织打一场漫长的战争,无人机的确能高效地杀死恐怖分子;真相上,无人机空袭比轰炸、地面部队围剿以及其他任何方式所造成的平民伤亡都要小。在中央情报局更精于此道后,平民的伤亡数字直线降落。在国外实施的残忍手法拯救了国内的生命。
  只是,在利用马基雅维利思维来对无人机问题进行辩解的时候,也应看到问题的另一面。这也是马基雅维利思维的核心弱点。他太相信领导者的自我约束能力了。马基雅维利告诉我们,人是唯利是图的自我欺骗者,但他却赋予他的“君主”做一切野蛮事情的权力,信任他不会被权力带入歧途,把自己形成一只野兽。
  美国的国父们曾经相当谨慎。他们懂得领导人和其他人一样,唯利是图、不值得信任。他们厌恶中央集权,于是他们建立了权力的监督和平衡机构来稀释权力。
  美国的无人机政策需要考虑到国父们超然的现实主义观点。无人机空袭隐秘而简短,实在是太容易了。应该有一些独立的司法监督机构去审议那些轰炸名单,也应该有一个由退役军人或者退役情报人员组成的独立组织去对这个项目的功效进行调查、汇报。
  如果你接受马基雅维利对人性悲观的观点,那你就必须对你的敌人残忍—但你也必须对负责消灭敌人的人进行必要的检查。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16/5558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