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可穿戴论文 > 为可穿戴设备打造一颗火红的中国“芯”

为可穿戴设备打造一颗火红的中国“芯”

发布时间:2018-12-08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为可穿戴设备打造一颗火红的中国“芯”作者: 许红敬   作为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生产大国,中国却也一直是芯片进口大国,芯片进口总数超过原油进口额。在可穿戴设备战役打响前夕,很可能成为可穿戴设备舞台主角的中国企业们起初了种种战前的准备,为设备寻找一颗合适的“芯”成为各家不可忽略的步骤,但是中国本土的芯片仍然匮乏的真相却依然残酷地摆在眼前。哪里有匮乏,哪里也就有巨大的机遇。瑞智半导体公司抓住这一机遇,走上了一条打造一颗火红的中国“芯”的漫漫道路。《消费电子》记者在采访该公司CEO徐瀚杰的过程中,对芯片及可穿戴设备的解决方案进行了深入的明白。
  随“芯”而动,芯片定义可穿戴设备
  作为电子产品的核心与灵魂,芯片决定了可穿戴设备的功能甚至外观,恰当的芯片能够成就一款造成轰动效应的产品。因为国内自主研发生产的芯片还不多,内地大多数消费电子产品生产商都在用国外的芯片。瑞智半导体公司致力于给广大消费电子企业提供一颗红火的中国“芯”。虽然瑞智半导体的投资方是外国公司,但研发、运作、生产都是在国内,据徐瀚杰介绍:“我们目前给很多品类的消费电子产品提供芯片及解决方案,比如智能音响、智能腕带、智能手表等等。”中国“芯”的投入,会使可穿戴设备的战役打得更精彩。
  针对芯片对可穿戴设备的影响,徐瀚杰进一步说明:“所有可穿戴设备都涉及到芯片问题,最顶级的芯片公司是具备对电子产品系统重定义能力的,比如英特尔已经定义了整个电脑系统,外面设备的细节都是围绕它做的。而高通定义了5模13频的不同类型的通信系统,并且提供了2G、3G、4G相关的多项专利,全球怎么通信,游戏准则基本上都是高通定义的。”目前国内芯片公司虽然跟国际主流芯片公司相差很远,然而其对电子产品的定义功能却是相同的,为可穿戴设备企业提供适合条件的芯片和解决方案也成为芯片公司的重要使命之一。
  清除可穿戴设备路上的三大障碍
  虽然可穿戴设备提了好久,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像手机那样风靡全世界、并且几近让所有人都达到设备不离左右的依赖程度。徐瀚杰认为这是基于可穿戴设备还有三大问题没有解决好,他说:“最初是功耗方面的问题,如果耗电量过大,造成设备时时刻刻都在充电的状态,很麻烦。如果在配置优化的状态下保持连线,我们能够达到微安级的状态,在微安级的状态下设备能够用几个月甚至半年都不要充电。另一个需要解决的是设备面积的问题,可穿戴设备不像平板电脑那么大,能够在其中内置很多部件,所以其对结构要求也很高,需要电子元件做得很小。第三个问题是到目前为止,针对可穿戴设备的对照成熟的芯片解决方案很少。我们所做的便是提供完善的解决方案,以最快速度使客户达到量产。”
  除了功耗、面积、解决方案之外,随着从业者的增加,可穿戴设备行业还有一个问题也让人隐隐担忧。当产品功能、设计等方面趋同之后,同质化都会毫无悬念地到来。而当一个家当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必然会有一批批企业在履历痛苦的同质化竞争之后死去。作为新兴行业,可穿戴设备在如火如荼地发展之际,也有人起初质疑,是否未几的将来也会遭遇同质化的恶潮,对此,徐瀚杰给出了相对乐观的答案。他认为:“可穿戴设备对很多创业公司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因为其形态具有多样性。从纽扣到腕表、腕带、服饰、鞋帽、书包、书本,万物都能够将其嵌进去,应用创新的局面相当多,同质化的问题不明显。虽然很多大公司也瞄准了可穿戴设备领域,但其资源毕竟还在主业上,不可能到处发力,短时间内小公司有很多机会。”
  创业型公司+芯片行业=自动加班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徐瀚杰提到,自己的事务时间是星期一到星期日,从起初事务之时起,熬夜加班便成了家常便饭,与徐瀚杰一样,其公司的同事也都自动履行着IC业内不成文的加班规矩。据明白,公司食堂的阿姨一天要做三顿饭,除了午饭和晚饭,还会提供夜宵,同事们到晚上十一、二点回家是常事。当然,对于同事们的付出,徐瀚杰也会提供相应的补偿,即管理对照人性化,公司从不实行考勤制度,为错开早高峰,同事们能够自定上班时间,10点后来到公司也属正常现象,并且由于团队相当看好项目,各位都不用催赶,每日很自觉地加班加点事务。
  当被问及公司运营到一定程度后是否会放松事务的节奏时,徐瀚杰丝毫没有犹豫地说:“不会,公司停不下来,不会运转到不需要很多时间和精力的时刻。因为虽然今天你千辛万苦积累出了一些技能,但可能很快就会被淘汰掉。从另一方面来讲,勤劳也是华人的天性吧,我们又属于华人里面对照拼命的。我们内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选择工程师和合作朋友的时候,会问他可不能够承受这样的事务强度。”从大环境来看,徐瀚杰认为,中国芯片行业由于种种原因已与欧美等相差了一大截,不管是在时间上,还是在资金加入上目前都是无法与之相比的,除了持续的加入,没有其它渠道。从大的方面来说,国家的加入已经表如今了一些政策上,从小的方面来看,每一个参与其中的芯片公司的努力都是一股不可缺少的力量。错过了一波波引领消费电子潮流的机会之后,也许凭借中国“芯”及中国式解决方案的支撑,在可穿戴设备行业中国企业将会大放异彩。
  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践行快、精、稳
  徐瀚杰是广州人,选择在上海创业,有各种机缘,重要的是他认为上海是全国芯片业的中心。他说:“中国真正有一定能力做芯片的地方是不多的,不外乎是上海、深圳、北京等。上海最厉害,深圳和北京的积累都不如上海。上海做芯片的环境好,人才集合最多,很多大的外资芯片公司的研发中心都放在上海。到目前为止,芯片公司并不是很多。虽说从名义上来看上海有几百家做芯片的,但很多是挂羊头卖狗肉,真正做芯片的可能不到100家。国内有很多专门生产山寨品的工场,但芯片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模仿别人的。芯片研制周期对照长,不可能快速模仿他人,没有技能含量的企业很难真正来做这个事。当然,如今美国还是全球科技的制高点。小公司还是处在跟随阶段。前方的路依然很长。”
  由于芯片对精确度的要求极高,在事务中哪怕惟有1%的失误也会面临全盘皆输的结局。不管芯片公司设立在什么地方,能提供好的产品和服务的企业才能得到用户的信赖。徐瀚杰表示:“芯片公司要求相当严谨,像精密仪器一样,如果99%都对,1%错了也不行,因为那样芯片就无法使用,要求100%的精确。对于我们来说,产品的严谨性自不待言,其次我们还致力于提供快而稳定的产品和开发设计方案。消费电子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之快各位有目共睹,不快就难以满足客户需求。另外,如果不过快速地推出产品,而产品的合格率却不高的话也难以赢得市场,必须推出本能稳定的产品。现在,光靠孤立的芯片来赢得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同时还需要提供完善的解决方案与服务。”
  在徐瀚杰看来,2013年是可穿戴设备的筹备年份,2014年将是可穿戴的元年或爆发年,把握住机会的人将有机会成为消费电子行业的弄潮儿,而对于瑞智半导体来说,则会给该行业源源不时地输送芯片和解决方案,凭一颗中国“芯”,实现各自的中国梦。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08/5255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