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为移动支付寻找新场景

为移动支付寻找新场景

发布时间:2018-12-06 01:06:05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为移动支付寻找新场景作者:未知   无论是出门打车、购物,还是为话费充值,缴纳水电费,通过手机或者平板电脑完成的移动支付,让人们在各类消费场景中更加省时省力,越来越多的行业和品牌都渴望通过革新支付手段来提升消费者对自身的关注度。今年春节期间,众多互联网企业不约而同地掀起红包大战,在为人们提供社交新游戏,制造热门话题的同时,促使更多新用户将银行卡绑定在自己的支付平台上。只管如今“抢红包”的高潮已经退去,但各支付平台对于客户资源的争夺依旧在继续。
  红包大战为支付平台开路
  对于平台类互联网企业来说,没有什么比不时增加活跃用户这件事更重要的了,一旦涉及购物消费领域,搭建了自己的支付平台,便会想方设法鼓舞用户将自己的银行卡与之绑定,从而支持日后的购买、转账等。去年春节微信红包一枝独秀,通过挚友间互发的现金红包,将微信支付平台与用户的银行卡关联起来。“短短几天就绑定个人银行卡上亿张,干了支付宝8年才完成的事”类似这样的表述被人们传来传去,虽然并未得到官方证实,但由“抢红包”带来的微信以及微信支付平台的用户数量激增却是不争的真相,让旁观的同行们见了着实眼红。
  因而今年,支付宝钱包、新浪微博、腾讯QQ、baidu钱包等多家互联网巨头旗下的知名品牌均加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红包大战中。其中支付宝钱包除了推出可在用户间进行的个人红包、接龙红包、群红包、面对面红包和讨红包这五种玩法,还与品牌商户一同向用户发放了约6亿元的红包,包括现金红包和有消费限定的购物红包。新浪微博与腾讯QQ这类社交网站则结合入驻平台的明星和公众人物为用户发放红包,利用名人效应,通过粉丝点赞、共同发红包等方式,增加影响力。baidu钱包则推出抢明星红包、现金红包和采金矿等红包形式。而作为红包创始者的微信,则直接加入5亿元现金红包,加上春节期间与各类商家结合推出的“摇红包”活动,发放的红包金额总额超过了30亿元。
  当人们将抢红包、摇红包当作一种休闲游戏或者是联络感情的方式而乐此不疲时,互联网平台相互间的比试和各自的企图也便逐步凸现出来。作为红包大战中最针锋相对的两大主力,微信与支付宝在除夕时的竞争达到高潮,当天微信用户红包发送总量达到10.1亿次,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合作发红包,则让“摇一摇”的互动量达到110亿次,红包发送量的峰值为8.1亿次/分钟。而它的劲敌,支付宝红包的收发总量则为2.4亿次,参与人数达到6.83亿人次,峰值为8.83亿次/分钟。
  二者在红包发放的过程中,根据各自平台的特点,采取不同策略。由于微信属于社交平台,而用户间互发红包也多是出于社交需求,因此凭借其积累的庞大用户数量,很容易在过年这一特殊时段变成发送高潮。与此同时,今年微信的海量红包数据也得益于与央视春晚的合作,而这让除夕夜本该围坐在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齐刷刷地将注意力转移到手机上,在红包发放时段触电般上下摇动,让“摇红包”成为今年红包大战中最具颠覆性的一项活动,而央视虽然参与其中,却因人们的兴趣点转移被看作是输家。
  相比之下,支付宝虽然在移动支付平台市场中拥有绝对优势,但一向欠缺社交性。在推出红包却被微信封杀之后,支付宝便推出了支付口令,用图片突破微信屏蔽,虽然对于用户来说对照麻烦,但新奇的玩法很快便在微信伙伴圈产生了刷屏的效果。而为了补救社交短板,支付宝此次与擅长事件营销的微博结合,希望以此抵挡微信红包的强进势头,巩固自己的用户基础。虽然在支付宝和微信面前,微博与其并不在同一量级,但却是同时具备社交与营销的优质平台,所谓社交媒体的属性让其比微信更具开放性,有利于基于兴趣开发用户。在明星与红包的双重叠加效应下,今年春节期间最高日活跃用户达到1.02亿,比去年作为春晚独家社交媒体合作朋友时还增长了46%。就连马云也亲自上阵发送100万个红包,公布红包口令的微博在除夕当晚两个小时内转评量就超过了19万次。
  挖掘支付场景才是王道
  如果只看数据的话,微信似乎是红包大战中的最大赢家,但真相上仅通过一次大规模的红包营销,还不足以动摇支付宝在行业中的主导地位,它依然是人们在移动支付时的首选。
  根据艾瑞咨询的一份统计汇报显示,互联网巨头间的竞争已让第三方移动支付的市场集中度变得越来越明显,到2014年末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已上升到82.8%,而腾讯旗下包含微信支付的财付通的市场份额为10.6%。虽然微信的社交用户资源丰富,但从网购支付通道慢慢成长起来的支付宝,背靠阿里巴巴,经过多年电商运作,早已将购物、转账、理财、出行、缴费等不同领域的移动支付端口牢牢占据,变成完整的生活支付圈。而微信没有完善的支付场景,依靠短期红包营销绑定的用户,日后在实际支付时,或许多数还会习惯性使用支付宝,因此要想追上对方,如今看来还是个对照遥远的梦。
  “红包大战不过移动支付竞争中的短兵相接。”互联网家当分析师黄海静表示,无论支付宝、微信,还是微博、baidu,通过各式营销手段在短时间内增加用户数量并不太难,但为他们提供合适的支付使用场景,才能实现提高用户活跃,扩大支付平台影响力的终极指标。而当移动支付场景不时变化,除了网购,还包括线下的海量生活服务消费,比如在餐厅、汽修店、便利店付款等等,是更趋于繁杂碎片化的支付场景。
  对于“合适的支付使用场景”,她举例提到2014年初在腾讯与阿里巴巴之间进行的打车大战,就是对“打车”这一线下移动支付场景的开发培养,目的是要取代现金交易。通过分辨向司机和客户发放补贴和代金券,让双方在初次体验后感受到打车软件带来的便捷,并逐渐成为一些用户的出行必备,填补了移动支付在这一领域的空白。而电影票由于具有标准化、高频化、小额度,需求实时性和本地化属性强等特点,也成为移动支付的优势场景,猫眼电影、大众点评、微信电影票、淘宝电影票举办的各种低票价活动,力争将那些喜欢在电脑上看电影的人拉回到电影院。
  观察目前投身到移动支付竞争之中的三大互联网巨头,腾讯与阿里巴巴已多次正面交锋,而baidu看起来则不紧不慢。黄海静表示,布局移动支付领域已经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各家竞争的必备基础,与阿里和腾讯不同,在没有电商做载体,金融类和社交类产品优势并不显著的情况下,baidu在拓展移动支付时,选择的路径仍是利用搜索入口带来的用户流量,因为流量本身就具备巨大的消费需求。baidu移动支付采取“搜索+场景+服务”的方式,希望以此释放用户隐藏在搜索中的消费需求,目前已将baidu钱包嵌入手机baidu、baidu糯米、baidu91无线助手等baidu系产品。加上网站与用车平台Uber的合作,都是在丰富自己的支付场景,为自身的移动支付布局。
  根据数据统计,2014年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59924.7亿元,同比上涨了391.3%,预计到2018年国内移动支付的交易规模有望超过18万亿。黄海静表示,去年很多主流支付平台已经起初将渠道下沉作为发展策略,因此今年该行业在我国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渗透率将会实现更快增长。而无论是餐饮商超,还是医疗交通以及金融理财,更多现实生活中的消费场景将起初接受移动支付,因而一场短暂的红包大战结束后,迎来的将是波及面更广的移动支付端口竞争。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06/5189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