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解读军用无人机及应对方案

解读军用无人机及应对方案

发布时间:2018-12-05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解读军用无人机及应对方案作者:未知    随着近日伊朗防空部队宣布在本国东部边境击落一架美国RQ-170无人侦察机,这类大众已耳熟能详的现代飞行器再度吸引了关注,联系到近年来美国军用无人机的战绩和科研进展,我们有必要由此解读军用无人机的本能特点,并由此探讨应对之策。
  
  实践与进展
   海湾战争期间,多国部队使用了超过200架军用无人机。自新世纪“反恐战争”以来,“捕食者”、“全球鹰”等更是频频出击。这类装备的优势是可以以较低的高度隐蔽接近指标,进行更精确的侦察锁定,由于续航时间长,能够在后方遥控下持续地对指标施加威慑,加上抨击烈度仍然低于有人驾驶抨击机,配合精确制导武器,能够削减间接伤害,维护军队政治形象。
   在这些优势支持下,美国军用无人机(尤其是无人抨击机)屡有斩获:2001~2005年,美军“捕食者”发射“地域火”空地导弹,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多次摧毁敌隐蔽工事、秘密会所、可疑的疾驰车辆、防空设伏阵地等,消灭了多名基地组织高级头目和反美武装抵制据点;在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苏尔特,卡扎菲乘越野车出逃,被抗议派武装围追堵截,但据称真正将其逼进了下水道而坐以待毙的,同样是“捕食者”无人机。
   “全球鹰”是目前生界无人机中最大航程纪录的保持者(实用最大航程超过25000千米),2001年4月22日完成了从美国本土越洋直飞澳大利亚的壮举。“全球鹰”机长13.5米,高4.62米,翼展35.4米(与波音747相近),最大起飞重量11622千克,机载燃料超过7吨,最大飞行高度近20000米,自主飞行时间超过40小时,可在距发射点5556千米处、18288米高空巡航24小时,在GPS和惯性导航系统支持下可自动完成整个飞行过程。“全球鹰”执行任务时,同时携带0.4~0.8微米波段光电传感器、3.6~5微米波段红外传感系统和X波段合成孔径雷达,既能执行大范围雷达搜索,还可提供7.4万平方千米范围内的光电/红外图像,定位圆误差几率最小20米,其中雷达获取的条幅式侦察照片穿透云雨障碍,定点侦察可精确到0.3米,对以200千米/小时速度行驶的地面移动指标可精确到7千米。
   “全球鹰”已实现与结合部署智能支援系统(JDISS)、全球指挥抑制系统(GCCS)相联通,侦察图像能够近乎实时地传递给指挥官,用于指示指标、预警、快速抨击与再抨击、战斗评估等。伊拉克战争期间,“全球鹰”仅15次飞行任务就提供了4800幅图像,支持摧毁伊拉克时间敏感指标的数据有55%归功于“全球鹰”。在一次交火中,“全球鹰”机载合成孔径雷达探测到伊军在涵洞内隐蔽的导弹发射架,通过卫星数据链路将信息传到地面抑制站,处理后传递给美国海军的F/A-18C战斗机,F/A-18C进而瞄准并摧毁了指标。期间从探测到摧毁指标用时只是20分钟,比之以往步兵靠近搜索、计算定位坐标、呼叫支援的程序明显平安省时。
   另据外刊报道:为加强对亚太地区特别是朝鲜半岛形势的监控能力,驻韩美军现役的U-2系列侦察机将逐渐退役,代之以“全球鹰”无人战略侦察机,初始部署在关岛安德森基地。据美国空军透露,该基地已陆续完善了相关设施,为此斥资128亿美元,部署的“全球打击特遣队”将包括6架B-2隐形轰炸机、12架KC-135空中加油机、48架F-15E以及定期驻训的F-22隐形战斗机,还预计在2014年之前变成以3架为一组的“全球鹰”轮换部署机制(要坚持两组存在),提高对西太平洋地区形势的掌控能力,也将在必要时迅速支援救灾行动,体现美国“负责任的立场”。
   随着技能进步,美国海军的舰载隐形无人抨击机X-47B已不再遥远,其最大的特点是无需人工干预,可完全由电脑操纵,实如今航空母舰上精确起降。从外形上看,X-47B与B-2隐形轰炸机颇为相似,大大降低了雷达波反射面积,两个内置弹舱各能容纳一枚2000磅级JDAM,弹药投送能力远超之前加入实用的无人抨击机。从起降本能上看,X-47B属于无尾翼机,能够在着陆时选取大迎角,便于放慢。此外,X-47B选取了超高的内油系数,只管最大起飞重量超过20吨,但由于省去了一切与人有关的重量(还能减轻这方面的后勤压力),使得空重惟有6吨多,且具备自主空中加油能力,显然拥有更长的滞空时间,其作战半径更达到800海里,可确保航母战斗群处于更平安的离岸位置或者更深入内陆进行打击。X-47B最大的优势在于隐蔽突防,它拥有优异的雷达和红外低可探测性,提高了突破敌方防空系统的几率,为后续有人驾驶战机打开“平安通道”。
   受技能所限,X-47B还不具备空战能力,因此未来美国航母主要将F-35C和X-47B搭配部署,即由F-35C执行制空和截击任务,由X-47B充当专用“投弹机”和必要时的侦察机。
  
  探讨对策
   随着空气动力学、微型发动机、新型材料、信息技能、精确制导武器等相关领域技能进步,军用无人机必将发展到更高层次,只是即就是最成熟的隐形无人侦察/抨击机,也存在不少难以克服的弱点,如任务需要导致飞行时速较慢,难以逃脱高速战斗机的追击,喷气式发动机会产生不容忽视的红外辐射信号(为此起初装备红外诱饵弹),有效载荷尚不能与有人驾驶战机相比等。针对其在以往部分战争中的实践表现,分析其弱点,相信采取若干战法能够打击(至少遏制)其作为。
   1.准时预警
   现代军用无人机广泛使用复合材料、雷达吸波涂料、红外隐形设计,一般迎头雷达截面积仅0.1平方米,即使是非隐形设计无人机,由于尺寸小,发动机功率低,而外形和横截面的设计自由度大,其雷达、红外、声学信号也非常微弱。能够说,对军用无人机的预警是打击的前提和保证。除了发展新型低空指标监视雷达外,交代防空系统时也要注意在时间上应尽可能超前,在空间上应尽可能扩大,在手段上尽可能多样――预警机、先进战斗机装备的下视下射雷达、红外搜索与跟踪装置等互补探测,基性能发现低可探测性飞行器的航迹乃至在地面复杂背景中的运动。在无人机经常出没的航线上或重要指标附近,也可考虑建立高中低空、远中近程相联合的对空观察哨,准时汇报空情。
   2.空中拦截
   20世纪60年代,美军高空无人侦察机曾在苏联、中国、古巴、朝鲜等国上空大肆活动,也曾多次被击落,其中我军航空兵以慢表速方法在极限高度上跃升接敌,数次取得战果。当今军用无人机由于载荷和气动限制,基本不能与有人驾驶战机直接对抗,甚至不能识别敌我空中指标,容易被敌方乘隙抨击。为此,要根据“全球鹰”等无人侦察机部署基地和我方的重要保卫指标,分析研讨无人侦察机出动的主要路径,判断其较大可能的活动区域。当掌握其活动规律和情报后,航空兵需抓住有利战机,隐蔽出航,实施忽然截击,至少迫使其改变航向。如果己方航空兵缺乏足够的巡逻密度,也能够在一定空域布设阻塞气球、伞系钢缆和抛射空中雷弹(如飞机/火箭炮布设悬浮雷障、发烟罐等),变成“空中陷阱”。
   3.打击平台
   大多数军用无人机是借助辅助平台升空,亦有局部选取了地面自行滑跑起飞。因此能够对无人机发射抑制平台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力争将军用无人机摧毁于其未进入作战空域之前,这个思绪堪称“釜底抽薪”,是打击军用无人机的最佳选择。只是高成效也意味着高难度,实现这一指标,需要建立多手段、多层次的立体侦察网和实时的指挥抑制通讯系统,配合快速反应的打击力量,可以根据军用无人机来袭方向,使用各种侦察手段,精确判明其抑制平台的大致方位,实现多重打击――航空兵抓住其出航或返回的有利战机,实施远程奔袭;特种部队采取多种手段秘密渗透,实施偷袭破坏;集中使用战役战术导弹等远程投送力量,对无人机起飞平台抑制实施猛烈突击。
   4.空地设伏
   科索沃战争中,北约有10多架无人机被南联盟军队采取空地伏击等战术手段击毁。在技能手段更原始的越战“九号公路”战役,人民军为了对付美军无人机,针对其机场多在溪山、达庚地区,故而出动航线对照固定的特点,预先在归纳判断的无人机航线附近高地上设置防空伏击阵地,根据地形特点,配置多种防空武器混合编组的对空火网,当敌机临空时,忽然地面集火射击,很多美军无人机由此被击落。所以说,在认真研讨无人机飞行规律的基础上,防空部队在其可能进入的方向上占领有利地形,预先设伏,是能够取得预期成效的,只只是随着侦察技能发展,需要在隐蔽性方面下更大的功夫。若条件许可(如敌方无人机缺乏有人驾驶战机配合),应尽可能由我方航空兵实施空中设伏,在主要威胁方向上配置,以便尽可能远地拦截。对一般孤立分散的无人机,地面防空部队可根据战场态势,建立多个防空群,实施分散部署,分区机动,机动伏击。
   5.电子干扰
   伊朗俘获美国RQ-170“哨兵”无人机,引发国际关注。有消息称,伊朗军方是利用美军导航系统缺陷,将这架无人机“引导”到伊朗一方:伊朗军方和民间团队都参与了破解“哨兵”无人机的情报数据机密,进而切断美军无人机与指挥部之间的联系,重新设定这架“哨兵”的GPS坐标,并让它在伊朗境内着陆,这一结果被伊朗工程师描述为“通过噪音干扰其通信……(无人机)被迫转为自动驾驶,非常于鸟儿失去了大脑”。
   无人机在作战使用中要依靠机载侦察设备进行非实时或实时的情报收集,如“捕食者”就携带了合成孔径雷达、光电摄像机、红外成像仪、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惯性复合导航系统等一系列信息获取装置,但其电子技能系统受到强烈电子干扰后,也会失灵甚至被反抑制,在复杂的环境下其机载数据传输与处理也会受到影响。因此针对无人机事务时要通过地面抑制站进行无线传输、实时遥控的特点,选取一系列干扰措施:可利用火箭弹等发射定向干扰雷群、金属丝、箔条等,对军用无人机通信系统实施电子干扰;可发射智能红外诱饵弹,使弹体爆炸后的红外诱饵分布呈现出防护指标的红外辐射特征,欺骗无人机机载红外成像系统;也可集中主要电子对抗力量,干扰无人机机载搜索雷达,为航空兵突击兵力开辟“电磁平安通道”;如果空中力量充足,能够在预计敌方无人机出现几率最大的区域实行多方向、多层次的金属箔条大量布撒,变成强大的干扰带,必要时还可使用干扰飞机从多个方向对敌无人机进行大功率有源干扰。
   6.假装欺骗
   如果缺乏直接威胁无人机的力量,或者考虑到效费比不高,能够选取相对被动的假装欺骗措施。目前无人机主要在中等威胁环境下执行大范围的连续监视、侦察任务,获取有价值的战略战术情报,虽然其机载设备先进,但也较难透过严密的多重手段假装,识别出真正指标。为此,要充分利用现代假装技能,在无人机可能实施侦察的方向上,对作战指挥机构、通讯枢纽、重要机场等节点实施严密假装力图达到“隐形化”,以增大敌方无人机侦察、探测的难度,从而延长其滞空时间,为火力打击创造条件。这就要广泛使用假装器材和模拟技能器材,如红外辐射器、热能施放器、运动指标模拟器、各种反射体等,以有效对抗无人机机载红外、雷达和光电侦察器材。在对其采取欺骗措施的同时,要严格封锁战场机密信息,综合运用隐蔽、仿真、佯动、电磁、制造假情报等各种假装方法,造成“真中有假、假中有真”,使敌人难以判定作战行动企图。另外,用各种器材或特殊材料模拟出在光电探测、跟踪、导引的电磁波段中与真指标具有相同特性的假指标,从而对无人机造成欺骗,同时有效地将敌方无人机引向假指标,实施打击。
   7.烟幕迷盲
   烟幕迷盲从广义上讲也属于假装欺骗范畴,但由于其“原始性”和新技能支持下的有效性,特专门介绍。战争实践表明,有效使用烟幕能够使无人机的侦察效能至少降低三分之二,人造烟幕不但可遮挡可见光,吸收红外、毫米波,还可使激光传输距离大大缩短。为此,利用有利时机,在敌方无人机航向或重点指标附近施放各种烟幕,在一定距离上变成数道具有一定高度、厚度和长度的“烟幕帘”,就能降低无人机机载电子设备的侦察效能,甚至阻断其激光、红外传输,使其无法正确拍摄图像。综合采取遮蔽烟幕、迷盲烟幕、欺编烟幕和识别信号烟幕等手段,可显著降低无人机空中侦察、监视效果。选取多种手段(如制式发烟武器、简易器材、高炮烟幕弹等),实施定点、定位、定时施放烟幕,同时在烟幕笼罩下己方部队适时机动,基本能够防止无人侦察机获得己方实力、位置和运动情况,甚至在烟幕掩护下,向无人机方向机动,实施抵近打击。
  
  结语
   本文所列举的防范无人机侦察和打击对策并无炫人耳目之处,其实现代高科技战争并不会使谋略战术等失去用武之地,在对技能原理和敌方技能装备情报有充分明白的前提下,大胆灵活地运用看似“传统”的战术手段,配合己方新型防御装备,同样能够在高科技战场上创造佳绩。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05/5137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