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移动支付的精髓在于“开放心态”
    移动支付的精髓在于“开放心态”作者: 本刊编辑部   编者按   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不再不过大略地因袭国外先进模式,而是诞生了一大批本土原创的商业模式。未来,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也要走向全球市场。
  《移动的帝国——日本移动互联网兴衰启示录》的面世,对作为全世界移动互联网最成熟的市场之一的日本进行全景式展现,将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家当链各方少走弯路。
  我们一踏上日本的土地,就为满兜的硬币发愁了。去便利店买瓶水,往往找回一大堆日元硬币,然而身边的日本人似乎很少遇到这种烦恼。
  日本人的手机大都带有近场支付功能,手机便是钱包。日本人出门,只需要用手机钱包或者Suica、Pasmo、Edy这样的小额支付卡就能够完成消费,大大小小的地铁站、便利店、餐馆、自动售货机均支持手机支付。发达的移动支付网络给国民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并在很大程度上繁荣了日本的商业社会,同时成为复杂的移动互联网商业模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中国与日本的国情有着较大不同,因此在发展移动支付的道路上,也会有较大差别。
  日本以运营商为主导的移动支付可以蓬勃发展,很大程度是因为日本政府对小额支付政策的放松。在日本,以全家、罗森、7-11为代表的便利店已经垄断了日本的日常零售领域,而大局部小额支付场景恰是发生在这些理念先进的便利店。
  2004年,在世界各地的近场移动支付迟迟打不开场合的时候,日本Suica、Edy这样的小额支付IC卡已经普及,且发展了非常数量的可读卡商家,这为日本的移动支付提供了很好的基础,运营商不过在此之上将IC支付卡加载到手机中而已。
  反观中国,直到2012年也没有一个城市变成大规模的小额支付IC卡的使用环境,这种卡片仅在公共交通领域普及,难以渗透到零售、餐饮等商家。在中国,想学习日本移动支付经验的企业不在少数。中国移动的“手机钱包”就在一定程度上借鉴了日本的模式。而中国的支付巨头银联也认为,NFC是未来手机支付的最理想形式。
  然而,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是,不论是银联还是运营商,偏偏没有学会日本移动支付的精髓:开放心态。
  移动支付主要由用户手持终端、支付服务、商家刷卡终端三大局部组成。在日本,运营商仅仅抑制用户手持终端,金融机构仅仅抑制商家刷卡终端,而支付服务则由全家、东日本铁路公司等商家去完成,整个家当链变成严格分工,各自不进入对方的领域。
  日本最大的移动运营商NTT DOCOMO于2004年7月推出移动支付业务,此后将Suica、Edy、QuicPay等其他支付公司发行的卡片集成到自己抑制的手机中。当消费者给手机钱包充值时,实际上是充值给发卡公司,而不是给运营商。这是相当大的区别,因为运营商并不想依靠支付本身去赢利。
  运营商的这种开放心态加强了日本支付家当各个环节的积极性,各行各业发行的预付费卡都很愿意集成到拥有巨量用户资源的运营商那边。而家当链上其他企业所带来的资源远远不是运营商靠自身力量能够获得的,因此日本的手机支付在很短时间内便发展起来。
  在中国,运营商和银联都希望大包大揽,将整个家当链上下游通吃。但是,银联无法掌握对手机终端的抑制,运营商的烦恼同样明显:无法像银联那样掌握如此之多的POS机商家。两大阵营互不相让,各自打造了一套属于自己的生态体系,并最后演形成旷日持久的移动支付标准之争,成为中国目前移动支付普及的重要障碍。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高度发达的连锁业态也是移动支付普及的必要条件。只要和其中一家达成合作,立马能够在其上万个零售网点铺设移动支付的读取设备。而在中国,这种连锁业态的发展虽然对照落后,但已经呈现了相当好的发展势头。
  能够预见,在未来几年内,中国的一二线城市将出现和日本非常的商业环境,当时,中国的手机支付将会获得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其中,中三角和长三角地区最先具备开展移动支付的条件。这两个地区的政治、经济、生活一体化的趋势逐步显现,交通打通、商业连锁环境逐渐变成。例如长三角近年来一直在推动江浙沪主要城市的交通卡一体化,虽然进展缓慢,然而一旦这种跨地区的网络变成规模,将对推动移动支付的发展大有帮助。
  移动支付的载体在手机,也需要通过金融的操作,所以在目前的两大角色——银联和运营商中将产生行业主导,或者同时成为主导者。另一必不可少的角色是支付的对象,如交通行业(铁道部)和商业零售行业(大型连锁)。移动支付家当的崛起,需要银联、运营商和对象企业三者的共同推动。
  日本的移动支付发展是借势而为,受到商业形态的发展、用户生活的需求、政策开放、家当成熟、技能统一等技能影响。中国有很多独立的第三方,然而缺乏基础,妨碍较多,博弈激烈,将来很可能出现美日之外的移动支付新模式。
  推荐语 以邻为鉴的价值
  推荐人:余永福
  UC(优视科技)董事长兼CEO
  移动互联网全球市场有着明显的区域特色,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终端、运营商、服务内容和渠道情况迥异,发展进程和路径也各有不同。
  日本市场特别值得一提,有影响力的企业和商业模式几近都是本土内生的。战略上的谨慎不意味着能够忽视这个市场。日本是移动互联网发展最早的地区,也是对用户生活习惯改造最深入的地区。俗话说:“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日本十分值得中国移动互联网“以邻为鉴”。
  最初,日本与中国的发展阶段不同,但方向一致。我们都履历着从固话到移动的变迁,网络从2G到3G、LTE,终端从功能机到智能机,产品和服务从信息、娱乐逐步延伸到生活领域。在一些具体业务上,两国的优势和瓶颈不同——比如移动支付,中国的金融管制严格得多,而移动电商线下渠道的不足,令中国市场比日本更具潜力。
  其次,用户各有特点,但需求相似。以出行为例,汽车的普及将美国用户的双手绑在方向盘上,而在中国和日本的大城市中,人们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公交和地铁,双手得到明白放。
  最终,家当环境存在差异,但模式能够借鉴。在i-mode身上有移动梦网的影子;在软银和中国联通“逆袭”的过程中,iPhone引入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棋;在移动社交和移动游戏方面,我们能够从Line和GREE的沉浮中获得相当直接的经验。
  这本书十分注重中国视角,在很多局部投入了中日对比和反思,很好地兼顾了专业性和可读性,智慧而有趣。(支点杂志2014年4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05/5134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