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手机应用催热欧美移动支付

手机应用催热欧美移动支付

发布时间:2018-12-02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手机应用催热欧美移动支付作者: 钟文渊   2014年1月,《福布斯》公布《30位30岁以下俊杰》榜单,22岁的卢卡斯・杜普兰(Lucas Duplan)成为金融领域的超级巨星,支持他上榜的是他创办的Clinkle公司,一家想用手机上的数字钱包颠覆金融交易方式的初创企业。
  杜普兰和Clinkle公司的出现引来了全美投资机构的关注,但因为他不但是在和传统金融交易方式抗衡,更要从Square和PayPal等对照成熟的移动支付商那里完成虎口夺食,杜普兰和他的Clinkle公司一直都没有远离争议。
  创造硅谷历史
  原本,1992年出身的杜普兰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少年。他在加利福尼亚的奥林达长大,通过努力学习进入了斯坦福大学,成为了数百个计算机科学专业学生中的一分子。肯・奥莱塔(Ken Auletta)曾于2012年在《纽约客》的文章中,把斯坦福大学称为“致富大学”,指出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系已经成为一所全球高科技专业学校。在学校的咖啡馆里,老是排满了风险投资家与学生创业者的会议。从一定程度上讲,也恰是这所大学的这个专业,造就了杜普兰和他的创业公司。
  杜普兰介绍说,他之所以想开发移动支付产品,源于其在英国伦敦留学时期的感受。那个时候,他发现移动应用能够帮他完成各种各样的事情,无论是听歌、交友,还是玩游戏,但遗憾的是无法为一个三明治付款。而他也观察发现,在移动支付领域里并未出现真正的强者。于是,19岁的杜普兰有了在这个领域创业的想法,他把所有精力和目光都放在了怎么实现这个指标上。因此,他创立了Clinkle公司,拉着斯坦福大学一群在读生及毕业生一同开发一种移动支付的产品。
  为了能满身心地加入到Clinkle,杜普兰提前一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随后,他的Clinkle公司也很快于去年6月筹集到了2500万美元种子资金,这笔资金来源于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风险投资者皮特・泰尔、风投公司Accel Partners合伙人吉姆・布莱耶、英特尔、个人理财软件开发商Intuit、前Facebook COO欧文・凡纳塔、云计算公司Salesforce CEO马克・贝尼奥夫以及高通和虚拟化解决方案提供商VMware创始人等。杜普兰称,他并未向风险投资者寻求筹资,但当他向投资者展示了自己开发的产品后,他们就不由自主地表示支持。他说:“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疯狂地着力构建这个产品,然后我去找投资者说:‘这是我们所拥有的’。我认为这是相当重要的,他们在看完现场事务演示后决定投资。”他风轻云淡地谈论着这笔融资的由来。然而这位年轻的首次创业者却让众多人士刮目相看,因为2500万美元创下了硅谷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种子资金筹集纪录,即使是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的第一轮融资,也惟有50万美元。
  巨资背后的质疑和担忧
  在获得巨额资金后,杜普兰和他的初创企业Clinkle成为美国科技、金融领域热议的焦点。杜普兰称,“Clinkle和目前市面上的所有移动支付产品都不一样”,“我们的指标是完全现代化支付活动的运作方式。我们正尝试去做的事情是,让手机支付能与现金和信用卡支付相匹敌。我们已经为消费者开发了一种无需硬件即可下载应用的方法,从软件的角度来实现规模化运作。”
  但外界依然对杜普兰的Clinkle公司获得巨额种子资金表示质疑。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投资者只会给仍旧处于“隐身模式”的创业者数十万美元资金,以便观察一家创业公司是否有前景,然后才会进行大规模投资。而Clinkle获得资金前,公司不过完成了隐身模式启动,杜普兰提交给投资者的不过一个样品和一个测试版,到底何时对外发布应用产品,至今没有明确日期。
  现在的移动支付领域,已经有Square和PayPal等占据了明显的市场领先地位,并且美国运通等信用卡公司也已进入这个市场,变成了几大巨头鼎立的场合。虽然杜普兰的理念对照先进,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移动支付市场中,仅仅一些规划性言语或者样品,尚难以撼动已有的市场格局。
  同时,外界也对杜普兰之后的创业境遇表示担忧。传统的启动投资格言认为,一个企业家在一起初得到的钱越多,那么他或她的公司将会趋向于越来越糟的局势。
  比如连续创业者Bill Nguyen在离开苹果公司后,创办了图片视频分享社交网络Color公司,在产品还没有上线时,Color就获得了4100万美元的融资,一时成为热门新闻,但随后却迅速陨落。甚至一些资深创业家都未能在融资后把握好对公司的抑制,最后以失败告终,那么,年轻的杜普兰能否在获得巨额资金后,继续保持Clinkle的发展呢?
  对此质疑和担忧,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对外表示,杜普兰有能力保住Clinkle的发展动量,并解释称对Clinkle公司2500万美元的投资并非不合理。他们是在经过多方考察之后才决定这项融资的。
  虽然每家风险投资机构或者投资人的融资金额并不是很多,但由18位明星企业家组成的融资团队,势必能为杜普兰这个初次创业者提供全方位的教导意见。在大量资金注入后,年轻的杜普兰和他的Clinkle公司,也肯定能在规模庞大的移动支付市场中备受关注。杜普兰始终没有对外明确、具体地介绍他的公司在做的产品,不过说他们是在“为消费者提供一种方法,基本上都是使用他们的智能设备,而不是他们的现金和信用卡”。而真相上杜普兰也承认,移动支付应用是一个很庞大的项目,几近不可能由一个任何规模的公司来完成。但他认为,Clinkle有一个能够慢慢说服消费者和商家使用其软件并取得胜利的方法。
  这个方法是什么呢?
  那便是从校园用户去突破。即到大学校园里发布产品,以大学生为指标对象。因为如果维持以大学等较小的社区而非整个城市为指标,也会有小量商家参与进来。这一点,正好与十年前的Facebook从校园起家的做法基本一致。   据国外媒体Tech Crunch曾采访的体验了Clinkle测试版的用户介绍,设置Clinkle钱包的流程相当大略,只要输入银行卡账号和平安码,并添加同样使用了这个应用的用户就能够。在Clinkle中,用户也将拥有被称为“Clinkle现金”的单独虚拟账户。该账户里的资金将从银行卡中调取,此后即可完成用户点对点的交易。
  虽然杜普兰的创业理念和热情获得了各路风险投资机构的认可,一切貌似顺风顺水,但去年底曝出的解聘、辞职风波,却让杜普兰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有媒体报道,Clinkle公司正在遭遇辞职风波,已有31人离开了这个团队。甚至有两个自称是Clinkle公司原雇员的人,在Quora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在Clinkle的事务状态很残酷,表示很高兴能离开这份事务。这两人说,“每个人离开的原因都很大略:是因为启动的创始人――卢卡斯・杜普兰”,甚至指出,“那个人真的没有资格待在这个位置上”。
  但是,这些辞职人员的爆料,并不能阻止外界对这家公司的看好。美国知名科技博客Business Insider在年初载文称,在2013年有许多新的热门创业公司推出,而展望2014年,一些创业公司有希望在各自生态系统产生重大影响,其中Clinkle在最为热门的13家中排第6位。文章指出,Clinkle可能成为付费领域下一个伟大的创业企业。
  因此,从技能角度看,这个横空闯入移动互联应用领域的青年才俊,必须在2014年做出点什么了。如果他的这家初创公司仍然和去年一样,没有推出具体产品的话,估计包括18家明星投资家在内的很多人,都要对他失望了。
  在花钱方面 英国人并不古板
  当然,不应该不过有人创造终端,而无适用人群。要知道,在当今英国,任何带有那个非接触符号的借记卡和信用卡都能够在星巴克(Starbucks)买到一杯咖啡,在Paperchase买支笔,在玛莎百货(Marks & Spencer)买袜子或买一个巨无霸汉堡包(Big Mac)。这种方便的轻触式支付方式提高了小额交易的速度。
  更棒的是,装有Pingit的手机能够做到以上所有事情,还有其它功能。Pingit是巴克莱银行(Barclays) 2012年推出的点对点支付系统。另外,今年晚些时候,汇丰银行(HSBC)、桑坦德银行(Santander)、大都会银行(Metro Bank)和全英房屋贷款协会(Nationwide)的英国客户将可以使用由VocaLink开发的移动支付系统――Zapp。VocaLink是英国国家支付基础设施系统的运营商。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平安隐患。去年,局部玛莎百货顾客表示,他们的非接触式卡片曾被用于未经授权的支付活动。去年12月由YouGov开展的一项调查证明,56%的回复者不相信近场通讯(NFC)支付方式的平安性。
  Consult Hyperion创始主任、金融创新研讨中心(Centre for the Study of Financial Innovation)研讨员戴夫・伯奇(Dave Birch)问道:“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东欧骗子在乐购(Tesco)偷偷潜入你的‘钱包’?理论上说有。只是,实际的抨击尚不存在。”Consult Hyperion是平安电子支付领域的一家咨询机构,而金融创新研讨中心是一家智库。
  Consult Hyperion的技能团队用玛莎百货的读卡器进行了一系列测试,他们断定顾客一定是曾把钱包搁在读卡器上面,因为这种读卡器惟有当卡片与其相距7厘米以内时才会激活。
  根据银行卡支付交易协会――英国银行卡协会(UK Cards Association)的说法,2012年欺诈导致的亏损合计为3.88亿英镑,比2011年上升了14%。只是其中惟有1.4万英镑来自非接触交易。此外,增加的欺诈案并不是来自高科技的遥控读卡器,而是来自那种技能含量并不高的骗局――受到蒙骗的轻信者将银行卡递给貌似正经的快递员。
  伯奇表示:“我永远都不会在商店或网上用我那张使用旧式磁条技能的借记卡,而只会在自动取款机(ATM)上用到它。整体说来,手机比卡片平安多了。”
  巴克莱银行的Pingit是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Olympic Games)推出的。该系统拥有250万用户,每天通过该系统完成的交易额超过了100万英镑。使用这种支付方式并不需要在巴克莱开户,它的交易上限为几千英镑――具体数额取决于你的账户类型。
  和Pingit类似,VocaLink的Zapp也是通过英国的快速支付系统(Faster Payments)运行的。VocaLink首席执行官戴维・耶茨(David Yates)表示:“等到该系统推出时(预计将于今年最终一个季度推出),我们将拥有2000万用户和65%的商家市场份额。”
  Pingit的使用便利是其最具吸引力的功能特点之一,而Zapp的验证协议很可能更复杂一些。耶茨表示:“我们不会强制银行如何在易用性和平安性之间取舍。达到两者间的平衡是银行的事。”
  Pingit和Zapp都是“推送式”支付系统的例子,最后抑制掌握在付款方手里。与此变成对比的是直接借记方式,即从你的银行账户上“提取”款项。耶茨表示:“它逆转了支付机制,让付款者处于支配地位。”
  太多平安问答和密码可能会起到反作用。耶茨表示:“不夸张地说,它们是交易杀手。没人记得住密码,人们会干脆放弃。
  “相反,在我们的系统下,消费者、开账单者和商家都不会向互相透露自身资料。他们的资料存储在银行,而不会被发送到支付系统的任何角落。”
  Consult Hyperion的伯奇表示,这种方法被称为“令牌化交易”(tokenisation)。“当你用手机购买某种商品时,你的手机传送出的不是你的真实电话号码,而是一个令牌。商店也会向你的银行发送一个令牌。银行在接到令牌后就会付款。”
  将来,平安密码可能被完全绕过。苹果公司(Apple)的iPhone 5s手机具备的一个特性是Touch ID,这是一个指纹识别传感器,令用户能够从iTunes或应用商店购买商品。巴克莱的英国零售银行战略转型总监史蒂芬・罗伯茨(Steven Roberts)表示:“我们在理财业务中将生物识别技能用于来电识别。大约45到60秒的声音样本就足以进行可靠的身份识别了。”
  巴克莱银行还在开发一种支票成像程序,以便加速结算过程。罗伯茨表示,只管支票交易量正以每年12%的速度削减,但目前所有支票仍需要送往结算中心。
  罗伯茨表示:“(继)电话银行和网上银行之后,如今真正崭露头角的是(移动银行)。我毫不怀疑移动银行在中期会占据统治地位。”
  罗伯茨表示:“一方面,美国仍在运行一个使用磁条,并且用签名……认证的信用卡和借记卡支付系统。而在另一方面,你能够看到一个五位数字组成的个人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202/49959/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