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驾驶北京“开路”

无人驾驶北京“开路”

发布时间:2018-11-30 01:06:05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无人驾驶北京“开路”作者:未知   北京继破冰无人驾驶路测法规后,又开放公共道路试点,这将加速全国及各地方的自动驾驶法规出台,但政府还要面对更为专业和繁复的技能性难题
    未来,在北京亦庄的荣华路上,驾驶员们将看到一辆辆没有司机的汽车和他们同路而行,被它们超车,也不必感到意外。
  1月初,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透露,该市首条自动驾驶测试专用道路将落地大兴区的亦庄,为中国的无人驾驶技能开路。
  不能进行公开道路的测试,是无人驾驶技能在中国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很多中国的无人驾驶创业公司为了更好测试车辆本能,获得更多数据,偷偷摸摸在路上测试,被称为“黑跑”。
  无人驾驶法规突破不易,这项技能要在公开道路测试,与现行法律法规有很多不协调的地方,相关法律人士梳理后发现有近50条。国家层面的法规从2016年初起初研讨,现正在工信部、公安部和交通部之间轮转,预计今年6月前出台。
  去年12月18日,北京破冰无人驾驶路测法规,现在又开放公共道路试点,都将加速全国以及各地方的自动驾驶法规出台,为更多中国的初创公司营造良好的测试环境。
  但在一片叫好声背后,第三方机构的公信力不足,专业水平遭到质疑,可量化的技能试验规范缺乏,使自动驾驶企业还在观望,春天将至未至。 这是一条怎样的路
  亦庄的荣华路宽阔笔直、路况好,曾进行智能化改造,只是车路协同并非主流
  1月3日,北京市交通委员��相关负责人在北京交通广播透露,该市第一条自动驾驶测试专用道路将落地大兴区的亦庄,局部路段将研讨“车路协同”模式。
  出于平安等因素的考虑,交通、公安等政府部门大多希望采用人流和车流量较少、路况相对大略的路段作为试点。北京智通智能交通家当联盟秘书长吴琼告诉《财经》记者,位于亦庄北京经济技能开发区的荣华路,目前是无人驾驶路测的主要备选路段之一。
  荣华路是一条自五环荣华桥起,由北向南贯穿亦庄的主干道,宽阔笔直,有双向六车道,被当地人称为“亦庄的长安街”。这条主干道的交通状况不复杂,该路段的交通协警告诉《财经》记者,周边东北-西南走向的街道很多,有效疏解了主路的车流。此外,2014年12月,荣华路潮汐车道正式启用,这是北京继朝阳路、紫竹院路之后开通的第三条潮汐车道,“即使在早晚高峰,荣华路也罕有堵车的现象”。
  2017年9月,全球首条智能网联汽车潮汐试验道路落地北京亦庄,就位于荣华中路至博大大厦路段,全长12公里,囊括公交专用道、潮汐车道、主辅路等真实的交通环境。据《中国道路运输网》报道,该测试路段由北京千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千方科技”,002373.SZ)牵头负责总体建设,截至去年9月,在7个路口一共部署20多套车路协同设备。
  只是这条道路的意义不止网联汽车试验。吴琼介绍说,该路段的智能化改造包括交通讯号灯、微波雷达、交通标识等设备的电子化,既能够和智能车联动,也能为无人驾驶提供服务。之后还将根据无人驾驶路测要求挂设路牌、清晰化标识标线等。
  荣华路不是唯一的选择。在北京政府部门组织各方参与讨论时,除了亦庄,还故意见是希望在中关村附近多开几个路段,但临时未被采纳。而以亦庄作为测试路段的开放试点得到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事务小组的认可,他们希望利用如今的基础设施,包括正在建设的封闭试验场等。
  如果只开放一个路段,真实道路场景单一,对于很多测试团队来说,象征意义会大于实际意义,西安交通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讨所视觉认知计算与智能车实验室讲师崔迪潇博士认为,未来的无人驾驶测试道路将会有多个路段,而且路况从大略形成复杂。
  按照前述北京交通委负责人的说法,亦庄的局部路段将研讨“车路协同”模式。这延续了去年9月的测试方向。
  车路协同是指基于传感探测、无线通讯等技能获取车、路信息,通过车车、车路信息共享交互,实现车辆与基础设施之间的智能协同,是一种V2X技能(Vehicle to Everything)。
  但目前的主流模式不是车路协同而是单车智能。车路协同涉及对公路系统改造等整个生态系统配套,还需通过测试基地试探出一套标准,向外推广难,成本高。
  中国将智能网联汽车放在一同谈,是把网联看成弯道超车的机会,V2X的车路协同成为中国无人驾驶的应有之义。一家国内知名的无人驾驶企业高管告诉《财经》记者,在亦庄的道路测试未必一定要车路协同,“网联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车企上报数据就行,用4G、公共WiFi还是V2X,尚无细则”。
  就目前情况来看,亦庄的道路正式开放还要一段时间,别的城市虽错过全国首个发布法规的荣誉,正努力做出国内第一条正式开放的自动驾驶测试道路,上海是其中之一。
  一位参与全国及上海无人驾驶路测法规制定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相对于北京,上海的优势是已有一个成熟的封闭测试区,开放道路建设也在去年4月起初进行,有初步的可支撑自动驾驶汽车上路的技能条件,“能不能做首条,还得看上海的政策出台速度”。 中国在加速
  北京破冰加速全国和其他地方行动,加速企业发展,但政策本身仍显保守
  不能进行公开道路的测试,是无人驾驶技能在中国发展和落地的极大障碍。崔迪潇称,从事无人驾驶技能研发近九年,明天团队该去哪里路测是技能之外最困扰他的难题。曾经的解决办法是,提前与当地交管部门口头约定,一旦出现任何问题,由测试团队承担责任,之后获准在校外车辆较少的路段测试。
  从去年7月起初,外出实验遇到了更大困难――一次测试被周边路过的群众拍了照片传到网上,“黑跑”被曝光,还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交警大队找上门来,不但要求对测试情况作出说明,还临时禁止他们出外做实验。团队只可去常熟等地的封闭测试基地测试,与真实车流交互的测试变得遥遥无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130/4915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