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人脸语音识别论文 > 邱柏方中国指纹识别第一人

邱柏方中国指纹识别第一人

发布时间:2018-11-24 01:06:04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邱柏方:中国指纹识别第一人作者:未知   过去在高科技影片里频频亮相的虹膜、指纹、唇纹以及声音口令等生物识别技能正在涌入大众生活,只是其中最为成熟且应用广泛的,当数指纹识别技能。
  锁,一个被我们依赖了千年的必需品,维护着这个世界的秩序。当现代化的指纹识别技能“邂逅”陈旧的锁,又将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呢?
  我们今天的主角――邱柏云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戏称自己给它们当了回“月老”,促成了这对鸳鸯。
  或许你会纳闷:邱柏云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有如此能耐?
  
  一指点金的生物认证时代
  
  素色的衬衫和西裤、稳重的神态、大略的措辞,科学家的气质在邱柏云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位曾经全球第一个发明嵌入式指纹识别系统的指纹技能专家,如今又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颗DSP微抑制器芯片,俗称指纹认证芯片,让中国的密钥技能跻身全球尖端行列。
  相信看过电影《霹雳娇娃》的人,对里面三个拥有魔鬼身材、矫健身手的漂亮女郎假装成肚皮舞娘,窃取他人指纹,潜入公司抑制中心,盗取重要机密软件的精彩剧情一定记忆犹新。这里就涉及一个先进的科技成果――指纹锁。
  
  随着解密手段的越来越高明,从前认为很复杂很难破解的密码,在破解高手眼里可能不过举手之劳。那么对于这些黑手的抨击,我们是需要七十二变的孙悟空还是机警的詹姆士・邦德?
  选项统统否定。答案是,我们只要一颗小小芯片。
  在邱柏云的带领下,杭州晟元芯片技能有限公司的研发小组经过一年半的埋头苦干,这颗指纹认证芯片终于呱呱坠地,让我们生活的平安系数和便捷度大大提高。
  “别人说我拗,总是做不开窍的疯事。其实我不过做任何事都对照专一。我一直维持铺一层土,就要夯实才能再铺另一层上去。”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邱柏云告诉记者,他更愿意把自己当做单纯的科学家。
  在接受专访时,邱柏云说,有了这样的芯片,以后人们在银行取款、启动汽车、登记入住等都不用再记一大堆繁琐的密码,也不必在输入密码时瞻前顾后怕人偷窥,只要轻轻放一下手指――“芝麻开门”,一切便万事大吉。
  面对日益敬重人权、个人隐私和企业机密的当今社会,拥有让“江洋大盗”无处藏身的识别系统无疑会是非常惬意的事。晟元芯片对活体指纹识别的特点,不仅适合DNA的唯一性和不可狡辩性,而且必须是活人的手指。这就排除了伪造的指纹、断裂后的手指指纹等“漏网之鱼”,让它在将来的身份认证领域承担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发酵小芯片带来大蛋糕
  
  目前,指纹识别技能的应用已经进入民用市场,并且发展迅猛。全球大约有200家左右企业涉足指纹认证技能的开发和生产。有专家预测,到2008年,指纹识别技能市场总量有望突破50亿美元。如果中国企业能够利用我国自己研发的DSP芯片,在保护知识产权完整性的同时,还能大大降低成本。
  3年前,邱柏云率领的科研团队就曾创造了一个奇迹,他们自主研发的“活体指纹识别系统”核心技能,把指纹识别模块的成本从几百美金降到几十美元。而今他们的晟元芯片又把价格从几十美元降到几美元,真正让“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了“寻常百姓家”,DSP芯片这种曾经只出如今高科技影片里的稀罕物,已经进入了大规模量化生产时代。
  晟元芯片融合了DSP和单片机两者的优点,低功耗、低成本,环境适应性强,对温度的适应大大超过工业极限,对用户的知识产权可进行有效的保护。邱柏云说:“我们这款芯片处理能力、集成度、功耗等方面目标都超过TI、MOTOROLA、ADI等美国大公司的同类产品。”
  2007年是生物认证技能家当化的暴发期,乘着这股东风,晟元芯片使出自己在数字家电、工业抑制、信息平安等领域的广泛应用性的杀手锏,已经获得多家应用厂家的定单。一家在全球7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的深圳企业也向他们递来金帖子。
  “其实下游公司的收益更大。”邱柏云向记者介绍,“一个芯片的研发成本仅资金就需要100万美元,但量化生产后只可卖5美元。而一个5美元的芯片在应用市场起码能够获得5倍以上的附加值。这意味着,下游应用公司通过一颗芯片的直接收益就在20美元以上。就像一小团面粉发酵后能产生巨大的蛋糕。”
  “今年是公司投产第一年,然而我们已经赚钱了。根据如今的预定,出货量可达到五六十万颗,按每颗5美元计算,收益将近300万美元左右。我们打破了高科技投产后平均亏损3年的陈规。”邱柏云告诉记者。
  
  耐得住寂寞的引路人
  
  或许是事务性质的关系,生活中,除了有时打打球,邱柏云没有太多爱好。而对于这样看似干燥的生活,他却相当满足:“比比从前,如今好多了。”
  当年,为了研发国际上第一块全自动指纹识别模块,他辞掉了事务,一个人到宁波乡下租了一间平房设计指纹算法。创业初期,长时间接不到订单,员工们好几个月拿不到报酬,邱柏云家里更是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但这些都没有挡住他“异想天开”的步伐,这才有了今天的晟元芯片。
  作为IC行业的引路人,邱柏云清楚地认识到:IC在中国高科技领域还属于对照稚嫩的环节,一些项目往往要经过漫长的研发周期才能看到前景与价值,所以容易被人忽略。
  “搞研发的人必须要耐得住寂寞才行。”这是邱柏云通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人要耐得住寂寞,也要有让他耐住寂寞的环境才行。一些项目成功与否与政府、企业、个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的成功就融合了很多人的帮助。”
  正因为这样,邱柏云对有潜力有志向的年轻人老是特别关照。目前,他就在定期资助一位有创意肯吃苦的大学生,希望能给其创造一个耐得住寂寞,更好钻研项目的环境。
  “只是,最重要的还是‘人’。任何科研项目,包括IC芯片,都不是拿钱能够砸出来的。在对前瞻技能‘异想天开’的同时,我们必须恪守游戏准则。”邱柏云这样告诫下属和学生。(编辑/秋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124/4628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