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区块链论文 > 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的影响研讨

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的影响研讨

发布时间:2018-11-22 01:06:01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的影响研讨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信息科技的不时发展和推广,以网络银行为基础的数字货币出现,而且凭借其便利性、平安性等优势对纸币在现金流通中的地位产生了强烈的冲击,为对基础货币的发展趋势和货币乘数的变化动态产生更加全面的认识,本文对数字货币对货币乘数的影响、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的影响、数字货币对不同层次货币乘数的影响进行系统的分析。
  【关键词】数字货币;货币乘数;基础货币
  前言:
  在现代银行存款转移支付工具逐步演变的过程中,现金通货逐步被挤占的情况下,电子现金出现并得到迅速的推广,其是发行主体在公用信息的基础上,利用计算机技能、卫星光纤通信技能、国际互联网络技能等,以数字化形式在网络或电子设备中存储,并通过网络系统以数据传输的形式完成货币流通或货币支付功能的信用货币体系。
  一、数字货币对货币乘数的影响分析
  筹备金率在不同时期的变化幅度和变化趋势并不容易确定,为对数字货币对货币乘数的影响产生全面的认识,笔者假如筹备金率为固定的常量,由于活期存款、定期存款、超额等类型的筹备金率和现金漏损率、现金活期和定活期存款比例等因素都会对货币乘数产生影响,只要考虑数字货币对影响货币乘数的因素的影响即能够判断其对货币乘数的影响。最初,在数字货币发展的过程中,存款仅剩下小量的活期存款、卡型存款、存款转账型电子货币三种,如果假如活期存款筹备金率为固定值,此时活期存款缩减将直接导致活期存款筹备金削减;如果在此时数字货币存款筹备金率等同于活期存款筹备金率,此时数字货币存款的增多将推动数字货币存款筹备金的总量提升,这是央行监管严格的结果,但并不排除各非银行机构自发参与数字货币发行的可能,这会加大数字货币存款筹备金丢失的几率,导致狭义货币总量降落。其次,在将定期存款筹备金率视为固定值的情况下,随着广义货币总量的缩减,将会导致定期存款筹备金缩减。其次,随着数字货币货币职能的逐步完善,数字货币将逐步取代纸币现金、卡类电子货币等货币职能手段,现金通货纸币将被数字货币在职能上实现较大程度的取代,而且取代的速度会逐步提升,此时数字货币总量与总存款逐步趋同,而且数字货币作用下支付手段发生过程中资金并不会真正的脱离银行体系,此时现金漏损率将逐步缩减直至全部消失。再次,将超额筹备金率视为定值,随着数字货币在服务费用、操作便捷等方面的优势不时显现,超额筹备金会不时缩减。另外,在数字货币应用范围不时扩大的过程中现金活期存款比例和数字货币与活期存款的比例会分辨以先快后慢的速度缩减和提升,而定活期存款比例会在不时缩小达到一定标准后起初逐步回升;此时现金和存款之间的比值会随着存款的缩减而消失;筹备货币和总存款的比值也在此过程中不时缩减。可见在数字货币发展的过程中如果央行管理严格则整个存款系统的筹备金总数会在短期增加后起初不时缩减,总体以下滑的趋势为主;否则会增加数字货币筹备金缺失的几率,但整个存款系统的筹备金总数降落的变化趋势并不会发生变化。
  二、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的影响分析
  商业体系创造存款货币并将存款呈倍数扩张要依靠基础货币,其主要受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债权债务波动变化的影响,在电子现金发展的过程中,如果央行负责发行基础货币和数字货币,那么此时市场中流通的货币为纸币现金通货、数字货币通货和银行筹备金的总和,而纸币现金通货、数字货币通货和银行筹备金三者在电子现金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呈现出总体的下滑趋势,这必然导致市场中流通的货币总量也会表现出总体的下滑趋势。可见如果央行在数字货币发展的过程中,单纯注重对现金通货的发行,而将数字货币的发行权交给各商业银行,则必然导致央行在一段时间后面临非货币化问题,所以在现金通货发行量和银行筹备金额都表现出下滑趋势时,基础货币也将出现下滑的趋势。
  三、数字货币对不同层次货币乘数的影响分析
  货币供给量/基础货币=货币乘数,可见货币乘数能够反映出央行创造或消除单位基础货币时货币供给量的变化趋势和幅度,在数字货币不时发展的过程中,如果用C、D、E分辨表现金通货量、活期存款和数字货币则,
  可分辨表示广义和狭义货币总量的货币乘数,通过上述公式对现金通货和总存款比值进行偏导计算,能够发如今现金通货和总存款之间的比值在不时缩减的同时货币乘数将表现出显著的正相关性,而且央行是否采取更严格的监管措施,都不会对下滑的变化趋势构成直接的影响。狭义货币总量的货币乘数变化速度会略高于广义货币总量的货币乘数。
  随着电子现金相关技能的不时深化,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数字化货币的演化速度和演化形态都将得到不时的优化,这必然导致数字货币成为未来应用范围最广泛的货币形式,数字货币在不时发展的过程中会对流通货币纸币和数字化新积累电子货币等产生强烈的冲击,所以货币的界定、形态、职能以及货币乘数、基础货币等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甚至对传统的货币金融理论构成冲击,所以全面对数字货币的认识并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至关重要。
  四、结论
  通过上述分析能够发现,在数字货币的应用范围不时扩大的过程中,货币供应的内生性会持续提升,将呈基础货币逐步缩减,货币乘数逐步下滑的趋势。
  参考文献:
  [1]蒲成毅.数字货币对基础货币与货币乘数的影响[J].当代经济研讨,2002,07:58-61
  [2]王钢.电子货币对我国货币乘数的影响[D].上海:复旦大学,2008
  [3]何梦彬.电子货币对货币政策有效性的影响研讨[D].北京:外交学院,2015
  [4]周光友.电子货币的货币乘数效应:基于中国的实证分析[J].统计研讨,2007,03:68-75
  [5]姬莹.电子货币的发展对货币供给影响的实证分析[J].金融经济,2014,12:66-69
  [6]杨军.电子货币对货币乘数的作用与影响研讨[J].区域金融研讨,2010,04:22-2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122/4519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