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区块链论文 > 数字货币纸币的终结者
    数字货币:纸币的终结者作者:未知   随着科学技能的突飞猛进特别是互联网技能的广泛应用,全球范围内支付结算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电子货币、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产品及其支付结算服务的创新试验层出不穷。
  近日,中国央行已释放出推进数字货币的强烈信号:一方面,央行数字货币研讨所预计将在未几后正式挂牌;另一方面,央行推动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也已经测试成功。
  在数字支付时代,真正的数字货币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取代纸币
  或许有人会问:“我如今也不用纸钞,动动手指头,发个微信红包就完成转账和支付,一气呵成,这和数字货币有区别吗?”答案是:有区别。
  对于很多人而言,数字货币的观念云里雾里,也容易将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虚拟货币混淆。其实,从广义来看,数字货币包含的方面对照辽阔,包括电子货币、虚拟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
  电子货币是货币的电子化,包括我们常见的银行卡、网银、电子现金等;还有近年来发展起来的第三方支付,如支付宝、财付通等。这些电子货币无论其形态如何,通过哪些机构流通,其首先的源头都是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币,电子货币仅仅是货币的电子化,它依托于货币存在,代表货币的价值。交易时所用的钱都是通过银行账户而来,也便是说支付宝里的钱实际上还是对应着一张张钞票。
  虚拟货币是非法币的电子化,其首先的发行者并不是央行。比如腾讯Q币以及其他的游戏币等,这类虚拟货币主要限于特定的虚拟环境里流通;再比如比特币,便是通过区块链技能,较好地解决了去中心化、去信任的问题,实现了全球流通,在世界范围内受到追捧。
  而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目前国际尚无统一定义。央行科技司副司长兼数字货币研讨所准备组组长姚前认为,央行研讨发行的数字货币是指数字化人民币,从各国方案看属于法定加密数字货币,其本身是货币而不但仅是支付工具。而与之对应,虚拟货币也称为非法定数字货币。
  作为法定数字货币必须由国家主权保障,我国数字货币在设计时的初步考虑是,由央行主导,在保持实物现金发行的同时发行以加密算法为基础的数字货币,流通现金的一局部由数字货币构成。为充分保障数字货币的平安性,发行者可选取平安芯片为载体,来保护密钥和算法运算过程的平安。
  在全球范围内,最有名的数字货币可能当属“比特币”,此外还有“莱特币”“狗狗币”以及我国民间的“元宝币”等。
  但是,这些数字货币都没有集中的发行方,任何人都有可能参与制造,并在全球流通。而我国今后则是由央行来发布数字货币。
  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绪,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
  重大创新
  随着科学技能的突飞猛进特别是互联网技能的广泛应用,全球范围内支付结算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各种电子货币、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产品及其支付结算服务的创新试验层出不穷。
  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看,鉴于目前私人部门发行的数字货币方案本身具有的匿名性、低成本、跨�^域、去中心化、高扩散率以及高波动性特征,中央银行必须严肃考虑其对支付体系运行、货币体系运行以及金融稳定性带来的冲击影响,更主动地提出应对方案,优化升级法定货币发行流通体系。
  数字货币供给的火爆以及地位的合法化催生了其与法定货币之间交易平台的产生。如美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Coinbase就支持美金、欧元、英镑及加拿大币与比特币之间的兑换,中国的交易平台OKCoin及火币网也支持人民币与比特币的交易。同时,随着比特币被接受性的提高,一些针对主要货币的比特币交易所得以产生,全球有近14万个网络地址参与比特币交易,中国是比特币交易增长最迅速的国家。
  另外,在目前的区块链技能方案下,现有的数字货币并不拥有可以满足目前金融系统每天上万亿美元数量级交易的能力。恰是如此,时下还没有任何一种数字货币上升为一国的本位币,其本身最多也便是一种资产,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
  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讨中心主任何茂春指出,数字货币在全球发展的历史较短,然而发展速度较快。许多国家都在进行官方或者民间的尝试,不时归纳经验教训。
  今年1月2日,外媒援引英国央行总出纳维多利亚・克莱兰的话报道,英国央行也在研讨考虑是否由央行来发行数字货币,目前研讨事务还处于初级阶段。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表示,改用数字货币将是“伟大的技能大跃进”。
  挪威最大的银行DNB早已取消了现金柜台服务。该银行呼吁,政府应该彻底中断使用纸币。数据显示,目前每天惟有6%的挪威人还在使用现金,大局部是老年人。现金支付的社会成本是电子货币支付社会成本的2倍。
  由于中国人口太多、体量太大,发行数字货币的时间表依然没有确定。周小川预测,数字货币和现金在非常长时间内都会是并行、逐渐替代的关系。
  平安风险
  数字货币时代真正到来时,人们身上带的现金会越来越少。然而,纸币尚需要打假,数字货币的平安又如何保障呢?
  与纸币交易类似,法定数字货币也要重视匿名性。但数字货币的匿名性应是可控匿名,即在法律许可的应用范围内是能够进行追溯的。匿名是为了按照宪法的要求,保证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然而,社会平安和秩序也是重要的,万一遇到违法犯罪行为,在法律和技能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法定数字货币需要保留必要的核查手段。因此,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则是可控匿名,根据法律的要求,在保护隐私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之间寻求平衡点。
  业内人士表示,与纸币一样,数字货币也有风险,关键是能不能抑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数字货币基于区块链技能、加密技能等先进的数字技能,未来或许有更新的技能,整体来说,相对对照平安可靠。
  真相上,虽然数字货币的技能因素使其具有较高的平安性,但仍存在较大的平安风险。2014年,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平台Mt.Gox因遭受黑客抨击而申请破产,系统漏洞使其使用者资产受到严重丧失。2016年8月,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遭黑客抨击,致11万比特币被盗,价值约为7500万美元。
  对此,央行行长周小川称,对于央行掌控的数字货币,会选取一系列的技能手段、机制设计和法律法规,来确保数字货币运行体系的平安,一起初就与比特币的设计思维有区别。
  周小川说:“人民银行部署了重要力量研讨探讨区块链应用技能,然而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不管是计算资源还是存储资源,目前还应对不了如今的交易规模,未来能不能解决,还要看发展态势。”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1122/4519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