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人工智能论文 > 看病先找人工智能

看病先找人工智能

发布时间:2018-07-23 13:17:29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不过,在英国全民免费医疗系统下,从病人预约到见到医生之间的等待时间平均为两周,很多情况下,大费周章地看上门诊医生最后诊断下来却没什么事。如果有办法能在手机上获得专业的、定制的医疗咨询就好了,来自伦敦的创业公司Babylon Health就实现了这一 点。
    在Babylon Health的App上,用户可以输入自己的症状,免费获得医疗咨询,还可以通过支付5英镑(约合44元人民币)的月费,或是单次支付25英镑的诊断费,获得和专业门诊医生视频通话咨询的机会。
    Babylon Health是由Ali Parsa在2014年创立的。Parsa并没有医药方面的专业背景,而是学工程出身,不过在Babylon Health之前,他还创立了英国私立连锁医院Circle,这段经营医院的经历让他意识到,大多数人的医疗需求并不能通过医院解决。“全球有半数的人口几乎无法获得任何医疗救助,但他们都有手机。我想我可以在已经非常普及的手机设备上,为全球多数的人口,解决他们最需要的、最常面对的医疗问题。”Parsa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取名Babylon部分是出于曾是伊朗难民的Parsa对自己祖先波斯文化的致敬,此外,两千多年前巴比伦的一项传统,也与Babylon Health今天所倡导的医疗民主惊人的相似―巴比伦的市民生病了,会站在一个特别的展台上,其他经过的市民就会向他提供治疗的建议,这种非常原始的P2P医疗服务,使得巴比伦成为当时全球人均寿命最长的国家。
    2017年11月,Babylon Health与覆盖英国的全民医疗保障�C构NHS正式达成合作,用户可以在Babylon Health的App上预约NHS门诊,在两小时之内就能与一名门诊医生视频对话。用户用自己的医疗账号注册之后,Babylon Health同时能收集到用户所有的病历记录,方便医生快速诊断。目前这项服务已经在伦敦推出。
    对于普通医生来说,像Babylon Health这样的应用也让他们有机会赚取些额外的收入,目前Babylon Health上的注册医生超过100人。除了Babylon Health以外,还有不少创业者都开始尝试把医疗服务带到线上。Push Doctor称自己拥有欧洲最大的线上医生网络,总共注册了7000名医生,不过它并不提供线上诊断服务,仅仅是将病患与医生通过手机App连接起来。另一家创业公司GPDQ则是让病患可以通过手机App预约医生上门服务,等待时间需要90分钟。
    也有人担心这些新兴创业公司的出现会对传统医疗服务造成冲击。“传统医疗体系原本就面临着医疗资源短缺的问题,这些公司利用市场的力量来决定医疗资源分配而不是根据病人需要。为这些公司工作的医生或许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但对病人来讲却是不公平的。如果你身体没什么毛病,偶尔要看病,愿意花钱让自己排在队伍前面,这没有问题。但如果你有长期的慢性病,或是多种复杂的护理需要,就不太合适了。”英国一名门诊医生Margaret McCartney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正因为此,Parsa不仅仅满足于利用App来实现医疗资源的优化分配,他的终极目标是让人工智能在线上实时完成诊断。他相信,人工智能才是解决全球医疗资源短缺的最佳办法。
    去年6月,Babylon的人工智能和一名急诊高级护士以及牛津大学毕业的初级医生之间举办了一场挑战赛,裁判员伦敦大学学院的教授Irwin Nazareth公布的结果显示,Babylon的人工智能在诊断准确率和速度上都显示出了持续的优势―人工智能的准确率为92%,护士的准确率为77%,医生的准确率为82%;人工智能的诊断速度平均为1分7秒,护士的诊断速度为2分27秒,医生的诊断速度为3分12秒。
    这项测试结果很快引起了不少顶级投资人的注意。已被Google收购的知名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的创始人Demis Hassabis和Mustafa Suleyman不仅投资了Babylon Health,并且担任起公司的咨询顾问。在BBC评选的能改变世界的科学与技术创新中,Babylon Health也位列前十。
>> 经营医院的经历让Ali Parsa意识到,大多数人的医疗需求并不能通过医院解决。
在英国,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人被误诊,每个月有上千人因为一些可以避免的过失而死 亡。

    2017年4月,Babylon Health获得了600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这笔资金将主要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优化人工智能的确诊能力,使这款医疗App能发挥比仅仅是分配医护资源更大的作用。加上在这之前Babylon Health所融得的2500万美元,英国《金融时报》估计它的估值超过2亿美元。
    “教机器成为医生的手段其实和教人类是类似的,我们不光给机器输入大量的历史数据,还会告诉它规则是怎样的。通常培养一名医生要花7年的时间,我们现在已经成立了4年了。”Parsa说。
    Parsa表示,Babylon Health已经完成了医学内容的最大知识图表,并且优化了针对医疗的深度学习技术。在人类已知的大约1万种疾病中,人工智能已经能确诊其中的80%。Parsa的目标是成为医药界的Google,他认为很快人工智能就将在诊断和预测疾病上比人类更有优势。
    “机器不会生气,不会因为有20个人在排队等待而感到很有压力。机器可以诊断的数量是人工的上万倍,而每一次诊断它都会继续学习,它的学习速度和学习能力是人类不可比的,所以从长远来看,它的诊断准确率一定会高于人类,即便是专家医生或许也比不上人工智能。某个专科一年内发布的研究论文数量可以达到上万,哪个专家能有时间读完全部?但机器可以。”Parsa说。
         IBM的人工智能沃森也有类似的应用。美国最大的癌症医院“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肿瘤科医生已经用它来治疗癌症。沃森会收集60万份医疗报告、150万份病历档案以及临床实验、200万页医疗学术报告,来帮助医生根据病患的症状、基因和病历来制定治疗方案。Babylon Health使用的是类似的数据网络,它可以实时分析上亿种症状组合,同时参考用户个人的基因、环境、行为,只不过它所覆盖的疾病要远超过癌症这一种。
    接下来Babylon Health还将推出一个新的功能。用户可以在App内为自己建立一个虚拟身体,其中包含了人体各个器官,在这个身体的下方罗列了身体不同部位的分类,每项分类中有对应的体征指标。Parsa的下一个目标是让Babylon Health能够预测疾病。
    “大多数疾病当其显示出症状时,原本一个10英镑就能解决的问题需要花1000英镑来救治,我们需要尽早发现疾病来控制它的恶化。这个虚拟身体由巨大的预测分析技术支持,它时时刻刻都在关注你的身体状态。”Parsa说。这个监控器利用不同的工具来跟踪用户的健康状态,包括病历档案,可穿戴设备中的健康数据,或是其他非健康类的数据,比如电子邮件、个人日程表等。用户可选择追踪的指标,包括脉搏、胆固醇、卡路里摄入以及血压等。一些情况下,用户需要自己手动输入,不过Babylon Health已经支持与超过150种健康可穿戴技术同步数据。
    它可以根据这些数据做出判断从而建议用户可以做些什么来防止得病。这些建议需要依照用户所在的国家做出不同的调整。比方说,你可能比较容易得糖尿病,在这种情况下,需要调节饮食,你在中国可以吃什么和在英国可以吃什么是很不一�拥模�要达到如此精确的程度还需要更多研发时间。
    但Parsa同时强调,使用人工智能诊断并不等于医生将会被人工智能完全取代。
    诊断原本就是一个概率图形建模的过程,是在告诉病人他得病的可能性是多少。机器做概率分析的能力要比人脑更强。此外,诊断也是医生将自己的知识和病患的症状加以匹配,但人工医生的知识储量是有限的,机器则没有这样的限制。
    不过没有任何机器能做到像人工医生那样,拍拍你的肩膀告诉你,“相信我,我会让你好起来。”
    “现在你去看医生,他们会花5到10分钟的时间来诊断,然后就打发你走了。人与人之间的共情性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如果你去看医生之前,事先已经由Babylon Health诊断过,医生只需再问几个简单的问题确保诊断无误,剩余的时间就可以和病人谈点别的,了解他们还有什么烦恼。为什么医生很难发现精神疾病患者?因为他们花太多时间用来诊断病患的身体,却忽略了病人的整体状态。”Parsa说。
    Parsa认为把诊断的工作交给人工作智能,传统的医疗资源可以更集中在治疗而不是诊断上。用户在App上输入自己的病征,人工智能在做出诊断的同时,就能判断病情的紧急程度,来决定用户是需要立即前往医院急诊,还是去药店买药,还是只需在家卧床休息,并做出相应的建议。Babylon Health还推出了在英国境内免费送药上门的服务。
    “85%的门诊咨询根本不需要面对面完成,这并不是否定传统医护人员的价值,但想象一下那85%的人在Babylon Health上获得医疗咨询,传统医护人员便能解放出来为那些真正有需要的人服务。人工智能和人类并不是敌对的关系。医生的工作不仅仅是诊断,人工智能会成为医生的助手,让医疗服务更便利更廉价。”Parsa 说。
    Babylon Health目前在全球有超过100万用户,其中还包括120个企业客户,天空电视台、花旗集团等都把Babylon Health纳入自己员工的医疗保障体系。
    去年年底,Babylon Health还将人工智能接入了NHS的紧急热线系统,由人工智能为用户提供医疗建议。事实上,传统的紧急热线接线员并不一定具备专业的医疗资质。不过,与通过Babylon App获得医疗服务不同的是,通过拨打NHS紧急救护热线的用户无法直接与医生视频对话,即使人工智能已经确诊,也无法获得处方药单。
    Parsa并不满意Babylon Health的技术在NHS系统内的推进程度,他发现,在英国,人们对医疗创新非常谨慎,需要产品和服务获得足够多的测试才会考虑采用,使得新技术的推广异常缓慢。不过,Babylon Health去年在卢旺达正式推出后便很快受到当地人的欢迎,Babylon Health在卢旺达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推广要远比在英国容 易。
    Parsa强调卢旺达项目并不是公关噱头。拥有1100万人口的卢旺达,医生的数量只有几千人。Babylon Health在卢旺达设立了移动站点,其中安置了智能平板,人们可以在这些站点内获得医疗咨询。Babylon Health在卢旺达推出半年时间,就有10%的成人人口成为其注册用户。“在卢旺达,很多人因为一些小毛病得不到救治而死亡,人们得等上超过两周的时间才能看上医生,而在Babylon Health上只要点击几下就能完成,这是很自然的选择,而且在卢旺达几乎每个人都有手机,那里的人们对新技术更好奇,更愿意尝试和接受。”Parsa说。
    通过在英国和卢旺达两个国家的运营,Parsa同时掌握了在富裕发达国家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的运营推广经验,在未来的全球拓展中会更有底 气。
    Parsa也很清楚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Babylon Health的服务。“但有一点是很明确的,我们目前的医疗服务存在很大的问题。在英国,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在需要时得不到救助,每八个人中就有一人被误诊,每个月有上千人因为一些可以避免的过失而死亡。”Parsa说。至少,Babylon Health在尝试解决这个问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0723/2368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