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人工智能论文 > “人工智能+法律”

“人工智能+法律”

发布时间:2018-07-23 13:17:04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关键词】人工智能;司法;法律服务;法科教育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是使用计算机科学的概念、程序和工具从事认知过程的科学。时至今日,所有需要人的智能的行为都可以纳入到人工智能的研究范围。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生活、改变世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Winston教授是这样定义人工智能的:“人工智能就是研究如何使计算机去做过去只有人才能做的智能的工作。”早在人工智能产生的初期即上世纪50年代,Mehl敏锐地嗅到人工智能将对法律的研究产生重大的影响,便开始致力于人工智能与法律相结合研究。
    在法律界,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得到了各方重视。2017年6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检察大数据行动指南(2017-2020年)》,全国检察机关将依托大数据及智能语音等前沿科技,统筹利用以司法办案数据为核心的检察数据资源,建立检察大数据总体架构,营造大数据应用良好生态,打造“智慧检务”。2017年7月8日,国务院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人工智能是影响面广的颠覆性技术,将对政府管理、经济安全、社会稳定乃至全球治理产生深远影响。
    当前在案例指导制度下我国正在加强理论部门与司法实务部门的联系,比如鼓励法学理论学者到司法部门工作,司法部门的人员到高校讲课,但不同学科之间的联系和合作仍不足,需要成立由法律部门主导,由法学理论学者、司法实务人员、计算机人员共同进行人工智能与法律的研究。
    中国各地的法院都在探索某种形式的智慧法院建设,但以浙江智慧法院(浙江法院电子商务网上法庭)建设最为出名;据浙江高院信息中心副主任刘克勤介绍,浙江智慧法院每年处理的交易、著作权等纠纷多达2.3万件,可以直接对接淘宝、天猫等多个平台,提供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平台,其他辅助措施包括案件结果预判、网上司法拍卖、智能语音识别、类案推送、当事人信用画像,等等。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主任赵志刚在近期的一次沙龙中指出,“一切的社会生活正在被信息科技重新定义,检察工作也必将告别过去的工作模式。‘智慧检务’是必答题而不是选答题。”其实,整个法律人工智能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以下分析以法院为例:
    一、人工智能在法官判案中的优点
    (一)精通法条,断案客观公正
    目前上海有206工程,全称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该系统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所有数据办案系统打通,以人工智能在过去海量证据规则和法律规则的吸收基础之上,对办案人员进行提醒,重构刑事案件的办案流程,如果一名警察破获了一个案件,他想把这个人逮捕时,系统会自动提示有三份关键证据缺失,另外有两份证据有瑕疵。在检察官要起诉时,系统会提示他类似的有80%的案件是不起诉的。比如在法官决定判决时,写好判决书放入系统里,系统会自动提示跟本院以及上级法院有将近85%的类似情况下的判决是不一样的,问法官是否坚持这样做,若坚持该判决,那么系统将自动把判决推送给庭长以供讨论。
    (二)法不徇情,不滥用自由裁量权
    人工智能是能够“理解”并处理案件中“情”的因素。“情”可以理解为长期演变形成的习惯法,其实也是一组特定条件下的规则。举个例子,夫妻既享受共同财产,又承担共同债务,这是法律规则。但又有“离婚被负债”现象。一方莫名背上巨额债务有违民众朴素的正义感,为此司法实践增设了新的规则:“如果举债人的配偶举证证明所借债务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则其不承担偿还责任”。在人工智能眼里,“法理情”平衡其��是普遍规则与特殊规则的适用范围问题。
    (三)促进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
    中国正在大力推动的智慧法院的建设。206工程全称上海刑事案件智能辅助办案系统,人工智能只是辅助角色,距代替法官还早着呢。这种把高科技手段融入到大数据系统当中的做法,好处多多:有效防范冤假错案,减少司法任意性,促进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效率。单单节省的人力就很惊人。人工智能本身也会进化,只能用发展而非不发展来解决发展中出现或可能出现的问题。
    二、人工智能在法官判案中的缺点
    (一)机械套法条,缺乏“法理情”
    如果判决只依据法条,那就太机械了。判决应该讲求“法理情”的有机融合,也就是要尊重民众的朴素感情和道德诉求,反映社会的普遍正义观念,避免案件裁判法律效果与民众的朴素情感发生较大偏离,追求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一个刑事案子,如果机械套用法条,可能就是故意伤害罪,但揆诸人情,可能就是防卫过当或正当防卫。这或是人工智能的短板。
    (二)技术缺陷和失误在所难免
    别把人工智能说成永不犯错的神。人工智能要是算法上有缺陷,错案的发生率可能会成千上万计。要是有人偷偷篡改人工智能的算法,后果可能更严重。如何预防这些情况?发生了这些情况如何纠正?用人来纠正还是用人工智能来纠正?人工智能真的能完全替代法官吗?
    (三)未来在断案上的发展还需精确规划
    人工智能短期内的作用也就是节省人力,能对法官判案有所提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改革办公室规划处处长何帆介绍,虽然现在很多法院希望开发一款裁判文书自动生成的软件,自动协助法官进行证据或法律的分析,但进展得并不是非常理想。除非出现强人工智能,否则人工智能替代法官就不太可能发生。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0723/2368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