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起底军用无人机

起底军用无人机

发布时间:2018-07-11 01:08: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我们盯着画面追着一个在伊拉克的白衣人,他跑进一栋建筑物里。随后,在律师同意下,我们对下一个跑出来的白色物体发动射击,结果杀死了一群羊。”一位前美国空军对《财经》记者回忆,2004年美军在卡达联合指挥中心执行过的一次无人机任务。
    无人机的作战方式与有人驾驶战机截然不同:当美军的无人机在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空域执行作战或监视任务时,驾驶员就坐在美国军事基地内进行遥控。
    无人机本身是一个平台,搭载民用设备可服务于很多行业,但装上侦察和武器系统就变身为战争机器。去年10月,叙利亚武装人员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数张遥控飞行器的照片,从外观看,这架遥控飞行器侧面写有“Phantom”,由中国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售价仅3000元。尽管是消费级产品,但在巷战中,它可以升空侦察几条街外的敌情。
    2015年1月27日,在尼日利亚军队打击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的作战中,一架中国制造的彩虹-3无人机坠毁,这被视作国产无人机的首次境外实战。
    美军仍是当今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军用无人机拥有者和使用者。在过去13年间,美国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CIA)陆续在全球增加多个无人机攻击基地。美国国防部2014年经费预算编列41亿美元无人设备,其中37亿美元为无人空中设备。
    无人机的便利和低伤亡成本,在本世纪改写了美军的作战方式和思维,也正在刺激中国军事装备的变革。
    “杀人机器”争议
    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栋办公大楼里,看似寻常的办公室布满电子屏幕、地图和办公桌,一群工作人员盯着屏幕上从无人机传回的画面,一名男子和他的家人刚从车上下来,几分钟后,传来爆炸的画面――CIA刚刚消灭了一位他们认为是资深恐怖分子的嫌犯。
    “这是非常务实的(做法)。”当时担任CIA律师的里索(John Rizzo)在2011年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同年,美国将原本在巴基斯坦执行的计划复制到也门。
    “9.11”之后,美国国防部和CIA加强了无人机扮演的角色,美国反恐战争的自由军事行动和伊拉克行动让无人机执行了多次任务。其中,使用最为频繁的是名为“捕食者”的无人机,这款由美国通用原子航空系统公司制造的无人机能持续飞行40小时,具侦察能力,同时能携带两枚导弹,最大飞行时速240公里。
    美国已研制出上百种军用无人机系统,参加过实战的无人机机型有30多种。以“全球鹰”为代表的战略无人机,能够在空中飞行数天到一周时间,实现远程、全天候、大区域的“不眨眼”侦察。而“渡鸦”无人机小巧到可以放在背包中,士兵直接用手投掷就能起飞侦察,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中,都有“渡鸦”的身影。
    2014年8月17日,是美国海军的大日子。在弗吉尼亚海岸附近的“罗斯福”号航母上,在X-47B无人机起降后90秒内,有人驾驶的“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实现起降。这预示着未来战场上,将是无人机和有人驾驶战机的混合编队作战,航母的作战能力将大幅度提升。
    X-47B是目前唯一一种无须人工控制,即可自主从航母上弹射起飞和着陆的固定翼无人机。在控制算法和传感器的协作下,X-47B已能够应对高速和复杂的气流,准确降落在航母的跑道上。如果一切顺利,X-47B将在2020年服役。
    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从2001年开始的这14年中,美军在全球共损失418架无人机,但使用者无一人因此丧生。美军招募的无人机驾驶员,已超越同期受训的战斗机和轰炸机飞行员的总和。除了不强求良好的视力和不用担心晕机反应,无人机驾驶员与飞行员的要求一样,必须具有良好的空间感和快速反应能力。
    无人机无法避免的是杀错目标,或殃及无辜平民。2010年9月,美国决定杀死一名塔利班的高级官员阿明(Muhammad Amin),情报部门通过电话追踪阿明,然而,无人机最终杀死了一个当时在外进行国会选举活动的政治人物:Zabet Amanullah。阿明后来宣布自己还活着。
    美国国防部和CIA有一个无人机执行任务流程:无人机依照情报,追踪可能的嫌犯,屏幕上会呈现地理位置和嫌犯的移动画面。当确定嫌犯、决定击毙时,执行中心会有律师评估武器使用的比例原则,以及是否符合国防部的流程规范,律师同意后,坐在屏幕前的飞控手才能操纵无人机,对目标发动攻击。
    尽管有这套内部程序,错误还是屡屡发生。2013年5月,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裁定无人机攻击属战争罪,判决显示,无人机在2008年-2012年间杀死了至少1450名平民,其中基地组织成员只有47人。
    奥巴马政府在使用无人机上的不透明,导致不少美国公众将无人机称为“杀人机器”。奥巴马曾在2013年5月发表演说,承诺无人机的使用将更透明,采取更多保护平民的措施。不过,近两年过去,除了无人机的使用减少,透明度并未增加。
    2014年3月,联合国发布报告要求美国公布无人机任务造成的平民死伤统计,并且,公布了针对美、英和以色列在2006年―2013年间执行的37个无人机任务的分析报告,发现有30个任务造成平民死亡。联合国反恐专家表示,这些国家应该就这些任务对公众做出说明。
    获利者是军用无人机的制造商们。美国对军用无人机的大量使用,使其市场份额达到全球无人机市场的35%,直接带动了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同时,美国也成为世界第二大无人机出口国。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武器交易数据库的数据,1994年―2013年20年间,全球无人机市场交易中,以色列和美国的无人机出口量分别为603架和244架,明显高于其他国家。
    在此期间,中国的军用无人机也有出口,数量为18架,位居第十。
    有美国军事专家认为,到2050年,美军可能不再装备有人驾驶的飞机,全部代之以无人机。
         军机家底
    相对于美军的张扬,中国军队的无人机一度非常神秘,有限的信息来自官方的公开渠道。近年来,中国军方似乎有意展示无人机实力。
    2014年8月26日,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举行的“和平使命-2014”联合反恐军演期间,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上校表示,当日上午,中国空军出动某型无人机,对一处高地实施侦察并对“敌”指挥车实施打击,发射导弹1枚,成功击毁了目标。据称,这款无人机在装备空军部队后迅速形成战斗力,可执行监视、侦察及对地攻击等任务。
    20天后,在第五届中国无人机大会暨展览上,数张航拍黄尾屿和钓鱼岛灯塔的照片罕见公开。这是由一款名为“海鹞”的长航时无人机完成的。
    美国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在2013年公布过一份关于中国无人机项目的研究报告,并设想未来“中国无人机将与反舰导弹联合攻击美国航母”。该智库以亚洲为主要研究对象,“2049”隐含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的年份。
    该报告称,中国政府正在无人机能力上投入相当多的资源,考虑到中国不断拓展的战略利益要求,军队改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设施,无人机对中国军队意味着一场变革。
    自57年前,西北工业大学(下称西工大)研制的第一架无人机在西安窑村机场试飞成功,至21世纪初,除了西工大、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三家院校,为军方生产武器的国有企业,如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等皆进入,“国家队”的优势得天独厚。海鹰航空通用装备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杨宏告诉《财经》记者,在研发长航时大型无人机时,有些军工单位直接参照成熟的有人机系统,气动外形基本上不变,主要进行飞行控制系统的改进。
    然而,发动机钳制着整个无人机产业。在中高空、长时间作业的军用无人机需要有一颗强劲的“心脏”――高性能涡轮增压发动机,国内一直没有成熟产品,西方又对华禁售,这导致国产无人机难以实现高原起降,及高升限、长航时飞行。
    2015年1月,“翼龙”无人机首次编队飞行。这是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研制的一种中低空、长航时多用途无人机。目前配套的是从奥地利进口的活塞发动机,110马力输出,自重量仅64公斤。反观国产阵营中领先的航空活塞发动机HS-133,只能输出82马力,自重量却达80公斤。更要命的是,将在今年实现批量交付的“翼龙”无人机,其动力性能仅相当于20年前美国的第一代“捕食者”无人机,两者使用同款发动机。
    无人机上搭载的设备,如红外扫描仪、合成孔径雷达,以及高光谱和多光谱遥感等,国产设备普遍效果不理想,就会限制无人机采集信息的精度。
    民企助力
    俄罗斯宇航科学院院士华棣,现给一家位于天津的民营无人机厂商做技术顾问。该公司正在研制一款适用于舰载的无人直升机,“我们的无人机要100多万元一架,只能面向军队”。他说。
    自2010年中国推动军工开放,掀起了社会资源进入武器装备领域热潮。尽管目前来自军警的无人机采购量还不大,像华棣所在的企业一样,意欲拿到军队订单的无人机民企越来越多了。
    美国智库“詹姆斯顿基金会”曾撰文分析,“中国军队实战部署的无人机数量不多,而且过半型号濒临过时,因此军用无人机的战力仍十分有限。但考虑到中国民用无人机的快速发展,这必将反哺军用无人机。”
    民企做军品得迈过一系列门槛,如质量体系、保密要求等认证,国家军事装备管理部门对军品科研与承制的认证,军工行业主管部门的科研生产许可等。截至2013年5月,全国已有500余家民口企业获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准生证”,1000余项民用技术应用于装备研发。
    2014年12月,工信部军民结合推进司发布的军事需求信息中,9项与无人机直接相关。不过,军用与民用差异较大。航天科工三院无人机技术研究所所长马洪忠分析,军品对成本不敏感,追求的是打赢战斗;而民企习惯于追求成本最低,利润最大化。但低价产品的设计、研发和器件的选择上,都对最终无人机性能有影响。
    海、空部队需要“高大上”的无人机。华棣关注的舰载无人直升机,要攻克在面积不大的甲板上,风浪中,如何平稳降落。而且,为了免于无人机坠落后起火,海军方面提出最好使用航空煤油作为燃料,这就需要研究如何将原型机中使用的汽油发动机换为煤油发动机。
    “中国陆军正面临转型。”北京军区信息化部一位大校透露,陆军对于无人机系统的需求,是以信息化为主导,侦察、电子对抗、通信中继等需求数量比较大,这正是民营无人机厂商大显身手的地方。
    不过,陆军无人机的技术门槛也不低。比如,执行边境巡逻,北部边境冬季夜晚最低温度能到零下三四十摄氏度,国内无人机多难以抗此低温;当风力达到8级以上时,无人机也很难保持稳定的姿态,万一被风吹落到国境另一侧,可能引发边境争端。上述北京军区大校认为,先要进行小范围的试点,目前大面积推广无人机边境巡逻的技术和条件尚不具备。
    受限于资金和研发实力,民企更专注于在某个相对较窄的领域,做专、做精、做出特色才会有“钱途”。2014年,华棣所在的企业给来自军方的潜在客户演示了多次无人机的飞行作业,但叫好的多,一个订单也没有。
    春节后,这家公司考虑去新疆试飞,那里有反恐需要。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0711/21529/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