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俄军无人机在实战中的战术运用

俄军无人机在实战中的战术运用

发布时间:2018-05-09 11:32: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20世纪90年代以来,俄军借鉴和评估美军无人机在几次局部战争中的作用,重视无人机的研制和改进,并将其投入到车臣反恐战争中,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主要参战机型
    
    ‘航行者-D”战术无人侦察机系统
    该系统主要由“航行者-D”(“图-243”)无人机;地面维护、准备和发射系统,地面信息接收、处理、解读和传递移动站组成。“航行者-D”无人机长8.06米,高1.54米,翼展2.24米;装有一台TRD-117A涡喷发动机,推力640千克力;载荷130千克时的起飞重量1600千克;飞行速度850~940千米/小时,飞行高度50~5000米,50米高度的航程为360千米;可重复使用10次。机载任务设备包括新型航空照相机、AP-402M红外摄像机或AP-402M电视摄像机。“熊蜂-1”空中监视无人机系统
    该系统主要由“熊蜂-1”无人机、安装在履带车底盘的综合发射、控制系统以及技术维的记站组成。“熊蜂-1”无人机机长2.78米,高1.1米,翼展3.25米,起飞重量138千克,装有一台P-032活塞式发动机,功率32马力;巡航速度140~180千米/小时,飞行高度50~3000米,续航时间4小时,作战半径50~60千米;可重复使用10次。机载设备有红外摄像机或电视摄像机。电视摄像机变焦镜头视角范围3°~30°,红外摄像机分辨率为3毫弧度。“蚊子”无人电子干扰机
    “蚊子”无人机主要用于对车臣恐怖分子的无线电通信设备实施电子压制和干扰。该机全重20千克,装有“阿米巴”或“吸血鬼”噪音干扰器,以及“全球导航卫星系统”(GLONESS)接收机。无人机借助安装在UAZ军用汽车底盘上的发射装置进行发射,起飞前把预定的飞行航线输入地面移动控制站的计算机和机载计算机,控制人员可根据战场事态发展随时改变无人机的飞行航线。在平原地带对超短波通信设备的压制半径不小于10千米。一个地面移动控制站可同时控制32架“蚊子”无人机。
    
    主要的战术运用
    空中战役侦察
    空中战役侦察是指对战役纵深200千米范围内的重要军事目标实施侦察,以便为合成集团军提供战役情报。在车臣战争中,“航行者-D”无人机是对车臣恐怖分子的作战指挥部等军事目标以及大规模作战企图实施侦察。它具有较强的机动性能,可对车臣恐怖分子的7个军事目标实施不间断侦察,并根据地形变换飞行高度。
    该无人机通常沿预定航线对侦察地段实施侦察,机载侦察设备将获取的战役情报通过无线电发送到地面移动接收站进行加工和破译,及时报告合成集团军指挥员;机载侦察设备同时对传递的信息进行登记、实时处理、量化和目标识别,并判断方位、制作图片资料。第一批目标侦察情报用无线电向地面移动接收站通报的时间为10分钟,提供胶片的时间为20分钟,一次出动侦察范围可达2500千米2。飞行结束后,无人机按预定航线返回,使用降落伞着陆。空中战术侦察
    空中战术侦察主要指对战术纵深55千米范围的目标和地形实施侦察,以便为陆军航空兵、空降兵和合成集团军所属营以下作战部队提供战术情报。在两次车臣战争中,俄军空降兵派出10余架“熊蜂-1”无人机,完成30多次战斗出动,飞行时间超过了100小时,距地面遥控指挥中心最远距离达60千米。主要任务是查明车臣恐怖分子的常驻地和集结地,及其武器装备、行动路线和行动企图,查明车臣恐怖分子的作战储备和物资弹药的运输路线,协助俄军选择伏击车臣恐怖分子的路线;对陆军航空兵和炮兵的火力突击结果进行评估。
    “熊蜂-1”无人机通常采用计划出动和召唤出动方式,按照预定航线对车臣恐怖分子9种军事目标实施不间断侦察,并将这些信息实时传递给地面控制站。地面控制站在对信息进行处理后,及时向陆军航空兵和合成集团军所属作战分队指挥员报告。指挥员根据这些战术情报派出武装直升机或命令炮兵对车臣恐怖分子的军事目标实施火力突击。此时,“熊蜂-1”无人机在等待空域待命,以便再次进入侦察空域对火力突击结果做出评估。飞行结束后,按照地面控制站操纵员的指令,使用降落伞在预定地点着陆。空中电子干扰
    为了对抗俄军的无线电干扰,车臣恐怖分子装备了先进的跳频电台。这种电台的跳频速度达到每秒几万次,发射机和接收机能够保持良好的同步,从而使电台工作极其隐蔽、抗干扰能力极强。车臣恐怖分子在战场上的通信距离通常在1~2千米范围内,而俄军电子对抗设备距敌6~8千米,要截获敌通信信号至少要20微秒,即便瞬间获取该频率并把干扰信号传输到敌接收机,也还需要20微秒。这样,从截获敌信号到对敌信号实施干扰共需要40微秒,而这时敌跳频电台的工作频率早已改变。因此,俄军电子对抗设备所采用的传统瞄准式干扰完全失去作用。如果使用阻塞式干扰在全频段干扰,那么,电子对抗设备干扰功率所消耗的能量将大得惊人,在战场条件下是无法达到的,而且这种干扰方式也会使俄军自身的电台通信瘫痪。
    俄军装备的“蚊子”无人机可根据预编程序进入指定作战空域,使用“阿米巴”或“吸血鬼”噪音干扰器,在近距离对敌跳频电台实施低功率阻塞式干扰。任务完成后,“蚊子”无人机返回预定地点,用机腹着陆。空中预警指挥
    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俄军曾多次将“蜜蜂-1T”无人机作为“雅克-130”受练战斗机的空中预警指挥机进行试验。“蜜蜂-1T”无人机是在“蜜蜂-1”无人机基础上改装而成的,装有侦察、指挥和信息传输系统数据链,可以帮助雅克-130”规避车臣恐怖分子防空火力的攻击,对战场目标实施精确打击。能常,地面控制站将“蜜蜂-1T”无人机获取的精确打击目标信息传递给“雅克-130”教练战斗机。接到目标精确打击信息后,“雅克-130”开始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随后,“蜜蜂-1T”无人机再次进入打击目标空域,以便对“雅克-130”的攻击结果实施空中照相侦察,并传给地面控制站做出评估。在完成空中战术侦察任务后,“蜜蜂-1T”无人机根据地面控制站命令使用降落伞着陆。目前,俄军已决定采购“雅克-130”教练战斗机,并将其用于车臣的反恐作战行动。
    
    使用特点与存在的问题
    使用特点
    (1)可实施连续侦察。当“航行者-D”或“蜜蜂-1T”无人机遂行空中侦察任务时,地面指挥员对其提供的侦察地域目标图像实时进行鉴别和处理。当发现有些地方图像不清晰或有可疑之处而需进一步证实时,地面指挥员通过地面控制站向无人机发出遥控指令,令其再次对目标实施侦察。与无人机相比,俄军“氘核”军用侦察卫星只能根据预定的空间轨道飞行,而无法按照地面指挥员的意图对地面目标实施连续侦察。
    (2)无需考虑人员安全因素。在车臣战争中,无论是“伊尔-20”战术侦察机还是特种部队的侦察员,都无法对一些难以抵达地域的目标实施侦察。“蜜蜂-1T”无人机外形尺寸小、飞行高度低、飞行速度慢,完全可以胜任这类侦察任务。“蜜蜂-1T”还可以对雷区等危险地域昼夜实施侦察,既减少了非战斗减员,又无需派战斗机护航。
    (3)战术、技术性能优异。“蜜蜂-1T”无人机与军用侦察卫星和战术侦察机相比,飞行高度低、飞行速度慢,所以拍摄的目标图像的分辨率更高。“蚊子”无人机可飞抵距敌无线电台很近的位置实施有效的电子干扰和压制,且不会影响俄军无线电台的工作,这是俄军电子战飞机和“米-8SMV”电子战直升机无法企及的。存在的问题
    (1)续航时间较短。“蜜蜂-1”无人机的续航时间只有4个小时,因此在车臣战争中,单批、单架出动的战术方法无法胜任对车臣恐怖分子军事目标的连续空中侦察,限制了俄陆军航空兵和炮兵对车臣恐怖分子实施昼夜24小时不间断的火力突击。为此,俄军对“蜜蜂-1”无人机系统进行了改进。改进后的“蜜蜂-1”无人机系统被命名为“队列-P”,已经在车臣战场上使用。“队列-P”无人机系统由1台地面移动式遥控站、1台技术维护保障车和10架“蜜蜂-2”无人机组成。“蜜蜂-2”无人机的续航时间增加到6个小时以上,既可以从飞机或发射车上发射,降落时可以使用阻力伞或起落架降落,可重复使用100次。
    (2)防护能力较弱。俄军无人机装甲薄弱、飞行高度低,在侦察航线上常受到防空导弹和轻武器的阻击,毁伤概率较高。在车臣战争中,俄军共有3架“蜜蜂-1”无人机被击落。为此,俄军增加了“蜜蜂-2”无人机的飞行高度,但这样将会降低机载侦察设备对地面目标的侦察效率。
    (3)受复杂气象条件影响。在秋冬季节,车臣地区经常是低云、沙尘暴和大雾天气,恶劣的气候使机载红外摄像机和电视摄像机的侦察效率大大降低,无人机的安全回收降落也受到影响。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1架“蜜蜂-1”无人机曾因天气恶劣,在降落时坠毁。为此,“蜜蜂-2”无人机安装了红外成像摄像仪和激光测距仪,以期提高在恶劣天气下的战术运用。
    (4)受复杂地形环境影响。尽管“蜜蜂-1”无人机有优异的气动布局和较强的飞行机动性,但车臣一些地区的地形环境十分复杂,使无人机无法遂行空中侦察任务;而车臣恐怖分子的巢穴和武器弹药库往往建在这些地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8/0509/16829/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