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纹监夫机

发布时间:2017-12-07 09:28: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指纹是个人一生不变的符号,被赞誉为一个不会说谎的揭发者。
    妻子长年出差担心丈夫晚上不按时回家,于是就想到在家里安装指纹考勤机,以便查岗,没想到竟惹来了大麻烦……
    
    为防老公夜不归宿,买来指纹考勤机“查岗”
    
    江霓萍今年35岁,相貌平平的她事业非常成功,26岁时就成了一家知名化妆品品牌的代理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老公林科小她3岁,长相英俊,是重庆市一家银行的干部。
    二人虽然生活富足,幸福甜蜜,但因为江霓萍的工作关系,俩人总是聚少离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再年轻的江霓萍也隐隐多了一份担忧:丈夫是不是还像从前那样爱她?他会不会在她不在家的时候,找个年轻漂亮的美女当“替补”?
    2008年7月的一天,江霓萍从成都出差归来,当她怀着久别胜新婚的憧憬回到家,希望与丈夫温存一番时,却发现家里黑灯瞎火。
    这都晚上8点了,丈夫去了哪儿?满腹怨气的江霓萍决定不给丈夫打电话,看他到底什么时候回!
    直到半夜三点,江霓萍才等到晚归的林科,虽然丈夫一再解释,但江霓萍还是同他大吵一架。从那以后,江霓萍要求丈夫无论在外有什么事,晚上7点以前必须回家。林科一心想求得妻子谅解,唯唯诺诺答应了。
    江霓萍再出差,每晚就多了一桩“功课”:随时打电话“查岗”,看丈夫在不在家。一旦她“查岗”时林科不在,她便大发雷霆。这之后林科的表现可圈可点,每次“查岗”的结果江霓萍都非常满意,不管她什么时候打家里的座机,丈夫均能第一时间接听电话。可是后来江霓萍无意中发现,原来丈夫把家里的座机与自己的手机捆绑在一起开通了呼叫转移。“座机查岗”这招失灵后,江霓萍又陷入了焦虑之中。
    2009年3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江霓萍有事找一位名叫孙志刚的客户。在闲聊中,孙志刚说,公司以前是用IC卡机考勤,遇上上班晚点或是下班早退,请同事帮忙打个卡就能轻松过关。但自从公司把“落伍”的IC卡考勤机换成了指纹考勤机,员工想作弊都难了。
    听孙志刚说完,江霓萍对指纹考勤机有了浓厚的兴趣,她在指纹考勤机旁边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员工进入公司后,以手指触摸感应屏录入指纹,与公司所存档的员工姓名和编号等信息相对应;考勤机确认个人信息后,公司管理后台即可知道员工抵达和离开公司的时间。它避免了IC卡考勤机代人打卡的不诚信行为。
    头脑活络的江霓萍当即灵光一闪:既然公司里有指纹考勤机可以监督制约员工,为什么我不在自己家里安装一台指纹考勤机呢?这样老公就耍不了小聪明了,我也省去了“查岗”的麻烦。
    江霓萍说干就干,她花2000元在网上订购了一台指纹考勤机,将它安装在家里进门的屏风处。当晚林科回到家,指着指纹考勤机问:“这是什么玩意儿?”江霓萍半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的第三只眼睛,在我出差的时候,它帮我监督你每天是不是按时回家?”林科有些反感,但妻子一番泪眼婆娑的诉说打动了他。江霓萍称她这样做也是因为太在乎他了,她在外面拼命赚钱,也是为了给老公和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如果最终连老公都没看住,那她累死累活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他不同意,她立即取消在外地几个地区的代理权,回到家里来相夫教女。想到妻子在家庭经济方面所作的巨大贡献以及自己每月2500元左右的可怜薪水,林科最终同意了妻子的要求,江霓萍立刻破涕为笑。
    
    聪明老公破解指纹考勤机
    
    林科原以为回家考勤一事只是妻子一时兴起,时间长了自然就会淡漠。但他想错了,每次江霓萍出差一回家,顾不上丈夫孩子,先将考勤记录查阅一番才开始正式进入家庭氛围。林科哭笑不得,为了应付妻子的检查,他每天不得不一下班就往家赶。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也就算了,可是一个月过去了,江霓萍对指纹考勤机仍兴趣不减,林科心里暗暗叫苦。
    有一次,林科单位的领导请员工一起出去吃饭,导致他当晚考勤迟到2小时,江霓萍出差归来后,对他做出了罚洗碗一个月,并且扣除当月活动备用金的处罚。从那以后,林科下班后再忙,也得先赶回家中,打完卡,再出去。哪怕是单位临时加班,他也得先找借口回趟家,打完卡以后再急匆匆赶回单位。同事们打趣他说:“你是不是变性在当奶妈?家里有嗷嗷待哺的孩子等着你喂奶?”林科只好苦笑。
    2009年5月的一天,林科在工作中不小心将右手食指扎伤了。晚上回到家考勤的时候,指纹考勤机居然对他的指纹不能识别。由于他当初使用考勤机时只录入了右手食指的信息,他现在再临时想改用其它手指考勤也不可行了。他只好打电话向妻子“求助”,原以为妻子会对受伤的他给予一下慰问,然后网开一面,取消今天的考勤。谁知电话接通后,江霓萍竟一番公事公办的口吻:“我可是只认机器不认人。”林科的心凉了半截,自从装上这个指纹考勤机后,妻子变得越来越没有人情味儿了。
    林科一连试了好几次,结果都是不能识别,心里窝火的他一拳砸在考勤机上,痛得皱起了眉。心有不甘的他决定上网研究下这该死的指纹考勤机,看看有没有办法弥补今天考勤失败的记录。“百度”一番之后,他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已经有人琢磨出了指纹考勤机的破解方法。林科当下大喜,内心疾呼:实乃天助我也!
    所谓的破解方法就是――制作指纹套。考勤者只需将自己的指纹印在橡皮泥上,寄给厂家,一周后,对方就可寄来几个用塑胶或是硅胶制作的指纹套,任何人只要戴上指纹套,就可以帮助实现“代考勤”。
    林科很快在淘宝网上搜到了“指纹套”,“为您量身定制指纹套,解决指纹机考勤的烦恼。有了这个小套子,您不必亲自到指纹机上考勤,又省得因迟到早退被扣奖金。”听完卖家的介绍,林科马上采集了自己的指纹寄给对方,订购了两只专属自己的“指纹套”,并在一周后收到了成品。
    收到指纹套那天,林科心怀忐忑地请同住一个小区的好友马涛试了试,居然通过了。对于这个“秘密武器”,林科很是得意,于是他买通了马涛,分发给他一只,以备急用。
    刚开始这些指纹套并没有经常使用,但在林科偶然晚归时尝到了甜头之后,指纹套的使用频率就慢慢高了起来。有了对付考勤机的“法宝”,他开始有意晚归,偶尔和同事打几圈麻将,去KTV唱歌,约朋友吃饭,无论多晚回家他都不再有后顾之忧了。恢复“自由之身”的他显得格外轻松,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每次江霓萍出差回家,调阅考勤记录,发现丈夫居然没有一次晚归,对于他的良好表现,除了送上几个香吻以示嘉奖外,在亲热时也对丈夫极尽温柔,而且一高兴就甩手给他几千块零花钱。
    林科暗自窃喜,一个小小的指纹套,不仅打消了妻子对他的满腹怀 疑,而且还换来信任有加的和睦夫妻关系,实在是功不可没!
    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帮助他顺利通过妻子检查、成功取得妻子信任的“功臣”,居然有一天会给他带来大麻烦。
    
    身陷犯罪泥沼,原是指纹信息被盗用
    
    2010年2月28日中午,刚过完春节返回单位上班的林科正和同事们在办公室里有说有笑,突然有两名身着警服的公安人员走到他面前,称有一起入室抢劫强奸案需要他配合调查。
    林科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警方提取了他的指纹,认定他为2010年除夕之夜抢劫强奸案的犯罪嫌疑人。林科一听当即就傻了眼,除夕之夜他和家人一直待在一起,怎么就突然成了抢劫强奸犯了呢?在取得林科的妻子女儿的口供之后,警方发现林科所述属实,除夕当晚他的确不具备作案时问,也不具备作案动机。
    但作案现场所留下的指纹却与林科的指纹高度吻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2010年的除夕,20岁的打工女孩罗璇在租住屋内看了一会春节联欢晚会,便早早睡下了。就在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却突然被人捂住了口鼻,她一下子惊醒过来,发现面前站着一个蒙面彪形大汉。对方逼她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为求自保,罗璇只好将银行卡及500多元现金交给蒙而大汉,并一再解释自己只是一个打工妹,手上实在是没多少钱,求他放自己一马。蒙面人不为所动,冷冷地说:“没钱也可以,那就让俺睡睡你!”说罢不顾罗璇的苦苦哀求,一把将她的睡衣撕碎,强行奸污了她。发泄完兽欲,蒙面人将银行卡还给罗璇,扬长而去。罗璇随即报了警。由于歹徒当时是蒙面,看不清楚真面目,破案的惟一线索便是警方在案发现场提取到的指纹,警方将指纹送往市公安局刑事科学研究所进行鉴定。在多方调取指纹库信息进行比对后,警方发现林科与案发现场所留下的指纹信息较为吻合……
    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逐渐解开了这个谜团――他们发现,罗璇租住屋的房门虽然表面有撬动的痕迹,但门锁内芯无划伤,因此确认罪犯系用钥匙开门进入,由此认定出租屋老板有重大作案嫌犯。经审讯,出租屋的主人王林生向警方交待了作案动机及经过:
    今年31岁的王林生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离婚后他独自守着父母留下的一栋三层楼的房子,靠每月收取房和过活。2009年初,他在网上寻找到了一个新商机――卖指纹套,虽然偶尔有一两笔生意成交,但远不像他所吹嘘的“半年能卖出二三百个”。2009年6月,年轻漂亮的打工女孩罗璇来这里租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很想将罗璇发展成自己的女朋友,但无奈儿经努力,罗璇都不为所动,坚称自己年龄还小,父母不让其交男朋友。2010年春节前夕,王林生在收取房租时意外得知罗璇不回家过年,不禁心中暗喜,决心在春节前将罗璇“弄到手”。
    大年初一凌晨两点,王林生估摸罗璇已入睡,便戴上了预先准备好的指纹套和面罩,并带上罗璇出租房的钥匙。打开了罗璇的房门之后,他又故意在门锁旁边划上儿道划痕,以制造撬锁的假象。为了蒙蔽警方视线,他故意向受害人索要钱财,其实他的目的主要是强奸。强奸得逞后,他安然回到家中,心想,警察无论如何也查不到他头上,因为他在现场留下的指纹是网上一个买家的指纹。
    这个买家就是林科,他无意中的一次购买行为竟给不法之徒留下了可乘之机。
    案情水落石出之后,林科终于获得了清白之身。
    江霓萍得知丈夫为应付她的考勤机使用小伎俩,差点陷入牢狱之灾后,也深刻反省了自己的行为:如果不是自己的小心眼和多疑,怎么会引来这场闹剧,让一家人虚惊一场呢?在庆祝丈夫平安归来的晚餐桌上,她真诚地向丈夫道歉并若有所悟地说:“经过这场风波,我终于明白了,真正的爱不是让对方时刻生活在你的限皮子底下,而是放开手,让信任和真诚茁壮成长。与其每天诚惶诚恐,患得患失,不如大胆让感情接受岁月和生活的检验。”
    
    “指纹考勤”暗藏安全隐患
    
    公安机关侦破案件时,指纹作为现场要取得的重要证据之一,是追捕疑犯的重要线
    索。指纹对个人来说具有特有性,是个人信息的重要组成,也可称之为个人隐私。因此,这种个人信息的外泄带来的隐患是必须考虑的问题。为了逃避企业考勤制度,定制指纹套作弊,会泄露自己的指纹信息,一旦这些信息被不法分子利用,会增强其反侦察性,延误警方侦破时机,更会给自己和社会带来危害。
    国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禁止制作和贩卖此类制品;由于缺乏相关法律依据,有关部门也不好查处。利用指纹套进行考勤作弊,只有相关的工作单位能对其进行适当的处罚。如果有人利用此类产品违法犯罪,事实成立的话,公安机关有权立案查处。
    
    (责编/张祝全)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934/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