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人脸语音识别论文 > DNA指纹揭开纳粹战犯失踪之谜

DNA指纹揭开纳粹战犯失踪之谜

发布时间:2017-12-07 09:30: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马丁・鲍曼是纳粹的重要人物,在1945年4月16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役中,他眼看大势已去,走投无路,只好匆忙出逃。1945年5月,几个出逃人员在苏军强大的炮火轰击下很快被打散,鲍曼从此销声匿迹。
    作为纳粹头目之一的鲍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杀害了几百万无辜者,受害者的后代一刻也没有忘记向鲍曼讨还血债,他成了被全世界通缉的对象。鲍曼的失踪案,演变成为战后最扣人心弦的迷案之一。
    鲍曼是死是活在战后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一直是个谜。专家们推测鲍曼可能是在离开帝国总理府之后,遇到了苏军猛烈炮火的阻隔。绝望中,他服毒自杀,死在希特勒的私人医生施图姆费格尔的旁边。死后不久,即被当做无名尸体葬于距死亡现场不远的地方。于是,专家们决定在那些可能的地方挖掘鲍曼遗骸,并对其进行身份鉴定。
    1965年,德国法兰克福最高检查院决定在柏林的雷尔特车站挖掘鲍曼的遗骸。虽经认真搜寻,但并没有发现可以证明鲍曼已经死亡的有价值的证据。6年后,柏林刑事警察局又在距上次挖掘地点约12~15米的地方重新挖掘,终于找到了一个头盖骨。
    在1972年12月7日开始的连续两天的系统挖掘工作中,柏林警察局又发现了两具保存完好的人体骨架、一些牙齿及一个支撑假牙用的金制齿桥。柏林警察局附属医院和地方法律与社会医学研究所的专家,对这两具分别标为1号和2号的骨架进行了长达数月的分析研究。经计算,1号骨架身高为190~194厘米,2号骨架身高为168~171厘米。据党卫队花名册记载,鲍曼的身高是170厘米,因此推测2号骨架可能就是鲍曼的尸体。专家还注意到2号骨架“右锁骨骨折后未愈合”,而鲍曼在1938年至1939年期间,骑马时发生事故,致使锁骨骨折,因此更印证了对2号骨架的推测。
    负责此案的检查官里希特认定,鲍曼是在1945年5月2日凌晨1时30分至2时30分之间死于柏林。法兰克福检查院于1973年宣布:停止与鲍曼有关的诉讼并解除通缉令。
    然而,从世界各地传来的消息却不断增加人们对鲍曼死亡结论的怀疑。鲍曼家族的成员和后代于1996年通过家庭律师贝佐尔特向法兰克福最高检查官谢弗提出请求,要求通过DNA分析方法最终确认1972年掘取的2号头盖骨的真实身份。
    谢弗和地方司法部门支持这一请求。于是由刑事警察局和国家法院封存的档案号为JS11 / 61的2号头盖骨和骨架被提取出来,供法医专家做鉴定使用。
     专家们使用DNA分析技术鉴定鲍曼遗骸的过程,实际上是进行一次亲子鉴定。由于2号头盖骨年代已久,损坏严重,法兰克福和伯尔尼的法医专家运用常规DNA分析手段,从细胞核中提取DNA物质没有获得成功。慕尼黑法医学研究所采用一种成本极高更为先进的研究方法,即线粒体DNA分析技术,终于顺利完成了鲍曼直系血亲的血样和2号头盖骨两种DNA间的分析比较。经证实,1972年获得的2号头盖骨正是德国纳粹顶级战犯马丁・鲍曼。至此,一段长达半个世纪的纳粹重要罪犯失踪之谜,终于真相大白。
     为何基因技术能侦破这一历史遗案呢?这得归功于“DNA指纹”技术。1984年,英国莱斯特大学遗传学家艾利克・杰弗里斯教授采用分子遗传学技术,获得一种特殊的图纹。由于它同人的指纹一样是每个人所特有的,故将其称为“DNA指纹”或“基因指纹”。DNA指纹具有高度的特异性,除同卵双生子,世上几乎不可能有两个人的DNA指纹完全相同。这种指纹符合遗传规律,即父母平均传递50%给后代,同胞兄弟姐妹中有1/4的基因相同,故常用于“亲子鉴定”。此外,在同一个人的不同组织,如血液、肌肉、骨骼、毛发、精液、唾液等检测出来的DNA指纹图形完全一致,故法医常将其用于鉴定罪犯。
     我国警方使用DNA指纹技术以来,已侦破了成千上万宗疑难案件。目前,美国、英国及中国等国家还建立了DNA指纹信息化网络数据库,为鉴定罪犯提供了极大方便。DNA指纹技术具有传统方法不具备的许多优点,如能对数年前的精斑、血迹进行分析。传统的亲子鉴定方法(如血型鉴定)仅能排除亲子关系,不能做到同一认定。而DNA指纹既可排除亲子关系,也能认定亲子关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88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