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机霸主的秘密

无人机霸主的秘密

发布时间:2017-12-07 09:02: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在招聘网站“前程无忧”,大疆发布了“(全球)电商运营经理”的招聘广告。实际上,大疆在过去两个月,累计发布过140余个工作职位,从材料、算法的研发,到电商、行政、财务等部门。从去年开始,大疆的创始人汪滔和团队在香港、深圳多个场合也表达出求贤若渴的心态。
    大规模招兵买马背后,隐藏着一条形势走俏的业绩曲线。大疆生产的消费级航拍无人机,占据了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约70%的市场份额。过去三年,大疆实现收入增长79倍,2013年已经超过8亿元,预计2014年还将有3倍以上的增长,而员工人数则快速增长到2500余人。
    今年8月,汪滔参加香港科技大学的校友活动时,面对几十个有意创业的校友信心满满地说:“我们在这个领域主要的竞争对手是3D Robotics(前《连线》主编Chris Anderson创办的无人机公司),这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不过我们不担心,因为他们的营业额是我们十分之一。”
    当大部分民用无人机公司还没找到盈利模式时,大疆已经找到了产业化的出口,更加主动地拓宽电商渠道。2013年,大疆的旗舰店在天猫商城上线,至今航拍一体机“小精灵”(Phantom)系列最新款在天猫的月销售量超过两百架。大疆的产品主打海外市场,今年7月,大疆新增了包括亚马逊在内的12个北美地区航空摄影供应商、电商渠道,打通以官网为基础,海内、海外主要电商平台并重的三维网络通路。去年11月,外媒曾报道,叙利亚反对派声称截获了一架小型无人侦察机,而该无人机属于叙利亚政府军。从反对派武装公布的照片看,该型无人机就是大疆设计生产的Phantom无人机。
    从网络公开渠道查询到的用户反馈来看,大部分人对大疆的一体式无人机“小精灵”(Phantom)的品质持有相当正面的评价,但也不乏追求完美的顾客批评其官网客服系统“不如标准国际企业般完善”,“解决不了实际问题,需要另外求助百度”等。
    对于大疆在商业上成功,国内民用无人机企业纷纷效仿,做航拍一体机。比汪滔晚一年创业、广州极飞科技(Xaircraft)的创始人彭斌接受《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称《21CBR》)记者采访时说:“2010年航拍市场的规模大约是几千万元,现在被大疆扩展得这么大。我有次和汪滔开玩笑说,‘你们现在把航拍市场做得这么好,我们也要往里冲’!”
    有分析人士说,过去市场少有能跟大疆竞争的公司,令其得以自由、快速地生长。一旦其他企业涌入这一细分市场,充分竞争后必有一仗。
    开辟市场
    大疆的发展,是一个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不断突破技术瓶颈,迅速拔得头筹,横扫市场的过程。
    2006年至2010年,国内外的民用小型无人机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得益于微机电制造工艺研究的成功,大幅降低了无人机内传感器的价格和体积。此外,无人机的核心算法经过多年发展,在2009年前后迎来了研究成果的丰收年。
    2005年,汪滔完成了本科毕业论文,他的课题是研发。当直升机遇上微机电制造工艺,让原本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的军用无人机,价格直落至几万元人民币,直升无人机系统一时间炙手可热。
    最初,大疆做的是直升无人机云台系统,但汪滔发现,每次供应商卖出去的100套云台系统中,有90%都挂在了多轴无人机上,所以汪滔果断决定,把业务由直升无人机调整到多轴无人机。
    2010 年,汪滔已创业4年,大疆的年销售额约300多万元。2011年,大疆扩建,办公地址也搬到了香港科大 位于深圳南山的产学研大楼6层,全力进军多轴航拍市场。虽然在多轴无人机的研发方面不占先机,但是大疆在直升无人机的技术储备可以转化。2011年5月,大疆发布了针对多轴无人机开发的“悟空”自动导航系统。从“直升”到“多轴”是大疆根据市场做出的第一次调整。
    事实上,当时多轴无人机的航拍质量差强人意,2010年法国Parrot公司推出了小型航拍四轴无人机AR Drone,通过苹果商店发售,成为首架流行的小型航拍机。同年GoPro运动摄像机进入高清时代,迅速成为独特视角运动视频的代名词。2010年,GoPro的销售额达到6400万美元。2012年GoPro推出Hero3时,其年度的销售额已达到5.21亿美元。
    人们开始天马行空地把GoPro运动相机绑在帆船的桅杆上、自行车的把手上。当汪滔发现有人把GoPro搭在无人机上面,就产生了专门为GoPro爱好者设计云台的想法。
    大疆根据市场做出第二次调整。2013年6月发布专门配套GoPro的增强云台系统 ,即使飞机在空中飞行摇摇晃晃,也能保持相机拍摄画面的稳定。“从大疆的角度而言,搭载了GoPro是他们的优势。”Parrot全球业务拓展总监Yannick Levy对《21CBR》说。
    “既然我们能搭载相机,为什么不能做一台完整的航拍机呢?”同年10月,大疆就推出自带相机镜头的一体式无人机Phantom 2 Vision。在用户原创航拍视频网站Travelbydrone上,75%的视频拍摄器材出自于大疆的小精灵系列。
    极飞是国内最早的多轴无人机公司之一,创始人彭斌说:“我们当时也做航拍无人机,我们做到占六成航拍市场,营业额也只有几千万元,我们不认为航拍市场有很大潜力。所以大疆把一个本来没有的市场用技术的力量开辟出来,这是我佩服汪滔的地方。”
         背靠深圳,比起其他类似的外国品牌,大疆的产品价格更为吸引。第一架小精灵定价679美元,几乎只有外国同级别产品价格的一半。而大疆推出的“如影”三轴手持云台,是当下流行的“去摇臂化”的电影拍摄器材,定价1.8万元,约为外国产品的五分之一。
    汪滔说:“借助深圳硬件厂商的优势,再加上我们自身的技术能力,慢慢我们就把开始的竞争对手挤下去了。”许多外国民用无人机公司诸如TeamBlacksheep、3DRobot、Parrot,甚至连GoPro,现在都把供应商和产品组装地点选在广东。
    “大疆在技术里获得头筹,迅速产业化,低成本化。他们多年对技术的重视,和传统公司没什么区别,一定要上数量,然后有什么市场就侵蚀什么市场,这是他们的原则。我认识汪滔这么多年,在市场上面,他是一个狠角色。”彭斌对《21CBR》记者说。
    “我们首先考虑市场占有率,利润是第二位。”汪滔说,大疆有两到三年的技术储备。技术或许是一家以性价比取胜的科技公司,成为行业龙头后,最好的护城河。
    法规阴霾
    不管是海外公司,还是国内企业,民用无人机都逃不开一个未知风险,就是法规的不确定性。对于法律规范将对大疆带来的风险,汪滔避重就轻,只回应说,严格监管无人机使用,从根本上讲有利于行业的良性发展。
    在美国,针对民用无人机的使用规范一直争执不休。2012年,Team Black Sheep创始人Raphael Pirker因使用无人机拍摄照片用于商业用途,被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罚款1万美元,从此FAA 禁止公司或者个人使用无人机作商业用途。这位被处罚的摄影师将此情况上诉到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 ( NTSB),之后NTSB 判决:摄影师不应受到处罚,无人机不在FAA 监管范围之内。
    美国是大疆产品的主要出口市场,模型无人机虽然无须像商用无人机那样,需要经美国民航处的批准许可,但民航处规定,模型遥控飞机的飞行高度需要控制在400英尺(约133米)以下,且要在远离人群和民航的地方飞行。
    几个月前美国政府又出台规定,两千克以上的飞机必须有执照才能飞。法国Parrot公司为了低于标准上限,把AR.Drone高度集成化,每台飞行器的质量仅400克到500克。
    与美国相比,香港地区对无人机的要求较为宽松,放飞重量不超过7000克的无人机作闲暇活动,无需向民航处申请。但是非闲暇用途操作这些系统,则需要民航处批准。另外,无人机也不得在任何人士、船只、车辆或构筑物上空或其50米范围内飞行。
    而在国内,中国民航局允许无人机依法从事工、农、渔、商等生产、科研工作,使用无人机的单位和个人需要申请划设和使用空域。未经地区管理局批准,禁止在民用机场空域内从事无人机飞行活动。
    目前无人机市场的主导是军用无人机,占到了三成左右。从2003年到2014年,无人机的数量和生产商数量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中信建设证券研究发展部分析,未来十年,军用无人机仍是产业重点,军用无人机将成为各国空军的中坚力量,民用无人机市场每年有20亿美元净增长空间。
    有行内人士透露,大疆仓库里有几万只小精灵,营业额大部分来自于小精灵,一旦政府禁止小型无人机使用,大疆会蒙受重创。不过,大疆也有后备方案,今年7月推出的手持云台系统“如影”成为汪滔的后备军――如果无人机产品受到严格的监管限制,“如影”还可以担当营销重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758/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