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机行业的“冰与火”

无人机行业的“冰与火”

发布时间:2017-12-07 09:11: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感受不到风光的还有一些无人机企业。2016年11月9日,运动相机老品牌GoPro旗下Karma无人机上市仅16天就宣布将售出的2500台全部召回;2017年1月16日,众筹后一直跳票的Lily无人机宣布倒闭,而国内也传来了两家知名无人机厂商亿航与零度大幅裁员的消息。 刚刚过去的2016年,被称为无人机元年。从航拍到物流,从测绘到农业,从专业级到消费级……随着应用场景的拓展,市场对无人机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然而,无人机行业的真实情况如何?火热的市场投资外,又暗藏了哪些隐忧?2017年,无人机的发展方向在哪里?
    多地机场无人机 “黑飞”成患
    近年来,无人机的使用越来越频繁,而由此造成的航空安全事故不胜枚举。春节期间,多地机场发生无人机、孔明灯等飞行物非法闯入民航空域的事件,对航班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据中新网报道,深圳机场2月3日发布消息称,当日有3个航班机组报告在起飞及落地过程中发现不明升空物,对飞行安全造成一定隐患。接报后,空管部门调整进出港航班间隔,指挥空中飞机避让。
    报道称,深圳机场多个出港航班受此影响出现不同程度延误,深圳机场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无人机等升空物体与民航航班撞击,或吸入发动机的时候,可能会产生机毁人亡的后果。
    媒体记者注意到,近期,因“不明升空物”致航班延误的情况不只是在深圳机场出现,在四川绵阳机场、浙江萧山机场也出现了类似事件。
    2月2日晚,绵阳机场附近上空发现不明飞行物,导致机场5个航班延误,3个航班备降。3日下午,绵阳机场通过官方微博通报了2月2日不明升空物影响航空安全事件的情况。
    绵阳机场表示,近年来中国无人机的使用越来越频繁,无人机在民用机场上空及附近区域飞行,对航班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并呼吁严禁无人机、自由气球、飞艇、孔明灯、航模等升空物持有者,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内进行非法飞行活动。
    今年1月15日,浙江萧山国际机场无人机“直逼”民航客机事件更是引起了广泛关注,嫌疑人被警方拘留。
    事实上,《民用机场管理条例》早有规定,在机场净空保护区域放飞影响飞行安全的鸟类,升放无人驾驶的自由气球、系留气球和其他升空物体,情节严重的,将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不仅如此,公安部于年初发布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修订公开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公告,对违反国家规定放飞低空无人飞行器或升空器的人员处以拘留。在有法可依的情况下,无人机等飞行物非法升空事故依旧频发,除了对现有监管力度的质疑,在维护低空空域安全上,监控与防患手段、无人飞行产品的技术创新亦值得我们思考。
    数量超2万架 一半以上都在“黑飞”
    无人机从2015年开始便火得一塌糊涂。新闻航拍、楼盘广告、向女友求婚送戒指都会见到它的身影。如今,一架无人机售价只要5000元,跟一部智能手机差不多。但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是严重的安全隐患。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执行秘书长、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表示,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无人机数量超过2万架,一半以上没有拿到无人机驾照,处于“黑飞”状态。而国内无人机最为活跃的广东上空每天也有数十架无人机在“黑飞”。“无人机这种无序飞行的状况亟待改观。”柯玉宝表示。
    怎样才不算“黑飞”?柯玉宝称,要满足三个条件。第一,人员要有航空器驾驶执照。第二,航空器要有适航证书,相当于汽车的行驶本,包括了国际登记证、试航证以及电台执照。第三,要申报飞行计划。
    而美国巴德学院日前公布一组检测数据,使得无人机飞行安全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这组数据显示,自2013年12月17日至2015年9月12日期间无人机和遥控飞机与民航共发生了327起危险接近事件,其中28次导致航班为了避免与无人机相撞而改变航线。这其中,有数次都发生在中国。
    长期从事航空安全研究的河南工业贸易职业学院教师乔善勋表示,最近两年,全国已发生多起无人机在空中逼停飞机的事件,无人机已成为民航班机的“隐形杀手”。
    航空专家宋心之表示,近年来无人机威胁民航班机的情况非常普遍。普通民航班机在下降时,速度大约在300公里/小时,而一般的无人机重量大约在2~5公斤,相撞产生的能量很有可能导致飞机坠毁。而即便是2公斤重的无人机,从200多米的高空坠落在人群中,其威力也会像一颗子弹一样,非常危险。每查处一起这样的空情动辄耗费上千万元。
    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市航空法学会常务副主任兼秘书长张起淮表示, 目前无人机隐患主要集中在以下几方面:起降飞行过程中发生坠落事故造成人员和财产损害、干扰军民飞行器正常起降飞行、航拍“偷窥”侵犯隐私权、泄露国家机密等。
    如何驯服“黑飞”无人机?应该建立怎样的秩序监控?柯玉宝提出利用技术手段建造 “电子围栏”:“无人机本身里面是有飞行控制的,俗称飞控,飞控就可以镶入电子围栏。有的地方不能去,无人机就自动识别,到了这个地方,就不进去了,或者返航,或者落地,自动的。”
    除了“电子围栏”,另一种技术是“无人机云”。柯玉宝介绍,“无人机云”类似于无人机的“黑匣子”,是一种无人机运行的动态数据库系统,由我国率先在全球提出。“无人机云”除了向无人机提供航行、气象服务之外,也对飞行数据进行实时监测。“我们通过画设电子围栏,通过实名制,通过让所有飞的人加入到无人机云运行,让管理者能看得见,摸得着,出了问题能找到你。”
         立法滞后于市场发展
    近年来,无人机迅速进入大众视野,很多人以玩无人机为时尚,但是也有不少人违规飞行,危及公共安全。对此,我国已经开始重视无人机行业的立法和监管问题。
    早在2003年起,我国相继开始施行《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等,更有针对性地对无人机进行管理,规范无人机的各项管理工作。
    但是现实中,无人机“黑飞”乱象却有增无减。张起淮表示,从无人机违法违规飞行屡禁不止的现象可以看出,立法仍然滞后于无人机市场快速发展的现实需要。不仅现行的法律法规、管理文件需要贯彻执行,监管措施需要认真落实,与法律法规相配套的实施细则和操作规程也亟待出台。
    另一方面,目前我国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驾驶员资质等方面已有相关的管理文件出台,但还缺乏无人机专用审查程序和适航规章。而且现行的法律法规、管理文件多是原则性、指导性的规定,尚不能对无人机的适航、审批、操纵、运行等环节做出切实有效的指引,仍需进一步完善。
    此前,无人机飞行计划申报程序较为繁琐,申报难、审批难也被专业人士认为是无人机“黑飞”多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2016年3月4日,中国AOPA优云系统(U-Cloud)得到中国民用航空局�w行标准司的批文,试运行期为2年,无人机接入该系统后可进行飞行计划快速报批。中国AOPA的工作,也填补了我国无人机驾驶员资质管理的空白。
    不过,张起淮指出,由于法律素养不高、安全意识淡薄,至今仍有一部分进行无人机飞行活动的单位和个人没有按规定进行飞行计划的申报。因此,需要在推进申报手续简便快捷的基础上,继续加强法律法规宣传和安全教育。
    对于违规飞行的无人机所有人或者承租人,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了其应负的责任。其中《民用航空法》第七十四条规定,“民用航空器在管制空域内进行飞行活动,应当取得空中交通管制单位的许可。”否则,按照该法第二百零七条的规定,应由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责令停止飞行,对该民用航空器所有人或者承租人处以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行业脚步放缓 技术有待突破
    从精灵一代到四代,无人机领军企业大疆的产品先后加入了三轴云台、4K摄像、高清图传、障碍感知等配置,每次的迭代,几乎都提高了行业标准。大疆的拓荒,让外界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光鲜亮丽,可是,疯狂的热火能持续吗?应该说不是所有无人机产品的前景都很美好。
    在持续近两年的井喷式增长后,2016年无人机在资本市场上遇冷,投资缩水更加剧了无人机市场的两极分化。去年12月初,无人机市场第三季度跟踪报告指出,大疆的市场份额首度出现下滑,预示着独角兽企业间的竞争更加激烈。
    很多人蜂拥进来就一定会鱼龙混杂。不少厂商推出的产品、发布会令人充满期待,到手后却是“槽点满满”:有的厂商供应链跟不上,导致多次跳票;有的品控不当,质量问题频现;直到现在,依然没有几家厂商能做出一款既容易操控,又能安全稳定运行的产品。
    市场是残酷的,离市场期望越来越远,迎来的只会是死亡。业内认为,无人机市场已经进入洗牌阶段,而国际舞台上的玩家尤为明显。
    去年,无人机行业开始了第一轮洗牌:曾被认为是最强竞争对手的北美无人机巨头3D Robotics最终裁掉 150人,黯然退出无人机硬件市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创办的Lily无人机多次跳票长达三年,最终宣布倒闭;运动相机厂商GoPro市值缩水75%,无暇顾及无人机市场;国内几家最有潜力的无人机创业公司,也相继出现了裁员的传闻。
    其实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说,无人机或者说是像HOVER CAMERA小黑侠这种便携式的飞行器其实还是很陌生,应用的也很少,无人机能成为像手机或者相机那样的高频应用产品吗?
    便携式无人机公司零零无限相关负责人信心十足地表示,他们的产品不再是仅为“航拍”服务的产品,转而全面进入大众消费领域,因为嵌入了世界领先的人工智能技术,才能实现高度智能、自动跟随、指尖放飞、人脸识别、人形跟踪等常规功能。“我们相信,我们的无人机可能是继手机、相机之外你的下一款必备智能硬件产品。”
    有观点认为,在资本的助推下,很多创业公司想迅速打造起知名度,对产品本身的打磨远远不足,从业者的浮躁可想而知。对于相继传出的行业不景气的消息,零零无限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市场永远都有自己的规则,优胜劣汰和阶段性起伏是常态,企业需要关注的核心是如何做好自己。即使是知名品牌的消费级无人机,实际体验也离宣传差之甚远。
    媒体记者浏览了一家无人机创业公司网站发现,“智能”“一键”“体感操控”等词在产品介绍中被多次提及。然而在某知名电商的售后评价页中,抱怨不好操控的用户并不在少数。而在这款产品的用户论坛里,因各种因素导致无人机坠机的“炸机”反馈长达数页。有人笑称,实际使用体验低于用户预期可谓是这一行的“惯例”。
    易观智库在民用无人机市场研究报告中指出,在产业链上,无人机制造业研发成本仍较高,标准化程度较低,关键技术也仍有待突破。由此可以看出,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上,从概念机到量产机之间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才能得以实现,同时还需要资金来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
    前景巨大行业仍吸金
    如果用一句话预测2017年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会是什么呢?去年一批批厂商纷纷倒下,有人悲观地说:如果2016年是无人机开启的元年,那么2017年将成为众多无人机企业的绝唱。
    但也有乐观的预测,市场研究机构IDC预计,2019年中国市场消费级无人机出货量将达到300万,较2016年的39万大幅增长6倍多,研究机构普华永道、FAA等机构也做出了相似的预测。
    这或许说明,消费级无人机的市场规模还远未到达天花板。行业的共识是,无人机在未来的应用场景将会越来越多元,消费级无人机以外,还有专业级无人机的市场有待开拓。在农业、安防、测绘、电力、物流等领域,不少厂商已经起步。
    正是因为看好无人机在专业领域的应用,各大互联网巨头也尝试进入这个领域。去年,电商巨头京东高调宣布将用无人机配送广大农村的订单。2016年11月,京东获得四省无人机批文,在政策上获得了相当大的突破。在“双十一”的第二天,京东就在山西完成了首单运输。
    而腾讯去年和零度联合发布的空影无人机以1999元进军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社交出身的腾讯也给空影注入了强大的社交功能。用于农林植物保护作业的植保无人机也是目前行业的一大趋势。
    有业内人士认为,待政策落地后,专业级无人机的市场规模,将会远远超过主要用于航拍的消费级无人机。红杉资本方面认为,无人机是未来大势所趋,几十年后,无人机会像火车、汽车一样普遍。
    如今,不少厂商已经开始尝试用主打自拍、兼职航拍的低空便携无人机,去打开普通消费者市场大门。零零无限方面指出,“便携式无人机不是航拍器,而是你生活中的私人摄影师,可能是继手机、相机之外你的下一款必备智能硬件产品。”
    中国航天科工三院无人机技术研究所系统总体主任设计师殷志宏介绍,目前我国约有150多家无人机生产单位,市场上的无人机产品达上千种,各家机构研制的无人机类型和用途各有不同。“基于预测的国际数据以及对我国无人机市场的乐观预判,2025年我国无人机市场规模将达到750亿元,军用无人机市场约占7%,民用无人机市场约占93%,无人机市场前景辽阔。”
    市场的繁荣无疑对无人机的稳定、安全和智能提出了更高要求。在殷志宏看来,无人机毕竟是机器,其可靠程度还取决于系统复杂程度和外部使用环境,无人机系统中任意设备的故障都将影响执行任务,无人机使用的任意环节出现掣肘都将影响飞行安全,这需要消费者和无人机企业共同努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408/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