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驾驶的“困惑”

无人驾驶的“困惑”

发布时间:2017-12-07 09:16: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虽然无人驾驶技术被誉为“汽车工业的又一革命拐点”,但人们发现,无人驾驶依旧面临从实验室走向日常道路的诸多“困惑”。
     关于无人驾驶的相关报道已经屡见不鲜――Google负责该项目的Google X实验室宣布,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将在2020年前正式开卖;百度董事长李彦宏承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主导的无人驾驶技术将在年内推出;特斯拉表示,无人驾驶汽车或将于5年后投产。
     然而,不少人面对这样的报道似乎异常冷静,最直接的表述是:“电动汽车概念都还没有普及,何谈无人驾驶。”这是针对于搭载无人驾驶技术汽车的厂商生产和市场推广。当然,还有另一种担忧:“我可以无人驾驶按程序办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按程序办事。”这是针对无人驾驶汽车的使用者在道路上的安全问题,无人驾驶程序是否具备防止他人伤害的能力。
     无人驾驶技术基于精准GPS定位、精确道路扫描、实时数据传输、程序语言计算决策等部分构建,硬件的要求能够随着“摩尔定律”实现线下的快速迭代更新。然而,正如美国科幻小说家阿西莫夫在1950年出版的《我,机器人》提出的“机器人三定律”一样,决定着决策机制的“程序语言”面临着最多的道德困惑和政策监管。
     当前,伴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出现,诸多关于其道德悖论的理论模型被重新建立。这些模型依托着原有在心理学、伦理学领域的悖论问题,在无人驾驶技术上“重焕生机 ”。
     最常见的悖论出现在所称的“边界情况”下,最简单的情形是――当事故发生时,该撞谁?情况一为撞车,当你坐在无人驾驶汽车上,发生事故它不得不撞了,被撞车一辆是Mini,一辆是沃尔沃,是否“机器程序”就应该判断去撞安全标准高的沃尔沃,而放弃撞Mini?那么沃尔沃车主可真是慨叹自己“得其所哉”了。
     情况二为撞人,发生意外不得不撞了,面前是1人和5人,且撞1人会使得作为“我”的车主也会身亡,那么,“机器程序”应当如何选择?
     诸如此类的道德困惑“黑森林”还依旧密布,目前,针对此类担忧提出的解决方案是“道路标准化”概念,即同一条“赛道”,同一条“规则”,由城市道路规划机构开辟出一条道路,专门用作无人驾驶汽车使用。这一概念能够实现“人驾和无人驾分离”,解决道路公平伤害性的关键问题。此外,规则化行驶的无人汽车队伍还能够实现快速安全的运载要求。
     “道路标准化”概念确实可以解决问题,不过,其可实施性却亟待数十年的道路改造和车型标准制定,建设道路的耗资量以及各车厂针对车型开发的投资额,恐怕将会是天文数字。
     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似乎真是未来之光。如果这样的“道路标准化”能够实现,目前的打车、专车软件将实现脱离司机,真正依靠算法、数据实现预期的技术价值,实现最大程度上的环保,以及最优速度下的安全到达。
     目前来说,最具实际意义的“道路标准化”实现是公共交通体系,已经搭建好的城市公交车道能够首先满足“道路”本身的统一。在部分研究者看来,无人驾驶更可能从公共交通出发,然后进入大众消费领域。
     实际上,已经有车企尝试将“梦想”落地,沃尔沃集团目前正在全球范围内开展“Drive me”自动驾驶体验活动,其无人驾驶汽车可以实现自动寻找车位、自动高速驾驶、自动防撞预警,相比于之前梅赛德斯-奔驰的Pre-safe系统更进一步,无人驾驶离我们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正如“好奇心”和“困惑”不断地推动着人类文明车轮前进一样,无人驾驶的“困惑”终会随着人们的心理接受程度和技术解决方案逐步落地。或许,我们更应该轻松地看待这些革新,就像国信办主任鲁炜在接受Google CEO施密特邀请乘坐搭载谷歌无人驾驶技术的雷克萨斯汽车进入园区时那样“谈笑风生”――“不错,很神奇!就是刹车不如老司机稳当。”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14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