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无人驾驶论文 > 无人驾驶:一次自觉的回归之旅
    [关键词] “自觉”;回归;救赎
    
    一、“自觉”的呼吁
    纵观其作品,导演张扬关注的命题主要为因巨大的社会变革而引发的关于普通人的生活变化。这些无法控制的变化因为小人物自觉或者不自觉的抗争和努力组成了一个个精彩饱满的现代故事,或引人发笑,或发人深省,或完成批判,或彰显感动。《无人驾驶》把这种自觉的姿态演绎得生动而又具体。
    自我认识的危机一直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在21世纪到来之后,这种危机表现为因为残酷的社会竞争而引发的一系列生存危机。这种残酷的生存危机所带来的竞争压力让现代人的精神尤其是年轻人的信念发生巨大的变化,因为对于现实社会的无力把握和无法适应,也因为在转移生存压力的过程中缺少一种自我约束,一部分年轻人开始用对爱情的玩世不恭或者对别人的欺骗伤害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或转嫁自己的危机。比如《无人驾驶》中年轻的代驾司机,他的生活充满了不稳定因素,每天跟一大帮哥们儿玩各种各样的飙车游戏和随时随地地一夜情成了他生活的主流。看似潇洒实则空虚,正如他跟网络作家紫飞鱼的爱情探讨中所叹息:“我每次带女孩来这里,实际上就想遇到一个什么都不做,只陪我一起看看风景就可以,但是到今天都没遇到。”他语气中的伤感传递给观众的是一种冰冷的孤独感和萧瑟的寂寞感。这种孤独寂寞的根源不在别人而在于每个独立个体内心深处的自我流失和放弃。同样,影片中王丹在遭遇爱情背叛、金钱被骗的巨大困境后想到的办法,居然是用同样的方法来欺骗别人,从而转移自己的人生悲剧,而不管自己欺骗的人又正在经历怎样的人生苦难。这样的作为让观众感到心寒,也让观众去思考:为什么这些年轻人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来伤害别人?导演张扬的叙事基调从来都不曾过度的伤感,这部影片依然如此。他对影片中的主人公进行批判,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进行思考,让他们历尽痛苦付出代价并努力寻找一种突破。这种痛苦的过程正是他们自我救赎的开始,正如苏格拉底在《申辩篇》中所说的:“一种未经审视的生活还不如没有的好。”①这些年轻人的自我审视正是自我救赎的起点。导演通过对这个时代的整体审视向现代人隐晦地提出了关于自我意识拯救的一种深切呼吁。
    在哲学上,自觉的定义理性而有秩序,“自觉即内在自我发现、外在创新的自我解放意识。其是人类在自然进化中通过内外矛盾关系发展而来的基本属性,是人的基本人格。其是人一切实践行为的本质规律,表现为对于人自我存在的必然维持、发展。人类自觉本质的维护与发展是自由的真实实现。”②诚然,我们每个人都在渴望最大限度地自由选择和幸福拥有,但是这种自由的实现和幸福感的获得需要每个人都付出相应的自我规范行为和有秩序的行为方式。可惜的是,在这个虽然充满了竞争但同样因为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而四处散发着形形色色诱惑的社会语境中,关于责任、道德、善良、付出等这些美好的人格准则对很多人而言,已经成为海市蜃楼般的童话故事,遥远地停留在一个虚无缥缈的空间,被束之高阁。张扬深切理解这样的社会现实,所以,他没有简单地对影片中初恋重逢旧情复燃的肖云和志雄提出强烈的谴责,而是用一种蕴含情感的音乐和真实的对话来隐喻他们之间人格缺失的无奈和自由选择而不能的痛苦。志雄以为与初恋情人的重逢可以为他的人生掀开新的一页,尤其是自己拥有一个曾经当过小姐的妻子的痛苦现实下,肖云的出现可以给自己一种新的情感补偿。但是,事实充满了戏剧性、讽刺性。因为肖云的出现,志雄失掉了惟一的救活公司的机会,女强人肖云轻而易举地赢得了他们共同竞标的案子。付出事业的代价赢得爱情,志雄依然愿意,但是面对妻子三百万才能离婚的条件和来自于肖云情人大款的双重压力,让志雄意识到情感满足必须要付出高额的代价。肖云同样如此,貌似拥有一切――地位、金钱、美貌,但是却不能够拥有美好的爱情。这是她当初错位爱情观的必然代价。导演选择让他们为不负责任的情感放纵付出代价是一种巧妙而真实的表达,以一种冷静理性的批判呼吁现代观众:自由和幸福感的获得在于自我的恪守,无论以什么样的名义哪怕是美好的初恋都不足以成为放弃自我约束、违背秩序规范的借口。
    自觉是一种人生的理想境界,它需要我们随时随地保持一种理性来控制和甄选我们的欲望与感觉。虽然一直以来,“我们乐于使用我们的感觉就是一个说明;即使并无实用,人们总爱好感觉,而在诸感觉中,尤其视觉。无论我们将有所作为,或竟是无所作为,较之于其他感觉,我们都特爱观看。”③但是,仅仅停留在观看阶段不是影片《无人驾驶》想要达到的。通过众多的人生故事让观众领略到诸多关于情感的挣扎和生存原则的探讨之后,理智地进行美好人格的建构才是导演想要达到的目的,也是自觉行为的真切体验。只有有了每个个体的自觉反思和果敢行为,“无人驾驶”――真的不需要人引领的关于道德、责任、温情、幸福、自由、真情的回归才有可能。
    二、回归的魅力
    如果说《无人驾驶》中关于自觉行为的探讨是一种深刻的现代生存哲学的深切呼吁,那么影片中所有的情感都得以规整,所有的矛盾都得以化解,所有的痛苦无奈都得以缓解释放的美好结局,是对人性真善美回归的一种充满信心的塑造。导演这种善良回归创造生命奇迹、真情回归创造爱情奇迹、责任回归创造幸福奇迹的由衷呼唤营造了这个年代“白日梦”般的绚丽风景,给现代观众带来温情、感动以及强烈的自信,鼓励所有人去努力回归属于人之初的纯净魅力。
    “人之初,性本善”一直是我们东方人信赖至极的生存格言,我们一直坚定地认为生命最美丽的风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善的决定性比重。但遗憾的是,在现代社会中,随着各种各样负面行为的增多,比如街头行骗,比如犯罪率的上升,这些来自于各个角落的负面消息在一天天地消解着善良的空间,侵蚀着每一个现代人的生存理念,善良在被迫退让甚至在某些极端人们的理念中日趋封存,随之引发的问题是信任的严重流失和谎言的大规模泛滥。影片《无人驾驶》写真地还原了这个世界的癫狂状态,一个来自于香港的号称大公司的投资人在冒充救世主的身份欺骗一个单纯的不幸的被婚姻抛弃并且怀孕的年轻姑娘。这种欺骗的行为令人发指,我们很难理解这样一个心理畸形的个体。但是我们必须又要承认,这样的行为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因为这个年轻的姑娘也开始了从善到恶的衍变。人的变异在谎言的催生中来得如此猛烈快捷,超出我们的想象。究竟是应该坚守善良的阵地,还是应该让位于谎言与欺诈的袭击?一位哲人给出了答案:“不能使他成为一个人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能称为人的东西。它们无权自称为是属于人的东西;人的本性与它们无涉,它们不是那种本性的完成。因此,置身于这些东西之中,既不是人生活的目的,也不是目的亦即善的完成。而且,如果任何这些东西确曾与人相关,那么蔑视它们和反对它们则不是人的事……不过事实上,一个人越从容不迫地使自己排斥这些和其他这样的东西,他也就越善。”④影片中被欺骗的年轻姑娘王丹还是选择了善,回归了人的本性,完成了一次灵魂的自觉救赎。相信无论是王丹和被骗男主人公隔着监狱的栅栏再次拥抱的姿态,还是王丹搀扶着康复女病人的背影都会温暖无数观众的心并鼓励他们进行善的选择和坚持。感谢导演,正是因为他对善良的坚守让我们感觉到了人生的美好,体味到了回归的魅力。

         爱情是一个美好的字眼,作为影视艺术迷恋了百年的永恒命题,它一直以一种充满魔力的存在吸引着无数观众的眼光。在《无人驾驶》中,导演创造了一个纯情回归的现代爱情神话。影片中无论初恋情还是一夜情都充满了残缺,很难让观众信服和认同,而一个哑巴女孩的出现和她对于爱情的一种天真好奇的态度感化了影片中的游戏男,同时,也感化了无数已经不再相信爱情的现代观众。其实很多时候对于爱情的表达,语言是苍白无力的。所以,导演巧妙地设置了一个失语的女孩来作为爱情神话的创造者。她通过自己不受外界污染的纯净视角来看待所有的情感,并为之执著地付出。她用照片记录了这个世界上情感的美好瞬间,还微笑以观众,令人愿意相信她所演绎的爱情故事。的确,“在神话想象中,总是暗含着一种相信的活动。”⑤其实,这种缘由故事创作者的“相信”理念是对纯洁爱情的真诚回归,拥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
    “道德”一词,在汉语中可追溯到先秦思想家老子所著的《道德经》一书,这个古老的文学经典在探讨道德的定义时指出了遵“道”是一种美好的品格。而今天笔者以为“道”在一定程度上具象化为一种责任的承接和坚守。责任感是很厚重的字眼,当个体想要背负起自己的责任时,自我成长才悄然展开。影片最初,背弃了家庭责任的志雄踌躇满志地开始所谓新的人生追求,但同时他的举动既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无数观众的心。在历经了痛苦煎熬之后,他选择了回归家庭,承担责任。同时,肖云的情人也选择了对肖云的爱情负责任,给了爱情一个藏身之地。于是,在漫天洁白的雪天中,一个特殊的婚礼和一个美满的家庭定格成了回归的最美景观,让观众深切地感受到因为责任的复归而创造的一种人生奇迹。这是对品格价值的最高褒扬。
    三、结 语
    一个因为不知道如何选择而常常面临着“无人驾驶”的规则缺失的年代,一群在红尘俗世中为了名利情感苦苦挣扎的小人物,影片《无人驾驶》再现了这些纷纷为自己欲望所累的经典个体。在某个时期某个阶段,他们会放弃自己甚至违背之所以为人的初衷。但是,在经历了一次偶然的撞车事件之后,他们开始了自觉回归的旅程。他们的旅程丰富了这个时代的历史记忆,温暖这个时期的寂寞孤独情绪,让观众欣赏到了因为自觉回归而创造的人生景致,充满魅力。
    
    注释:
    ① 柏拉图:《申辩篇》,乔威特英译本,第37页。
    ② 百度词典: http://baike.baidu.com/view/709543.htm。
    ③ 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第980页,参考商务印书馆1981年中文版,第一页。
    ④ 奥勒留:《沉思录》,第5卷,第15段。
    ⑤ 卡西尔:《人论》,甘阳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年版,第105页。
    [作者简介] 赵红玲(1982― ),女,河南郑州人,影视文学硕士,中原工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编导教研室助教,主要研究方向:影视创作与评论。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8061/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