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库 > 移动支付论文 > 移动支付征战欧洲

移动支付征战欧洲

发布时间:2017-12-07 08:51:00 文章来源:未来智库    
    尹小姗早在今年7月就定好了国庆假期去英国旅行,英国脱欧后英镑的贬值让这次度假变得格外划算,她自然也不会错过血拼的机会。在伦敦知名的百货公司Harrods,正当她准备用现金结账时,售货员建议她可以试试用支付宝来付款。
    对方拿出一个iPad,在上面输入结账金额生成一个二维码,尹小姗则打开自己手机上的支付宝App,很快完成扫码支付。“真是太意外了,在英国居然还能和国内一样用支付宝,以后来玩就不需要为随身带着大把现金这种事发愁了。”尹小姗说。
    9月15日,Harrods开通支付宝扫码支付服务,之所以选在这个时间点,正是为了迎接借“十一”黄金周出游的大量中国游客。“Harrods是第一个支持银联支付的英国零售商,现在我们增加支付宝这项支付服务也是很自然的一个决定。”Harrods的执行董事Michael Ward对《第一财经周刊》介绍说,整个7层的商场目前配备了120个终端用于支持支付宝移动支付,覆盖了每一个楼层。
    另一家英国知名百货公司Selfridges也赶在“十一”黄金周之前在店内全面开通了支付宝支付功能,整个筹备工作花了3个月的时间。
    支付宝针对Harrods和Selfridges这两家百货公司的支付解决方案,均是帮助商场建立基于移动端(iPad)的商户版App。消费者通过支付宝App直接按人民币来结算,而商户端看到的,则是按当地货币单位来收款,这个过程中,支付宝其实是在后台完成了一次“购汇”交易。
    “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快,因为它们都希望能在黄金周之前尽快推出这项服务。”支付宝欧洲业务主管刘宇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在Harrods百货推出支付宝付款的第一周,已经看到有消费者用支付宝购买了价值800英镑的商品,这让支付宝的欧洲运营团队很意外。
    半年前,支付宝正式针对欧洲市场推进其移动支付解决方案,服务于中国游客。Harrods和Selfridges,正是支付宝在欧洲的首批试点零售商。此外,在英国,中国消费者熟悉的保健品和护肤品连锁品牌Holland& Barrett和Body Shop也已经开通支付宝付款。在Body Shop的店铺内,产品展台上摆着中文字样―“支付宝付款,专享9折”的蓝色广告牌。
    消费者会发现,在不同的场合通过支付宝支付,有时是商户用扫码枪扫用户手机,有时是用户反向扫商户生成的金融二维码,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刘宇解释说主要是依据当地市场的支付环境所决定的。“主要还是看不同市场的环境,我们去适应,那些已经能出码的市场就要走得快一些。”刘宇说。
    在欧洲,法国、意大利、瑞士和德国是最受中国人欢迎的旅游国家。根据支付宝所做的市场调研,中国游客选择到欧洲旅游的人数比例虽然不高,只占到2%至3%,但单笔消费是最高的,中国游客在欧洲旅游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购物,而“当面付”是出境游最主要的支付场景。
    支付宝需要让自己出现在更多的消费场景中,这意味着它要接入更多的当地商户。然而眼下的欧洲商业环境,仍然处于“刷卡”时代。
    支付宝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用3年时间在欧洲接入100万家商铺。要实现这个计划,除了一些中国消费者熟悉的重点商铺对接项目,是由支付宝的BD团队直接负责逐一跟进,其在欧洲的扩张战略主要还需依靠与当地的金融系统服务商合作来完成。
    比如今年的“十一”黄金周期间,整个慕尼黑机场内近70家商铺的收银台附近,皆可见到支付宝那标志性的蓝色logo。作为支付宝“机场计划”的一部分,此次对慕尼黑机场商铺实现高密度覆盖,得益于它与德国当地的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Wirecard在去年年底达成的战略合作。
    “它们原本就配备扫码枪,我们只需要在收银系统加载一个软件就可以了。”刘宇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慕尼黑机场内的商铺原先使用的就是Wirecard提供的收银系统,现在,Wirecard为这些商户特别推出了一款名为“Scan Alipay”的应用,然后就能用扫码枪来完成扫码支付。对接支付宝的过程,并不需要这些商户更新现有的POS机等硬件设备,而交易款项执行次日到账。
    此外,支付宝与德国当地支付交易服务商Concardis在今年6月也建立合作伙伴关系。Concardis目前覆盖德国40%的商户,拥有47万个线下支付终端。双方合作的首个项目,是著名腕表与珠宝品牌Wempe在法兰克福、汉堡和科隆的一批门店。
    在法国,支付宝与当地最重要的POS机终端厂商银捷尼科(Ingenico)公司宣布合作。银捷尼科去年总共处理了超过35亿笔支付交易,与Apple Pay和Android Pay也分别有合作。
    “这就好像为一辆车里安装空调,如果你是一个认真投入在全球支付市场里的玩家,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合作。”银捷尼科欧洲和非洲主管Jacques Behr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如此描述与支付宝的合作。基于与支付宝达成的合作条款,银捷尼科将向其在欧洲的采购商和零售商提供完整的支付宝线上及店内支付的解决方案,帮助它们服务于中国游客的支付需求。
01 支付宝的广告占据了慕尼黑机杨免税店外的电子大屏。

    相比支付宝,其在国内移动支付领域最大的竞争者―微信支付,进入海外的节奏要相对慢一些。去年12月初,微信支付将涉足海外市场的首站选在南非,此后相继有数十家境外金融机构加入微信跨境支付开放体系,但合作仅限于跨境代收业务。
    今年4月,就在支付宝宣布进入欧洲的当天,微信称刚刚在中国台湾推出微信支付,主要针对的也是在微信上绑定其银行卡信息的内地游客。今年“十一”黄金周到来之前,微信支付宣布与韩亚金融集团合作,使得微信支付几乎在一夜之间入驻了韩国包括免税店、星巴克、烤肉店、服装店在内中国游客最喜欢光顾的线下商业场景。
         不过随着支付宝不断深入欧洲市场,它很快遇到另一位实力强大的老对手―中国银联。
    银联在中国内地、港澳台地区及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等市场已经拥有700多万台支持“闪付”和“云闪付”功能的POS终端。2015年,银联闪付的境外交易金额同比增长8倍。
02 银联云闪付与苹果Apple Pay达成合作,成为银联在移动支付领域重要的里程碑。03 蚂蚁金服的吉祥物出现在德国一家旅游纪念品商铺的柜台上。

    云闪付是银联针对移动支付服务创立的新品牌,支持NFC近场支付功能的智能手机,只用在这些POS机上简单地“挥一挥”就能完成非接触式移动支付。云闪付的单笔交易限额为5000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日累计交易限额为2万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
    今年2月,银联云闪付正式开通支持Apple Pay服务,成为国内用户使用NFC手机支付业务的一个转折点。此后,三星、华为、小米、中兴等手机厂商纷纷宣布与银联云闪付合作,推出自己的移动支付产品,从而也终于形成一种合力―帮助NFC近场支付模式,在支付宝和微信所倡导的二维码扫码支付之外,成为另一种新兴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对比于扫码支付,银联方面更愿意强调闪付方案在安全性、无Wi-Fi环境也可使用和耗费国际漫游数据流量低等优势。
    不过,现阶段总体来看,包括欧洲市场在内,银联的跨境支付服务仍然以刷卡为主。中国银联在10月初的官方新闻稿中对外表示,目前银联卡的跨境受理网络已经覆盖全球160个国家的3500万家线下商家刷卡消费,有200万台ATM可以使用银联卡取现,全球已发行超过10亿张银联芯片卡,其中带有“闪付”功能的芯片卡达 7亿张。具备“闪付”(QuickPass)标识的金融IC卡,在POS机上也能实现“挥一挥”的非接触刷卡支付。
    10月8日,银联对外公布了自己在“十一”黄金周的数据:“银联卡境外线下交易金额和交易笔数保持增长势头,在日用百货、超市、餐饮、宾馆类商户的消费占境外交易额已超4成。”
    中国的消费者可以在欧洲近200万家商家刷银联卡来消费,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瑞士和西班牙6大主要旅行目的地的商户占到7成。在法国,60%以上ATM能用银联卡取现,巴黎的部分ATM还带有中文界面。此外,为提升支付体验,银联还为中国游客提供了回国以后的退税服务通道。
    一边是拥有数亿用户的互联网支付App,别一边则是掌握着同样数量可观的智能硬件入口的各大移动智能设备制造商―新一轮参与者更多、竞争更为激烈的移动支付大战已经开始。

    “不论是支付宝、苹果还是Facebook,目前移动支付巨头的核心战斗在于接入商户的规模,尽管它们各自都已经拥有了成百上千万的用户,现在它们需要的是平衡天平的另一头,也就是商户的通讯录。”线上新闻平台Business Insider的研究员Evan Bakker在一份针对支付方式的研究报告中这样指出。
    银联当然也意识到加速扩张支持云闪付的线下商户数量的重要性。目前在海外,银联布局的可受理NFC手机云闪付的POS机设备已经有几十万台。其中,银联云闪付应用最成熟的国家是澳大利亚和韩国。
    2015年6月,银联云闪付落地澳大利亚,至今已有约27万台POS终端支持云闪付,在当地受理银联卡支付的实体店铺的占比达到50%。推行云闪付最大的技术障碍是对现行POS终端的改造升级。
    在韩国,东大门Doota购物中心、韩国所有GS25便利店和屈臣氏,中国消费者都可以使用银联闪付卡和“云闪付”手机支付。
    银联在海外移动支付战场急于攻克的下一个市场,极有可能就是欧洲。银联国际与中国旅游研究院在9月初曾共同发布《2016年中国出境旅游发展年度报告》,其中指出“欧洲、南美及中亚等地区正在成为受中国游客青睐的新兴目的地”。
    一家已经配备银联刷卡机的英国高级珠宝商户的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使用银联卡付账的客户约占总客户量的1%至5%,虽然从数目上看不是很多,但消费额度却不小,而且人数逐年上升。但这家珠宝商户表示,考虑到中国客人的消费水平和闪付的支付上限之间的矛盾,未来使用银联云闪付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支付宝同样面临限额尴尬―中国消费者使用支付宝做跨境结算的金额,不能超过国家外汇管理局每人每年5万美元的换汇上限,以及不同银行对于网上支付给予的单笔和单日的额度规定。
支付宝2016年“十一”黄金周跨境支付数据

    刘宇认为,支付宝与银联在海外市场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虽然我们是有可能分走它们的一部分(支付)业务,但支付宝跟银联还是很不一样的,我们希望能为消费者和商铺提供更多支付以外的价值。”刘宇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支付只是“故事的开始”,接下来支付宝要重点推广的将是“口碑”的海外版―英文名为“Discovery”(发现)。
    中国消费者手机里下载的支付宝App,去到海外会自动切换成英文版,而原来“口碑”就变成了“发现”,主要充当的还是中国游客在当地吃喝玩乐的“导游”角色,基于地理位置搜索附近的商户的优惠信息并完成支付交易,此外还具备社交功能。从商铺的角度来看,Discovery则是一个在线营销平台。这项服务在一些亚洲城市已经推出,九十月陆续登陆欧洲,伦敦、巴黎是优先启动的城市。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7245/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