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移动支付在城市轨道交通中的应用浅述

移动支付在城市轨道交通中的应用浅述

发布时间:2017-12-07 08:59: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关键词]城市轨道交通;移动支付;电子虚拟票;二维码;手机票
    中图分类号:F72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914X(2016)28-0124-01
    一、移动支付探索
    结合移动支付方式的发展特点,研究乘客使用虚拟化支付或电子化货币支付,进出轨道交通车站,逐渐淘汰对实体车票的使用。通过研制云购票机和手机票,探索移动支付的实现方式。
    乘客可以利用手机支付宝、微信、付费通在云购票机上购买或兑换车票。乘客用网上购票的二维码兑换券或现场购票的付款二维码在在云购票机上进行扫码。经过联机认证以后,云购票机会根据乘客所选择的票种完成相应的出票。轨道交通公司与第三方支付平台进行结算。
    采用云购票机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直连的方式,机构较为成熟简单,响应速度快。云购票机采用主辅机结构,主机和辅机通过串口通信,符合安全等保测评要求。主机负责业务逻辑判断处理,辅机与第三方支付平台交互。付款码每60秒更新,采用RSA公私钥对,保证购兑票交易的安全性。为保证交易完整性,云购票机在发生网络故障时,打印小票,由车站服务中心进行票务处理,进行补票或引导乘客退款。
    手机票因为其安全性高、文件结构可以自行定义、过闸速度快,比如在上海地铁有比较成熟的应用。2010年就推出中移动2.4G手机钱包。银行IC卡在上海地铁支付应用的同时,也推出了手机银行卡,中移动手机用户可以绑定一张浦发银行卡,开通轨交支付功能。
    除地铁票种外,银行IC卡、交通卡其它票种均已实现手机支付应用。随着迪斯尼园区开通,一日票三日票广受乘客欢迎,上海轨道交通亟需研发地铁手机票。通过与运营商合作研制推出手机.apk文件,乘客安装了这个.apk文件以后,可以通过手机应用购买下载一日票、三日票、储值票等票种,刷NFC手机进出地铁站,NFC手机与地铁AFC系统终端设备无线近场通信。地铁与移动运营商进行结算。
    手机票主要实现方式主要是:移动运营商在安全模块SE(手机芯片)内为地铁手机票开辟一块辅助安全域SSD,存放手机票数据,TSM平台通过安全通道SCP下载和管理手机票数据。地铁票务部门生成手机票发卡数据,通过加密机对发卡数据文件加密,将发卡数据文件交给TSM平台。乘客申请时,TSM平台用共享密钥或通过专线申请密钥的方式对发卡数据文件进行解密。用临时密钥对数据加密,通过SCP通道下载到手机。手机applet用临时密钥对这些数据解密,完成写卡。
    乘客可以在网上商城选择购买车票,乘客可以在app上看到已购买的车票,这时手机票数据还存储于TSM平台数据库中,在下载到手机之前乘客可以选择退票;乘客可以从已购买的车票中,选择下载车票,这时手机票数据通过SCP通道下载到手机中,一经下载,不能退票;乘客可以在不同车票�g切换,即激活车票;乘客首次刷当前车票,即可启用这张车票。
    二、城市轨道交通实现移动支付的意义分析
    “移动支付+票务”的研究和使用,可以产生一系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首先可以改善乘客的支付体验,提高支付效率。降低车站人员工作量,减少车站运营维护成本;降低自动售票机TVM的研制费用,从而节约新线的建设成本;减少实体单程票的使用量,可以降低车票采购、制作、流通的管理成本;减少交通卡的使用量;减少车站现金的管理压力;虚拟化车票可以促进乘车凭证的实名制登记,提高城市轨道交通安全性。
    “移动支付+票务”应用以后,轨交车票资源将整合到手机或其它移动终端上,可以像跑步软件一样记录乘客的出行轨迹,从而掌握乘客的换乘路径。通过后台计算,向乘客推送经过优化的一条线路,在客观上起到均衡不同线路客流、提高运能的作用。
    研制和推出手机票的一项重大意义,在于可以拓宽地铁车票的销售渠道。因为与手机厂商或移动运营商合作,轨道交通票务部门可以从过去的发行票卡,变为现在发行票卡数据,把票卡数据存储于运营商管理平台上,由运营商对票卡数据进行管理销售。乘客在手机终端上购买车票后,运营商把票卡数据下载到乘客手机应用上。通过这个方式,可以起到降本增效、提高运营收入的效果。
    三、移动支付在城市轨道交通中的应用浅析
    通过移动方式的研究,在二维码支付和无线近距离支付方面都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云购票机和手机票作为第一阶段的研究成果先期应用于运营服务中。移动前期的探索,主要是把轨道交通AFC由原来封闭的网络架构,过渡到和互联网连接的开放的网络架构。
    乘客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手机应用,在云购票机上用手机二维码扫码的方式,可以当面支付购买车票,或网上支付的兑票码兑换车票。二维码购票最大的优势在于,乘客只需在手机端安装第三方支付应用,并且利用第三方支付中的“扫一扫”功能,就可以在不同城市的轨道交通购票,而不受不同轨道交通运营商的手机应用的束缚。
    乘客可以通过手机应用,购买和下载手机电子票,直接刷手机进出地铁站。手机票的研究主要体现了三点创新之处:第一,在不改动全路网读写器程序的前提下,通过对手机票文件的规划定义和卡片操作系统applet的研发,实现传统地铁一日票、单程票、三日票等实体票向电子票、虚拟票的转化,在手机应用上在线购买、在线发卡;第二,研究成果支持手机支付所有方案:全终端方案、SIM卡方案、SD卡方案。所研发的.apk文件和applet支持下载日票、次票,对储值票进行充值。卡片COS沿用了轨道交通复合消费文件结构,帮助乘客判断过期等卡片信息。读写性能符合轨道交通快速过闸的要求;第三,地铁票务部门由过去发行票卡,改为现在发行票卡数据。TSM平台向地铁方提出卡号、卡类型、数量等订单信息。地铁完成发行票卡数据后,TSM平台负责对发卡数据进行存储管理。
         “移动支付+票务”的发展趋势,把O2O的概念引入地铁支付,网上购票、在线取票、联机验票正在成为可能。手机票的实施,让实体车票做减法,电子车票做加法,方便乘客的同时,也减少了轨道交通的运营成本。在云购票机和手机票的应用的基础上,为研究二维码过闸、ApplePay的支付方式积累经验。因为二维码过闸、ApplePay在技术上存在无法记录进出站点、闸机联网安全性认证、后付费技术、信用消费等问题,需要在云购票机和手机票应用的基础上,进行经验总结和改进,逐步实现实体车票向“移动支付+票务”更高阶段的发展。
    四、城市轨道交通移动支付发展
    二维码购票和手机票为探索轨道交通票务新模式提供了很好的示范效应,但应用上有一定局限性。二维码购票,仍然没有摆脱对实体票的依赖。云购票机是典型的O2O模式。(OfflinetoOnline),乘客手机端可以脱机,但轨交支付终端必须在线扣款。二维码支付需要一定等待时间。手机票的应用,也受到移动运营商的限制,没有实现电子货币的直接支付。二者没有从根本上实现“移动支付+票务”的支付方式。“互联网+票务”支付应用的探索,需要把握移动支付的发展趋势,结合轨道交通出站计费、安全认证、快速通行的特征。
    为进一步探索移�拥挠τ茫�可研究二维码进出站的可行性。过去轨道交通主要是先付费模式,例如交通卡先充值进出站再扣款。二维码进出站,则是后付费模式,采用帐单的方式进行扣费,需要建立一定信用体系。在联机状态下,二维码进出站可有效扣款,但过闸体验较差。在脱机状态下,二维码进出站可快速通行,但存在不能扣款的风险。需要兼顾运营安全、资金安全,在技术上解决二维码无法记录进出站点、快速通行等问题。
    通过建立健全互联网业务交易接口和流程规范,搭建票务系统与互联网业务系统之间安全通畅的技术框架,需要实现互联网用户系统、帐户体系,尝试虚拟售票、虚拟检票,拓宽扫码支付、无线非接支付、声波支付等支付渠道,促进传统轨道交通票务业务转型升级,不断提高地铁行业信息化服务水平。
    参考文献
    [1] 闫鸣宇,陈楠.移动支付在城市轨道交通中的应用[C]//中国科协年会. 2015.
    [2] 李吴.NFC技术在轨道交通AFC系统的研究和应用[J].卷宗,2015(8):395-396.
    [3] 郁嗣旺.城市轨道交通自动售票机支付与找零子系统的设计与开发[J]. 信息化建设,2015(6).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6872/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