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支付暗战2013年22期

支付暗战2013年22期

发布时间:2017-12-07 09:00: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我做来往)是为帮助竞争对手成长,这是我们的责任”,马云如此调侃道,马化腾随即回击:“微信本身也是内部竞争出来,是在系列淘汰产品中生存下来的”。
    自半个月前阿里正式推出即时通讯工具“来往”,试图对抗微信,腾讯与阿里便进入了“正面交火”状态—但两者表面是产品竞争,背后却是两大巨头围绕移动互联网接入端口展开的战略层面攻防。
    与此同时,腾讯与阿里之间的“入口之战”也趋于白热化,其涉及的“利益蛋糕”更为巨大。而这回发起主动进攻的,则是腾讯领衔的微信支付,腾讯试图在互联网支付乃至整个互联网金融领域向此前风头正劲的阿里支付宝业务发起挑战。
    “支付业务不是互联网金融中最赚钱的业务,却是多数互联网金融业务必须包含的关键环节,掌握了支付环节就掌握了核心的客户信息和现金流向,这才是命门所在。”一位第三方支付公司负责人表示。也正是基于对互联网支付重要性的上述认知,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国内互联网巨头都以设立或收购的形式,拥有了自己的第三方支付公司。
    但在目前的支付“江湖”,从市场份额来看,除去凭借行政垄断优势而“拥兵自重”的银联商务,在互联网企业的第三方支付工具中,阿里的支付宝堪称是当之无愧的领跑者,而唯一可能动摇阿里地位的追赶者,正是腾讯的财付通。
    减法
    按照易观智库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第二季度,在互联网线上市场交易规模市场份额占比中,支付宝、财付通、银联网上支付分别以46.3%、20.0%和13.1%占据前三位。而在移动支付交易规模的市场占比中,支付宝、拉卡拉、财付通分别以57.3%、21.2%和5.7%位列前三。
    “独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会专注细分市场,并不去疯狂追求规模。像京东的网银在线,就只服务京东自己的电商平台;另外像百度的百付宝或新浪的新浪支付,但这两者起步较晚,对支付宝来讲还微不足道。”一家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经理表示,“但财付通是有雄心也有规模积累,只是之前腾讯没能很好地把这个品牌打出来。”
    伴随着今年前三季度阿里金融创新频出,支付宝的领先地位进一步加强。为此,腾讯试图借助微信支付将财付通的支付功能前置,与阿里“近身搏斗”。
    这场互不相让的“白刃战”,两者采取的策略却截然相反。微信支付选择“以退为进”—“做减法”,而阿里的支付宝则颇具侵略性。
    自推出“余额宝”等创新产品以来,支付宝就不断凭借业已积累的大量客户资源以及巨量沉淀资金,公开挑战传统银行的“存贷汇”业务,包括部分存款及汇转业务。
    一个最典型的故事,便是今年国庆期间,央行进行系统升级,而不得不暂停银行跨行转账,支付宝瞅准机会,甘冒“违规”质疑,推出了所谓针对支付宝客户的跨行转账功能,并一度打出了“支付宝客户正常跨行转账”这类在银行机构看来颇具挑衅意味的广告文宣。
    与之相比,微信支付虽由财付通团队操刀,却将业务重心牢牢限定于支付环节,并积极寻求与银行展开全面合作。
    “微信支付所追求的目标,是在微信上完美地复制现实中的刷卡功能,而最大限度减少支付行为在由线下向线上转移过程中可能增加的繁琐环节。”一位微信支付业务人士表示,“做减法也正是互联网企业的长项。”
    截至目前,微信支付与银行已开展多业务合作,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微信用户通过关联银行卡,直接将微信客户端转化为“随身POS机”。微信客户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密码完成资金交易行为,而无需用户大费周章地下载各银行的手机银行客户端。此种模式主打的“便捷”牌,则与支付宝初期进行市场扩张的思路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微信支付将设立财付通账户的环节隐身于后台,这使得其对线下刷卡环境的模拟更为到位,可算是“简者更简”。
    据部分银行人士透露,除去初期的充话费、二维码扫描支付等功能,将银行的公用事业缴费、交通违章罚款等服务嫁接到微信支付界面中,则成为微信支付目前进行业务拓展的重点方向。
    “微信支付看重公用事业缴费,一是看重此刚性需求市场规模巨大,可以迅速帮助微信支付将交易规模做上去;二是公用事业缴费对便捷性的要求最高,到银行支付不如用电脑支付,用电脑支付不如用微信手机支付,这也是抄支付宝的后路。”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电子银行部人士分析称。
    从公用事业缴费进一步延展至移动互联网电商平台支付市场,微信在新版本中设立“服务号”这一公众账号类别吸引企业进驻,并联手保险公司推出“微信支付全额赔付”业务,则可被视为微信抢滩移动电商支付的明确讯号,刺向支付宝的“命门”。
    正如小微金融集团CEO彭蕾日前对外自述,阿里力推“来往”,就是意识到微信开展的移动互联网电商平台支付业务,正在对阿里“釜底抽薪”。
    此前,腾讯总裁刘炽平在一篇内部讲话中表示:“与游戏、广告、O2O等领域相比,电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发展相对滞后,这说明现有的电商企业(阿里集团)没有做好。移动电商没有做好,这是腾讯的机会,成为移动电商的领导厂商。”做好电商,则必须做好支付。而一旦腾讯成功掌握移动互联网电商支付环节的主导权,则移动互联网金融入口之争的主动权也将落入腾讯之手。
    据称,刘炽平的上述发言令视电商和在线支付为阿里“心头肉”的马云大受刺激。在这场微信与支付宝的支付战中,阿里势必全面反扑,“刺刀见红”将为常态。
    盟友之忧
    在微信平台启动“招商引资”之后,部分银行同样成为了微信“服务账号”的首批进驻者,而这也成为了目前微信与银行在支付及更广泛金融领域进行合作的另一主流模式。在招商银行率先“吃螃蟹”之后,中国银行、广州农村商业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及工商银行也相继推出了“微信银行”服务。
    不同于关联银行卡的业务模式,“微信银行”则在一般支付功能外走得更远,还包括转账汇款、理财产品查询、周边营业网点定位乃至理财产品销售等功能。这些业务大都属于传统金融业务的移动互联网化。
    对多数银行而言,具有较强开放卖场属性的淘宝平台,可以设立基金产品专卖店,但却不适合也不可能容忍银行机构的直接进驻。反倒微信营造了线上银行,成为银行依赖的移动互联网新渠道。微信客户由微信平台导入电子银行服务,再由微信后台财付通第三方支付系统完成资金流动,因此银行对于该渠道的重视程度也会水涨船高。
    更重要的是,“从行为金融的角度,微信的私密性和安全性,更能契合金融消费者的心理需求。”前述股份制商业银行电子银行部人士表示,对部分实体网点较少且零售银行业务薄弱的中小银行而言,通过微信支付渠道,发售针对微信客户定制的理财产品,是其扩大客户规模的捷径所在。
    对此,刚刚上线的“来往”虽然也试图模拟上述私密安全环境,但有观点认为“来往”缺乏运行经验,可能会导致支付出现安全隐患。“技术漏洞可能会关系账户里的资金安全,这对于任何一个开展支付业务的平台而言,都是非常不利的”,一位第三方支付企业市场推广部门负责人表示。
    当然,腾讯及阿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理念差异,才是真正决定银行机构更愿意与谁合作的主要原因。一位曾与阿里有过业务合作的金融机构人士就称:“阿里是大客户,但不是好客户。”在其看来,阿里在金融业务上依旧保持着互联网企业“赢者通吃”的传统思维,将多数合作伙伴的利润压得很低。这往往令一些金融机构与阿里的合作沦为“赔本赚吆喝”,也令其对与之后续合作兴味索然。
    腾讯则反其道而行之,在微信支付及微信其他金融服务领域,将更多精力投入到争取银行合作,以“做减法”的思维试图打造一个共荣共生的微信金融生态系统。但部分大型银行对微信支付反应迟缓,反倒是中小银行反应更为积极。而在缺乏大型银行积极合作的情况下,如何把握稍纵即逝的机会窗口,在移动互联网领域迅速实现“致命一击”,则是微信支付面临的最大变数。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6806/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