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智讯 > 移动支付论文 > 快捷支付博弈战

快捷支付博弈战

发布时间:2017-12-07 09:00:00 文章来源:未来智讯    
    皆因“出于安全考虑”
    四大行纷纷下调快捷支付额度,让原本就已经热闹非凡的互联网金融又多了一个热议的话题。
    据了解,工行于2月末就开始调低了对支付宝快捷支付的额度,由原先单笔5万元下调为5000元,每月限额则从20万元降为5万元;建设银行也在3月22日对支付宝快捷支付业务交易限额统一调整为单笔5000元,月累计5万元;中行和农行也降低到了单笔和日累计均为最高1万元。
    支付宝方面指责,四大行的行为是封杀支付宝,伤害了储户支配自己资金的权利。对此,银行方面也纷纷发声,称调低限额的做法只是为了保障客户资金安全。
    中国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中行设置转账及交易支付限额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客户资金安全。中行针对不同支付方式设置不同限额,如网上银行支付单笔为5万元,快捷支付单笔和日累计为1万元,主要考虑其安全认证方式与级别不同。
    负责人解释称,中行网上银行支付由银行通过“双因子”、“双通道”的安全认证方式保障交易安全,其支持的支付限额较高;而快捷支付由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静态支付密码和手机交易码完成交易认证,其安全认证等级相对较低。因此,相应的支付限额设置较低。
    “快捷支付、银行网关支付和支付账户余额支付,是风险控制完全不同的三类机制。银行为保障风险控制与客户便捷体验的平衡,做出一些动态调整,是正常的。”中行副行长祝树民表示。
    农业银行也在3月25日年报发布会上对下调第三方快捷支付额度做了回应,农行副行长李振江表示,下调快捷支付额度,是出于保护客户资金安全考虑。网络带来了资金和信息安全的问题,银行将根据各类支付手段安全认证水平进行差异管理,并为不同的认证方式设定不同的限额,满足不同场景、不同风险偏好客户的支付需求。
    农行副行长李振江则在业绩发布会上指出,快捷支付属于弱实名认证账户,安全级别比较低,该产品本身就是定位于小额快捷支付。农行下调快捷支付额度首先是出于保护客户资金安全的考虑。
    建设银行方面的说法是,近期部分机构的快捷支付业务出现多起客户资金被盗和信息泄露事件,为了保障客户资金和信息安全,决定适当调整相关支付业务交易限额,以分类分级,兼顾体验与安全的多层次支付工具,为客户提供更加便捷和安全的服务。
    对于“四大行收紧支付宝快捷支付限额意在打压余额宝发展”的指责,工行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处长王铉澄清道,“现在舆论有一个误区,认为银行限制快捷支付是为了限制大家购买余额宝类产品。但快捷支付限额管理与余额宝之间没有任何直接的因果联系,用户可以通过网银充值等方式去购买余额宝”。
    工行无疑在这次四大行“统一行动”中充当了“领头羊”角色,不仅大幅度下调了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还减少了支付宝在工行的快捷支付接口数量。有工行人士表示,未来快捷支付的接口将统一到杭州,其他分行的接口关闭。而工行对此的官方回应称,支付宝在工行快捷支付接口数量减少,在技术上对交易不会构成任何影响。相反,多个接口由多家分行实行多头管理,容易出现技术和管理上的问题,存在风险隐患。
    对于工行将接口统一转到浙江分行,快捷支付业务接口的分行数量从5家减少到1家后,支付宝方面表示,不做回应和评论。不过,支付宝官方网站已发出提醒,称“如果您使用工行卡开通快捷支付,提示签约失败,是因银行签约限制,详情可咨询工商银行客服95588,建议您换卡支付。”
    而对于支付宝的这则声明,工行相关人士强调,该行与支付宝的合作意愿没有变化,一切取决于支付宝的态度。“如支付宝方面配合,对客户交易不会造成任何影响。”该人士称。
    银行纷纷开发替代产品
    快捷支付面市已有多年,给用户带来的体验还是相当方便的,用户的银行卡绑定了快捷支付之后,只需要输入支付账户的支付密码就可以了,不再需要输入银行卡号和密码。至于安全问题,支付宝的资金结算部员工撰文称,快捷支付首笔支付前,支付宝认证信息通过专线快递给银行,由银行直接进行验证。这其中包括姓名、卡号、证件类型及号码、手机号码。全部匹配验证通过后,支付宝还会向银行验证通过的手机号码发送动态验证码,这一流程符合央行的相关要求。
    为了满足客户体验,工行并未就此罢休,而是推出了自己的“快捷支付”产品“工银e支付”。工行介绍,客户无须U盾、电子密码器等介质,只要下载并注册“工银e支付”,即可在PC端或手机端完成单笔3000元以内的网上购物、转账、缴费等业务,而在移动支付过程中,只需输入预留手机接收到的短信验证码即可轻松完成付款。较好满足了消费者和商户安全、便捷的互联网金融支付需要。
    事实上,各家银行纷纷在快捷支付领域寻找自己的突破口,可以说,建设银行与万事达近日携手推出的龙卡电子钱包,从另一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创新的快捷支付方式,使跨境网络消费支付有了更快捷安全的产品。
    统一快捷支付标准是趋势
    事实上,收缩快捷支付接口的并非工行一家。据了解,目前,其他多家大行也在酝酿对分行快捷支付业务接口进行清理整顿和统一上收。
    “以前总行对分行接入第三方支付,不禁止、不鼓励;分行为了揽储需要,迎合了这部分利益。”有大型股份制银行内部人士坦言,支付宝的沉淀资金,对网点有限、吸储能力差的中小银行来说,诱惑很大,但对于大行来说影响就要小得多。
    “给支付宝做快捷支付业务,一笔交易万分之一到三的费率,有的银行还给包年服务,只有万分之零点几的收益。”在国有大行人士看来,目前银行在手续费收入上,常规信用卡的手续费是千分之五,借记卡是千分之二点五,快捷支付的手续费并没吸引力,相反还面临被“通道化”的风险。“各家银行承担了人、财、物的成本,钱都通过它(指支付宝)的支付接口接入,转移了很多银行的利益。客户的黏性也受到了损失,银行相当于它的后台了。”有银行人士表示。
    “端口减少事件不单单是信息技术层面和保护投资者资金安全的问题,更多的是金融机构间利益博弈的结果。”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认为,很多客户习惯使用第三方支付以后,资金来往、转账、消费都直接从这个账户上走了,可能就不再去登录银行的账户了,这样银行账户就容易变成一种通道化,或是边缘化的角色。“所以我个人认为,银行这么做也是从利益之争角度考虑。”
    郭田勇预测说,不仅是支付宝,对于所有第三方支付机构,统一其快捷支付的接口定价是趋势。预计接下来会有更多大行跟进减少快捷支付端口,在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时采取集中审批、统一接人、统一定价的管理模式,执行统一价格标准。
    目前接入支付宝的多家银行中,四大行网上支付用户总量占到66%。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说,移动支付、移动金融是大势所趋。建议对不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差异化对待,同时保障用户的合法权益。
    对于银行和支付宝之间展开的快捷支付战争,从本质上说,是一场非常正常、普遍的商业行为和利益分配行为,所以不能简单地认定双方的对错责任。但是,银行与支付宝之间的竞争和战争,结果不论是实现了双赢,还是落到零和博弈的地步,又或者是两败俱伤,前提条件都应该是不能损害无辜的消费者利益,不能为了自己的竞争和私利,为了让自己多占有一点市场份额,就去损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逼迫消费者选边站,让消费者做单选题。
    (本刊编辑综合整理)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7428.cn/page/2017/1207/6793/
 与本篇相关的热门内容: